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零三章 詭秘洛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零三章 詭秘洛魅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斕曦嬌軀微微一顫,看向孫豪:「沉香,你的意思是說」

孫豪對智痴微微拱手:「有道友相助,常常能彌補沉香很多不足,沉香在此多謝道友。」

智痴雲展一擺,對孫豪鞠躬回禮說道:「沉香只不過是注意力不在這上面而已,過得一會兒,沉香稍稍一想就會明白,智痴不過是旁觀者清而已,沉香不要如此客氣。」

孫豪笑了一笑,轉向冥斕曦說道:「斕曦,從種種跡象分析,冥王殿的大長老可能並不是原來的大長老,或者是說,原本的大長老本身就是魔族留下的魔種,而鬼域的一切變故,都是事先預謀好了的,如果真是這樣,靈兒的安全可能真的就沒有保障。」

智痴沉聲說道:「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恐怕就不僅僅是靈兒危險,而你們冥靈一族,這次前來參加大儀的冥靈一族代表,可能也會遭遇危險,而大儀,根本就是針對你們冥靈一族的陰謀,其目的,應該就是掃除鬼域的雜音。」

洛魅一伸手抓住了智痴的耳朵:「你就信口雌黃,胡言亂語吧」

孫豪眉頭一皺,不悅地說了一聲:「魅兒,說正事呢。」

洛魅吐吐舌頭:「主人,沒有任何根據,怎麼可以胡亂下結論可千萬別誤了主人大事」

智痴已經習慣了洛魅對自己動手動腳,很自然地搖搖頭,智痴手中雲展對面前的兩個羅盤一指:「斕曦少殿主請看,這兩個差異較為明顯的鬼城,應該就是變故的一個最直觀的表現。」

朱玲此時也開口說道:「不錯,我覺得智痴說得很有道理,這兩個鬼城,應該就是魔族搞鬼。」

朱龐一捂額頭:「噢,老姐,你不懂陣法,不懂建築,你能看出什麼」

朱玲眼睛十分清澈地看向孫豪:「沉香,這是我的直覺,跟魔族對戰多年,對魔族手段的一種直覺,第二個,也就是沉香你繪製的那個沙盤,讓我感受到其中濃濃的魔族氣息。」

朱龐又「噢」了一聲,說了一聲:「直覺,老姐,你居然憑直覺辦事。」

女人的直覺真准

孫豪和智痴對望一眼,智痴笑著說道:「朱雀戰將連續五年,跟魔族大戰兩百多場,直覺果然是超准,佩服,如果智痴沒有看錯,沉香繪製的這個沙盤之上,的確是有魔族的陣法,只不過,恕我眼拙,一時沒看出這是什麼陣法來」

「咯咯咯,咯咯咯」,智痴身邊,洛魅眉開眼笑地笑了起來:「九天十地滅神大陣都認不出來,還說自己厲害,咯咯咯,笑死魅兒了」

孫豪和智痴對望一眼。

孫豪笑著問道:「魅兒,什麼是九天十地滅神大陣」

「九天十地滅神大陣」洛魅反問了一句,然後理所當然地說:「我怎麼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兒」

說著說著,洛魅的聲音越來越小,看著孫豪的一臉笑容,最後訕訕說道:「我想想,我想想好吧,我剛剛也就這麼很自然地說了出來,還真的有點沒想起來是什麼陣」

孫豪馬上想起:「洛魅被薩摩傷過,記憶是不大完整」,孫豪馬上又想:「薩摩是誰我怎麼老是想起她」

沒等孫豪想明白這個問題,孫豪發現自己已經又忘了自己在想什麼,但是孫豪卻是知道,有些東西,自己的層次不到,想也想不明白。

洛魅倒是皺眉輕輕說道:「九天十地滅神大陣,九天,乃郁單無量天、上上禪善無量壽天、梵監須延天十地則指惡人永遠沉淪的地下九幽之所,地界之補充。」

九天十地滅神大陣,按照洛魅的說法,就是利用九天之力,十地之威,滅神殺佛的威力巨大的大陣。

隨著洛魅的解說,冥斕曦臉色越來越難看,半響之後,冥斕曦輕輕說道:「

魅兒姐,你會不會記錯了我豐都鬼城的確有大陣守護,而這大陣,應該是九天十地往生大陣,或許只是兩座大陣比較類似而已。」

洛魅擺擺手說:「我沒聽說過九天十地往生大陣,或許,只是同一個大陣的不同名稱也不一定。」

孫豪和智痴對望一眼。

智痴搖頭說道:「兩個沙盤之上的,乃是兩種有些關聯,但性質卻完全不同的陣法。」

孫豪凝重地說道:「斕曦,你記憶之中的豐都鬼城乃是一個神奇的往生大陣,也是鬼域真正的根基,但是,魅兒認出的大陣,卻是一個真正的殺陣,一旦大陣開啟,恐怕真有滅神殺佛之力,就算是我,怕是也很難全身而退,大儀怕是另有蹊蹺。」

斕曦呆了一呆,有點焦急地說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要告訴二龍伯伯嗎」

孫豪搖搖頭:「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已經落入監視之中,斕曦,你現在的任何消息應該都很難傳遞出去,為今之計,一動不如一靜,我的想法是兩點,其一,儘快找到靈兒,想辦法聯繫上她;其二,我們儘快研究研究九天十地滅神大陣,只有把大陣吃透,那麼我們才能掌握主動權」

冥斕曦皺眉說道:「九天十地往生大陣對各種穿透,甚至是對神識都有很大的壓製作用,我們可能很難找到靈兒姐姐,因為我們根本就走不出這個院子,只要一出去就會暴露。」

孫豪笑笑說道:「那可不一定,魅兒,交給你了,今日之內,你想辦法給我聯繫上靈兒,摸清她的狀況和處境。」

洛魅驚訝地指著自己的鼻子:「主人,這麼重要的事,你讓魅兒去做我可出不去啊,再說了,一天時間,太短了吧」

孫豪含笑看著她,沒有做聲。

智痴嘀咕了一句:「干正事就推三阻四,搞偷窺你就是一把好手」

洛魅勃然大怒:「誰偷窺了誰偷窺了」

智痴悠然自得地說道:「你要是猜到我屁股上有幾顆痣,我願意被你倒掛兩天。」

洛魅反應迅捷無比,三根手指伸了出來:「三顆,三顆痣。」

智痴聳聳肩。

朱玲撲哧輕笑出聲。

王遠搖頭,朱龐一捂額頭「噢,姐,這傻大姐比你還耿直。」

洛魅見人發笑,以為是質疑自己,馬上補充到:「我親眼所見,絕對是三顆,左邊屁股一顆,右邊兩顆」

說著說著,聲音越說越小,臉上逐漸緋紅,跺跺腳,啐了智痴一口:「你個壞傢伙,就喜歡設套子讓老娘鑽,說好,倒掛兩日」

話沒說完,她的整個身軀向地面上撲倒,化為一灘流水一般,從房門門縫之中流了出去,卻是不跟智痴繼續扯皮,前去找靈兒了。

智痴一個飛身,腳站在了天花板上,腦袋向下倒著,嘴裡悠悠說道:「只要你能找到靈兒,我倒掛兩天那又何妨,沉香,我們繼續」

大家呆了呆。

朱龐一捂額頭「噢」了一聲說道:「那魔女已經走了,你不必要如此實誠吧」

智痴掃了一眼屋角,義正辭嚴地說道:「大丈夫一言九鼎,我智痴說到做到」

斕曦微微鞠躬:「辛苦先生了,冥王殿如若能渡過此次大難,日後定當厚謝。」

牆角,洛魅的聲音不甘寂寞地傳了出來:「我呢我呢厚謝可不能忘了魅兒氨

大家循聲看去,發現牆角有一個血滴在輕輕跳動。

心頭,大家不由齊齊想到:「沉香收復的,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怪胎」

倒掛的智痴開口說道:「好了,好了,你安心去辦你的事去吧,找到靈兒姑娘至關重要,主子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你,那是對你的器重,可別偷懶。」

血滴一飄,消失不見。

一炷香之後,智痴一個飛身,站在了孫豪的身邊,笑著說道:「倒掛的滋味還真是不怎麼好,好了沉香,我估計頂多半日,洛魅就能找到靈兒,我們繼續研究陣法吧,這回,那傻妞百分百已經走了。」

冥斕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