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17章發飆的母老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0017章發飆的母老虎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開啟左眼的透視模式,整個書房裡的無論是放在明處的還是藏在暗處的東西都無所遁形。很快,夏雷的視線停留在了一本《考古發現》上。引起他注意的卻不是這本書,而是藏在書頁之中的一張信簽紙。

夏雷將《考古發現》從書架上抽了出來,然後取出了那張摺疊得很好的信簽紙。

信簽紙上寫著這樣一段話:我看了那人拿來的地圖,鑰匙上的紋路果然是地圖的一部分。結合兩者,我推斷沉船應該在東海九尾島附近。他要與我合作,我拒絕了他。沉船上的文物都是國家的,任何人都不能據為己有。明天我就去文物局做報告,搜尋沉船的事應該快速啟動起來。我想,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這將又是一件震驚考古界的大事。

「九尾島?」夏雷心中一動,「那一男一女殺了張教授,搶走了鑰匙,我幫那兩個人焊接好了鑰匙,他們此刻多半在九尾島附近尋找那艘沉船!他們絕對想象不到我會這麼快幫助警方破案,抓到他們的狐狸尾巴1

這時江如意從書房門口走了進來,臉上喜氣洋洋,「雷子,我給許廳長打了電話了,我告訴他我找到了重要的證據,嗯,我還順便打了黃長海一個小報告。咯咯,想起就覺得解氣。」

夏雷笑了一下,「你應該怎麼謝我呢?」

江如意走了過去,直盯盯地看著夏雷,面帶笑意,「你想我怎麼謝你呢?」

「我想……算了,我不想再吃川菜了。」夏雷放棄了。

江如意笑道:「你能這樣想最好,我兩百塊都省了。」

夏雷將張教授留下的信簽紙放到了江如意的手中,「雖然你是一隻鐵公雞,但我還是好人做到底吧。這是張教授留下的紙條,上面提到了一個地址,你帶著去多半能抓到那兩個疑犯。」

江如意跟著就打開了信簽紙看上面的內容。

夏雷說道:「我幫忙就只能幫到這裡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我留下來也沒什麼用了,我走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再聯繫我吧。」

「等等。」江如意叫住了夏雷,一臉驚訝的神色,「你是怎麼找到這張紙條的?這麼重要的東西,我們警方技術組的人怎麼沒找到呢?」

夏雷指了一下書櫃,「我本來是想找本書看的,沒想到就在一本書中發現了這張紙條。」

「這……也太巧了吧?」

夏雷笑了笑,「你不是說過嗎,我是你的福星嘛,我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碰巧而已。」

江如意卻還用狐疑的眼神盯著夏雷,肚子里也裝著一肚子的疑問。也倒是的,警方技術組的專家沒找到證據,夏雷一來就找到了。警方技術組的專家沒有發現這張極其重要的紙條,夏雷一來就找到了。如果這都歸咎為巧合,這巧合也太巧了吧?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嘈雜的聲音,隨即又傳來了黃長海的聲音,「江如意!你身為局長知錯犯錯,這裡是兇案現場,你怎麼能帶一個不想乾的人進來1

夏雷和江如意頓時愣了一下,都很驚訝的樣子。

「那討厭的傢伙怎麼來了?」夏雷問道:「如意,你確定你是給什麼許廳長打的電話嗎?」

江如意點了一下螓首,「是啊,我給誰打的電話我還能不清楚嗎?許廳說馬上就派人過來協助我。」

「那個許廳長不會派黃長海來協助你吧?」

「不會吧,我覺得他對黃長海沒什麼好印象,不然也輪不到我當局長埃」江如意跺了一下腳,好不懊惱的樣子,「可是,黃長海那傢伙怎麼來了啊?」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黃長海就出現在了書房門口。跟隨黃長海來到還有幾個警員,他們看見江如意的時候很不自然地避開了江如意的視線。

「黃……黃局,你怎麼來了?」不知道為什麼,江如意一見黃長海氣勢就矮了一節,很心虛的樣子。

黃長海冷笑了一聲,「江局,你不會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吧?你怎麼能把這小子帶到這裡來?你這是在破壞現場1

「我……」江如意正要說話,她身後的夏雷伸手在她的大腿后側使勁地掐了一下,她的嘴巴一下子張成了橙子形狀,但卻沒有聲音發出來。

夏雷湊到了她的耳朵邊上,輕聲說道:「你如果想讓他搶走你的功勞的話,你就把我發現的證據和紙條的事情告訴他。」

「你要死啊,好疼,你不知道挑個肉多的地方掐礙…」江如意咬著牙齒說,她的聲音就只有她和夏雷能聽見。

她指的是屁股嗎?

那個地方夏雷可不敢下手,「你那麼怕他幹什麼?你是豬啊,怎麼教都教不聰明!他是你的下屬,你現在還掌握著破案的證據和線索,你不敢對他凶一點嗎?」

江如意微微呆了一下,「是啊,我為什麼不可以呢?我才是局長埃」

「江局,你沒聽見我和你說話嗎?」黃長海咄咄逼人地道:「我在等你的解釋1

江如意做了一個深呼吸,忽然破口罵道:「解釋你個頭啊!黃長海,你給我閉嘴1

黃長海頓時愣在了當場,整個書房也都安靜了下來。幾個警員的視線都聚集到了江如意的身上,毫無疑問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他們的「江局」發威,這足以讓他們驚訝好幾分鐘的了。

「江……」黃長海想要說話。

江如意又打斷了他的話,「我讓你閉嘴你沒聽見嗎?我才是局長,你不過是我的一個副手,是備胎,這裡還輪不到你指手畫腳。我帶人來怎麼啦?我這是為了破案!再看看你,你除了給我添亂,你還能幹什麼?」

她的嘴巴就像火力全開的米尼崗多管機槍,她的唾沫星子就是噴射而出的機槍子彈!

江如意又指著書房的門口厲聲說道:「黃長海你現在給我回局裡待著,你們幾個留下來辦案。」

幾個警員一齊看了一眼黃長海,似乎是在等他的指示。抑或則是在觀察,審時度勢,以便選好陣營。

黃長海這才回過神來,他哈哈冷笑了起來,「江如意,我黃長海還輪不到你這個臨時局長來指揮1

一個男人的聲音忽然從門外傳了進來,「好大的口氣,她指揮不動你,我來指揮你怎麼樣?」

聲音落下,一個身材高瘦的警官出現在了書房門口,他的肩上佩戴著綴釘著銀色橄欖枝的二級警監銜。他面色平靜,但不怒自威。

夏雷雖然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但憑藉他肩頭上的警監警.銜也猜到了他的身份,他就是江如意口中的許廳長。果然,他很快就看到了他的工作牌上的名字,許正義。

許正義並不是一個人來的,他的身後還跟著好幾個警員,有提著工具箱的技術人員,也有帶著槍支的刑偵人員。他們以出現,站在書房門口的幾個北拱區分局的警員立刻就讓開了路,一個個站得遠遠的。

看到許正義,黃長海先生愣了一下,然後滿臉堆笑地迎了上去,他伸出雙手,諂媚地道:「許廳,你這是來指導工作的吧?」

許正義卻直接從黃長海的身邊走了過去,根本沒與黃長海握手。

黃長海的臉都漲紅了,他尷尬地縮回了手去,「許廳,我剛剛才和江局討論案情的進展。我已經掌握了重要的情報,掌握了疑犯的相貌特徵。許廳你看,這是疑犯的素描畫像。」

黃長海拿出的正是江如意畫的兩個疑犯的素描畫像。

江如意氣道:「黃長海,你要點臉行不行?那是雷子口述,我親自畫的,什麼時候成了你掌握的情報了?」

黃長海厚顏無恥地道:「江局,我知道你立功心切,不過呢,有些是是急不來的。」

「你……」江如意氣結當常

夏雷說道:「黃局,你說你掌握了重要的情報,那你一定知道這兩個疑犯的真實身份了吧?也知道這兩個疑犯現在藏在什麼地方準備幹什麼了吧?」

「我……」黃長海也說不出話來了。

許正義的視線落在了夏雷的身上,很奇怪,他的目光里居然有點鼓勵的意味。

夏雷接著說道:「黃局,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破案上,而是在如何拖延江局破案以便讓她下台之上吧?」

「你胡說八道1黃長海已經無法保持鎮靜了。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你不知道的江局都知道,事實上,江局已經破了這個案子。」

「呃?這是怎麼回事?」許正義很驚訝的樣子。

江如意趕緊將夏雷發現的東西放在了書桌上,然後做了解釋,「許廳,這是疑犯留下的證據。這塊指甲上有血跡,有髮絲,我們可以根據DNA分析,找出疑犯的真實身份。還有,這是張教授留下的紙條,它指出了疑犯有可能在的地方,事不宜遲,我覺得我們應該分頭行動,一邊分析和比對疑犯的真實身份,一邊實施抓捕。」

許正義看了看那塊放在紙巾中的指甲,又看了看張教授留下的紙條,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如意,幹得不錯啊,你怎麼會想到再次來現場尋找證據呢?」

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嘴角也忍不住浮出了一絲笑容,「我覺得無論那個兇手做得多隱秘,多乾淨,這個現場肯定會留下一下與他有關的東西。上次沒找到,那是我們不夠細心。這次我仔細找了一下,還真就從吸塵器的儲塵筒里找到了這塊指甲。然後,我又從一本書里找到了張教授留下的紙條。」

「好,很好,我果然沒看錯你。」許正義高興得很。

江如意又看了夏雷一眼,漂亮的眼眸中滿是感激與喜悅的意味。

夏雷的心中也很高興,他一點也不介意江如意拿走他的功勞,因為他要了這份功勞根本就沒用,但這對江如意的前途來說卻是非常重要的。

許正義看著黃長海,語氣就不友好了,「黃長海,你先回去吧,等這件案子破了之後我再找你談談。」

黃長海的腦袋頓時耷拉了下去。可以預見的是,許正義找他談的事情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就在許正義打電話調人過來,幾個技術人員處理證據的時候,江如意湊到了夏雷的身邊,伸手使勁地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夏雷冷不防她來這一下,咬著牙說道:「你幹什麼啊?」

「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我們扯平了。」江如意笑得很小聲,「回頭姐請你吃西餐,這次是真的,絕對不是兩百預算的川菜。」

然後,她又在夏雷的屁股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夏雷疼得齜牙咧嘴的,恨不得也伸手去掐她的屁股幾下,那多肉的地方掐起來肯定很舒服吧?可他最終沒敢付諸行動。讓他鬱悶的是,他的那啥居然被江如意的這兩下給喚醒了,布料也難以遮掩它的侵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