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20章不明用途的羅盤
小說:| 作者:| 類別:

0020章不明用途的羅盤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餐廳的侍者將餐桌收拾了,就連桌布都換成了新的。

看著美味的龍蝦和紅酒,夏雷卻沒有半點胃口。龍冰看他的眼神讓他有些不自在,龍冰的眼神很特別,就像會洞穿他的身體,會發現他的所有的秘密一樣。

「你不是京都嗎?怎麼又回到海珠了?」夏雷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

「我回來找你。」龍冰說。

「有事?」夏雷似乎受到了她的影響,說話也言簡意賅了。

龍冰拿起了酒杯,與夏雷碰了一下,與夏雷喝了一口紅酒才說道:「你焊接好了那把明朝的鑰匙,然後你又幫助江如意破了張伯清教授被謀殺的案子,是嗎?」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場,他確定龍冰在這兩件事里都不曾在場,可她現在說的話就像是她就在旁邊看著一樣,對一切的細節都瞭若指掌!

龍冰打開手袋,從裡面取出了一隻紅布小包來,然後從餐桌上推到了夏雷的面前,「你看看吧。」

夏雷猶豫了一下,「是什麼?」

「打開吧。」龍冰沒有多餘的話。

夏雷這才將紅布小包打開,一看之下又愣住了,紅布小包包著的東西正是他焊接好的那把明朝鑰匙!

「是你焊接好的嗎?」龍冰直直地看著夏雷。

夏雷點了一下頭,「是我焊接好的,但是……它怎麼會在你這裡?」

龍冰說道:「我其實一直在留意你,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你在監視我?」

龍冰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卻轉移了話題,「海珠市的警方抓捕了那兩個殺害張伯清教授的罪犯,也找回了這把鑰匙。有專家看過你焊接的鑰匙,將之稱之為奇。他說,這樣的焊接工藝,就算是有十年經驗的焊接工程師都沒法做到。你是怎麼做到的?」

「你來就是問我是怎麼焊接好這把鑰匙的嗎?」夏雷感到有些意外。

「這個問題看起來很幼稚,但我確實很想知道答案。關於你的一切,我越來越好奇了。」龍冰的眼神顯得有些銳利,還有些猜疑的意味。

夏雷忍不住笑了一下,「好吧,我對你也越來越好奇了,你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我就告訴你我是怎麼做到的。不能只有你問問題吧?」

龍冰說道:「現在還不是讓你知道的時候,這個問題你以後也不要再提了,該讓你知道的時候,我會讓你知道的。」

「真沒誠意。」夏雷早就知道她會這麼說,他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不過,雖然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也願意回答你的問題。這把鑰匙我是用焊鉗和鑄鐵焊條焊接的。」

龍冰微微愣了一下,然後破天荒地露出了一個笑容,「你當我是小孩子嗎?」

夏雷說道:「我可沒有半點欺騙你的意思,沒有焊鉗和焊條,我怎麼焊接這把鑰匙呢?」頓了一下,他又才說道:「其實,你笑起來也蠻好看的,但我們見了幾次面,這才是我第一次看見你笑。為什麼不多笑一笑?」

龍冰忽然又收起了那一絲笑容,「別跟我開這樣的玩笑,我不喜歡。」

夏雷也不說話了,伸手給她倒了一杯酒。

龍冰又說道:「其實,我這才來的真正目的是讓你幫我一個忙。」

「你讓我做什麼?」

「還是與張伯清教授的案子有關。」龍冰說道:「考古專家已經找到了那艘沉船,並從那艘沉船里找到了一個鐵艙。他們用這把鑰匙打開了鐵艙,裡面沒有想象中的精美瓷器,金銀寶物,只有一隻羅盤。」

「一隻羅盤?」

「嗯,一隻羅盤,很奇怪的羅盤。」龍冰描述道:「它其實是一個很精密的儀器,就像是鐘錶一樣。羅盤上有指針,但因為羅盤的一些部件已經壞了,它無法工作。我想請你幫忙將那些壞了的部件焊接好,將無法修復的部件重新加工出來,修復那隻羅盤。」

夏雷笑著說道:「我可不是鐘錶匠,焊接的部件會增加重量,從而影響羅盤的正確性。如果用車床加工新的部件,它們能和別的幾百年前的部件融合嗎?還有,你就這麼相信我,願意把那麼重要的文物交給我來修復?」

龍冰說道:「我不要借口,我只要答案。你給我一個答覆就行,幫還是不幫?」

她總是這麼霸道。夏雷想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吧,你這麼相信我,我要是拒絕你就顯得有些不合適了。那隻羅盤在什麼地方?我要先看看。」

龍冰站了起來,「那我們走吧。」

夏雷起身跟著龍冰往餐廳前台走去,他搶著將賬結了。這一頓吃了一千多塊,讓他心裡隱隱作痛。無意間他看到了在另一張餐桌上就餐的江如意,江如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她瞪我幹什麼呢?莫名其妙。」夏雷的心裡好生奇怪。

離開餐廳,夏雷坐上了龍冰的車來到了海珠市考古局。這是一個老舊的機關大院,有一層四層高的磚混結構的樓房,還有一溜平房。

進入辦公樓的時候,夏雷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出聲問道:「龍小姐,張教授的案子已經破了,這件事的性質也就變成考古了,你怎麼還管這事呢?」

龍冰給他的印象是一個在槍林彈雨之中工作的人,他也猜測過她的身份是級別非常高特工什麼的。這樣的人物,她怎麼會找他去焊接什麼羅盤呢?就算有人有人想請他出手,那也應該是考古局的人才對,而不應該是她。

龍冰卻說道:「這案子比你想象中的還要複雜,不過你不是警方的人,也不是我們的人,所以不能告訴你太多。與案子相關的事情你還是別問了,幫我把那隻羅盤修好吧。」

夏雷苦笑著聳了一下肩,「好吧,帶我去看看吧。」

龍冰將夏雷帶到了一個陳列室之中。

陳列室里有一個老頭,一個約莫年輕的女人。老頭的年齡六十左右,髮鬢斑白,戴著無色眼鏡,頗有點學者的風範。女人二十來歲,身材瘦高,瓜子臉,也帶著一副無色眼鏡,看上去斯文秀氣。

老頭與年輕女人正討論著什麼,兩人身邊的一張陳列桌上放著一隻鑄鐵羅盤,旁邊還有好幾件破碎的零件。

夏雷的視線移落到了那隻羅盤上,頓時就被吸引住了。放在陳列桌上的羅盤看上去就像是一隻被放大了的鐘錶,非常複雜。以明朝的製造工藝,能製造出這隻羅盤那真的是一個奇。他的心裡也忍不住冒出了一個疑問,這羅盤究竟是幹什麼用的呢?

龍冰走了過去,「黃教授,寧博士,你們好,我把修復羅盤的技師帶來了。」

老頭和年輕女人這才發現有人進來了,兩人的視線也都移到了龍冰和夏雷的身上。龍冰他們肯定是認識的,但看到龍冰帶來的「技師」居然這麼年輕的時候,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點驚訝的神色。

龍冰說道:「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黃為國黃教授,國內考古界的權威教授。這位是寧靜寧博士,她是已故張伯清教授的得意弟子。」然後她指著夏雷說道:「這位是修好要是的夏雷,雷馬工作室的主人。」

這樣的介紹讓夏雷有些尷尬。他不是什麼技師,事實上他之上一個拿過焊工證的打工仔而已。他的雷馬工作室也是剛剛才盤下的一家街邊小店,連一點名聲都沒有。龍冰這樣介紹他,倒真是有故意抬高他身價的意思。

不過夏雷也沉得住氣,他很有禮貌地說道:「黃教授,寧博士你們好。」

黃為國教授主動與夏雷握了一下手,笑著說道:「雷師傅,看了你焊接的鑰匙之後我便想見見你,在你來之前我以為你大概是一個四五十歲的人,卻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年輕,真是後生可畏埃」

夏雷笑了笑,「黃教授客氣了,客氣了。」

站在黃為國身邊的寧靜笑著說道:「我說你們就別客氣了,我們還是來談談正事吧。」

寧靜長相文靜甜美,聲音也輕柔好聽。她的身上有著一種知識女性所特有的溫婉可人的氣質。

無論是黃為國還是寧靜,夏雷都有好感,他也不拘束,徑直來到了陳列桌前觀察放在桌上的羅盤。

這時寧靜湊到了龍冰的身邊,「龍小姐,他這麼年輕,真的是他焊接好了那把鑰匙嗎?」

「寧博士,你和他的年齡差不多,你不也成了考古界的重要人物了嗎?」龍冰說。

寧靜壓低了聲音,「我的情況和他不一樣啊,干他這一行,非得有多年工作的經驗才行。」

龍冰卻不和她說話了。

寧靜和龍冰的對話的聲音雖然很小,但夏雷還是聽見了。不過,寧靜的質疑卻沒有引起他的反感。他相信那只是她的好奇心所致,換做是他,他也會有這樣的質疑的。他也沒有見這事放在心上,他的心思都聚集到了羅盤之上。

羅盤的大小和現在的遊方道士所使用的看風水的羅盤差不多大小,但分為上中下三層,看上去就像是一塊圓形的夾心餅乾。羅盤的表面上有一根看上去是金質的指針,它已經停止了轉動。羅盤的表面上有奇特的花紋,它們完全對稱,但看不出它們有什麼特殊的含義。

夏雷的左眼微微跳動了一下,羅盤中間那一層的情況便毫無遮掩地進入到了他的視線之中。羅盤的中間層有上百個大小不一的齒輪,轉軸,有些齒輪的縫隙之中還殘存著一些肉眼難見的泥沙。最後他看了羅盤的底面,他看到了四個漢字——永樂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