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一六章 再見老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一六章 再見老鎮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黃泉冥池回來,天象張文敏不見了蹤跡。

弄清楚天象的去向,終於也明白了鬼域大地震的前因後果,心中慶幸魔災終於過去的同時,靈兒,冥二龍等修士心中又無不戚戚然。

天象當年,乃是一起闖蕩過葬天墟的戰友。

大家還是金丹之時,危機四伏的葬天墟沒能擋住他的腳步。

可是,當大家都成就了元嬰真君之後,他卻為了彌補四柱之缺,神形俱滅,成為了大陸英靈,永遠守護大陸西天支柱。

有些話,冥斕曦也沒有說明,孫豪最後時刻施展的手段,卻是當成秘密隱藏在了心中。

鬼域大局已定,孫豪不克久留,簡單地給靈兒、斕曦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還有一些事關大局的行動方案之後,告辭而去。

斕曦也很想跟隨孫豪一起出去闖蕩,奈何鬼域大局剛定,鬼城還有些魔族勢力並未完全肅清,卻是只能跟孫豪依依惜別。

就在孫豪轉身離去的那一刻,靈兒弱弱的聲音傳入孫豪的心中:「公子,鬼域大局穩定之後,靈兒就會出去追隨公子,終此一生,願意伴隨公子左右,為奴為婢」

神識之中,靈兒正在梨花帶雨,盈盈辭別。

孫豪心頭微微一顫,什麼也沒說,帶著涫涫和三靈破空而去。

很快,通過傳送陣回到了萬魂之島。

萬魂之島乃是仙班修士鎮守的核心,也是唯一一個有傳送陣通往大陸各方的要害之地,魔災之所以把萬魂之島作為核心區域,原因就是萬魂之島不破,整個大陸,就能在仙班大能的協調之下,快速支援,魔災也很難真正得逞。

魔災在萬魂之島爆發之後,大陸仙班及時回援,跟魔族形成了僵持,大戰連綿,十年難分勝負。

正是這種情況下,孫豪出現,孫豪高出其他修士一籌的實力,還有高出其他修士一籌的謀略,徹底打破了平衡,消除了魔災。

毫無疑問,孫豪戰功赫赫,神威震天,只不過,孫豪自己知道,自己的勝利是建立在五不大修士的十年抗戰,萬魂之島百萬修士十年抗戰的基礎之上的,或許,準確點說,孫豪成為了英雄,但是孫豪身後,卻有著如同天象一般千千萬萬的無名英雄。

傳送過來沒多久,孫豪就接到了典陣大宗師的消息,第二個傳送陣已經修好,可以使用了。

一邊快速向第二個傳送陣如飛而去,孫豪一邊掏出了「手機」,聯繫上萬魂殿的幾個主要管事者,了解萬魂之島的基本情況。

孫豪去鬼域期間,建軍真君為統帥,在小火的協助之下,率領沉香神衛還有四靈的船隊,展開了大掃蕩,整個萬魂之島的魔族餘孽基本被肅清。

各個島嶼在萬魂殿的統一協調之下,正在開始重建。

孫豪沿途過處,看到很多島嶼上都是一片熱火朝天的建設場景。

只不過,讓孫豪唏噓的是,更多的島嶼則是一片荒蕪,被徹底廢棄。

或許很多年的休養生息之後,這些荒島最終才能發展起來,再現生機,可是現在,他得拋荒多年。

等孫豪趕到第二個,也就是前往極北的傳送陣時,小火已經翹首期盼,等待許久。

看到孫豪,馬上吱吱叫著,飛快地跳上了孫豪的肩膀,小腦袋在孫豪的頸項上不停地噌動。

孫豪輕言細語地安撫了幾句。

小火這才吱吱地跟涫涫和三靈打招呼。

單涫涫和小火很熟,當年在南斗島感情還很不錯,很自然地,一手把小火提溜過來,抱在了懷中。

小火掙扎了幾下,吱吱叫了兩聲,屈服在了單涫涫高聳的雙峰之間,只不過一雙小眼睛,卻始終不離孫豪的左右。

孫豪笑了笑,開口說道:「我們下一站,就是極北之地,五不大修士之中,不死前輩和不孤前輩的感應最是明顯,說明這兩極的情況可能最是嚴重,事不宜遲,我們走吧。」

稍稍頭暈,再次出現時,一行人已經站在了一個巨大的冰洞之中,周圍冷冽的氣息讓大家身體不由微微發顫。

大家都是修士,很快穩住了自身感官,開始順著冰洞快速前進。

傳送陣乃是戰略密地,如果不是建立在隱秘之所,就一定會有人看守。

此地沒人看守只有兩個可能,其一就是淪陷了,其二就是本身很隱秘。

從冰洞的情況來看,這裡應該屬於第二種。

穿行良久,破開厚厚的凍土,孫豪等人一躍而上,出現在一望無際的冰原之上。

做了一個特殊記號,又把冰洞封死之後,孫豪開始辨別方向。

冰原之上北風呼號,寒冷無比。

王遠嘀咕了一句:「好傢夥,跟當年的朔風谷有一比,這極北苦寒,果然是不錯,這種鬼地方,可怎麼分得清東南西北」

話音剛落,孫豪已經朗聲說道:「大家跟我來,我們先去冰雪老鎮,然後想辦法聯繫到冰雪聖宮。」

說完,一振雙臂,身體低空飛起,向前疾飛而去。

一行人不敢怠慢,緊緊追隨而上,朱龐嘻嘻笑道:「二毛哥,你是路痴,人家沉香可不是,你每次出遠門,是不是都會帶上你家白天鵝氨

王遠猛翻白眼。

朱龐突然關心地問道:「二毛哥,你家白天鵝是不是有孕了好久沒見她纏著你跑了。」

王遠微微一愣,半響之後,點頭說道:「嗯,好像是,前幾年就有了反應,不過你知道,修士孕育不易,尤其是金丹以後,孕育上十年都是有可能的。」

朱龐雙手一拱:「恭喜你,二毛哥,你要喜當爹了。」

前方飛行的修士們也齊齊說道:「恭喜,恭喜。」

王遠哈哈大笑:「我二毛厲害吧,兄弟之中,先拔頭籌。」

朱龐鄙視:「去,人家蔡院長都兒女成群了。」

王遠哇哇大叫:「他的修為可比我們低多了,不能比,不能比,修為越高,誕生子嗣越難呢」

朱龐從善如流地說道:「那是,那是,不過二毛哥,我很好奇一件事。」

王遠:「什麼事說來聽聽。」

朱龐手捂額頭:「我很好奇,蛙王和白天鵝生的兒子,到底是是個什麼稀罕品種」

王遠飛起一腳:「滾。」

朱龐空中一個翻身,已經跑到了孫豪的前面,如飛而去,哈哈大笑聲傳了出來。

孫豪微笑搖頭,速度加快了許多。

孫豪身後,朱玲看著弟弟如飛而去的背影,想起了什麼事,臉色一黯。

單涫涫咯咯嬌笑,摸摸小火溫熱的皮毛,輕輕問道:「小火,你說說,如果人魚和雷獸結合,會生成什麼兒子鞍

小火猛翻白眼。

冰原上快速奔行一個多月。

就在王遠抱怨孫豪找不著北,把大家帶迷路了的時候,孫豪的神識之中,發現了冰雪老鎮。

沿途開始看到一些厚厚的積雪,偶爾,也會遇見鵝毛大雪飄飄而落。

遠遠地,大家看到了一個古色古香的古鎮,坐落在一彎緩坡之上,小鎮一溜木房,瓦面上厚厚積雪,看起來別有一番風味,路巷一色青石鋪就,光滑平整,錯落有致。

街面清掃得比較乾淨,並無積雪,老鎮之外,孫豪落在了地面之上,帶著幾名修士,擦擦擦,踩著積雪,緩緩走進小鎮之中。

小鎮比較安靜,好像並沒有什麼大事發生。

看到有修士進來,老鎮客棧熱情洋溢地大聲招呼起來。

孫豪找到了曾經入住過的客棧,但是遺憾地發現,客棧老闆已經換人了,客棧夥計也全部變成了陌生面孔。

心中有著些許唏噓,孫豪很自然開了幾間房子入祝

只不過,在入住之前,孫豪在客棧的門口,那個栩栩如生的驢像之上,輕輕地點了幾筆。

原本黯淡無光的飛驢畫像,被孫豪一點,頓時活靈活現,好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遙遠的,不知名的冰原深處,「嘶」,飛驢仰頭大叫起來,無良道長從驢車上挺身而起,一口吐掉嘴裡的狗尾巴草,嘴裡一聲大喝:「得駕,走了,蠢驢,生意上門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