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一七章 一念天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一七章 一念天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到了老鎮,孫豪居然不急了。

朱龐很是詫異,問孫豪:「小豪哥,我們在這幹嘛?」

孫豪說:「等一個朋友。」

朱龐說了句:「小豪哥,你還真是朋友遍天下啊,鬼域有朋友,極北之地也有朋友,厲害,只不過,我們需要等多久?」

孫豪笑著說道:「不知道,不過,理論上,不超過一個月。」

僅僅三日之後,孫豪一聲輕嘯,說了句:「他來了。」

孫豪的同伴們挺身而起,神識一掃,發現老鎮之外,一個巨大的雪團擦擦擦聲中,向老鎮沖了過來。

跟隨孫豪來到客棧之外。

就聽到嘀嗒,嘀嗒,嘀嗒……馬蹄踏在地上的聲音越響越急,聲音越來越大,然後,老鎮街頭的拐角之處,一頭驢子,拉著一輛驢車,速度飛快地飆飛而來。

飛快的速度,讓驢車在轉彎的時候,瞬間漂移。

驢子越奔越快,好像有點收不住勢子一般,奔向小鎮的另一頭。

就在客棧門前,驢車上有人吹了一聲口哨,「吁……」了一聲。

狂飆的毛驢兩隻前蹄拚命地使勁一蹬地面,試圖牢牢釘在地面上,但奈何速度太快,整個身軀不由自主地向前滑動,然後,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小鎮的街面上。

驢車倒是安然無恙,穩穩地,恰到好處地停在了客棧大門口。

驢車定住,車身好像還在微微顫動。

一個青年修士正口含不知名野草,高翹著二郎腿,半躺在馬車頭前,貌似在閉目養神,也貌似在讓人瞻仰他這拉風的出常

孫豪雙手一拱,朗聲說道:「沉香見過道長,道長別來可好?」

無量道長猛地雙眼一睜,在馬車上站了起來,驚奇地叫道:「沉香,居然是你,沒想到居然是你,哈哈哈,好久不見,好久不見,真是怪想念你的……」

熱情洋溢地,無量道長從驢車上一躍而下,踢了一腳在地上裝死的無量飛驢:「蠢驢,每次都這樣,十回你倒有十一回飆過頭。」

罵完驢子,青年修士笑眯眯地看著孫豪,嘴裡朗聲說道:「駕行極北,金子招牌,最是無量道長,沉香你是老主顧了,老規矩,有理無錢別上來,而且,這次你還是特意相招,相當於承包,這價錢應該再向上浮動兩成……」

朱龐嘀咕了一句:「沉香,你這朋友,好像有點見錢眼開1

無良道長耳朵很尖,看了朱龐一眼,對朱龐微微躬身:「這位道友,你這話就有失偏頗了,我無量道長最是公平,人稱無量有德大仙長就是本座,極北苦寒,機緣遍地;無量寶車,童叟無欺,難道你沒聽說過我無量道長的大名不成?」

朱龐一瞪眼珠子,正準備說話,孫豪已經淡然笑著說道:「道長,給,這是沉香的車資。」

一手接過孫豪拋過來的儲物袋,神識一掃。

無良道長渾身猛地一震,抬頭看向孫豪,神情一肅,朗聲說道:「沉香,你這給的有點多啊!我拿著略覺燙手。」

孫豪微微一笑:「茲事體大,還請道長相助,些許車資如若不夠,沉香可有追加,也可以讓聖宮補充。」

無良道長微微一愣,匆忙擺手:「別別別,前往不要讓聖宮小娘子們補充,那些娘希匹的,就會欺負道長,沉香,要追加,還是你更靠譜,我覺得,你才是此界,哦不,是大陸最大的主顧。」

孫豪心中一動,臉上神色不變,微笑說道:「那麼,還請道長相助。」

無良道長點頭說道:「好,那沉香這單生意,我就接了,最終結果如何,多退少補,貴客,請,現在開始,你們將是我無量道長的座上貴賓,熱情服務直至客人滿意,乃是無量的唯一標準……」

孫豪對這無量道長如此客氣,毫無疑問,這看起來很不靠譜的傢伙,應該也是一位奇人。

在孫豪的帶領下,一行修士踏上了無量飛車,看起來不大的飛車,上來之後居然十分寬敞,倒是充分說明了問題。

「蠢驢,起來辦事了」,無良道長踢了飛驢一腳,輕聲問道:「沉香,第一站?」

「冰雪聖宮。」

無良道長呆了一呆,朗聲高呼:「駕行極北,金子招牌,最是無量飛車,第一站,冰雪聖宮,走起……」

冰雪老鎮上,旁觀的修士噓聲四起。

無量飛車得駕聲中,如飛而去。

只有客棧老闆,目瞪口呆地看著飛車行進的方向,半響之後說了一句:「老爹說,客棧飛驢畫像是一寶,看來,還是我宣傳不夠啊,不行,我得去龍泉客棧取取經1

大雪紛飛,冰天雪地。

無量飛驢踏雪無痕,在雪山冰原上,快速飛奔。

朱龐的腦袋探了出來,很自來熟地坐在了無良道長身邊:「大哥,你這頭驢子挺神奇的埃」

無良道長得意地說道:「那是,這是我吃飯的傢伙。」

朱龐:「開個價,我買了,話說,這頭驢子剝皮抽筋,吸取魂源之後,應該是個了不得的傢伙。」

飛驢渾身一個冷戰。

無良道長愣了愣,說道:「你是第一個開口要買驢子的主顧。」

說完,打量打量朱龐,搖頭嘆道:「不是我小看你,你出不起價。」

驢子興奮地高聲嘶叫起來。

朱龐嘻嘻笑道:「那沒事,有沉香幫我,他是土財主。」

「沉香?」無良道長側頭看看飛車,輕聲說道:「那小子還真的應該買得起我這驢子,只不過小兄弟,容我說句實在話,你就算買了,也沒福氣消受,老道掐指一算,小兄弟啊,你壽元將經…」

朱龐愕然,想了一想,又笑著說道:「道長,我覺得,你算錯了,不信你再算算,我是不是命中帶貴人,壽元說不定遠遠不止你說的那個數……」

無良道長大大咧咧地說道:「怎麼可能,老道我一算定生……奇怪,好像真的有點不對勁……怎麼回事……」

無良道長低頭,使勁地掐指,半響之後,額頭冒出陣陣大汗,嘴裡嘀咕起來:「天機紊亂,混沌不明,小子,道長我還真的算不准你的壽元了,但他娘的,明明你壽元將經…」

朱龐嘻嘻笑道:「道長,你算計萬千,唯獨算不準陰德,我朱龐做好事無數,積陰德無量,嘻嘻嘻,你算不準了吧。」

無良道長一瞪眼:「滾,那不過是因果,我算得一清二楚,他娘的,誰在搞鬼?」

須彌凝空塔內,盤膝而坐的青老,臉上露出絲絲詭異的笑容。

一念亂天機。

半響之後,無良道長泄氣地說道:「行了小子,老道不是算不准你,而是算不準沉香,得,你的確有貴人,老子不算了,只不過跟你說,你想買老子的飛驢,那不可能,這頭驢子,我準備養壯了,殺來燉驢鞭,大補……」

飛驢在風雪之中徒然加速。

無量飛車之內,王遠開口問道:「小豪,這驢子為何聽到燉驢鞭就如此龍精虎猛?」

孫豪笑著說道:「無良道長經常說,驢子不跑就會壯,這傢伙怕自己太壯了被燉。」

王遠……

逆風飛奔,冰雪無阻。

無量飛車的神奇,讓旁觀的朱龐感嘆不已。

極北的這種環境之中,哪怕是元嬰真君,都還不一定有無量飛車好使,小豪哥找無量飛車帶路,還真是找到了專業人士。

一個月之後,無量飛車穿越座座雪山,來到了一片沒有了狂風,但鵝毛大雪灑落不停的冰雪世界。

無良道長在前面說道:「我們已經進入冰雪神域之中,馬上就能看到冰雪聖宮,但是,能不能進去,卻不是我說了算,那得看你沉香的本事。」

孫豪在車裡邊說道:「道長先試試,如若不行,沉香自會想辦法。」

無良道長說了句:「好,那我就看看我道長的金字招牌在聖宮管不管用,走起,蠢驢,拉我去聖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