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22章穿透小腹的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0022章穿透小腹的眼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次見面,一個男人去摸一個女人的肚子,這種事情確實讓人尷尬,可是這是特殊情況,夏雷實在不忍心看她繼續痛苦下去。他想做點什麼,減輕她的痛苦。

寧靜的小腹很柔軟,薄薄的布料下是一片綿軟細膩的肌膚,它散發著淡淡的溫度,散發著淡淡的體香,這些都讓他倍感緊張,他的手在觸摸到她的小肚肚的時候也僵住了。他把事情想得過於簡單,可一摸人家的小肚肚,他才發現事情其實很複雜。

「你……」寧靜也僵了一下,詫異地看著夏雷。

「那個,你把我當你媽好了。」夏雷說,然後硬著頭皮輕輕地揉著她的小腹。

寧靜沒有拒絕,但她看上去比夏雷還要緊張。夏雷的手彷彿具有一種神奇的魔力,不僅驅散了她的疼痛,還帶來了一種奇妙的感覺。那種奇妙的感覺讓她靜悄悄地興奮,靜悄悄地羞澀。她的喉嚨里冒出了一串奇怪的聲音,那聲音低低的,很含混。她的神情也很奇怪,看上去很痛苦,又好像很愉快。

「你還很難受嗎?」夏雷關切地道。

「嗯,不。」寧靜的回答很含糊。都怪夏雷的那雙手,還有他的細緻入微的關懷讓她亂了分寸。

寧靜的模稜兩可的回答加深了夏雷的擔憂,他的心裡也忽然冒出了一個想法,「不知道我的左眼的能力能不能看清楚她肚子裡面的情況,找到她的病灶呢?如果病情嚴重的話,我就必須得送她去醫院了,不管她同意不同意。」

視線要穿透一個人的身體遠比透視一個人的衣服要困難得多。視線要穿透一個人的衣服就像是穿著跑鞋在跑道上跑步,他可以輕鬆快速地穿過跑道達到終點。而要穿透一個人的身體卻像是在泥濘的沼澤地里跋涉,方方面面都要困難得多。所以,他必須得保持精神的高度集中,如果他的腦海里滿是那白花花粉撲撲的美色,那肯定是不行的。

打定主意,夏雷也沒多想便喚醒了左眼的能力。寧靜身上的布料很快就消失了,無法再遮掩她的身體。雖然是扮演著醫生的角色,但眼前的宛如羊脂美玉的風景卻還是讓他心生旖念。

「打住,打住,我是在給她看病,別的地方就不要看了。」關鍵時刻,夏雷使勁地晃了一下腦袋,驅除了裡面的一些亂七八糟的念頭。他的心裡有一個執念,那就是穿透她的小腹,看到裡面的情況。便在這個執念的作用下,他的左眼不斷地從他的身體之中提取能量,增強透視的能力。

他的努力很快就有了反應,寧靜的小腹的皮膚逐漸變薄變透最後消失,她的小腹之中的情況便清晰地呈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他看到了她的小腸和大腸,還看到了她的腎臟、肝臟和脾等等,這是一副讓他震撼的景象,他從沒有想過他的眼睛可以像醫療設備一樣看到一個人的身體的內部的情況。

很快,他的視線停留在了寧靜的膽囊上,那小小的膽囊裡面裝著好幾顆結石,膽囊的內壁也紅紅的,似乎有炎症,不過不是很嚴重的樣子。

這似乎就是寧靜肚子疼的原因了,夏雷終結了左眼的透視能力。這一結束,他的身體彷彿一下被抽空,人也倒在了寧靜的身上,他的臉也恰好埋進了那最柔軟的地方。

「你……」身子一下子被夏雷壓住,男人的氣息撲鼻而入,寧靜頓時緊張得要死,「你、你想幹什麼?」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雷慌忙從她的身上撐了起來,他努力使自己表現得正常一些,可剛才那一剎那的美妙感覺卻讓他面紅耳赤,呼吸急促。

寧靜的臉更紅了,她想責備夏雷,可又找不到詞兒。還有,被夏雷這麼唐突地壓了一下,她的肚子突然就不疼了。她感到好奇怪,可又不明白這是什麼原因。

空氣中都彷彿充滿了尷尬和曖昧的味道,安靜極了。

就在這時夏雷的眼前忽然出現了幻覺,溫婉文靜的女博士從沙發上爬了起來,她搖曳著柔軟的身姿,跳著好看的舞蹈。

夏雷使勁地搖晃了一下腦袋,但這一次幻覺並沒有像他想象的那樣消失,反而更加真實了,甚至有互動的動作。

「不要摸那裡。」夏雷痛苦地說。

「不要摸哪裡?」江如意詫異地看著夏雷,她的臉也更紅了,「我根本就沒……沒動1

寧靜的聲音總算讓夏雷反應了過來,他正處在幻覺之中。他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擰了一把,疼痛傳來,他眼前的幻覺這才消失。

「你怎麼了?」這下換寧靜去關心夏雷了。

夏雷深吸了一口氣,待到心神平靜下來才說道:「沒事,我剛才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為什麼會說出那樣一句話,他跟著轉移了話題,「寧博士,你真得去醫院治療了,你的膽囊裡面有好幾顆結石,還有炎症,這樣下去會引起病變的。」

「你怎麼知道我有膽結石?」寧靜很驚訝的樣子。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是啊,他是怎麼知道人家肚子里有膽結石的呢?他顯然不能告訴寧靜他看穿了她的肚皮,然後看到她的膽囊里有結石。他想了一下,笑著說道:「我有一個朋友,他也得了膽結石,你的癥狀和他一樣,所以我認為你也得了膽結石。寧博士,這是很嚴重的事情,你真的趕快去醫院治療了。」

「我真的得了膽結石?」寧靜還是有些不相信。

夏雷不能明說,只是說道:「八.九不離十吧,相信我,去醫院吧。」

寧靜說道:「好吧,你修好了羅盤之後我就去醫院檢查一下。」然後,她笑了一下,「你剛才的樣子,還有說話的口吻好像醫生。」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恐怕沒有醫生能像我這樣,直接用眼睛就能找到病人的病灶吧?如果我懂開處方的話,我還真能成為一個優秀的醫生呢。」

這時龍冰和黃為國一齊走了進來,兩人的身後還跟著一個考古局的工作人員,他的手裡拖著一台輪式微型精密焊機。焊機上放著一隻購物袋,一台精密的電子秤。三人一進門,視線就都聚集到了寧靜和夏雷的身上。

「你們在幹什麼?」黃為國說道。

躺在沙發上的寧靜跟著爬了起來,神色尷尬又慌張,「沒、沒什麼。」

就她這反應,沒什麼也被人當作有什麼了。夏雷有些尷尬,他站了起來,說道:「剛才寧博士肚子疼,我扶她上沙發躺一會兒。」

龍冰看著夏雷和寧靜,她的眼神有些特別。

好在黃為國只是隨口問了一句,他根本就不在乎兩人在沙發上做了什麼,他向夏雷招了一下手,「雷師傅,東西拿來了,你過來試試手吧。」

夏雷點了一下頭,走了過去。

考古局的工作人員將精密焊機接上了電源,然後又將放在焊機上的一隻購物袋打開,從裡面拿出了幾樣細碎的小零件,最後連帶焊鉗和焊條一起放在了地上。

夏雷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小零件,那些小零件都是鑄鐵材質,有齒輪,有連桿和轉軸,做工比較粗糙,像是從一隻自來水水表裡面拆下來的。它們也都有被損壞的痕,有的有裂縫,有的斷裂成了兩截、三截。

「就這些嗎?」夏雷不以為然地道,他以為會是很困難的測試,卻沒想到這麼簡單。焊接這些東西對他來說沒有半點難度。

黃為國說道:「就這些,不過,雷師傅你別把這次測設看得太簡單,這些小零件我都稱過重量。我要你焊好它們,但它們的重量不能超過原來的兩克。」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焊接東西肯定會增加重量,黃為國要求他不但要焊接好這些小零件,還要要求他將增加的重量控制在兩克之類,這樣的要求就有些為難人了。

「雷師傅,你行不行?」黃為國直直地看著夏雷,彷彿要用眼睛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寧靜說道:「雷師傅,沒關係,這些都是測試用的小零件,我相信你一定行的。」

黃為國詫異地看了寧靜一眼,他的心裡有些奇怪,剛才她可是一個勁地質疑夏雷的能力,這會兒怎麼又開始鼓勵起夏雷來了?

夏雷還是沒有說話,不過他蹲了下去,熟練地拿起了焊鉗和護眼罩。他先在一塊搭鐵片上測試了一下焊鉗的性能,然後又觀察了一下搭鐵片上留下的焊疤的厚度。半響之後,他才揀了一塊斷成兩截的齒輪,平放地上,用焊鉗燒焊。

灼眼的電弧光在陳列室里亮起,龍冰、黃為國和寧靜還有那個工作人員都轉過了身去,不敢直視燒焊的夏雷。然而,四人都不知道,此刻的夏雷的左眼卻是直接穿透了護眼罩和電弧光,直達焊點中心!

任何語言都難以形容此刻的神奇,護眼罩擋住了能傷害眼睛的電弧光,而夏雷的眼睛卻穿透護眼罩,將焊條與齒輪的接觸點看得清清楚楚,無有遺漏!

焊接的難度就在於看不見焊條與被焊接物的接觸點,而一旦能看見,甚至能放大來看,那麼焊接還有什麼難度呢?

完美焊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