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二九七章 一百大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九七章 一百大板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尉遲老祖呆了一呆,不由看向了滿聖堂。樂文小說

到了現在,他已經明白,自己家族真的惹了不該惹的人,做了不該做的事。

王遠此時,依然抱著雙手,笑眯眯地問道:「各位道友,前面你們來的時候,可是群情激昂,一副問罪龍蟾的架勢,現在,龍蟾倒是很想問問,你們覺得,現在,我們應該如何處置這件事,你們的態度又是什麼?」

那些認出了孫豪的修士們,相互對望一眼,終於是一個個,十分爽快地表態。

而他們的表態,更是讓尉遲老祖的心徹底拔涼拔涼。

所有地位稍高的修士無不表示:「龍蟾大人,我們過來,只不過是為了見證大人怎麼處置這件事,可不敢有興師問罪的意思,現在,我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居然是這樣的,我們認為,此事大人受委屈了,他們幾個家族應該,必須給大人一個說法1

就連那些自己交好的戰友,此時也是態度堅決地跟自己撇開了關係。

強烈地被拋棄了的感覺湧上心頭。

而剩下的那些修士們,除了被擊殺了老祖,有點不知所措的李家修士之外,其他家族修士此時無不風向一變,絲毫沒有了開始那種為五大家族義憤填膺的表現,反而是一個個表示自己只是不明真相的群眾,前面受到了部分矇騙,此時恍然大悟,希望龍蟾大人原諒,並希望執法堂能秉公執法。

現實就是那麼無情。

羅大師和厲長老的態度,已經充分說明了問題,誰都不是傻子。

滿家的態度也說明了問題,滿聖狐也開口說道:「俗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如今我萬魂之島大戰剛剛結束,萬萬不可出現這種強取豪奪之事,要不然,我萬魂之島還有什麼公平可言,我滿家,強烈支持龍蟾大人從嚴處置,正本清源,以正視聽。」

王遠哈哈大笑,看向尉遲家老祖:「你現在還有什麼意見?」

尉遲老祖看看王遠,又看看自家孫女,最終,將目光看向了前方,一直沒有任何動作,平靜地站在四靈正中的孫豪,嘴裡說道:「尉遲家有眼不識泰山,驚擾了少殿主妹妹,我能有什麼意見,也不敢再有什麼意見……」

現場氣氛微微一緊,早就認出了孫豪的修士們神色不變,依然肅然挺立,而沒有認出孫豪,只是感到事情非同尋常的修士們,心中卻不由暗自發苦,自己居然被挑唆了來找少殿主的麻煩,還真是撞大運了,難怪龍蟾如此強勢,原來他的背後站著少殿主。

厲家家主睜大了雙眼,臉如土色,心中最後一絲僥倖化為虛無,渾身一軟,如同一團爛泥癱倒在了椅子上。

雖然不認識孫豪,但誰不知少殿主的厲害?

萬魂山的戰報已經傳回了萬魂本島。

萬魂少主魂未歸,也就是孫豪孫沉香的大名,如今已經是如雷貫耳,雷霆萬鈞地響徹了萬魂各島。

雷谷一戰,滅魔十萬精銳。

雷魂海域一戰,滅黑水部所有水師二十萬精銳。

火魂島、地島的大海戰更是直接將魔族趕回了地底魔淵。

可以說,是少殿主一手滅掉了魔災,光復了萬魂之島,少殿主的武勇,少殿主的滔天謀略,少殿主的殺伐果斷,已經在短時間內,讓萬魂之島所有修士為之崇拜和敬仰。

更關鍵的是,少殿主目前,在大陸仙班已經位列第七。

更更關鍵的是,大陸仙班前六的修士已經沉入萬魂山底,鎮壓魔淵,百年不出,老殿主更是把仙靈傳給了少殿主,也就是說,至少百年之內,少殿主既是仙班第一人,也是萬魂殿真正當家作主的第一人。

李家和尉遲家也真是自己作死,找麻煩找到了少殿主的身上,強取豪奪到了萬魂殿老大妹妹的頭上,還真是滑稽至極,就是不知少殿主會怎麼樣炮製他們了。

王瓊拉著孫豪的手,緊緊地拉著孫豪的說,不由自主地問道:「哥,他叫你少殿主?」

孫豪點點頭,摸摸她的腦袋:「嗯,哥在萬魂殿乃是未字輩,萬魂殿賜名魂未歸,乃是這一代的萬魂殿少主。」

王瓊睜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露出了一對大門牙,一臉的不敢置信,半響之後,小手緊緊地抓住孫豪的衣角,叫了一聲:「哥,那他們再也不會欺負瓊兒了是吧?」

孫豪笑著說道:「嗯,今後誰也不敢欺負瓊兒了,瓊兒,你說說,我們應該怎麼處置他們。」

「怎,怎麼處置他們?」王瓊從來就沒想過如此奇葩的問題,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尉遲老祖分析出孫豪的身份之後,已經徹底明白,今日今時,自己完全沒有任何機會,少殿主在場,誰都救不了自己,空中一展雙臂,落在自家修士之前,苦笑著對依然跪在地上的尉遲雨風說道:「風兒,你也起來吧,這件事,你一個人也擔不住,既然少殿主在場,聽候發落就是。」

王遠抱著的雙手一攤,搖頭說道:「我就說,只要人一認出少殿主,這事就不好玩了吧,得,沒我什麼事了,未歸少殿主,他們還是交給你親自發落吧1

孫豪摸摸王瓊的腦袋,笑著問道:「瓊兒,想到怎麼處置他們沒有?」

王瓊有點迷糊,出身漁村的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不由偏頭看向一個小男孩,輕聲問道:「啊寶,該怎麼辦?」

啊寶才五六歲,聞言輕輕說道:「婆婆,打板子,狠狠地打板子,打得他們屁股開花。」

王瓊馬上挺挺****,對孫豪說道:「哥,打板子,狠狠地打他們板子。」

孫豪笑著說道:「好,就依瓊兒你的,打板子,狠狠地打板子,執法堂何在?」

滿聖堂飄然而出:「滿聖堂見過少殿主,少殿主如今乃是我萬魂之主,一言可法,少主所指,我執法堂必然會不折不扣完成任務。」

孫豪微笑點頭,然後手對王瓊院子裡邊一指,輕聲說道:「今日進入這院子里的,除了滿家和莊家修士之外,其他各家修士,全體都有,各賞一百大板,這一百大板,要板板入肉,屁股開花,誰若膽敢運功相抗,直接擊殺當常」

滿聖堂稍稍一愣,但馬上明白過來,挺直了身軀大聲說道:「執法堂聽令,少殿主,我們是在這裡打呢?還是拖去執法堂去打?」

孫豪手對院子相對偏僻的一角一指:「就那兒,十人一組,上去受打,打完本座還要親自處置他們,去吧,不要徇私舞弊,要不然,執法堂自己領罰。」

滿聖堂一振身軀,大聲說道:「少殿主放心,聖堂絕不辜負大人期望。」

招呼執法弟子迅速擺好十條板凳,兩個弟子拿起了厚厚的木板,滿聖堂一臉肅然地對院子里各位修士拱手說道:「各位道友,請。」

整整四個多時辰,院子裡邊啪啪聲不絕於耳,其中有不少修為較弱的修士更是被打得哇哇慘叫。

孫豪面前已經擺了幾個茶几,四靈還有滿聖狐等人,已經坐在了茶几邊上,一邊喝茶,一邊觀看家族修士受罰。

輪到羅大師的時候,羅大師也是一臉灰白,準備去挨板子,孫豪及時說了句:「大師對沉香有授藝之恩,這頓板子免了吧1

羅大師抹了一把冷汗,對孫豪拱手說道:「謝謝少殿主。」

但厲長老就沒那麼幸運了,垂頭喪氣地,被執法堂請上板凳,結結實實地挨了一百大板,雖然沒有直接皮開肉綻,但也著實難受,更加地難為情。

倒是孫豪身後,王瓊收養的那些孩子們,看著滿院的修士被打板子,那是一個興緻勃勃,有種出了一口惡氣,開心得不得了的感覺。

一通板子之後,滿院修士相互攙扶著,戰戰兢兢地,再度比較整齊地站在了院子里,聽候孫豪發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