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一三章 怒撞天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一三章 怒撞天柱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鬼蜮風波終於塵埃落定。

靈兒開始組織善後事宜,冥二龍悄悄給她做了一個抹脖子的舉動,讓她下手更狠。

冥斕曦卻給靈兒告辭說道:「姐,涫涫姐,你們在鬼城主持大局,我帶著四將,前去黃泉冥池接引沉香」

靈兒說了一聲:「小心。」

單涫涫看看靈兒,稍稍猶豫了一下,說了一聲:「好。」

冥斕曦帶著四靈戰將飛升而起,順著黃泉冥河如飛而去。

飛至半途,冥斕曦躊躇了一下,開口說道:「天象,智痴托我給你帶句話。」

張文敏微微愕然,但是依然沉穩地說道:「少殿主請指教。」

冥斕曦語氣沉重地說道:「智痴說,按照他的計算,四柱被破,如若要修復,則必須匯聚四方之力,以四靈相守,方有一絲可能。」

朱玲、王遠、朱龐還有張文敏齊齊身軀一僵。

冥斕曦繼續說道:「智痴還說,冥王殿位列大陸西方之柱,易,易」

冥斕曦話未出口,張文敏開口說道:「少殿主,我明白了,不用解釋,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朱龐手捂額頭「噢」了一聲,嘀咕道:「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娘的,化個當康,莫名其妙地擔上了天大的擔子,靠氨

朱玲瞪了他一眼。

王遠昂首「嗷嗚」長嘯:「走,小豪在前面等我們呢。」

冥斕曦看著前方飛速而去的四靈戰將,心有戚戚,不由微微搖頭,也昂首長嘯,緊隨他們身後,如飛而去。

豐都鬼城距離黃泉冥池的距離比康巴什新要近。

疾飛五日,前方已經看到了黃泉冥池。

詩曰:「澄潭萬頃碧如油,泉水流來石洞幽。夜半龍歸雲霧黑,散為黃泉澤鬼州。」

黃泉冥池之上,極為危險,修士很難飛渡,五人飛近,不得不降落在地上,步行爬上山,黃泉冥池就是他的主場,把孫豪引到黃泉冥池,一來這兒真是四柱所在,是魔王讓他鼓勘輳壞實際上,他也有著借用黃泉冥水的特殊性,打孫豪一個措手不及,最好是重創孫豪的打算。

但是,大戰開始之後,他發現自己想當然了。

想法很好,但戰局卻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

靠近黃泉冥池之時,孫豪手腕一振,拋出了一塊冥紗,若無其事地駕馭冥紗向自己殺了過來。

孫豪這是第二次來到黃泉冥池,自然知道冥池的奇特屬性,自然沒有如同濁風想象中的直接沖了上來。

緊接著,孫豪手中出現了金光燦燦的斗天棍,全身實力爆發開來,向濁風展開了狂風暴雨般的進攻。

斗天棍的金柱一道道沖了出去,空中交織成一片金網,刷刷刷,不停地攻向濁風。

在黃泉冥池之上,哪怕是濁風也不能以本土形態出現,只能化身陣陣陰風吹拂,漂移不定,不讓冥水把自己也給拉下去。

但是,對戰之後,濁風驚駭地發現,孫豪手中怪棍子發出的道道金光能生生劃破自己的陰風之軀。

而且,金光所過之處,自己本來無形無質,連冥水都不吸引的陰風之軀,居然會在金光之中被生生抹去。

就好像是擦掉白紙之上的筆跡一般,每一道金光過去,自己的陰風之軀就會被削弱一點。

心頭駭然的濁風奮起餘勇,全力周旋,但是戰鬥力卻是每況愈下。

陰風冰寒的侵蝕之力,能凍人骨髓,讓人渾身麻木的凍結之力,居然完全奈何孫豪不得。

陰風道道風刃劈砍在孫豪身上,也好像砍中了金石,發出蹦蹦脆響,但就是不能傷到孫豪分毫。

這孫豪孫沉香,居然修鍊成了黃金戰體大圓滿。

掀起冥水,也被孫豪腳下的輕紗給擋祝

驅動百鬼嚎叫,試圖影響孫豪神智,卻發現孫豪堅若磐石不為絲毫動遙

更離譜的是,當自己御使魔族秘術血手印衝進孫豪身體之中以後,居然如同泥牛入海,不見了絲毫動靜。

好像還把孫豪給惹火了,整出一個三頭六臂的虛影,懸在了身後,實力大增,打得自己鬼哭狼嚎。

賭咒發誓,濁風沒見過孫豪這般全面的修士,肉身、神魂、力量、抗法樣樣均衡,樣樣過硬,自己百般手段盡出,但結果卻是越戰越是心驚膽戰,越戰越是遭受重創。

對戰濁風,實際上孫豪的感受也很深。

濁風是孫豪目前對戰過的,手段最多,手段最為詭秘的修士,各種手段層出不窮,各種手段都相當難以防患,孫豪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應對。

激烈對戰兩日兩夜,濁風已經展現出針對肉身,針對神魂,針對心態等等各種針對性很強的手段,要是換成其他修士過來,只要任何一個方面不過關,就很有可能被其所乘。

在算上濁風表現出來的巨大力量和真元修為,可以說這個古魔沒有太多的弱點。

要說有,就是他自己選擇的這個戰場,限制了他本身的存在形態為陰風之體,恰恰被自己的斗天棍金光所克,要不然,孫豪要取得優勢,還不知道需要激戰多久。

有了黃泉冥池奇特的吸引力相助,激戰兩日,當孫豪施展出三頭六臂神通法相之後,取得了絕對優勢。

這種狀況下去,不要一日,孫豪就能徹底擊潰濁風。

充滿了不甘和無奈。

但又明白了解到自己的處境的濁風,知道自己在鬼蜮的任務即將完全失敗,鼓起最後的餘勇,吹起一陣陰風,迅速擺脫孫豪,向前如飛而去。

孫豪一聲暴吼:「哪裡走」,提棍急追。

陰風速度極快地,在孫豪前方搖身一變,化為古魔本體,狠厲的精光一閃而過,古魔本體如同流星,向下方撞了下去。

如同流星,順著冥池的拉扯之力,全身魔元燃燒,魔焰滾滾,義無反顧地,濁風對準西方天柱,一頭撞了下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