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15章我什麼都沒看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0015章我什麼都沒看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來到警員辦公區江如意頓時愣在了當常

辦公區里空蕩蕩的,只有幾個文職女警在辦公。

江如意走到了一個女警的辦公桌前,問道:「小王,這是怎麼回事,人呢?」

被稱作小王的女警說道:「都被黃局派出去了。」

「去幹什麼了?」

女警小王說道:「一些人去調查以前的案子,一些人去巡邏了,還有人去處理一個報警電話了,幾分鐘前打來的,說是家裡失竊了。」

江如意的臉都被氣青了,她氣憤地道:「胡鬧!上面下了死命令,限我們一個星期破案,他們怎麼能在這個時候去抓什麼小偷?」

「嗯咳。」黃長海也出現在了警員辦公區里,他的手裡拿著一隻包漿很好的宜興紫砂杯,嘴角帶著幸災樂禍的笑意,「小王,去,給我泡一杯茶。」

「嗯,好的。」女警小王跟著就起身去給黃長海泡茶,態度比對江如意明顯要恭順得多。

江如意氣道:「黃局,你什麼意思?你把人都派出去,誰還來調查張教授遇害的案子?」

黃長海慢吞吞地道:「我啊,我調查。我親自帶隊,帶領我們局的精英去處理張教授遇害的案子。」頓了一下,他又笑著說道:「江局,你沒帶隊破過什麼案子,在這方面沒什麼經驗,你就舒舒服服地在辦公室里等著吧,等我的好消息。我喝了這杯茶就出發了。」

「黃長海!你是故意的吧?」江如意氣得直哆嗦,「我要向上面反映1

黃長海嘿嘿笑道:「隨你的便,我親自帶隊去破張教授的案子,你還想怎麼樣?你行,你自己去埃」

「你……」江如意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怎麼?你不會是連半點破案的能力都沒有吧?」黃長海的語氣里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夏雷本來不想開腔的,這時也看不下去了,他出聲說道:「黃長海,你以為你從中作梗就能阻止如意破案嗎?我告訴你,這沒用。疑犯的頭像已經出來了,這案子其實已經算破了一半了。」

黃長海冷笑道:「這兩個所謂的疑犯的頭像是你提供的吧?你一個在工地打工的小子,怎麼有可能見到謀殺張教授的疑犯?你說的話又有多少可信度?你有證據證明嗎?我想,你大概是想泡我們江局,所以故意炮製出兩個莫須有的疑犯,故意靠近她的吧?」

夏雷也笑了笑,「你別高興得太早了,如果一個星期之後如意被免職了你才有笑的資本,如果這一個星期里如意破了案,坐穩了正局的位置,我覺得你應該哭才是。本來我是打算去店裡做事的,不過這個傢伙實在太討厭了,如意,我決定幫你破案。」他看著江如意,「不過,你得答應我,以後找個機會讓這傢伙去守車棚。」

「嗯,我答應你1江如意一個重鼻音,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她感激地看著夏雷,心裡覺得解恨。

「哼!我倒是誰會去看守車棚1黃長海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

夏雷不想再理黃長海,他笑了笑,「如意,我們走吧。」

走出警局,江如意拉住了還要往前走的夏雷,「雷子,剛才……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幫我說話,我的面子可就丟盡了。」

夏雷說道:「你被人欺負,我當然要幫你。」

江如意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好看的笑容,試探地道:「剛才黃長海那傢伙說,說你……說你想泡我,是不是真的呢?」

「啊?」夏雷彷彿被誰踩了一下腳,「哪有的事情,我泡誰也不會泡你埃小學三年級你向班主任打小報告說我上課吃糖的事情之後,我就不對你抱任何幻想了。」

江如意打了夏雷一拳,氣惱地道:「小學三年級的事情你都還記得,你個小心眼1

夏雷避開了她的第二拳,笑著說道:「好了好了,不開玩笑了,我們還是想想案子的事情吧,如意,你有什麼打算呢?」

江如意的情緒又低落了下去,「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那個黃長海說得很正確,我真的沒破案的經驗……」她看著夏雷,「你說,我是不是很沒用?」

夏雷安慰道:「你別小看你自己,上面破格任命你為局長,肯定有看中你的地方。你的優點我雖然還沒發現,但你們領導肯定是有發現的。」

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你這是誇我還是損我啊?」

夏雷笑道:「當然是誇你,好了,帶我去張教授家看看吧,我說過幫你破案,我就一定會幫你。」

江如意皺起了眉頭,「那個案發現場已經有技術組處理過了,什麼都沒發現,我們去了也是白去。」

夏雷說道:「或許技術組的人遺漏了什麼呢?我們去看看吧,如果運氣好,沒準能發現什麼線索。」

江如意想了一下,「好吧,我們去看看,反正我也不知道上哪去抓那兩個混蛋。」

夏雷上了江如意的車,在車上他給馬小安打了一個電話,交代他應該做哪些事情。

馬小安笑著說道:「你就放心吧,一點小事我能應付,你放心和未來嫂子約會吧,記得戴套啊,哈哈1

「戴你個頭啊1夏雷壓低聲音說了這麼一句,然後果斷地掛了電話。

江如意看了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夏雷一眼,「你給誰打電話?他讓你帶什麼?」

「馬小安,他讓我記得……」夏雷差點說漏嘴,他急中生智地道:「他讓我記得帶錢。」

「帶錢?帶錢幹什麼?」江如意忽然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容,「雷子,你想請我吃飯吧?帶我去吃西餐吧,我知道有一家西餐廳的牛排不錯。」

夏雷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吃你個頭啊,開好你的車吧。」

「小氣鬼。」江如意嘟囔了一句,「姐這是在教你怎麼泡女人,你這麼小氣,怎麼能泡到女人呢?」

夏雷,「……」

張伯清教授的家坐落在一個高檔小區里,是一套獨戶式別墅。

張教授的老伴一年前去世,他沒有兒女,他死後這裡便變成了一座空屋,顯得很冷清。

江如意撕開了封條,帶著夏雷進了屋。正常情況下警方的封條是不允許破壞的,不過作為局長,這點權利還是有的,更何況這還是為了破案。

客廳里收拾得很乾凈,所有的東西都擺放得很整齊。

「這裡是後來收拾的,還是案發前就是這個樣子?」夏雷問道。

江如意說道:「我們接到報案趕到這裡來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報案的女傭說她準備去叫醒張教授,然後再打掃衛生,然後她就發現張教授死在了他的室里,於是她就報了案。她說那之後她就沒有碰過任何東西。」

「帶我去室看看吧。」夏雷說道。

江如意帶著夏雷來到了二樓的一間室。

室里並沒顯得多凌亂,地上也沒有看到明顯的血跡。被子的一角掀開著,彷彿主人才剛剛下床離開。室裡面的物件看上去也很正常,沒有破損,也沒有被亂扔。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這間屋子的老主人只是起床出去了,澆花或者遛狗,待會兒就會回來似的。

唯一不和諧的地方是松木地板上用顏料筆畫了一個人形,它的位置靠近窗戶邊,那大概就是張教授遇害的地方了。

江如意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這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兇案現場,我怎麼也想不明白,那兩個疑犯是怎麼做到的呢,一點痕都沒有留下。」

夏雷說道:「風吹過都會留下灰塵,更別說是人來過了。疑犯不可能做到一點痕都不留下,只是你們的人沒有發現而已。」

江如意說道:「技術組的人個個都是專家,還有專業的設備,他們將這幢別墅里裡外外都檢查過了,一定痕都沒有發現,我們什麼都沒有,我們難道還能發現什麼嗎?」

夏雷不再和她爭論這一點,他問道:「對了,沒有半點兇殺的跡象,你們又是怎麼確定張教授是兇殺的呢?」

「當然是屍體,他的脖子被擰斷了,手法乾淨利落。」江如意說道:「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特徵,我們恐怕連這個案子是不是兇殺案都不能確定。」

「我看看再說吧。」夏雷走到了窗前,仔細地觀察著地板上的用顏料筆畫出來的人形。一分鐘,他乾脆蹲在了地上看。又過了一分鐘,他甚至趴在了地板上瞧地板之間的縫隙,他的臉都快貼著地板了。

技術組的警方專家有設備,放大鏡熒光粉什麼的,他什麼都沒有,但他有他的眼睛。只要他願意,他甚至可以看見懸浮在空氣之中的灰塵,他的眼睛比技術組的偵查設備管用得多!

江如意好奇地看著夏雷,「雷子,你在幹什麼呢?」

「在找線索。」夏雷說著話,一邊將左眼湊到了一條地板縫隙之中。

「我看你像是在找螞蟻。」江如意說,她悄悄地抬起了一條粉腿準備在夏雷的屁股上踢一腳。

夏雷突然回過了頭來,剛好看見江如意抬腳想踢他屁股。江如意的腳抬得比較高,而且,她穿的是裙子。就在那一剎那間,他瞧見了一條緊小的紫色蕾絲花邊,一抹成熟的風景頓時進入了他的視線,且微微透明。就這麼一眼,他的視線嘩啦一下立正了,小腹里也多了一股燥熱。

「你要死啊1江如意忽然發現夏雷正猛盯著她的裙底看,一張臉頓時紅成了熟透的柿子,她慌忙收腳,一雙美腿閉得緊緊的,生怕什麼東西鑽進去似的。

夏雷也很尷尬,他咳嗽了一聲,「那個,我什麼都沒看見。」

「你還說1江如意羞窘得要死,都想找條地縫鑽進去了。

夏雷閉上了嘴巴,心裡卻暗暗地道:「我想看你的話,你穿多少衣服都不管用,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屋裡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了起來,夏雷最終還是不敵江如意那想殺人的眼神,起身來到了窗前。他觀察了一下窗戶周圍,然後才推開了窗。

PS:今天的更新到此結束,明天見!把你們的票都給我吧,讓我站上第一名的位置,嘎嘎!別說你們沒票啊,我知道你們都有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