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11章秀色可餐
小說:| 作者:| 類別:

0011章秀色可餐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李青華被立案調查,陳傳虎也被抓了。夏雷所拍攝的權色交易的視頻只是一條引線,調查組順著這條線往下挖,李青華和陳傳虎的犯罪行為便一一曝光,等待這兩人的也將是法律的嚴懲。

轉眼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去了,馬小安出院了,他真給夏雪買了一台MacBookPro並送到了夏雷的家裡來。夏雪說什麼都不敢收,馬小安卻硬將電腦塞給了夏雪。

「哥,你看他……」夏雪求助地看著夏雷。

「你就收下吧,買都買了,退錢也麻煩。」夏雷說。

「謝謝小安哥1夏雪頓時露出了笑容。她其實很想要這部電腦。

夏雷也笑了,心裡很高興,「丫頭,你去炒幾個菜,今天中午我們留小安在這裡吃飯,他在醫院待了一個星期,一定饞壞了。」

夏雪說道:「好啊,我去看看冰箱里還有些什麼,不夠的話我去超市買。」

馬小安笑著說道:「這幾天我還真是饞壞了,醫院的飯菜太難吃了。小雪,一定要給我做一份紅燒肉,我最喜歡吃你做的紅燒肉了。」

「你都那麼胖了還饞紅燒肉啊?不過,我還是給你做吧。」夏雪說。

一屋的笑聲,這個家裡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開心過了。

叮鈴鈴,叮鈴鈴,夏雷的手機忽然響了。

打來電話的是江如意,「雷子,你在什麼地方?」

夏雷說道:「我在家,有什麼事嗎?」

江如意說道:「你快下來,我在小區門口等你,姐有事找你。」

「好吧,你等我一下,我馬上下來。」夏雷掛斷了電話,說道:「江如意說有事找我,我去看看。」

小區門口停著一輛警車,江如意就站在警車旁邊。一身女警制服,前凸后翹,小腰柳條,很是養眼。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見她夏雷都有想透視她的衝動,但面對龍冰的時候,他卻沒有這樣的心思。

「怎麼這麼長時間啊?」江如意一見夏雷便數落了起來,「這日頭這麼毒,你讓姐等這麼長時間,皮膚晒黑了算誰的?」

夏雷苦笑了一下,「你把我叫下來就是想和我談一下你的皮膚嗎?」

「當然有很重要的事情。」江如意拉開了車門,「上車吧,我們路上再說。」

「什麼事啊?」夏雷說道:「馬小安還在我家裡,我說過要請他吃飯的。」

江如意卻把夏雷往車裡推,一邊推一邊說道:「你和馬小安三天兩頭在一起吃飯,也不缺這一頓了,我的事情更加重要,今天你說什麼也得跟姐走。」

夏雷下意識地用手撐著車頂的行李架,尷尬地道:「如意,到底是什麼事情啊?你現在告訴我不行嗎?」

「你給我上車。」江如意忽然抱住了夏雷的腰,使用全身的力氣把夏雷往副駕駛室里塞。

後背被兩團柔軟抵觸,夏雷一下子就慌了,撐著行李架的手也鬆了,人也被江如意硬生生地塞進了副駕駛座上。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想起了小時候他和江如意一起玩耍的時候,江如意也總是愛來這一招,從後面突然抱住他,然後把他摔倒在地上,或者推進小河裡,然後看著他開心地笑。可那畢竟是小時候啊,現在他和她都長大了,怎麼還來這一套呢?

江如意上了車,打燃火,開著警車便離開了小區門口。

看來回去陪馬小安吃飯是不可能的,夏雷給馬小安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和夏雪一起吃飯,他就不回去了。他本以為馬小安會抱怨幾句,卻沒想到馬小安嘿嘿直笑,很賤的樣子,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打了電話,夏雷也安心了,「如意,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江如意打開了放在駕駛座旁邊的一隻手袋,從裡面拿出了一紮錢放在了夏雷的大腿上。

這一紮錢是一萬塊,連銀行的封條都還沒拆。夏雷愣了一下,打趣地道:「如意,你這是要包養我嗎?」

「啊?我呸,誰包養你啊?」江如意的臉頓時紅了,「姐還等人包養呢,鬼才包養你呢1

「那你砸我一萬塊是什麼動機啊?」夏雷問。

「這是我剛領到的獎金,因為李青華和陳傳虎的案子。」江如意說。

夏雷說道:「原來是這樣,不過這是你的獎金,你砸我身上幹什麼?我可不能要你的錢。」

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誰說要給你了?這筆獎金我早就計劃好了,買一套巴黎歐萊雅化妝品,買幾件漂亮的裙子,買巴西松子,買牛肉乾,買榴槤,買買買,喜歡什麼就買什麼。」

夏雷鬱悶地道:「那你砸我身上是什麼意思啊?」

江如意抿嘴笑了一下,「我覺得我能拿到這一萬塊獎金你功不可沒,所以想請你去吃一頓好的。」

夏雷笑了,「好啊,還算你有良心,請我去一家好一點的西餐廳吧,我長這麼大還沒吃過西餐呢。」

「你想得美,這一頓的預算只有兩百塊,我們去川菜館吧。」江如意說。

夏雷,「……」

江如意打了夏雷一下,咯咯笑道:「你呀,你還是這麼老實,我說什麼你都信。我請你下館子可不只是因為我拿了一塊錢獎金,還有一個天大的喜事要和你分享呢。」

夏雷白了她一眼,「不會是因為你終於找到對象了吧?『

江如意頓時惱了,「什麼終於?真難聽,我是那種找不到男朋友的女人嗎?我告訴你,只要我願意,追我的男人能排一個步兵方陣0

「好吧好吧,步兵方陣就步兵方陣。」夏雷聳了一下肩,「說說你的天大的喜事吧,是什麼?」

「說出來你肯定不相信。」頓了一下,江如意才一本正經地道:「我被破例提拔成了北拱區警局的局長,也就是接替了李青華的職位。」

「啊?」夏雷驚得合不攏嘴了。

「不過有三個月的試用期,幹得好的話便會轉為正式的。」

夏雷說道:「這不過是走個過程,你沒問題的,你一定行。」

江如意笑了,「咯咯,姐就喜歡聽你說這樣的話。我猜,這事多半與你的那個朋友有關,你覺得呢?」

夏雷搖了搖頭,「這事我一點也不知情,不好判斷,你覺得是,那就是吧。」

「她究竟是誰呢?」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不會是你的女朋友吧?」

夏雷苦笑了一下,「人家那麼神通廣大的女人,能看上我這樣的窮小子嗎?別開玩笑了,我其實和她不太熟。」

「不太熟?」江如意驚訝地道:「你和人家不熟,人家就敢為了你闖警局,還拿槍指著警察局局長的頭啊?」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一個星期前我碰巧幫了她一個忙,她還我人情而已。」夏雷說。

「你幫了她什麼忙啊?」江如意很好奇的樣子。

夏雷說道:「她不讓說,你就別問了。」

「遮遮掩掩,你們一定有問題。」

「我說,你是請我出來吃飯的還是問我問題的啊?」

「當然是請你出來吃飯的。」江如意將車停了下來,路邊便是一家川菜館。

「真吃川菜啊?」夏雷有些無語地道。

「下車吧,兩百塊的預算,你還想吃什麼啊?沒請你去吃米粉就算不錯了。」江如意下了車,她伸了一個懶腰,好不開心的樣子。

就在那一剎那間,夏雷的左眼微微地跳了一下,站在陽光下的江如意頓時變成了一個白生生的所在,山高水低,豐滿窈窕,性感指數滿格。他的視線停留在不該停留的地方,彷彿棲息在花心之中的蜜蜂,在甜蜜的味道里不想離開。

「你那樣看著我幹什麼?下車呀。」江如意並不知道她在夏雷的眼裡已經變成了什麼,她催促著夏雷下車。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移開了視線,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他怎麼就是控制不住透視江如意的衝動呢?

江如意鎖了車便往路邊的川菜館走去,夏雷跟在她的屁股後面,不看看她那隻包裹在制服裙里的翹臀。他怕又忍不住把人家那個了。秀色可餐,而江如意總讓他食慾大增,這是無解的問題。

這時一個老頭站在路邊的電線杆下刷漿糊,然後貼了一張告示。

那根電線杆距離夏雷的距離起碼有二十米,正常的情況下根本就看不見告示上的字,可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那張告示彷彿瞬間就被拉到了他的眼前,上面的文字也清晰可見。

那是一張轉讓機械加工店的告示。

夏雷心中一動,暗暗地道:「我在工地上學會了電焊和車床操作,我手裡正好有一點錢,何不試試自己開一家店呢?在工地上打工,干一輩子都是打工仔。自己開店,賺多賺少自己都是老闆。更何況,我的眼睛有非常特殊的能力,我一定能做得比以前更好。」

這麼一想,夏雷便心動了,他想上去問問那個老頭。

「雷子,你在幹什麼啊?」江如意叫道:「快來點菜,我肚子都餓了。吃了飯你還得陪我去買衣服呢,快點。」

夏雷輕輕嘆息了一聲,默默記下了告示上的聯繫方式和地址,然後進了川菜館。

吃了飯,江如意又要拉著夏雷去陪她逛街買衣服,夏雷正犯愁找個什麼理由拒絕他,江如意卻接到了從警局打來的一個電話,要她去處理一件突發的案件。

「真倒霉,人家還在休假啊,怎麼能叫人家回去上班呢?」接了電話,江如意一臉的不樂意。

夏雷嘿嘿笑道:「你現在是局長啊,你趕緊去處理案件吧,工作要緊。」

「你怎麼回去呢?」江如意說道:「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再回警局。」

夏雷說道:「不用了,也不遠,我走回去就行了。」

「好吧,我走了,記得明天陪我去逛街買衣服。」江如意指著夏雷的鼻子,「別找借口拒絕,什麼借口都沒用。」

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