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二三九章 心火陰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三九章 心火陰陽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烏雲散去,陽光照射進來。

萬仞峰上,陰霾盡去,軒轅有熊氏留下的未盡全功的道場,此時,已經算是完全建成。

這是一個以大山為基,建立在大山山巔的千年裡量道常

作用乃是調萬仞峰各個方位的天風罡氣,提升整個萬仞峰的靈氣濃度,峰巔還有獨特的可供修士修鍊傲宇神罡霸法煉體的專用道常

總體來說,這個道場或許沒有孫豪建起的「斗戰天宮」那樣有諸多妙用,但是,也有著幾個神奇效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能彌補青雲門的不足。

而且,這個道場乃是造山萬仞,歷經了劫難而成,其後勁也是十足,只要開發得當,也跟「斗戰天宮」一般,有著很大的進步空間。

造山萬仞,萬仞道場,已經建成。

然而,孫豪遭受的天道劫難並沒有完全結束。

孫豪丹田之中,巴掌大小的紅蓮業火正在肆虐作亂,雷火轟隆,跟孫豪戰成一團。

孫豪凝立空中,身披太陽金輝,凝而不動,同時驅動一身手段,應戰天道怒火化繁為簡凝成的最後這一朵巴掌大小的纏龍紅蓮業火。

丹田之中,纏龍紅蓮烈火依然只有巴掌大小,飄在丹海上空,看似無害,但是,其上的紅蓮每一次晃動,就會抖落無盡火焰,沖向孫豪的丹海;其上的纏龍每一次張嘴,就會爆發一道雷霆,轟擊孫豪的丹田。

丹田之中,一片雷火轟攏

要不是有須彌凝空塔的強勢鎮守,此時此刻,說不定孫豪的丹海之中已經翻天覆地,翻江倒海。

燚神炎對纏龍紅蓮頗為忌憚,並沒有直接撲上去大快朵頤,而是小心翼翼,繞開紅蓮本體,不斷吞噬紅蓮抖落的業火雷霆。

孫豪的五屬性真元在業火和雷霆的烘烤轟擊之下。消耗飛快,丹海下去了一大截。

元嬰盤膝坐於須彌凝空塔的頂上,不停地催動法訣,源源不斷地從外吸取靈氣。補充真元消耗。

體內木丹、重水、息壤等異物全部驅動到了最大,鬼魄也驅動開來,飛快地吸取空中靈氣,源源不斷地補充戰力,應戰紅蓮業火。

御雷術。燚神訣也驅動開來,盡量地減輕丹海壓力。

孫豪外表看來面帶微笑,凝立不動,但實際上,本體之內,卻正在大戰連綿。

紅蓮業火很強,雷光也很強,換成普通元嬰真君,丹海被如此大鬧,不一定能承受得祝搞不好就會丹田受損,傷到根基。

哪怕是孫豪,也不時地感到丹田四壁震動,傳來陣陣麻痹感和熾熱感,滋味並不好受。

要不是丹田之壁有一層奇特的五行輪靈訣形成的薄膜保護,孫豪現在,也不一定能穩得住局勢。

有點艱難地,孫豪用出全身解數,穩住了丹田,讓丹田不至於被纏龍紅蓮徹底摧毀。穩住局勢之後,小火苗也就是燚神炎,逐步蠶食紅蓮業火,壯大自身。完成三味元嬰火的最後修鍊。

三味元嬰火秘術一旦煉成,孫豪不僅僅能極大地強化燚神炎的能力,而且還能得到秘術的能量反饋,修為又能再進一步。

就是不知能不能直接把自己的鍊氣修為推進到元嬰大修士。

只不過,有了前面幾次修鍊的經驗,孫豪覺得。這種可能性相對不大,因為自己五屬性精純真元進步之時所需的靈能實在是龐大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如果不出預料,三位元嬰火大成之後,孫豪的修為應該能達到元嬰中期巔峰,而要成為大修士,卻是還須得另覓機緣。

沉下心來,孫豪開始驅動燚神炎消磨、蠶食丹田之中肆虐的纏龍紅蓮。

紅蓮雖然很猛,進入丹田,沒有了後援,被煉化只是遲早的事。

原本,孫豪也是可以驅動寒冰重水對付紅蓮的,那樣更為克制紅蓮,但孫豪並沒有如此,而僅僅只是驅動了燚神炎去煉化吸收。

原因自然是因為孫豪已經把整個天道紅蓮當成了自己進步的靈能來源和養分,自然是不會驅動重水去強行擊潰紅蓮了。

原本,孫豪以為自己煉化紅蓮,修鍊成三位元嬰火乃是順理成章的事。

實際情況好像也在朝孫豪預想的方向在發展。

但是,就在三味元嬰火大成,纏龍紅蓮完全被煉化的這一刻,孫豪突然有了一個覺悟。

天道無情,最是公正,孫豪逆天而造萬仞之峰,必然會付出一定代價,天道發現孫豪的弱點靈犀心猿之後,拋出了業火紅蓮,自然就不會如此簡單。

孫豪看似輕鬆接下了紅蓮業火。

看似是完全把紅蓮業火煉化進了自己的三位元嬰火之中,當成了自己的一味大葯。

看似是大獲全勝。

但實際上,紅蓮業火併不是如此簡單。

業火本身就是罪孽之火,而靈犀心猿,本身也就是欲求和渴望的罪孽心猿。

就在孫豪三位元嬰火大成,紅蓮業火完全被消化的這一刻,驀然之間,孫豪心頭,無名業火跟隨靈犀心猿一起爆發。

其來勢之兇猛,讓孫豪瞬間失神。

凝立空中,孫豪的雙眼不由閃過道道紅光。

心神之中,湧起了無邊的旖旎邪念。

有那麼一瞬間,孫豪恨不得立即飛身撲進九仞峰女弟子之中,大快朵頤,成就那靈犀好事,妙事,心中的渴求之強,讓孫豪差點瞬間失守。

清心訣飛速在腦海之中陣陣想起:「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孫豪的雙眼,依然通紅如血,心猿陣陣,波動不已。

九仞峰下,不少心有所思,心有所念的女修馬上對孫豪的強烈慾望有了感知,玉臉一陣緋紅。

高空之上,金曉蘭和兩位弟子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血紅臉蛋的同時,心中湧起了陣陣心悸:「沉香的狀態,怕是不妥。」

心猿來得如此猛烈,百試不爽的清心訣居然也壓制不住,孫豪感覺,自己快要失控。

心中倒是也迅速明白,靈犀心猿本身乃是煉心達到了一定階段才出現的現象,乃是修士必須經歷的過程,如今,自己再用煉心法門去壓制,效果能好才怪。

只是此時此刻,孫豪卻也十分清晰明白,如若自己一個不慎,真的被心猿所左右,其效果可能相當於入魔,怕是自己終此一生,都會陷入到欲求的無邊深淵之中。

雙眼冒著紅光,孫豪不敢向下看,生怕自己一個忍不住撲下去。

下方那些弟子怕是攔不住,也不會攔自己,到時候,就真的是壞了大事。

只是,心猿是如此之猛,孫豪全副心神在飛快判斷的同時,感覺自己也在快速淪陷。

有的部位甚至是產生了不該有的本能反應。

孫豪有點膽戰心驚,又有點控制不住,躍躍欲試地,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即將被天道爆發的無明業火驅動的靈犀心猿所左右之時,一段心訣自然而然湧上了心頭:「四時之變,寒暑之勝,重陰必陽,重陽必陰,故陰主寒,陽主熱,故寒甚則熱,熱甚則寒……」

沒用孫豪驅動,得自魏兵的陰陽化合大法自主地開始運轉。

而孫豪的神志,卻十分奇特地,在靈犀心猿的巔峰到來之前,恢復了絲絲清明,同時,也終於,孫豪明白了自身靈犀心猿的病根子所在,也知道了自己現在的基本狀態。

一句話,孫豪的心火,也就是三味元嬰火煉成的燚神炎現在有點失衡。

心火過勝,陽氣太旺。

到了熱盛的地步,孫豪現在,最好的處理辦法,還真得采陰補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