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19章白眼小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0019章白眼小子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半個小時后江如意驅車來到了海邊的一家西餐廳。中午吃西餐的人並不多,餐廳里只有十來個客人。

江如意和夏雷坐在了一張靠近落地窗旁邊的餐桌上,透過落地窗可以看到一片乾淨的沙灘和藍色的大海,景色著實不錯。

第一次吃西餐,夏雷顯得有些笨拙,不過他很快就適應了。

「雷子,這次真的是謝謝你了。」江如意舉起了紅酒杯,「我敬你一杯吧。」

夏雷笑道:「如果你真心想謝我,那就再加一隻龍蝦吧。」

江如意忽然脫掉了高跟鞋,一抬腳踢在了夏雷的大腿間。

猝不及防之下,夏雷趕緊夾.緊了雙腿,一邊緊張地道:「你幹什麼啊?這裡可是餐廳。」

江如意把踢人的腿往回抽,但夏雷卻擔心她再使壞沒敢鬆開。兩人一個抽一個夾,都不清楚對方的目的,以至於兩人都尷尬得要死,也緊張的要死。也不怎麼的,幾下對峙之後,夏雷忽然鬆開了雙腿,而江如意的那隻腳卻因為慣性狠狠地撞在了夏雷的那什麼之上。

腳掌與非腳掌的碰撞,沒有火星,也沒有爆炸的聲音,但它像是一次劇烈的化學反應,兩人的身體在那一瞬間都凝固了下來。

「你……」夏雷的嘴巴張開,說不出話來了。踹在他那什麼之上的那隻腳沒給他帶來半點不舒服的感覺,反而是太舒服了,太刺激了,以至於說不出話來了。

江如意的臉上已經找不到一塊沒紅的地方了,愣了一下,她慌忙縮回了腳,不敢看夏雷的眼神。她埋下了頭,心裡卻在悄悄地回味那一剎那間觸碰的奇妙感覺,彷彿是觸電,酥酥麻麻。她那顆漂亮的腦袋瓜子里也莫名其妙地浮現出了某些水果和蔬菜,比如香蕉,比如黃瓜什麼什麼的。

就在萬分尷尬的時候,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走到了兩人就餐的餐桌邊。

英俊儒雅的青年,不俗的氣質,還有迷人的笑容,就連聲音也都帶著迷人的磁性,「如意,真的是你,你變得這麼漂亮,剛才我都不敢認你了。」

「你是……」江如意看著青年的俊美的臉龐,忽然想起了什麼,欣喜地道:「許浪!真的是你,你被分配到什麼地方去了?」

「畢業之後我被分配到京都一個機關里去了,這次我調回來了。」許浪的臉上保持著迷人的笑容,「我這一次回來就聽說你破了一個大案,還做了北拱區分局的局長,厲害啊,我們在警察學院的時候怎麼沒見你有這麼厲害呢?」

夏雷從兩人的對話里聽出來,這個叫許浪的青年是江如意大學同學。人家同學見面,他在旁邊就顯得有些不合適了。他看了江如意一眼,正準備找個借口離開的時候許浪卻向他伸出了手。

「你是如意的男朋友吧?」許浪很有風度地道:「你好,我叫許浪,請問先生貴姓?」

許浪是站著的,夏雷也不好坐著,出於禮貌他也站了起來,伸出手與許浪握了一下,一邊說道:「免貴,我姓夏,夏雷。」然後他笑著說道:「不過我不是如意的男朋友,我們是發小,一起玩大的好朋友。」

「原來是這樣,很高興認識你。」許浪鬆開了手,嘴上說著客氣的話語,但視線去移到了夏雷的手掌上。

夏雷不是什麼公子哥,乾的工作也不是坐辦公室的輕鬆活,他的手掌上有厚厚的老繭。細心的人很容易從這點猜到他的工作性質,也就能猜到他的社會層次,身家收入什麼的。

似乎是猜到了這些,許浪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

這個表情的變化很隱秘,但夏雷現在的眼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看到許浪看了一眼他的手掌,然後就皺眉頭了,他的心裡頓時明白了什麼。

在社會上打拚的這幾年,他什麼白眼沒見過?這個許浪一開始還很客氣,可發現他手上有老繭就皺了眉頭,這不是看不起他這樣的藍領勞動者是什麼?不過,他並不在意,他有容人的氣度。

「坐下聊吧。」江如意邀請許浪入座,「你還沒吃吧?乾脆一起吧,我請客。」

許浪笑著說道:「要請也是我來請啊,哪有女士請客的道理。不過我不是一個人,我在等我叔。」

「你叔?」江如意想了一下,「我想起來了,你叔不就是許正義許廳長嗎?他也要來呀?他人在哪裡呢?」

就在這時許正義從餐廳的大門進來,許浪向他招了一下手,他看見了,隨即向這邊走了過來。

「許廳好。」江如意站了起來主動跟許正義打招呼。

許正義擺了擺手,小聲地說道:「非工作場合不以職務相稱,影響不好。」

江如意尷尬地笑了笑,替許正義移開了一張餐椅。

許浪也說道:「叔,我沒想到在這裡碰上如意,我們在警察學院讀書的時候是同學,乾脆就一起坐吧。」

許正義點了一下頭,入座了。他看了夏雷一眼,不過沒打招呼。

夏雷本想招呼一下他的,可以想到他和許正義只是見過一面,之前就連一個正式的招呼都沒有,想想也就算了。他的骨子裡也是一個驕傲的男人,別說許正義是廳長,就算許正義是省長,他也是不會刻意去巴結的。

許浪招了一下手,一個侍者捧著菜單走了過來。

「先生,請問您需要點什麼?」侍者很有禮貌。

許浪說道:「給我來三份龍蝦,一瓶五年份的紅酒,愛斐堡的就行。」

「好的,我記下了。」侍者說。

許浪又看著夏雷,說道:「夏先生,第一次見面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你喜歡吃什麼?我幫你點。」

夏雷淡淡地道:「謝謝,我剛吃過了,不需要了。」

許浪也乾脆,他對侍者說道:「那就這樣吧。」

「好的先生,我這就讓廚房準備。」侍者說道。

江如意叫住了準備離開的侍者,「等等,再去掉一份龍蝦吧,我其實也吃得差不多了,不想再吃了。」她又笑著補了一句,「再吃的話我恐怕會長胖。」

其實,如果許浪直接點四份龍蝦,而夏雷也不拒絕的話,她是不會拒絕的。許浪看夏雷的眼神有些特別,表面上雖然客客氣氣,但她卻不是後知後覺的愚鈍的女人,她早就看出許浪看不起夏雷了。這讓她也有些不高興了。

許浪有些尷尬地道:「如意,我們兩年沒見了,我從京都調回來,以後可就是同事了,你這點面子要給吧?再吃點,我們喝點酒。」

「我……」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

夏雷卻沒有留意到,他還在想著找個什麼借口離開。

這時許正義開口說道:「就是,如意,許浪這次調回來會在技術科工作,以後你們便算是同事了,少不了打交道的時候,大家難得聚一次,你就不要掃興了。」

許正義開口說話了,他的面子江如意卻不敢不給,她點了點頭。

夏雷也想好了離開的借口,他說道:「我店裡還有點事,三位慢用,我就失陪了。」

「雷子……」江如意欲言又止,她不想夏雷離開。

許浪笑著說道:「那就不送了,下次再陪。」

許正義只是看了夏雷一眼,由始至終都沒有和夏雷說一句話。

卻就在這時,過道里款款走來一個女人。黑色的長裙,黑色的低跟皮鞋,黑色的墨鏡和手袋,身高腿長的她就像是從電影里走下來的女刺客,渾身都透露著冷傲和危險的氣息。她的視線從一出現便鎖定在了夏雷的身上,這個餐廳里的所有人似乎都被她排除在外了,不曾多看一眼。

雖然那幅墨鏡遮住了她的眼和一部分臉,但夏雷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來,龍冰。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夏雷的心裡很奇怪,也忘記要離開了。

許浪卻沒發現龍冰,他看了夏雷一眼,有些不悅地道:「夏先生,你不是要走嗎?」

夏雷這次回過神來,正要說話,龍冰卻已經走到了餐桌邊。龍冰直盯盯地看著她,把他準備要說的話又堵了回去。

許浪和許正義還有江如意這才發現龍冰。

江如意的眼神一下子變得複雜了起來,因為她見過龍冰,知道這是一個多麼神秘和厲害的女人。她想跟龍冰打個招呼,卻發現人家由始至終都只是看著夏雷,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請問小姐你是?」許浪訝然地看著與龍冰,他的眼眸里閃過了一抹驚艷的神光。

這時許正義忽然站了起來,神色也有些緊張,「龍……龍小姐,你、你怎麼來了?」

龍冰這才看了許正義一眼,她的聲音冷冰冰的,「嗯,許廳長,我找夏雷談點事。」

「叔,你們認識啊?」許浪笑道:「你怎麼不介紹一下呢?」他跟著站了起來,向龍冰伸出了手,很有風度的樣子,「我叫許浪,很高興認識你,小姐你貴姓?」

龍冰卻連手都沒有伸一下,反而又將夏雷身邊的餐椅拉開。

夏雷有些不解地道:「你幹什麼呢?」

龍冰說道:「我三年都沒請人吃過飯了,今天想請你吃頓飯,請坐。」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了。

許浪的一張臉頓時漲紅了,臉上也多了一絲怒意,大有要發作的跡象。他升義忽然在桌下踢了他一下,然後緊張兮兮地瞪了他一眼。

許浪不是傻子,頓時明白了過來。能讓他叔這樣緊張地暗示他的女人,不管她是什麼身份,那都不是他能得罪的女人!可是讓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此神秘,大有來頭的女人,她怎麼會對一個滿手老繭的小子這麼恭敬客氣呢?他想不明白!

「不好意思,能請你們換一桌嗎?我想單獨和夏雷談談。」龍冰說。

「呵呵……」許正義的老臉其實早就掛不住了,但這個時候卻還是能裝出一副笑臉,他笑著說道:「好啊,你們慢慢談,我們就不打擾了,我們換一桌。」

龍冰又安靜地看著夏雷,「請坐。」

夏雷苦笑了一下,硬著頭皮坐了下去。他猜測著龍冰這次找他的目的,可他怎麼也猜不到。

過道上,許浪低聲問道:「叔,這姓龍女人是什麼來頭啊?」

許正義壓低了聲音,「我不清楚,不過,她一個電話就能讓反貪局的人讓李青華在二十分鐘里下課,在警局也隨便用槍指著警察局長的頭,你說她是什麼來頭?」頓了一下,他湊到了許浪的耳邊,聲音更小了,「還有,江如意能當局長,我聽到的消息是她的意思。你小心一點,千萬別惹到她。」

許浪的背皮上忽然就涼颼颼的了。

PS:感謝書友籽木霜花、愛家人的百度的打賞,還庄生夢蝶和44316書友的打賞!你們的支持猶如美人的微笑,撩動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