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21章寧靜的小肚肚
小說:| 作者:| 類別:

0021章寧靜的小肚肚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永樂大帝是指明成祖朱棣,這是一個非常著名的歷史人物。他所統治下的明朝也是最為強盛的時期,所以也稱作「永樂盛世」。

不過,夏雷可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考古專家,他所知道的永樂大帝都是在歷史上學到的,少之又少。憑著那點少得可憐的歷史知識,他根本猜不到這隻羅盤與永樂大帝有什麼關係,更猜不到這隻羅盤有什麼用處。

「雷師傅,你能修好這隻羅盤嗎?」黃為國打斷了夏雷的思緒。

「有點麻煩。」夏雷說道:「不過我可以試試。」

黃為國說道:「這隻羅盤非常重要,它的價值也難以估量。我要的可不是馬馬虎虎的答覆,我要的是確切的答案。雷師傅,你有把握嗎?」

夏雷本來沒什麼壓力的,被他這麼一說卻感覺到很大的壓力了。他的心裡暗暗地道:「這隻羅盤的重要性不用多說,整個世界恐怕也只有這一件,我要是出點差錯,那豈不是闖大禍了?我應該拒絕還是答應呢?」

這時寧靜出聲說道:「雷師傅,你可要想清楚喲。龍小姐推薦了你,你可不要給她帶來什麼麻煩。行就行,不行就不行,這件事我們要的可是百分之百的保證,百分之九十九的保證都不行。」

這時夏雷也明白了過來,他能來到這裡完全是因為龍冰的原因,龍冰向負責這件事的黃為國和寧靜推薦了他,或許雙方還有什麼保證性的協議。如果他把事情搞砸了的話,龍冰很有可能要為此負上責任。

夏雷忍不住看了龍冰一眼,他很想知道龍冰為什麼推薦他。

龍冰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她還是那麼冷漠。

「要不這樣吧,雷師傅,我們給你半天的時間,你好好考慮一下,琢磨一下行不行,然後再給我們答覆。」寧靜說道。她似乎始終不願意相信夏雷這麼年輕的人能有多好的技術,更不相信他能修好這隻羅盤。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寧靜的身上,也許是她的話讓他感到有些難堪,他有點想「懲罰」她的心思。也就是這麼一點壞吸食作祟,他的左眼輕微地跳了一下,寧靜身上的衣物就像是水霧一般蒸發掉了。他隨即也呆住了,他完全沒想到,這個寧靜博士看上去斯斯文文,清清瘦瘦,可身上卻極其有料,尤其是胸部和臀部別有一番緊緻的肉感,看上去特別誘人。更為美妙和奇特的是,她的翹臀上有一塊楓葉形狀的圖案,顏色和形狀都非常逼真,但卻不是紋身,而是天然的胎記。

「原來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女人啊,真是看不出來。這個有趣的胎記,除了我,還有誰能看見呢?」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

「你笑什麼呢?」寧靜有些奇怪地道。

夏雷收回了他的視線,「沒什麼,我覺得你不相信我,我理解你的擔憂。這樣吧,你們可以找一些相似的部件讓我試試手,你們覺得我行,我就接這活。你們要是覺得我不行,那你們就找別人吧。」

黃為國與寧靜對視了一眼,兩人似乎在用眼神交流著什麼。

夏雷看在眼裡,不動聲色。到這刻,他對這件事已經有了一個很全面的了解了。他估計,在龍冰推薦他來之前,黃為國和寧靜恐怕已經找過最頂級的焊接工程師了,而對方不敢接這活。龍冰推薦他來,是因為之前他焊接好了那把鑰匙,她的心裡有幾分把握。不過寧靜和黃為國見他這麼年輕,並不相信他有這份實力,所以想讓他知難而退。

夏雷的心裡也有他自己的想法,這活雖然很棘手,但卻也是一個極好的機遇。修好羅盤,也就等於闖出了名聲,以後自然就有生意找上門來。而他拒絕的話,不僅會失去這麼好一個機會,同時也辜負了龍冰的一片好意。所以,他已經做出決定接下這單生意了。

黃為國和寧靜似乎也已經用眼神交換了意見,黃為國說道:「雷師傅,就按你的意思來吧,我去找焊機和一些小零件讓你試試手,然後我們再決定要不要把羅盤交給你來修復。」

夏雷點了一下頭,「沒問題。」

黃為國離開了陳列室,龍冰走到了夏雷的身邊,「沒問題吧?」

夏雷說道:「沒問題,你放心吧。」

龍冰點了一下頭,「那就好,你在等一下,我出去打個電話。」

「好的。」夏雷目送龍冰離開陳列室。她的背影很漂亮,但他對她始終懷有一種敬畏之心,從來沒有利用左眼透視她的**。

寧靜走到了心裡的身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雷師傅,你今年多大了?」

夏雷看著她,「差一點二十四了,你呢?」他其實才二十三多一點,可不知道為什麼寧靜問他年齡的時候他想說大一點。

「你才二十四呀,我比你大兩歲呢。」寧靜笑著說。

二十六歲便已經是考古界的博士,她確實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女人,不過她的青春大概都用在學習和工作上了。就她自爆年齡這一點其實也不難看出她是一個很單純的女人,因為一般情況下,女人都會將自己的年齡說得很校

夏雷沒有與她談年齡的興趣,他轉移了話題,試探地道:「寧博士,這隻羅盤是做什麼用的呢?」

寧靜說道:「實話告訴你吧,我們也不知道,畢竟我們昨天才發現它。它的出土顛覆了我們對明朝時期的製造能力的認知,但它是做什麼用的,卻還要等你這個小師父將它修復之後才能找到答案。」說到這裡,她直盯盯地看著夏雷,「雷師傅,你實話告訴我,你能修好它嗎?」

夏雷笑了笑,「如果我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然後再抱一摞專業證書來,你就會相信我能修好這隻羅盤了嗎?」

寧靜說道:「雷師傅,我可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算了,你要是能修好這隻羅盤的話,我給你送一面錦旗。」

果然是沒什麼社會經驗的學院派女人,別人在這種情況下通常會說請吃飯或者送一份精美禮物什麼的,但她卻想到了送錦旗。她的思維,果真與大多數女人不同。夏雷忽然想到了她的翹臀上的楓葉形狀的胎記,他的心裡忍不住想,那才是她最特別的地方吧?

「我是認真的。」見夏雷沒有說話,寧靜又補了這麼一句。

夏雷笑道:「謝謝,如果你送我一面錦旗,我一定把它掛在我的工作室的牆壁上,只要有人進去,一眼就能看見它。」

寧靜似乎在想象她的錦旗掛在牆上的景象,然後她的嘴角又露出了一絲好看的笑意。

「對了,寧博士。」夏雷試探地道:「你知道龍小姐是幹什麼的嗎?」

「我不知道,我剛才還問你這個問題呢。」寧靜說。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嘆了一口氣,滿是失望的感覺。龍冰的身份和職業已經成了困擾他的心病了,一日不找到答案,這個病根就無法根除。

就在這時寧靜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然後她捂著肚子往地上蹲。

夏雷趕緊伸手抓著她的胳膊,不讓她倒在地上,一邊緊張地道:「寧博士,你怎麼了?」

「我……我……肚子好疼……哎喲……哎喲……」寧靜神色痛苦地呻吟著,眨眼間,她的臉色一片蒼白,沒有半點血色。

「寧博士,你生病了嗎?我馬上打急救車電話,你忍著,不要怕。」夏雷被她嚇著了,跟著掏出手機準備打急救車電話。

寧靜卻抓住了他的手,「不要……老毛病了,一會兒就沒睡了。」

夏雷關切地道:「你都這樣了還說沒事?你最好去醫院看看,讓我打電話吧。」

「不用,真沒事……黃教授快回來了,我還想看你展示手藝呢。」嘴上雖然說著沒事,但寧靜說話的時候卻皺著眉頭,輕咬著貝齒,一副忍得很辛苦的樣子。

「究竟是身體重要還是工作重要啊?」夏雷還想勸說她去醫院。

「都、都重要。」寧靜抓著夏雷的胳膊慢吞吞地站了起來,但剛爬到一半就又蹲了下去,額頭上也冒出了一片細密的汗珠,她苦笑了一下,「幫我一下,扶我到沙發上躺一下。」

夏雷伸手摟住她的小蠻腰,另一隻手則乾脆伸進了她的腿彎之中,一下子將她抱了起來,然後向陳列室牆角的一組沙發走去。寧靜看上去顯清瘦,但抱著她的時候卻是沉沉的,差不多有一百到一百一十斤的樣子。這樣的體重再次證明了她是那種將「精彩內容」藏在衣服裡面的女人。

寧靜似乎沒有想到夏雷會這麼干,她躺在夏雷的臂彎之中,那強健的胸肌和臂肌壓著她的柔嫩肌膚,還有他贍氣息,這些都讓她感到緊張。她的疼痛似乎不那麼明顯了,蒼白的臉色也多了一抹紅暈。

夏雷將寧靜放在了沙發上,關切地問道:「你感覺好些了嗎?」

寧靜避開了夏雷的眼神,「我……感覺好些了,老毛病了,沒事,躺一會兒就好了。」

「什麼老毛病?去醫院檢查過嗎?」

「女人的毛病,說了你也不懂。」寧靜有些尷尬的樣子。

她說是女人的毛病,夏雷就不好意思繼續問了,只是說道:「我還是覺得你應該去醫院檢查一下,你剛才的樣子真的很嚇人。如果不是你說的什麼老毛病,耽擱了病情可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寧靜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容,「你這個人停細心的,也挺會關心人的,你對女孩子都這麼好這麼細心嗎?」

夏雷有些尷尬地笑了一下,「我有個妹妹,平時都是我在照顧她,或許有點這方面的原因吧。」

「我可不是你的妹妹……哎喲……」正說著話,寧靜的肚子忽然又疼了起來,她蜷縮在沙發上,雙手笨拙而又乏力地揉著肚子,那神情比剛才還痛苦,「要是、要是我媽在就好了,每次她給我揉一下肚子就不疼了……」

夏雷愣了一下,硬著頭皮伸過了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