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二四八章 神衛出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四八章 神衛出擊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微微一怔,然後笑著說道:「嗯,沉香既然讓你主持船陣,些許陣法,自然會傾囊而授,至於你說的符文字,這還真是沉香的不傳之秘,還真的不好教你。」

孫豪倒是明白易路燈火指的是符室之內,那些神奇的玉頁金書。

須彌凝空塔第一層生成之後,塔內幾間神奇的內室都有玉頁金書,上面寫滿孫豪不識得,而且是自帶神奇法則的文字,這種文字,孫豪在千篇千字文之中也有找到,也能對應。

但關鍵問題是,就算是知道怎麼讀,孫豪也讀不出來,就算是知道怎麼寫,孫豪也寫不出一筆一劃,奇特的天地力量,約束了孫豪。

所以,多年以來,玉頁金書的神奇文字,孫豪也只能束之高閣,只能看而不能學。

現在,易路燈火讓孫豪給他教,孫豪想教也不成埃

聽到孫豪的說法,易路燈火遺憾地說了一句:「哎,原來如此,我早該想到才是,如此神奇的符文字,應該是寶貴無比,倒真的不容外傳,我還琢磨著應該怎麼樣做才能讓此神奇符文現世於今,看來,倒是只有沉香才有機會了。」

孫豪心中不由一動。

此界修士,要說符文造詣,說不定身為隱符宗傳人的易路燈火更在自己之上,自己現在不能學,不能用符文字,說不定那只是因為方式方法不得當,如果讓易路燈火去研究研究,說不定真能有些意外之喜也不一定。

咳嗽一聲,孫豪笑眯眯地說道:「不過建軍兄,雖然說沉香限於門規,不能主動傳授一些東西,但是你知道的,我那寶塔經常性沒上鎖,真要有人進去,學到了一些什麼。那個,跟我無關……」

易路燈火眼睛一亮,心中感激萬分,對孫豪微微躬身說道:「建軍明白了。」

孫豪不由想起了當年葬天墟內的一些往事。再度笑眯眯地信口說道:「玉頁金書,仙符文,我只強調一件事,筆力,筆力。筆力……」

易路燈火更是感激萬分,覺得這是孫豪給自己指出了符文的來路,並指出了符文練習的重點就是筆力,還說了三遍,一定十分重要,不由又是對孫豪感恩戴德地躬身說道:「多謝沉香。」

孫豪笑眯眯地說道:「不謝不謝,記住一件事,有了進展,隨時留下筆記,說不定。我也會留下一些什麼。」

易路燈火又是精神一振,心說,沉香這是要給自己學習符文對症下藥的節奏啊,不由又是一躬身:「沉香有心了,有沉香這樣的朋友,建軍真是三生修來的福氣。」

孫豪笑眯眯地說道:「建軍,同感同感,有建軍兄跟孫豪一起攀登仙道,還真是人生一件樂事。」

易路燈火哈哈大笑。

小火也在孫豪的心中說道:「哥,你真好。對朋友真是仗義,我太佩服你了。」

孫豪……

這件事就這麼敲定下來,當然,現在兩人也只是一個約定。

易路燈火真要開始學習符文字。那也是此次大海戰之後的事了,當前,易路燈火主要學習的還是孫豪布設在風雲號上的各種船陣之術。

修士世界有陣符不分家之說,陣道和符道之間,有很多關聯之處,身為隱符宗傳人的易路燈火。陣道造詣卻也不弱,只不過,以前沒涉獵海船戰陣的應用而已,在孫豪的教導之下,他的陣道之術,卻也突飛猛進。

整整兩個多月的時間,在孫豪會合小章,抵達魔災海域之前,易路燈火倒是囫圇吞棗地,基本弄清楚了風雲號上的各種船陣應用之術。

而隨著這些應用之術的學習,易路燈火心中感觸很深很深。

孫豪對他的傳授可以說是相當盡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些博大精深的海船戰陣,強悍的修士戰陣之術,如果不學習,還真的不知道其中神奇。

原本對自己陣道之術相當自傲的易路燈火首次感受到了自己跟孫豪的巨大差距,心中也在感嘆,跟沉香接觸越久,怎麼感覺這差距越來越大,還真是郁了個悶去。

南洋之上航運幾個月,也不可能一帆風順,期間也遇見了幾波大海獸。

尤其是進入遠海之後,隔三差五地出現強大海獸襲擊船隊,但是這些海獸都在喻不欲的主戰之下,船陣用勁,斬殺在大海之上,跟隨孫豪而來,後世稱之為「沉香神衛」的大小海船,倒是趁機收穫了許多獨特的修鍊資源。

三個月後,風雲號船隊緩緩停在了大海之上。

所有修士都出現在了海船甲板之上,遙望前方,心中壓抑起來。

孫豪也跟往常一樣,漂浮在風雲號的桅杆之上,他的身邊,左右站立了易路燈火智痴等元嬰真君大能。

所有修士,包括孫豪在內,都沒有說話,有的只是心中的震撼,還有沉甸甸的感覺。

前方海域,一團巨大的魔氣在凝而不散,一眼看不到頭。

魔氣籠罩,海面上,始終是一片黃昏般的景象。

更讓修士心悸的是,前方海域的海水好像也被染色一般,漆黑如墨而不再是正常的藍色。

孫豪的神識掃過,發現海水之中,也蘊含了絲絲精純的魔力,看來,也是受到了魔氣的侵染。

船隊剛剛挺穩,一隻粉紅色的小章魚從海水之中一躍而起,落在了孫豪的肩頭,同時,孫豪的心中也傳來了小章的聲音:「老大,前方海域全部都被魔化,海水之中,布滿魔物,很難在不驚動魔物的情況下渾水摸魚,我也只敢在外圍打轉,沒有打草驚蛇。」

眼睛看著前方魔域,孫豪心中說道:「小章,你的小心謹慎那是對的,前方海域籠罩在一片魔陣之中,任何進入其中的非魔物,都會被瞬間發現,要不被魔化,要不就會被眾多魔物瞬間撕裂。」

小章心頭微微一驚,然後說道:「老大,難怪到了這裡之後,我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不敢隨意輕舉妄動,原來如此,那麼老大,我們現在怎麼辦?」

孫豪心中說道:「自然是先試試魔陣之力,魔物之威了。」

然後,孫豪朗聲說道:「各位道友,沉香準備親自帶領船陣,一探魔陣,不欲兄,請做好準備,建軍兄,請留意我的海船戰術操縱之法……」

說完,孫豪仰天一聲長嘯,腳下青光一閃,一道真元導入風雲號之中。

風雲號瞬間光芒大作,孫豪神識一牽,識海映照之下,所有大小海船結成了一個巨大的船陣。

長嘯聲中,風雲號化為船陣銳利的陣頭,整個船陣化為一個錐形,向魔氣之中狂暴地沖了進去。

船陣之中,所有修士瞬間產生一種,自己和整個船陣化為一體的感覺,好像自己此時此刻已經完全融入了船陣之中,跟船陣成為了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一樣。

曾經跟隨孫豪一起遠征南洋的修士,獨眼浩三,何四他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南洋之中的鐘嶸歲月,不禁仰天高呼,士氣如虹。

「沉香,沉香……」的歡呼聲,零零星星從船陣之中傳了出來。

幾十年過去,海船上的修士已經大換血,孫豪的戰績已經成為了傳說,新一代修士並無切身感受。

此時此刻,更多的修士其實心懷畏懼,就這樣衝進魔氣之中,是不是有點莽撞了?

自己該不會被魔物給包餃子了吧。

視線之中,魔氣漩渦迅速接近。

海空上,海面下,一隻只雙眼血紅,渾身墨染的各種魔化海獸已經發現了風雲船隊,潮水般蜂擁而來。

修士好像感到「轟」的一聲巨響,大量的魔物迎頭撞向了風雲號。

船陣一晃,風雲號船頭之上,一個巨大的立體金色撞角順著船陣之力,沖了出去。

撞角過處,魔血紛飛,碎肉飄灑,

大海戰瞬間白熱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