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03章誘惑無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0003章誘惑無用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傍晚的海風給海珠市帶來一絲涼爽。

「什麼?夏雷出院了?」醫院護士站,來看望夏雷的馬小安驚得合不攏嘴巴了。

「他眼睛沒事,我們醫院的床位緊張,所以就讓他出院了。」護士說。

「他……他的眼睛沒事?」馬小安已經是驚上加驚了。

「我說你這人是怎麼回事?」護士不樂意了,不耐煩地道:「你有什麼問題直接去問他好了,我這裡還有事,你別耽擱我工作。」

「不好意思。」馬小安轉身離開。他掏出了手機撥打夏雷的電話,但夏雷的手機卻處在關機的狀態下。

馬小安在電梯門口停了下來,嘟囔地道:「這小子在搞什麼啊?」

電梯門忽然打開,陳傳虎和幾個小青年從電梯間里走了出來。

看見陳傳虎,馬小安頓時緊張了起來。他轉身想走,可陳傳虎帶來的幾個小青年跟著就將他圍了起來。

「你、你們想幹什麼?」馬小安的聲音都有點大顫了。

「幹什麼?」陳傳虎冷笑道:「媽的,你和夏雷那小子騙錢騙到老子的頭上來了,我剛打電話問了醫生,醫生告訴我夏雷的眼睛根本就沒事,已經出院了。他不僅燒了老子一台焊接機和變壓器,還訛詐老子一萬醫藥費,你說我想幹什麼?」

「這是……誤會。」馬小安硬著頭皮說道。

「誤會你媽1陳傳虎怒道:「先揍這小子一頓,然後再帶著他去找夏雷那小子,我就不信他能躲到天上去1

幾個小青年一涌而上,對著馬小安一頓拳打腳踢。

馬小安倒在了地上,抱著頭,蜷縮著身子,他的心裡有一個聲音,「雷子,你快跑啊,別待在家裡……」

夏雷此刻並不在家裡,就在馬小安倒在地上的時候,他剛剛走進澳門葡京大賭場的大廳。

海珠市與澳門一水相隔,從珠海來澳門很方便。沒有通行證件的情況下,坐黑船也就兩百塊船資。夏雷這一次便是坐黑船過來的,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來了澳門,所以在出發之前便關掉了手機。

來澳門賭場,這是將透視能力直接兌現的最快的途徑。

夏雷在前台兌換了八千塊錢的籌碼,然後去了一張賭21點的賭桌。

賭桌上有一個穿著黑色晚禮服的女人在玩牌,臀部和腰肢的曲線非常好。她的身上有著一股冷艷的氣質,性感漂亮卻又讓人不敢親近。夏雷沒敢多看,他怕忍不住去透視人家,白白浪費了賺錢的機會。

穿著黑色晚禮服的女人也看了夏雷一眼,但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便移開了視線。夏雷長得不錯,但穿著太普通了,她似乎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夏雷走過去的時候她與荷官剛好結束這一次的賭局。荷官的牌面是19點,她的牌面是17點,這一把牌荷官贏了。

「真倒霉,一把都沒贏過,不玩了。」穿著黑色晚禮服的女人嘟囔了一句,眉頭微蹙,很不高興的樣子。

夏雷坐到了賭桌前,將他的八千籌碼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賭桌上。

「先生,你要玩牌嗎?」女荷官面帶微笑地道。

夏雷點了點頭。

「請下注。」女荷官始終保持著她的微笑。

夏雷沒有急著下注,卻直直地看著女荷官面前的牌盒。就在這一剎那間,他的左眼的視線聚集到了發牌機里的第一張牌上,那張牌的背面眨眼間變薄變透,牌面的數字和花色也進入到了他的視線之中,那是一張黑桃A。

「先生?」女荷官催促道:「請下注。」

夏雷笑了一下,「我在考慮我該下多少籌碼。」

女荷官瞧了一眼夏雷面前的那一點少得可憐的籌碼,嘴角浮出了一絲鄙夷的意味。在她看來,夏雷多半是從內地過來的拿工資搏一把的打工仔,這種人下注之前通常都要考慮很久的,因為他們的籌碼都是他們的血汗錢,輸也也就沒了。

就在女荷官心中瞧不起夏雷的時候,夏雷卻已經用他的能力看穿了發牌機裡面的四張牌。第一張是黑桃A,第二張是紅桃9,第三張是黑桃K,第四張是紅桃A。按照發牌的規矩順序,也就是說這一把他會拿到「黑傑克」,賠率翻倍!

從發牌機上收回視線,夏雷將所有的籌碼推了出去,「八千,我全下了。」

女荷官嘴角的輕蔑的笑意更濃了,她給夏雷發了牌,心裡卻在想著他等下垂頭喪氣離開的樣子。

雖然明知道底牌是什麼,可夏雷還是裝出一個賭徒的樣子,用名牌壓著暗牌,然後一點點地將名牌移開,嘴裡一邊念叨著,「黑桃A,黑桃A……」

穿著黑色晚禮服的女人的視線也移到了夏雷的身上,她的眼神之中也夾帶著一絲輕看的意味。

「哈哈!黑傑克1夏雷將暗牌翻開,很興奮的樣子。

女荷官看了一眼她的底牌,發現自己的牌面是20點的時候,她的表情就像是吃了一隻蒼蠅。

八千籌碼變成了二萬四,這錢來得真的很容易。但如果沒有透視的能力,提前看到自己要拿的牌,夏雷肯定不敢一次全壓的。

「先生,請下注。」女荷官說道。

夏雷又將視線移到了發牌機上,他將發牌機面上的幾張牌依次看過,他發現這一把他能拿到的僅僅是一張方塊6和梅花7,而荷官能拿到一張紅桃9和方塊Q,加起來是19點,而他要牌的話,第一張便是黑桃9,爆牌。

這是一把明知要輸的牌。

夏雷將五百籌碼放到了押注區,這是最低賭注。

「先生,這一次怎麼又押這麼少了?」女荷官說道:「我看你的運氣不錯,剛才就拿到黑傑克了,你確定你這一把只壓500嗎?」

「只押500,發牌吧。」夏雷不為所動。

女荷官雙手撐著賭桌,身體前傾,低開的領口裡頓時曝露出了一條深溝,一抹雪白,她的臉上也帶著誘人的笑容,「先生,請你相信我,你的手氣正好,要追加賭注才能贏得更多,不要浪費了你的好手氣。」

夏雷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他的眼睛微微一掃,女荷官的整個胸部都毫無遮掩地進入了他視線之中。她的胸是用襯墊托起來的,實際要小得多,可笑的是她居然還用她的事業線誘惑他追加賭注。

夏雷搖了搖頭,「假的,太小了。」

女荷官微微地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沒什麼,500,請發牌吧。」夏雷說。

「猴精1女荷官的心裡罵了一句,給夏雷發了牌。

這一把牌夏雷故意要爆,輸了500。

女荷官皺著眉頭收走了夏雷的500籌碼,雖然贏了夏雷,但她一點都不高興。

第三把,夏雷忽然又將所有的籌碼推進了押注區。

這一把夏雷拿到了二十點,女荷官拿到了十九點,二萬七千五的賭注一下子又翻了一倍。

穿著黑色晚禮服的女人沒有離開,她看夏雷的眼神也變得有些奇怪了起來。

就這樣,短短十多分鐘的時間,夏雷總共下了十一次注,他輸掉了六次,贏了五次,他面前的籌碼卻已經變成了二十一萬。

輸的時候,他壓的都是500,贏的時候壓的是全部的籌碼。

看著夏雷面前堆積的一大堆籌碼,女荷官的腦門都汗涔涔的,這倒不是因為她被這二十多萬的籌碼嚇住了,而是因為眼前這個青年實在太邪門了。她贏他的時候只能贏500,而他贏的時候全部是幾萬十萬,這樣下去,那還得了啊!

就在女荷官準備按鈴請賭場高手出馬的時候,夏雷卻從桌上站了起來,「今天運氣不太好,算了,不賭了。」

女荷官瞪著夏雷,這臉打得,火辣辣地疼!

不是夏雷不想贏更多的錢,而是這十多分鐘的時間下來,他已經疲累到了極點,無法再使用他的透視能力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知道這種錢雖然來得容易,但絕對不能太貪。他贏二十萬,賭場根本就不在乎,如果他贏幾百上千萬,肯定就有人留意他了。

二十萬,足夠給夏雪交學費的了,一想到這點夏雷就好開心。

兌換了籌碼,夏雷直接將錢存進了兩張卡里,一張十八萬,一張三萬。

走出葡京大賭場,微涼的海風吹過面頰,他的腦袋這才清醒了一些。就在剛才,在和那個女荷官對賭最後一把的時候,他的眼中其實已經出現了幻覺了,女荷官明明是給他發的紙牌,但他看到的卻是一隻跳彈,而且是粉紅色的跳彈。

好在這種幻覺不會出現太久的時間,很快就消失了。

夏雷走下台階,他準備叫一輛車去港口,然後乘船回海珠市。一個女人也從台階上走了下來,站在路邊,也是一副等車的樣子。她的身材高挑,穿著高跟鞋竟與他一般高了。那個這樣的身高卻不顯瘦,她的身材前凸后翹,豐滿漂亮。

夏雷仔細看了她一眼,忽然發現這個女人是一直在賭桌邊上看他與荷官對賭的女人。

「她該不是見我贏了二十萬,打我主意了吧?」夏雷的心裡頓時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不過當他看見女人掛在肩頭上的LV包的時候,他隨即便打消了這個可笑的念頭。這個女人一隻包都要好幾萬,人家會看上他那二十萬嗎?

女人沒說話,甚至沒看夏雷一眼。

「這麼冷傲,真不知道什麼男人才受得了她。」夏雷的心裡暗暗地想著。

就在這不經意的瞬間,夏雷的視線忽然移落到了馬路對面的一幢大樓的樓頂上,他的視線一下子定格了下來,無法移開了。

在那座大樓的天台邊沿正趴著一個戴著棒球帽的男子,他的面前有一支狙擊步槍,而他瞄準的正是夏雷身邊的穿著黑色晚禮服的女人!

「小心1夏雷一把抱住女人的腰,與她一起滾倒在了地上。

兩人剛剛倒在地上,一顆子彈便擊中了女人剛剛站立過的地方,火星四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