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三三零章 氣運龍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三零章 氣運龍柱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殿之內,氣氛相當壓抑。

又一座大城淪陷,還有一座大城岌岌可危,東方大漢王朝差不多到了生死關頭。

誰都知道,白沙城淪陷之時,就是安陽龍城外城被破之時。

外城一破,安陽又會失去大量可供耕種的天地,到時候,不用魔族進攻,只要圍上幾個月,安陽城就會不攻自破。

通常情況下,類似白沙城那種狀況,頂多也就能支撐一個多月,就會全面崩潰而淪陷。

昭文帝臉色陰沉坐在龍床之上,語氣沉重地緩緩問道:「星文將軍,中央王庭可有回應?」

中央王庭也是王庭構架,歷來也跟東方交好,兩邊也有疆域相連。

魔災爆發前期,還相互之間有些往來,東方魔災大作之後,還送出了求援信件。

只是一直沒有得到回應。

中央王庭地位崇高,位於大陸正中,作為大陸四方的緩衝帶而存在。

只不過疆域面積卻並不是很大,僅有東方王庭的三分之一左右,實力也略有不如,只是在大陸四方魔災並起的情況下,唯一可能對東大陸伸出援手的,可能就只有中央宋氏王庭了。

星文將軍嘆了一口氣說道:「東方邊界之處,魔族加大了兵力部署,魔氣濃度極大的提升,中央修士們要想殺進東方,怕也相當不易……」

星文大將的話沒說完,大殿之外,衛士高聲唱道:「南大陸沉香真君求見。」

星文將軍眉頭一皺:「他這時跑來湊什麼熱鬧,真是沒事找事。」

昭文帝倒是大聲說道:「有請沉香上殿。」

帶著幾位同伴,神態自如走上大殿,孫豪微微對周圍躬身,朗聲說道:「見過昭文大帝,見過各位道友。」

昭文帝保持了自己君王的基本禮儀,雖然心中有事,但依然擠出絲絲笑容:「沉香,不知你求見本座,有什麼要事?」

孫豪微微一笑,朗聲說道:「昭文大帝,沉香此來,卻是想為東方略盡綿薄之力,還望大帝不棄。」

星文大將說出了昭文帝現在的心裡話:「沉香,現在這種局勢,哪怕是來十個八個真君,可能都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你老老實實呆著,別添亂可好?」

孫豪不以為忤,笑眯眯地說道:「繆也,繆也,將軍,沉香並不覺得自己的戰力能幫上東方多少忙,但是,沉香這裡卻有秘法一門,能揚威提勢,極大提振安陽龍城氣運之力,讓安陽龍城不至於受到其他城池太大的影響,從而固若金湯。」

大殿之內,瞬間安靜下來。

最終,星文大將眨眨雙眼,有點不信地說道:「沉香,氣運縹緲,最是虛無難測,我東方大陸十城相連猶如十指連心,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等閑之術,怕是起不了什麼作用,當然,沉香之法如若真能見效,我星文願意為自己的淺薄當面給沉香道歉。」

孫豪微微一笑:「大將不要客氣,大將一心為大漢之心,沉香甚為佩服,當然,沉香今日既然提出提振氣運的秘術,自然也就有七成以上把握,倒並不是空口白話,還請大漢王庭容許沉香一試。」

昭文帝的臉上,浮現出真正的笑容,嘴裡說道:「沉香,你這秘術施展起來有什麼要求,還有,施展如若失敗,會不會對我安陽龍城形成什麼損傷,還請詳細說上一說。」

大漢王庭之內,各種奇才匯聚,其中就有陣道師,還有幾個預測分析師,只要孫豪能說出秘術的大致內容,他們自然會根據孫豪所提供的情報去判斷去推測秘術的可行度,進而做出更加合理的判斷和決策。

孫豪瞬間明白了昭文帝的意思,含笑而立,朗聲說道:「沉香此術,名曰『真龍振運』大法,施展之時,需要『搭天台,鑄龍柱,祈天運』方能振國之威,揚國之勢,大法要點有三,一曰,天台根基需固;二曰八方龍柱需雄;三曰祈天需真龍之君……」

真龍振運大法。

搭天台,鑄龍柱,祈天運。

聽起來煞有其事。

大殿之內,不少能測會算的修士已經在閉目念念有詞,手中也掐來掐去。

昭文帝知道這幫臣子需要一點時間,遂不急不忙地問道:「聽沉香此法,好像需要一定的搭建時間,不知需要多久?能不能趕在白沙城淪陷之前搭建而成呢?」

孫豪開口問了一句:「不知白沙城還能堅守多久?」

昭文帝豎起一根手指:「頂多一月。」

孫豪心中一沉,不由想起了白沙城那些億萬民眾,但是嘴裡,依然從容說道:「如果大帝全力相助,搭天台,鑄龍柱只須十日可成,而祈來天運,應該也只需要五日即可,如若真的有效,說不定此術還能增加白沙城的些許戰力,讓白沙城堅持得更久。」

昭文帝聞言精神稍稍一振,掃了一眼依然念念有詞的臣子一眼,又開口問道:「沉香,你說祈運需要真龍,不知你這真龍是指我天子之身呢?還是真正的神龍?」

孫豪微微鞠躬,笑著說道:「兩者各有其妙,如若兩者齊聚,效果最好,當然,只要其中之一,也能祈來部分運勢……」

昭文帝點點頭:「嗯,也就是說本帝就能祈福,倒是完全有機會……」

此時,下方大殿之內,一個掐指大將睜開了雙眼,嘴裡說道:「天地氣運,晦澀莫名,天機混沌,莫能測度……奇怪奇怪,偏偏是算不清的東西,但為何暗藏吉凶之兆,凶中帶吉,吉中有險,大帝,文長以為,此大法應該會有效果,但是同時也有危險……」

昭文帝看向孫豪。

孫豪點頭說道:「正所謂禍福相依,祈福自然有成功率,七成也不一定真能大振氣運,一旦祈福不成,安陽城的整體氣運會降低兩成,卻也真正是吉中有危險了,當然,一旦祈福有成,安陽城的整體氣運至少提振八成以上,而且……」

說到這裡,孫豪頓了一頓。

昭文帝開口問道:「而且什麼?」

孫豪掃了王遠一眼,悠悠說道:「而且,如若此大法提振到了極致,很有可能會產生驚天逆轉,一舉蕩平東方魔氣,讓東方大陸陰霾盡散。」

昭文帝呆了一呆,不由說道:「這不大可能吧?魔氣籠罩東方大地,一個大法能有如此效果?真要是那樣,我東方勢必欠你沉香一個天大的人情。」

孫豪悠悠說道:「大法的終極形態會誕生氣運龍柱,龍柱衝天,氣運蓋世,代表了東方大地和萬千黎民百姓的無邊意志,籠罩在大陸之上的陰霾,自然會被強勢驅散,不過,屆時,大帝當知,要想達到如此水準,卻是並不容易。」

此時,昭文帝身旁又一修士掐指而立算出了結果:「大帝,此法陰陽混沌,真是難以測度,只不過,微臣倒是隱約算到,大法本身應該具備偷天之效,但是逆天之舉,必有相應阻擾,怕是其中並不容易……」

大殿之中,另一位修士嘴裡一聲暴喝:「乾坤借法,天地我用,叱叱叱……噗……」暴喝聲中,一口鮮血噴在了自己的指尖之上。

雙目炯炯有神看著指尖,手指飛快地點動,嘴裡快速說道:「大法本無根,借法是為人,法成真龍隕,盪魔現乾坤……」

說完,這位修士普通一聲,向前撲倒下去。

星文大將飛快地一手接住他的身軀,嘴裡叫道:「學康大師,學康大師……」

大殿之上,氣氛為之一緊。

都被學康大師最後兩句給鎮住了。

孫豪心中微微一嘆。

氣運龍柱如要現世,卻是真的需要真龍相祭。

到時候會怎麼樣呢?

還有,自己的計劃會不會順利實現呢?孫豪眼望前方正在沉思的昭文帝,臉上露出微微苦澀的笑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