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零七章 斕曦之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零七章 斕曦之疑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八大鬼城之中,另一位城主站了起來,開口問道:「二長老剛剛說引進魔氣,那麼我請問,魔氣對我們鬼修有利嗎我記得,魔災之所以叫魔災,最大的原因就是鬼修進入其中,也會有魔化之危,魔化之際,也會十分危險,二長老,何以教我」

二長老侃侃而談:「這其實只是技術問題,我們可以先少量引進魔氣,逐漸熟悉在魔氣之中生存,慢慢地潛移默化,適應了魔氣環境之後,一切都沒有問題了,到時候,你會發現,被魔氣強化的冥氣,其實乃是更高檔的靈氣,而我鬼蜮也會如同魔界一般,出現化神大修。」

鬼如風在上邊輕輕說道:「想我不死老殿主,為了化神機緣,苦苦求索上千年,如今還差了最後一步,而我們,只要引進了魔氣,說不定,這一步就不再成為阻礙,不瞞各位道友,如風就對此心懷嚮往,這也是如風同意二長老提議的根本原因所在,因為,同意了,就意為著如風有可能在千年之內,修成不死老殿主也修不成的化神大修士」

鬼修們精神一振,不由開始交頭接耳,現場又是一陣議論之聲。

接著,又有不少鬼修站起來發問,但都被二長老和鬼如風一一化解,給出了滿意的答覆,而且,還畫出了不少美麗的畫餅,讓鬼修們覺得,或許加入魔族立場,還真是最最實惠,真正是有利於鬼修的利好選擇。

形式按照鬼如風涉及的方向在發展。

孫豪發現,很有可能,那些提問的不少修士,其實是鬼如風和二長老刻意安排用來化解鬼修心中疑慮的修士,很多問題提了出來,並未涉及深層次,並未深究,都被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看似給出了很好的答案,實際上問題不校

只不過,相比大長老,孫豪對鬼蜮的了解還是不深,一時半會兒,還真的很難找到有效的反駁之法。

而須彌凝空塔內,智痴已經手持雲展,快速思考起來。

此時,長老團中,唯一一名曾經站在鬼如靈立場的長老站了起來,面色陰沉,緩緩開口說道:「我鬼蜮,自從鬼王創立以來,就一直跟大陸相輔相生,鬼王本身就是大陸大能修士,飛升之際,更是直接留下鬼族鐵律,我記得,鐵律第一條,就是人族立場,各位冥王殿道友,莫非你們忘了嗎,那麼我來幫你們回憶回憶」

鬼如風面色一沉。

大殿之內,氣氛為之一緊。

這是少殿主核心實力第一次出聲,反對的也是大儀最後一個核心議題,看來,少殿主可以同意自己被彈劾,可以同意大長老獲取冥王殿的領導權,但是,關於鬼蜮的立場,卻是並不打算妥協。

「大陸乃是我鬼族根本,人族乃是我鬼族的根源,尋根問祖不忘本,切記切記」五長老鬼如燎語氣誠懇地說道:「各位冥王殿兄弟,鬼王鐵律,這就是第一條,大家怎麼能忘難道說,你們覺得,以鬼王的境界,他留下的鐵律,我們應該不遵守嗎」

現場短暫地平靜下來。

鬼如血緩緩說道:「大長老,我個人也覺得不能輕易改變立場,鬼王鐵律可不是玩笑,我雖然支持你上位,但是,這一點,恕我不能苟同。」

鬼如風面色如常,點點頭:「各人看問題的立場不同,出發點不同,本座並不強求,但是本座要說的是,時過境遷,環境和事物都在發生變化,老祖宗的那一套,或許並不適合現在的鬼蜮,大家還是開始表決吧,我相信各位城主各位長老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大長老說完,現場短暫平靜了一下。

冥斕曦清脆的聲音,在這種平靜之中,傳了出來:「斕曦既然參加大儀,自然也會遵守祖訓,不參與鬼族決策,只不過,剛剛看了這麼久,我卻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不吐不快。」

鬼如風眉頭微皺,不由看向了冥二龍。

冥二龍聳聳肩,擺擺手,嘴裡說道:「我們不搗亂,但是偶爾說幾句話還是可以的。」

鬼如風看向冥斕曦,冷冷說道:「斕曦少殿主,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就說他的問題吧」,冥斕曦指向康拂王:「他問了魔界有沒有至陽寶葯,大長老說有,是不是」

鬼如風心頭湧起很不好的感覺,心說這丫頭果然精明,但卻依然問道:「難道少殿主質疑不成」

冥斕曦咯咯嬌笑:「怎麼會,我相信大長老不會撒謊,只不過,大長老,請問一句,魔界的至陽寶葯會不會稀少到可憐氨

大長老面色如常,輕輕一曬:「你冥斕曦又沒去過魔界,怎麼就知道至陽寶葯會少說不定就如大白菜一般,處處皆是呢」

冥斕曦面色一沉,一聲嬌斥:「說謊,在座各位,你們給我認真聽好了,魔族之所以千方百計回歸大陸,原因就是魔界的物資極其匱乏,環境極其艱苦,我堅信魔界是有至陽寶葯的,但是能有多少,又有多少能流進我們鬼蜮,我只能說呵呵」

不等大長老回答自己,冥斕曦手對另一位城主一指,嘴裡說道:「這位城主,你提出了魔氣是否有害的問題,但是,你忘了問一問,鬼修需要多久才能在魔氣之中適應下來;還有這位道友,你提出了魔族會不會幹涉鬼蜮內政的問題,但是你忘了問,一旦魔族要駐兵鬼蜮,我們要怎麼辦的問題」

冥斕曦毫不客氣地一一指出了一些深層次問題,最後說道:「如果說,這些問題你們沒想到,那我現在幫你們提一提,如果你們想到了,而故意沒有提出來,那麼你們的用心就值得商榷了,因為你們會把其他人導入此問題已經得到解決的誤區,好了,大長老,我的話說完了,你們繼續。」

鬼如風啪啪啪,拍起了巴掌,從椅子上挺身而起:「好,好一個心思細膩的斕曦少殿主,不錯不錯,這些問題,透過現象看到了本質,書記官,還請認真書記在案,一旦我們決定了要跟魔族合作,其實那都是些可以拿到桌面上來談的問題嘛,不影響大局。」

冥斕曦不由側頭看向孫豪。

孫豪微微搖頭。

冥二龍卻深深地皺起了眉頭。

孫豪借用冥斕曦的口提出的這些問題,讓他心中感到了不安和警惕。

同樣的,冥王宮內,參加大儀的有識之士,大能鬼修們,臉色也開始沉重起來,這些問題都是一針見血的問題,想來並不是那麼容易解決。

那麼自己的立場,就真的必須認真思考了。

鬼如風心中暗罵一聲該死,對二長老使眼色。

二長老笑著站了起來:「好了好了,問題都擺在了檯面上,大家該提的也提了,現在可以開始表決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