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14章通往學界的上帝之窗
小說:| 作者:| 類別:

0014章通往學界的上帝之窗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你發現了什麼?」夏雷的舉動讓江如意很好奇。

夏雷笑了一下,「沒什麼,我確定就是這把鑰匙。」

「你還記得那一男一女的樣子嗎?」

「當然記得,我給你描述,你能將他們畫出來嗎?」

「當然可以,我在警察學院的時候學過素描,還拿過獎呢。」江如意找來了紙筆,坐到了夏雷的對面,「我準備好了,我們開始吧,先畫那個男的。」

夏雷緩緩地描述著那個西裝男的相貌特徵,江如意則拿筆慢慢地勾畫著。

如果有一種設備可以把夏雷大腦里的影像列印出來的話,一秒鐘就可以得到那個西裝男和那個性感女郎的照片,可惜現在根本就沒有這種設備。

一邊在給江如意描述,夏雷的心裡也在暗暗地琢磨著他的「過目不忘」的能力。其實,這種能力已經超出了「過目不忘」的範疇,因為就算過目不忘也沒辦法記住所看過的一切,更無法將看過的某個人的一切特徵和細節都記祝而他的左眼卻能將看過的一切當作「照片」保存下來,只要他去回憶,他就能回憶起一切。

「我有這樣的能力,如果我自學英語或者別的外語,背單詞對我來說簡直沒有任何難度,我為什麼不試試呢?」想到這裡,夏雷的心裡已經躍躍欲試了。

江如意畫好了兩張畫像,一張是西裝男的,一張是性感女郎的。

夏雷將兩張畫像放在一起看了一下,相似度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素描畫像畢竟不是照片,能達到這種程度已經是很了不起的。

「是他們嗎?我最後確認一下。」江如意看著夏雷。

夏雷點了一下頭,「是這兩個人。」

「你在這裡坐一會兒,我立刻讓人把這兩人的畫像加入天網系統通緝他們。」江如意拿起兩張畫像往外走。

夏雷說道:「我能看一下這把鑰匙的資料嗎?」

「可以,隨便看。」江如意離開了辦公室。

夏雷將張伯清教授的研究資料拿在了手中,看了半頁,他忽然想道:「我何不試試我的左眼的新能力呢?」

經過之前的梳理,他其實已經確定這種能力並不是他的大腦的記憶力,而是左眼的「保存影像」的能力。

這麼一想,夏雷便不再正常閱讀了,而是用視線飛快地掃過一頁又一頁的資料。原本需要差不多十分鐘才能看完的資料,他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便「看完」了。然後,他閉上眼睛去回憶資料上的內容。

突然間,一段段文字和圖片在他的腦海之中湧現出來,一個文字都不差,甚至連逗號和句號之類的標點符號都沒有遺漏!資料上的圖片也清晰無比,百分之百吻合!

張教授的研究資料上所那把鑄鐵鑰匙是明朝的古物,距今已經有四百多年的歷史了。根據他的研究,這把鑰匙很有可能是用來開啟庫門的鑰匙。鑰匙上的紋路不僅是開啟庫門的關鍵,也可能是一副地圖的一部分……

這是很神秘的一件事。

回憶完全部的內容,夏雷難以抑制心中的激動,他笑出了聲來,「難以置信……我還在等什麼呢?我應該去書店買學習英語的材料,還有德語、法語、日語、俄語……只要我想學,這個世界上大概還沒有我學不會的外語吧?」

他不知道他的左眼還有什麼能力沒有發掘出來,但就已經發掘出來的,除了透視能力,恐怕就是眼前這種「保存影像」的能力最實用了。

一個人要學會一門知識需要花費漫長的時間,傾注很多心血和精力。可有了這種能力之後,這些學習上的困難都不是困難了。他的左眼已經為他打開了一道通往學界的上帝之窗,而他看見的不是一縷陽光,而是整個太陽!

「你在笑什麼呢?犯病了嗎?」江如意走進了辦公室,用好奇的眼神看著夏雷。

夏雷這才收起思緒,他笑了笑,「我確實犯病了,而且病的不輕。」

江如意湊到了夏雷的跟前,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不燙呀,沒發燒,你犯的神經病嗎?」

她靠得很近,身上撒了好聞的香水,領口裡還有一條雪白的深溝,白白嫩嫩,這一剎那間夏雷差點沒忍住又把她給透視了。他移開了視線,然後站了起來,「好了,我已經幫你畫出那兩個疑犯的畫像了,現在沒我什麼事了吧?沒事的話我就走了,我得去店裡張羅開張的事情。」

「我真想汝看看。」江如意笑著說道:「這樣就好,自己經營自己的小店,總比你去工地打工強吧。告訴我,你哪裡那麼多錢開店呢?」

「我存的老婆本不行嗎?好了,不跟你瞎扯了,我走了,再見。」夏雷說走就走。

「雷子,這次要是破案了,姐請你吃飯。」江如意說。

夏雷見回頭看了她一眼,「還去那家川菜館?」

江如意搖了搖頭,「不,我們換一家川菜館。」

夏雷,「……」

這時一個中年警官出現在了辦公室的門口,剛好擋住了夏雷的路。

夏雷禮貌性地讓了一步,同時看了一眼他的工作牌。這個中年警官的名字叫黃長海,佩戴一級警司銜,與江如意現在的警.銜同級。

這個黃長海是這個分局的副局長,李青華落馬之後他本以為接替正局職位的是他,卻沒想到上面居然破例將江如意這個黃毛丫頭給提了起來。整個北拱分局之中,他也是最不服江如意的一個。

黃長海看了夏雷一眼,然後大步走進了江如意的辦公室,他將手裡的兩張列印畫像往江如意的辦公桌上一砸,「江局長,你連一點證據都沒有就發布通緝令,這不合規矩1

江如意被他一凶,香肩輕輕地顫了一下,說話的聲音竟也帶著點發顫的感覺了,「黃局……還要什麼證據呢?我朋友親眼看見的,錯不了。」

「你朋友?」黃長海回頭看著夏雷,他忽然想了起來,眼前這個青年不正是讓李青華落馬的小子嗎?

江如意向夏雷招了招手,「雷子,你跟黃局說一下你知道的情況吧。」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心裡暗暗地道:「你這個局長當得正窩囊,在我面前像只母老虎,在別人面前就像是一隻兔子,真有你的……」心裡這麼嘀咕著,他的面上卻不動聲色,他說道:「是這樣的,這兩個疑犯昨天找到我,我幫他們焊好了那把鑰匙,也就是張教授家失竊的鑰匙。」

「你知道什麼?你是誰?我有問你嗎?」黃長海劈頭蓋臉地就噴了夏雷一臉。

夏雷愣了一下,也火了,「我在和你說話嗎?你是誰啊?我在和江局說話,有你什麼事?我這個人只和正局說話,副局什麼的,我都懶得搭理。」

「你——」黃長海的一張肥臉頓時被氣成了豬肝色。他最恨別人叫他副局,但眼前這小子專踩痛腳!

江如意尷尬地道:「雷子,別這樣……」

夏雷說道:「還有你,不是我說你,你一個正局,職位在他之上,他卻跑到你的面前來發火,他憑什麼?」

黃長海指著夏雷的鼻子,「小子,你給我放尊重點1

夏雷冷笑道:「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你就算了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江如意找到了破案的線索,你擔心她在一個星期之內破案,從此坐穩正局的位置,你就沒希望取而代之了是吧?」

黃長海的嘴角抽了兩下,卻說不出話來。夏雷還真是猜到了他的心思,江如意突然畫出了疑犯的畫像,他便慌了,所以才來江如意的辦公室無中生事,想拖延江如意的破案的節奏。

夏雷說道:「你拿著國家的俸祿,不尋思怎麼破案,卻為了一己私利跑來拖後腿,我真為你這種人感到臉紅。你既然不想破案,你還當什麼警察呢?知道上面為什麼不選你而選如意嗎?就你這思想,你這輩子都別想坐上正局長的位置。」

「好,好,我們走著瞧吧!江如意,你一個人去破案吧1黃長海抓起被他拍在辦公桌上的兩張畫像,使勁地揉成一團然後砸進了紙簍。他氣沖沖地走出了辦公室,出門的時候還恨恨地瞪了夏雷一眼。

辦公室里就只剩下了江如意和夏雷兩個人,氣氛顯得有點沉悶。

「雷子。」半響江如意才打破沉默,「沒想到你的嘴巴這麼厲害,可以前你和吵架的時候怎麼老是輸呢?」

夏雷苦笑了一下,「現在的情況對你很不利,你還有心思開我的玩笑嗎?」

「怎麼對我不利了?」江如意一副不解的樣子。

夏雷說道:「你剛才沒聽見那個黃長海說的那句話,你一個人去破案。你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這個警局裡的人你很難指揮,就算你帶著他們去破案,他們也會敷衍了事,不會儘力。」

江如意頓時愣在了當常

夏雷嘆了一口氣,「你太單純了,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你想,你從一個辦公室文員突然被提拔成正局長,這個警局裡有幾個人服你?李青華落馬之後,這個警局裡說話管用的是那剛才那個黃長海,不是你。他有這些年豎立起來的威望,還有他培養起來的人,你卻什麼都沒有。再加上這個警局裡的人都認為你一個星期後會被免職,而接替你的人會是黃長海,你說,他們是聽黃長海的還是聽你的?」

江如意卻搖了搖頭,「我不信,工作是工作,總有堅持原則的人吧?就算我一個禮拜之後會被免職,但在這一個星期里我還是這個分局的局長,我就不信我指揮不動他們。你跟我來,我要證明你是錯的。」

夏雷苦笑了一下,「這些年我在社會上打拚,早就看透了這世道,無需向我證明什麼。能做的我已經做了,這樣的事情我也幫不了什麼忙,我得走了。」

「哎呀,耽擱不了你多少時間。」江如意一把拉住了夏雷的手,拽著他警員的辦公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