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12章完美焊接
小說:| 作者:| 類別:

0012章完美焊接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午後的陽光灑落在大街小巷裡,走哪都像在蒸籠里。夏雷頂著日頭終於找到了那張轉讓告示上的機械加工店。它在一條老舊的小巷口,門面所對的便是一條大馬路,交通便利。

機械加工店的門口也貼著相同的轉讓告示。午間在電線杆上張貼轉讓告示的老頭正在店裡收拾東西,他並沒有留意到在門口向裡面張望的夏雷。

夏雷不動聲色地觀察這這家店的情況。他發現這裡的位置雖然有點偏,但車流量和人流量都很不錯。店裡有一台金雞牌CS6140B車床,看上去也有六七成新。這種車床他以前在加工廠幹活的時候使用過,針對的是小型的加工件,精度和實用性都不錯。店裡還有一台電焊機和氣瓶割刀什麼的,工具也還算全面。就店裡的情況而言,只要他盤下來,稍微準備一下就可以開張做生意了。

看了店裡的設備和工具,還有店面的情況,夏雷的心裡也有了點譜,這之後他才走進機械加工店。

老頭這才發現夏雷,他看著夏雷,試探地道:「小夥子,你是來加工東西的嗎?」

「不,我是來和你談談的。」夏雷說道:「我看見了你貼的轉讓告示,恰好我有點興趣。」

老頭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原來你是來盤店的,好吧,我和你談談,請坐。」

「不用,站著說就行。」夏雷並不想讓這個老頭看出他很想要這家店,那樣的話談價錢的時候肯定會吃虧的。

老頭說道:「好吧,站著說也行。小夥子,你貴姓?」

「夏雷。」夏雷說道:「大爺你呢?」

老頭笑了笑,「我姓蔣,你叫我蔣大爺就行了。」

「蔣大爺,你為什麼不做了呢?」夏雷問。

「你也看見了,我一把年紀了,今年就六十啦,做不動啦。我的眼睛也不好使了,給人加工東西的時候老是出錯,再幹下去也沒勁了。我想回老家抱孫子了,呵呵,累了一輩子,也該享幾年清福了。」蔣大爺看上去很開朗。

「這家店的生意如何?」夏雷又問道。

蔣大爺說道:「還行,一個月除了房租水電和其它的開銷,也能賺個八.九千一萬塊。如果不是我的眼睛不好使了,我還真有些捨不得呢。小夥子,如果你的手藝好的話,我相信生意會越來越好的。」

夏雷笑著說道:「做手藝的手藝好,生意當然不會差。大爺,我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盤下你的店,你要多少錢呢?」

蔣大爺摸了一下下巴,「嗯,這樣吧……」

就在這時一男一女忽然走了進來,蔣大爺也閉上了嘴巴。

夏雷打量了一下這一對男女。男的西裝筆挺,三十歲左右,身材硬朗,面相和眼神都顯得有些兇悍,給人一種很不友好的感覺。女的二十五六的樣子,成熟性感。她一進門就皺起了眉頭,彷彿這裡的環境和人都讓她感到不舒服。

西裝男出聲說道:「你們誰是老闆?」

蔣大爺說道:「我是,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西裝說男道:「我有一件東西需要焊接一下。」說完他給身邊的性感女郎遞了一個眼色。

性感女郎跟著就打開了手裡的一隻公事包,從裡面取出了一隻紅布包。她打開了紅布包,露出了包在紅布里的物件。那是一支非常古老的鑄鐵鑰匙,大約七寸長度,表面上有奇怪的花紋。鑰匙已經斷成了兩截,看印痕是舊痕,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弄斷的。

「能焊接嗎?」性感女郎出聲說道,她的聲音柔柔的,很好聽。

「我看看。」蔣大爺走了上去,伸手要拿鑄鐵鑰匙。

西裝男忽然抓住了蔣大爺的手腕,「這東西非常重要,我的要求可不是簡簡單單的焊接好就完事了,這鑰匙上面的紋路不能有任何破壞,也得焊接好,不能多,也不能少,不能高,也不能低,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如果你有把握的話,你就接這個活。」

蔣大爺愣了一下才說道:「這位先生,你這要求太高了,我怕我做不了,你找別人干吧。」

西裝男說道:「我打聽過,都說這一帶你的手藝最好,你要是能按照我的要求幫我焊接好這支鑰匙,我給你五千塊。」

「五……五千塊?」蔣大爺很驚訝的樣子。

他開一個月店,累死累活才能賺八.九千一萬塊,焊接一把鑰匙就能賺五千。就這酬勞而言,這確實是讓人心動的。

「你行嗎?」西裝男又從女人手裡的公事包里拿出了兩塊鑄鐵片,「如果你行的話,你可以先焊接一下這個,我覺得可以的話,你就可以接這個活。」

西裝男手裡的鑄鐵片也有類似的紋路,彎彎曲曲,看上去很複雜的樣子。

蔣大爺看了一眼,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你給的酬勞很可觀,不過你的要求實在太高了,就算我的眼睛還和年輕的時候一樣好我也不敢接你的活,更何況是現在,我老了,我不敢接你的活,你去找別人吧。」

「連試都不敢試,你還開什麼店呢?」性感女郎的眼眸里滿是輕蔑的意味。

這話不中聽,但蔣大爺卻也默默地受了,「抱歉,真做不了,你們去找別人吧。」

西裝男冷哼了一聲,「這店還是趁早關了吧,開什麼店呢。」

蔣大爺的脾氣好,這話也默默地受了。

這時夏雷出聲說道:「我看看吧。」

「你是誰?」西裝男盯著夏雷,眼神中帶著點警惕的意味。

蔣大爺跟著說道:「其實我這店真不打算繼續開了,他是來盤我的店的。我不行,或許他行,你可以給他看看。」

「你行嗎?」西裝男並不是很相信夏雷的手藝,在他看來夏雷不過是一個二十齣頭的毛頭小子,手藝不會好到哪裡去。

夏雷說道:「行不行要試了才知道,我先把這兩塊鑄鐵片焊接好,你看看再說吧。」

西裝男和性感女郎交換了一下眼神,西裝男將兩塊鑄鐵片交給了夏雷。

夏雷拿著兩塊鑄鐵片先觀察了一下上面的紋路,還有鑄鐵片的厚度,然後走到焊機前啟動了焊機,給焊鉗上了一根鑄鐵焊條。

「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話就別動手。」性感女郎說道,她也不相信夏雷的手藝。

夏雷沒吭聲,拿上護目罩便動手焊接了。

焊接鑄鐵片並不難,會燒焊的都可以焊,但要焊接鑄鐵片上的紋路,而且要絲毫不差,這卻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了。這樣的難度,就算那些高級焊接工程師都不敢輕易說能焊好!原因很簡單,焊接的時候人的眼睛是無法看到強光籠罩下的縫隙和紋路的,縫隙還可以憑藉經驗焊接好,但紋路卻無法憑經驗來焊接,必須要親眼看著才行!

對於普通的焊接師來說,這是一條無法克服的障礙,但對於夏雷來說卻是手到擒來的輕鬆事情。他的左眼能穿透護目罩,能清晰地看見鑄鐵片上的紋路!

,……

焊鉗下一團灼眼的亮光,西裝男、性感女郎和蔣大爺都不敢直視那團亮光,但在護眼罩的弱化下,夏雷卻用他的左眼直視光團的中心,鑄鐵片上的縫隙和紋路都清晰地呈現在他的眼前。他手中的焊鉗輕輕地移動著,將鑄鐵片上的縫隙和紋路都焊接好。

「他行不行啊?」性感女郎嘟囔了地道:「我感覺他只是裝模作樣。」

「他最好別忽悠我,不然的話……」西裝男沒有說下去,但語氣很不善。

兩人的話夏雷假裝沒有聽見。他願意出手倒不是想掙那五千塊錢,而是想試一下將左眼的能力運用到工作領域的效果。再就是他想盤下這家店,他可不想這兩人離開這裡之後說這家店不行之類的話。

幾分鐘的時間過去了,夏雷將焊鉗放了下來。

西裝男和性感女郎跟著就湊了上去,附身去看地面上的鑄鐵片。

兩塊鑄鐵片已經被焊接了起來,縫隙之上沒有半點焊疤,鑄鐵片上的每一條紋路都被對齊,縫隙之間隱約可見一條焊痕,但焊痕非常光滑,不多一點,也不高一點,就像是用膠水黏上的一樣!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完美的焊接!

西裝男和性感女郎還有蔣大爺都驚呆了,半響都沒說出話來。

夏雷說道:「我焊好了,你們還滿意嗎?」

西裝男這次回過神來,他的臉上跟著露出了笑容,「呵呵,小師傅好手藝,不滿你說,來這裡之前我找過一個焊接工程師,他都沒把握焊好,卻沒想到在這樣的小店裡找到了里這樣的高手。這樣吧,你幫我把這支鑰匙焊好,我給你加一千工錢。」

夏雷卻笑了笑,「抱歉,我可沒說要幫你焊鑰匙,我只是幫你把這兩塊鑄鐵片焊好,不收錢。」

「你——」西裝男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怒意,可轉眼又壓制了下去,他滿臉堆笑,「呵呵小師父,何必呢,你要是嫌錢少的話,我們可以再商量嘛。這樣吧,你開個價。」

夏雷說道:「你們剛才也聽見了,我不是這家店的店主,我只是來談盤店的事情的。」

性感女郎湊到了夏雷的身前,用甜膩的聲音說道:「小師父,你就幫幫忙吧,你幫姐姐這個忙,姐姐不會虧待你的。」

讓人骨頭髮軟的聲音,性感的身材,這些都是誘因。夏雷的左眼微微跳了一下,性感女郎身上的裙裝如晨曦中的水霧一般消散了,他也頓時呆了一下,一頭小汗。這個女人非常開放,裡面什麼都沒穿。

「好不好嘛。」性感女郎的手搭在了夏雷的肩頭上,輕輕地搖晃了一下。

夏雷跟著退了一步,他說道:「要我做也可以,不過你們得跟蔣大爺道個謙,你們剛才說的那些話不好聽。」

西裝男的嘴角微微地抽了一下,但他跟著就向蔣大爺說道:「蔣大爺是吧,對不起,剛才是我們不對,請接受我們的歉意。」

「這……這沒什麼啦,呵呵。」蔣大爺笑著說道,一邊感激地看了夏雷一眼。

「給我吧。」夏雷伸出了手。

性感女郎跟著將紅布包著的鑄鐵鑰匙遞給了夏雷,滿眼期待的樣子。

夏雷再次走到焊機前拿起了焊鉗和護目罩,他能焊好剛才那兩塊鑄鐵片,這支鑰匙也照樣能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