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武裂天>第一千三百零三章不必抱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不必抱歉!

小說:玄武裂天| 作者:藍庭| 類別:

天聖學府的絕學果然是博大精深,玄奧至極。同等實力修為之下,只怕此刻已敗下陣來,輕則重創,重則將被一刀劈成兩半。

噗嗤!無盡鋒芒的一刀,幾乎沒受到什麼阻礙,便如願以償的斬開了對方的身體。但,紫衣女子的神情卻是看不到一點欣喜之色,反透出一片驚詫。

這一刀雖然凌厲霸道,雙方跌宕起伏的戰到此時,彼此有多少斤兩,已是大致瞭然於胸,卻還不又至於會這般輕易的得手。

果然,刀鋒所過之處,彷彿劈開的是一團虛無的空氣,很快便意識到那只是對方的一具殘像而巳。一種強烈的危機感頓時襲上心來,下一秒,紫衣女子的眼角餘光,已瞥見一道碧色的劍影已朝著自己的面門閃射而來。

不好!紫衣女子驚呼出聲,另一隻空著玉臂同時不加思索的探出,金色的鵬爪再現,驚險的了碎襲來的鋒銳劍芒。手中的彎刀同時一振一顫,剎那暴斬出數十道金光刀芒,勢若滾盪潮汐,一刀接著一刀,每一刀都充斥著錚錚殺氣,刀刀開山裂石,無盡的鋒芒,絞殺,斬裂一切。

直到此時,紫衣女子的嘴角這才勾勒出一個狠厲的弧度,禁不住的發出一串咯咯輕笑。這一次才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絞殺的是一具實物,那種洞穿的阻力,沉重的絞殺感,都在證明這一切的真實性。

你似乎笑得早了些!一道淡淡的語音響起;我那有那麼不堪一擊?話音落下,但見慕容輕水的身形再次緩緩呈現出來,看上去仍是白衣飄飄,毫髮未損。

這怎麼可能?笑聲嘎然而止,紫衣女子的臉上堆滿不信之色,就在微驚之際,又見一線星光已透過疊疊重重刀影,撲而襲來,絲絲殺氣直令皮膚生寒刺痛。

慕容輕水的劍勢反擊,每一劍都迅如疾風電閃,詭異無比地襲向對方的全身要害,令其不得不回刀自救。一時間,攻防頃刻顛倒轉換,紫衣女子頓生一種深陷泥潭的憋屈感。

劍鋒碧光縱橫,揮灑自如,迫使對方硬擋硬抗,擋一劍,退一步,抗一劍,退兩步。一個攻得急,一個退得快,彼此的刀光劍鋒不斷碰撞,爆出一聲聲無比刺耳的炸響,令周邊的空氣像水一般盪起無數漣漪波紋。

紫衣女子從霸道凌厲的攻擊,到被對方如影隨形般的步步逼殺,此間的勢態逆轉只在呼吸之間,非旦連出手反擊的機會都沒有,還須揪心提神的防範對方的襲殺,可謂是憋屈惱怒到之極,一個高高在上的天聖學府精英,居然被一個不屑一顧的碧雪峰弟子,逼到這種程度,這是何等的恥辱!

貝齒暗咬紅唇,身形微側,忍著再次被一劍透肩的痛苦,手中的月牙彎刀同時向對方的咽喉部位。到了此時,唯有以這種以傷換命的手段,才能擺脫這種一邊倒的被動局面,同時贏得了反擊的機會。

以快對快,以力撼力,每一次的撞擊,紫衣女子都感到一股強力的反震,一縷縷氣勁透過刀身傳自手掌,手臂,陣陣麻痛感令握刀的手都是顫抖不已,險些脫手而出。

此時的紫衣女子卻是越戰心頭越是駭然,背心處已然隱隱濕透。沒想到自己竟然連實力修為都稍遜對方一籌,當真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外,簡直是讓人無法接受。然而,戰到此時除了竭力格擋,幾乎連一刀都難遞出去,照此下去必敗無疑。

當下心下一橫,整個人已凌空拔身而起,一雙纖纖玉足在虛空中連連蹬踏,手中彎刀同時劃過一道金色的弧線,將所剩的金之力傾注於刀身之上,一束驚電彷彿從雲層深處綻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抹金光閃爍的划痕。

那束金色的流光,純凈而冷冽,蓄含冰涼浸骨的銳利殺氣,望之令人頭皮發麻,汗毛倒豎。

感受到這一刀的危險,慕容輕水的眼中閃過一抹凝重,收斂起淡然自如的姿態,緩緩地當空劃出一劍,彷彿扯動千斤重量般的凝重,無比遲緩地劃出一道圓弧形的湛藍光圈。

一滴冷洌純凈的金色流光,悠悠地落在湛藍的光圈之中,卻是突然地炸裂開來,瞬間化作無數道銳利無比的金色細刃,綻射四方,似欲切割,撕裂,洞穿一切。

殊不知,卻被一團迴旋的綿柔氣勁包裹,纏繞著,令這些金色的細刃受到沉重的阻礙,再難有分毫寸進,都在不斷地吞吐顫動著……

然而,紫衣女子的這一刀,只不過是在為下一擊作鋪墊,虛空踏前一步,一片金色的光華貫注刀鋒,口中吐出一聲嬌喝;斬金斷玉!

下一刻,一道璀璨的刀光劃破前方的天地空間,突然在慕容輕水的頭頂上空,出人意料的突然炸裂開來,無數金色流光勢如流星雨般傾泄,每道流光都充滿了錚錚殺氣,更如無數千噸隕石天降,直朝著慕容輕水鋪天蓋地的砸落而去。

轟!在所有人的目光視線中,慕容輕水的身軀像是被一座巨岩砸中了一般,轟然跌落地面,巨大的爆裂聲中,無數碎石塵土四散飛濺,落葉堆積的地面上駭然出現了一個十來深的巨大坑洞,而慕容輕水的身形也同時失去蹤跡。

片刻,塵煙散盡,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地面的大深坑洞,卻是久久仍沒有任何動靜,都認為被轟入地下的慕容輕水,在這般恐怖的攻擊下,存活的機率微乎其微。

抱歉,如此結局,卻是非我本意!懸浮在半空的紫衣女子,有些苦澀地喃喃道,她也是第一次施展這招斬金斷玉,沒想到竟會有如此霸道恐怖的殺傷力,心中也是懊悔不已,畢竟轟殺的不是普通修者,而是前來參賽的選手,已是觸犯了聖山法規戒律,後果會十分嚴重。

不必抱歉!一道淡淡的語音,突兀地,在紫衣女子的耳邊盪響;沖著你這句話,我會讓你輸得不致那麼難看!

紫衣女子聞聲,眼中閃過一抹駭然之色,這聲音竟是出現在身後,自己居然毫無所覺,如果出手……她沒敢繼續想下去,秀額前已滲出一層冷汗。

現在,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金之意境的無盡鋒芒!慕容輕水淡淡地道,星眸中有金光流轉,這一刻,一股君臨天下,捨我其誰的威勢衝天而出,蘊含著一種凜冽的破天鋒芒。

你……居然掌握了三種意境,這怎麼可能?紫衣女子滿臉都是不信之色,下意識的微眯了一下眼,禁不住的輕咦了一聲,竟發現對方的眼中似有絲絲金芒綻射閃爍,其亮度有若太陽般的熾烈灼目,在這種光線中感覺到一股裂天斬地的鋒芒透射。

極中,微眨了眨眼,這些金芒變得更加濃烈,但覺自身彷彿一下置於一片金色的洪流之中;這是……

金之結界!慕容輕水一聲輕喝,雙眸如電,綻射萬丈金芒,瞬間在頭頂上空聚成了一道耀眼眩目的金色靈環,一股無堅不摧的無盡鋒芒,籠罩著一方世界。

這是金之意境大成之後,才會出現的靈環。懸浮在半空的紫衣女子,感受到這股恐怖的威壓,臉色一下子變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死亡威脅感,頓時遍布了全身。

一片金色的洪流從靈環中滾滾噴涌而出,呼吸間,便將這一方空間完全的沒,眼底被一片金色洪流浸染。

破!面對這道金環的強橫攻擊,紫衣女子的喉嚨間發一聲低喝吼,雙眸中也有一片金色的汪洋滾盪,手中的彎刀橫掃而出,一道金色的光華如潮汐般奔涌,阻擋著金色洪流的滾滾挺進。

轟隆顱…兩股恐怖的金色能量撞擊,一連串震耳欲聾的轟鳴炸響,無堅不摧的金之鋒芒席捲天地……

紫衣女子的金之意境只領悟到小成階段,很快便被迫落下風,身上的龍化鎧甲,在道道金芒肆虐的攻擊中,被切割得百孔千瘡。

整個人不斷地向後暴退,每退一步,堅硬的地面都會碎石塵土崩濺,一連狂退了數十步,這才擺脫的金色靈環的恐怖攻擊。

作為天聖學府的精英弟子,自然都無比的冷傲和霸道,雖然稍弱一籌,卻不至被對方威勢所震懾住,同樣祭出金之意境阻擋抗衡,卻沒想到會有如此大的差距,不但將他的龍化鎧甲破壞得百孔千瘡,還狼狽無比的一連退了數十步,才堪堪穩住身形。

紫衣女子像是再也無法保持沉靜的情緒,雙眸中幾欲噴出火來,一團灼熱的火焰,轟的一下從體表升騰起來,四周的溫度頓時提高了數十度,一股熾烈的熱浪令人頓時感到口乾舌燥。

殘月焚天刀!紫衣女子滿頭青絲飛揚,眼眸中散發出熾烈的殺意,一刀斬出,數十米之內的空氣像是一下被點燃,瞬間變成了一片烈焰火海,虛空彷彿都燃燒得扭曲混亂起來。

火能融金,這一點眾所皆知。慕容輕水見狀,不敢稍有託大,腳下一個滑步,便飛快地退出了火海的籠罩範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