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二八章 乳臭未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二八章 乳臭未乾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昭文帝以為自己是來尋求援助的,孫豪有點哭笑不得。

站在孫豪身邊的王遠聳聳肩,正準備說話,孫豪一手按住他的肩膀,緩緩搖頭。

或許被人輕視並不是什麼壞事,尤其是在完全陌生的環境之中,孫豪需要時間找到極東天柱,那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而孫豪對個人的榮辱看得並不是很重。

攔住王遠之後,孫豪很自然地說道:「嗯,沉香也沒想到東方才是魔災的主戰場之一,既然如此,沉香願意留在王庭,為消除東方魔災略盡綿薄之力。」

四個初期真君,也算是難得的助力,而且是自願留下,不要白不要,昭文帝微笑點頭:「好,能得到四位相助,我大漢王朝又添一份戰力。」

此時,大典之內,一位貌似中年,留著須髯,位於前列的將軍挺身而出,對皇帝微微鞠躬,大聲說道:「大帝,且慢,此四名修士來歷不明,形跡可疑,老臣以為,易嚴加看管為上,大帝別忘了國主是怎麼受傷的1

祥文真君臉上稍稍出現不渝神色,但並未直接開口辯駁,而是看向了昭文帝。

昭文帝微微愕然,臉上慢慢露出笑容:「星文大將,他們四人見過柏林,又得到了曉麗真人的驗證,應該可信吧。」

星文大將哈哈笑道:「柏林現在被壓制在襄陽城動彈不得,他襄陽城的魔族軍隊還在向我們皇城進發,他那邊的戰局,真的泛善可陳,星文倒是覺得,其中疑點頗多……」

大殿之內,又一名將軍站了出來:「大帝,我覺得,星文大將言之有理,如今柏林在外,情況不明,他們是否真的見到過柏林,還真是兩說,我同意星文大將的意見,大帝還是小心為上。」

單涫涫有點惱火地說道:「你們言下之意,是懷疑我們是魔族姦細不成?」

星文大將須髯聳動:「大姑娘,你說得不錯,實話實說,或許孫豪孫沉香真的是南大陸青雲門修士,但是你們幾個絕對不是,據我了解的情報所知,南大陸青雲門應該不會有這麼多真君吧。」

單涫涫身軀挺得筆直,傲然說道:「本座海神殿少主人魚公主單涫涫,他們兩位是朱雀戰將和龍蟾戰將。」

海神殿?

星文大將微微一愣,掃了祥文真人一眼,大聲說道:「怎麼證明?還有,祥文真人,好像你給大帝報備之時,並沒有說出他們三人的身份,你是故意隱瞞呢?還是真的不知呢?」

祥文真人不卑不亢地朗聲說道:「星文將軍,祥文在報備之時,已經點明了他們的身份乃是人魚公主、朱雀龍蟾,難道這還不夠嗎?」

星文大將臉色不善地說道:「海神殿是什麼,你祥文或許不知,但是柏林應該知道,如此重要的情報,居然錯漏了,我是要告你個不盡責呢?還是不察呢?」

祥文真人有點惱火了,臉色稍紅:「星文將軍,家師該怎麼做,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別忘了,十大將排位之中,你尚在家師之下……」

孫豪臉色如常,依然有著淡淡笑容,但心中已經明白,星文大將可能跟柏林並不怎麼對付,此時卻是站了出來,故意發難。

昭文帝一揮手,打斷兩人的話,和顏悅色地對單涫涫說道:「海神殿地位崇高,少殿主親臨,卻是沒有遠迎,失敬失敬。」

神態不錯,話也說得客氣,但人依然坐在龍床之上,沒有絲毫起身的意思。

東大陸雖然歸屬仙班節制,排位也不如五大實力,但是多年雄霸東方,對遠在大海的海神殿,沒有什麼接觸,保持足夠的禮貌就行,倒是真的沒有必要太過巴結。

單涫涫說了句:「大帝客氣,此次行動以沉香為主,涫涫倒不是故意隱瞞,還請大帝見諒。」

昭文帝笑著對孫豪說道:「沉香,既然海神殿少主在你身邊,為何你不央求海神殿解去南大陸危局,反而千里迢迢來我東方求援?」

孫豪很想說,老兄,你誤解了,我其實是來幫你的。

只是,沒等孫豪知道合適的說辭,星文大將已經哈哈大笑起來:「大帝,難道你沒看到嗎?大陸五大勢力不過是沽名釣譽,魔災之後,可有出過一兵一卒?我東方大戰十幾年,可見到他們半個身影?南方,西方,中央王庭不都是如此?他們,一直袖手旁觀,還有那些大名鼎鼎的仙班大能,可見一個冒花?南大陸估計也是沒有辦法,才找到了我們。」

王遠終於忍不住了,哈哈大笑:「真是無知,你以為你東方才是魔災的核心區域嗎?老子告訴你,我龍蟾……」

孫豪心中也隱約有點發怒,並未阻止王遠。

上首昭文帝臉上有點絲絲不悅。

星文大將更是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我東方不是魔災核心區域?我東方不是魔災的核心區域?告訴你,無知豎子,你聽著,十年以來,我大漢安陽龍城歷經大小戰役一百多場,滅殺魔獸魔人數以億計,滅殺魔界戰士也多達十萬之眾,想必你也看到了安陽之外那一層層被攻陷的外城,那都是魔崽子們拿血肉給堆砌而成的……」

雙臂一展,星文大將厲聲喝道:「當我東方如此大戰之際,你五大勢力何在?你海神殿何在?仙班大能又何在?我安陽五層外城,如今僅剩一層,然而,我們依然沒有等來援軍,或者說,援軍來了,就是你們這些……」

須髯飄起,星文大將神情激昂地,手指指向孫豪和單涫涫,一字一頓地說道:「乳臭未乾的小毛頭。」

王遠身軀一振,身上氣勢大作,毫不示弱,跟星文大將搖搖相對,分庭抗禮,正欲說話之際,孫豪伸手按在了他的肩上。

緩緩搖頭,孫豪輕聲說道:「東方大戰,的確是分擔了巨大的魔災壓力,任何修士,都不能否認東方大漢王庭的巨大功績,我不能,仙班也不能,我能說的,只有一句,星文大將和昭文帝,且不妨聽一聽。」

孫豪的語氣雖然很輕,氣勢也沒有揚起來。

但是說話之間,卻是自有凜然之威嚴,自有一種讓人不可忽視的氣質,星文大將慷慨激昂的氣勢衝來,激蕩在孫豪身前,猶如那海浪衝擊高高的礁石,沖不動分毫。

星文大將心中微微凜然,眼前幾個小輩,卻也非同尋常,那龍將比自己不會稍弱,而這沉香,更是讓自己產生了不可撼動的感覺。

心中義憤稍稍平息,星文大將拱手說道:「還請沉香指教。」

孫豪雙手一拱,誠懇地說道:「能力和責任是對等的,沉香不知東方會有如此惡戰,那麼,漢王庭也請不要質疑仙班和海神殿,或許,他們面臨的魔災壓力遠超漢王庭也不一定。」

孫豪的聲音平淡無奇,身上也沒有什麼太多的氣勢。

但是這一刻,星文大將也好,昭文帝也好,瞬間產生了一個十分清晰的感覺,那就是,孫豪說的,可能就是真的,仙班和海神殿的壓力,可能並不小,可能在他們不知道的地方,也在跟魔族大戰糾纏。

昭文帝盯住孫豪的雙眼,緩緩說道:「好,本帝明白了,或者沉香說的不錯,大家都在各自堅守本職,鎮守大陸各方,好了好了,大家不要爭了,沉香說的不錯,各有各的難處,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星文將軍,沉香和少殿主的身份就不用質疑了,本帝以為,柏林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星文大將其實並不是質疑孫豪等人的身份,只不過是借題發揮,表達自己的不滿而已,聞言點頭說道:「老臣明白了。」

昭文帝又笑著對孫豪說道:「當然,沉香,你們遠來是客,也不適合安排太危險的任務,你看這樣可好,你們暫且在貴賓館住下,如有需要,我會讓祥文及時請求你們的幫助的。」

孫豪笑著點頭:「那就多謝昭文大帝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