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05章叫一聲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0005章叫一聲姐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離開醫院已經是深夜。

夏雷回到家裡,前腳進客廳,妹妹夏雪就從她的房間里走了出來。

夏雪今年十八歲,容貌與夏雷有些相似,身高足有一米七,身高腿長,亭亭玉立,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大女孩。

「哥,你這兩天都去忙什麼了啊?下午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的手機關機,我又找不到你們的工地,擔心死我了。」夏雪數落著她的哥哥,但她說的每一個字都夾帶著對夏雷的關心。

夏雷笑了一下,「這麼晚了還沒睡,是在等我吧?」

「那還用說,你不回來,我怎麼安得下心睡覺?」夏雪微微翹起了小嘴。夏雷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的親人,也是她唯一的依靠,她又怎麼不關心他呢?

「沒事,工地……加班。」夏雷說道:「坐吧,哥給你說件事。」

「什麼事?」夏雪坐在了夏雷的旁邊,好奇地看著她的哥哥。

夏雷掏出錢包,將一張銀行卡放到了夏雪的手裡,「這張卡里有三萬塊,你拿去交學費。」

「三萬塊?」夏雪頓時吃了一驚,「哥,你哪來的這麼多錢啊?你是不是做什麼壞事了?啊?」

夏雷假裝板起了面孔,「你這丫頭說什麼呢?你哥是那種做壞事的人嗎?是這樣的,今天碰巧救了一個人,那人挺仗義,給了我五萬塊報酬。我想著是我們的母親在保佑我們,你就安心拿著,不要胡思亂想。」

「哥,你救了誰呀?」夏雪聰明得很,夏雷的解釋雖然很合理,但她也不會輕易相信。

夏雷就知道他這個妹妹難打發,他早就準備好了,他將龍冰給他的名片拿了出來,遞給了夏雪,「喏,這是她的名片,嗯,她是京都人,如果你在那邊遇到什麼麻煩,你就可以給她打電話。」

夏雪這才相信了夏雷的話,她鬆了一口氣,然後又咯咯笑了起來,「哥,是個女人呀,她長得漂亮嗎?」

夏雷的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了龍冰的冷艷的面孔,他隨口說了一句,「漂亮,非常漂亮。」

「喲,這就贊上了呀,人家還給你留了電話,這是一個暗示呀。」夏雪笑著說道:「哥,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就主動一點,約人家喝喝茶,看看電影什麼的,早點給我兌換一個嫂子埃」

「兌換你個頭啊,不許開你哥我的玩笑。」夏雷繼續板臉,「還有,這幾天你就留在學校吧,不要回來了。」

「為什麼呀?」夏雪不願意。

夏雷說道:「那什麼……」

夏雪哈哈笑道:「我明白了,你想約我未來嫂子回家,不想我在家裡當電燈泡是吧?好呀,我懂,我明天就留在宿舍里和同學祝」

夏雷本來不知道怎麼哄她的,她卻主動說服了她自己,這倒省事了。陳傳虎不會放過他,他也不會放過陳傳虎,這幾天讓夏雪去學校暫住也是一個安全保障。

「哥,你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煮碗面。」夏雪又開始關心起老哥的腸胃來了。

夏雪這麼一說,夏雷的肚子忽然咕嚕地響了一聲。從澳門回來,他知道現在連一口水都沒喝到肚子里,他其實早就餓壞了。

「算了,當我沒問,我去給你煮麵去了。」夏雪起身往廚房走去。

夏雷躺在了沙發上,徹底放鬆了下來。他的視線移落到了電視柜上面的一張全家福上,在那張全家福里有他的母親,他的父親,還有他和妹妹,一家人臉貼著臉,每一張臉上都露出幸福的笑容……

「爸,你去什麼地方了?你知道我這幾年是怎麼過的嗎?」夏雷的心裡悄悄地說著這句話。

吃了面夏雷便回房間去休息了,這一天連續使用透視能力,他早就累壞了,一上床他就睡著了。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午後才醒來,就連夏雪是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

餐桌上放著一碗稀飯和一碟炒青菜,一隻玻璃瓶,還有一張壓在玻璃瓶下面的一張紙條。

玻璃瓶里裝著一顆白色的膠囊,看見它,夏雷一下子就想到了他的父親夏長河。

夏雷還清楚地記得,五年前,也就是父親失蹤前的一年,他的身體很弱,他的父親不知從哪找來一瓶葯,這瓶葯只有十二粒白色的膠囊,他的父親讓他每一個月吃一顆。這葯的效果很好,他吃了第一顆之後身體情況就好了很多。後來,他吃到第十一顆的時候父親便失蹤了,剩下一顆葯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現在,這瓶葯又出現在了夏雷的面前。第十二顆藥丸也靜靜地躺在玻璃瓶里。

夏雷將壓在玻璃瓶下的紙條拿了起來,紙條上寫著夏雪的留言:哥,早晨打掃爸爸和媽媽的房間的時候發現了這隻藥瓶子,還有你沒吃完的葯。不過你現在壯壯的,大概不需要再吃這種葯了。他是爸爸留給你的東西,你留著也算是一個紀念吧。

「這丫頭,她這麼好,將來不知道哪個傢伙有福氣會娶到她,我這個當哥哥的一定要替她把好關。」夏雷笑了笑,他將紙條和藥品一起放到了電視柜上的全家福相框後面,然後返回餐桌吃他的早飯和午飯。

吃了飯夏雷便出了門。

下了樓,夏雷一眼便看見了正在陽台上發獃的江如意。他心中一動,走了過去。

江如意根本就沒有看見夏雷,她托著香腮,看著桌上的杯子,不知道是在想著什麼美食呢,還是某個俊俏的男子。

「打劫1一個兇巴巴的聲音突然傳來。

江如意頓時被嚇了一跳,一抬頭卻看見是站在柵欄外的夏雷,她瞪眼道:「你要死呀,這麼嚇我?」然後她伸手去打夏雷,夏雷卻躲開了。

「如意,我求你個事。」夏雷說。

「什麼事?」江如意說。

「是這樣的,你在警局工作,你認識一個叫李青華的人嗎?」

「他是我們局長,我怎麼不認識?」江如意盯著夏雷,試探地道:「你找我們局長幹什麼呢?」

夏雷說道:「我有點事找他,嗯,你能告訴我他家住在哪,還有他的手機號碼是多少嗎?」

江如意打斷了夏雷的話,「你問這些幹什麼?」

夏雷笑著說道:「你以為我要去做壞事嗎?我就算做壞事也不會蠢得去找警察吧?是我一個朋友有點事,他想找點關係。你懂的,現在這個世道做什麼事都得找點關係。」

「原來是這樣。」江如意從兜里掏出了她的手機,她打開了聯繫人的窗口,然後趴在不鏽鋼柵欄上.將手機遞給了夏雷。

夏雷看到了一張李青華的照片,還有他的手機號碼,以及家庭住址。他記住了這些內容,然後將手機抵還給了江如意,然後說道:「謝謝。」

江如意將手機收了起來,她抿嘴笑了一下,「不要謝謝,俗氣,你叫聲姐就行。」

她的笑容很迷人,本打算離開的夏雷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然後他的視線就不經意地落在了她的腰與臀上。也不怎麼的,他的透視的**不受控制地冒了出來,江如意身上的制服短裙和T恤衫頓時變成了幾乎可以被忽略掉的薄紗,隨即消失。江如意身上的秘密風景毫無這樣地曝露在他的視線之中,那胸那臀,那長長的美腿,白白又嫩嫩,他的心跳頓時加速,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我真是……太不應該了。」夏雷使勁地晃了一下腦袋,然後有輕輕地抽了自己一巴掌,這才將滿腦袋的壞念頭驅除出去。

「你幹什麼呢?」江如意好奇地看著夏雷。

「呃……沒什麼……」夏雷尷尬得要死,慌亂中卻也靈光一現,他跟著說道:「是蚊子,我打蚊子。」

就在這時,真有一隻蚊子棲息在了江如意的小腰上。也不知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謊言是真實的,還是不想江如意被蚊子叮一口,夏雷揮手就是一下拍在了江如意的小腰上。

啪一聲脆響,小腰兒一陣輕顫,豐隆之處也是一陣輕顫。江如意一下子就愣住了,臉也唰一下紅了一大半。她看著夏雷,小嘴張開,說了半響都沒說出一句話來。

夏雷將打人的手遞到了江如意的面前,攤開手心,露出了一隻被拍扁了的蚊子。

江如意羞惱地瞪了夏雷一眼。

夏雷有些笨拙地解釋道:「蚊子,蚊子,沒事了,已經打死了。」

卻就在這時,又一隻蚊子從江如意的眼前飛過,慢慢悠悠地飛到她的臀上棲息了下來。江如意看了看那隻棲在臀上的蚊子,又看了看夏雷。她沒有說話,但她的略顯兇悍的眼神卻似乎在傳遞一個信號——你不是喜歡打蚊子嗎?又來一隻,你敢打嗎?你敢打,本小姐就摁死你!

夏雷舉起了手,但最終沒有落下去,只是揮了一下,嚇跑了蚊子。

腰上的蚊子他還可以打一打,但屁股上的蚊子他就不敢去打了。那個地方真的是太敏感了,也倒是的,他一個男人去打一個女人的屁股,那成什麼關係了?

「好了,我走了,回見。」夏雷不敢久待,準備閃人了。

江如意說道:「李局長喜歡在聚善園茶樓喝茶,他最喜歡喝台灣的凍頂烏龍茶,你告你那個朋友,要求李局長辦事的話,最好買點好點的烏龍茶帶去。今天正好是周末,你讓你那個朋友去那裡去找他,一定能找到。」

「嗯,我記住了。」夏雷揮了揮手,走了。

「你還沒叫姐呢!你想賴皮嗎?」江如意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姐1夏雷苦笑了一下,加快了腳步。

「記住,烏龍茶1還是江如意的聲音。

夏雷的心裡卻暗暗地道:「烏龍茶?李青華那種敗類,我請他喝尿還差不多1

PS:感謝拔劍兄的打賞,希望新書能得到你們的喜歡。新書榜期間每日三更,希望你們把票都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