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24章外語其實很簡單
小說:| 作者:| 類別:

0024章外語其實很簡單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一忙便從下午忙到了天黑。

馬小安留下也幫不上忙,再加上明天一早還要來開店,所以夏雷便讓他回去了。夏雷繼續用車床加工新的部件。下午的時候他已經焊接好了所有的羅盤損壞的部件,現在只需要將剩下的一個部件加工出來,這單生意便算完成了。

閑著無事的寧靜坐在夏雷的辦公桌前翻看夏雷帶來的書籍,她興趣淡淡地翻過兩本專業書籍,然後拿起了一本《當代大學德語》書,頗驚訝地道:「雷師傅,你還在自學德語嗎?」

夏雷隨口應了一句,「嗯,多學一門知識總是好的。」

「Sir,SpreSieDeutsch?」寧靜忽然冒出了一句德語。

夏雷的左眼微微地跳了一下,他的腦海中忽然就冒出了相關的德語單詞,單詞的音標還有語法。非常詭異,這是他第一次聽人說德語,可他卻聽懂了寧靜說的是什麼意思。寧靜說的是——先生,你會說德語嗎?

「Sir,SpreSieDeutsch?」寧靜重複了這句話,語氣裡帶著點挑釁與質疑的意味。顯然,她不相信一個焊工師父會懂德語。

夏雷心中想到了一句話,他的眼前沒有書本,但他的左眼裡卻閃過一個個德語單詞,他的腦海里又浮現出了相關的語法和音標,隨後,這些單片語合成了句子。這是一個非常複雜和奇妙的過程,但它耗費的時間卻僅僅只有幾秒鐘。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他說道:「Miss,Isch,abe日chspreicht色hrgut.」

他說的是——小姐,我會說德語,但我的口語不是很好。

寧靜驚訝地看著夏雷,愣了好半響才說道:「看你真會德語啊,你怎麼會想到要學德語呢?德語是一個小語種,你要學一門外語的話,那也應該學英語啊,它的實用範圍要廣闊得多。」

幾秒鐘后,夏雷說道:「Mademoi色lle,jevaisunpeudefran?ais.」

「你……」寧靜再也坐不住了,她站了起來,目瞪口呆地看著夏雷,張大了小嘴,「你剛才……說的是法語?」

夏雷笑了一下,「是的,我說我也會一點法語。」

「我的天啊,你真是深藏不露,我懂英語、德語卻不懂法語,你比我還厲害1寧靜讚歎地道,她看夏雷的眼神也大不一樣了。

夏雷說道:「我哪有你厲害,我只是閑得無聊瞎學學,就會幾句簡單的口語。你這麼年輕就拿到了博士學位,你才是真的厲害,我很佩服你。」

寧靜跟著說道:「不不不,應該是我佩服你才對,你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厲害的技術,你還自學了德語和法語,這說明你是一個非常聰明而又上進的人。就你這種面對人生的積極的態度,就已經值得我學習了。」

「呵呵……難道我們要繼續這樣扯下去嗎?」夏雷笑了笑,然後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手中的工作上。

寧靜卻還看著夏雷,無法移開她的視線,她的心裡暗暗地道:「可笑,第一眼看見他的時候我一點都不相信他,我甚至還有點看不起他,可是人家這手藝國內也找不出幾個來。這還不算,人家還自學了德語和法語,我除了比人家多一張文憑之外,我又哪點比人家強呢?」

她的心裡除了敬佩,還有一絲慚愧的感覺。

然而,她卻不知道,眼前讓她敬佩的一切才只是一個開頭。將來的夏雷會發展成什麼樣,無人能估量!

「好了,總算是搞定了。」夏雷關掉了機床,他取下了加工好的一隻齒輪,湊到燈光下查看。

寧靜這才收起亂糟糟的思緒,她湊到了夏雷的身邊,也看著那隻齒輪,「這是最後一個部件了嗎?」

「嗯,最後一個了。」夏雷說。

寧靜說道:「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搞定了,我以為要熬一個通宵呢。」說到這裡,她抿嘴笑了一下,「我剛才還想問你今晚我睡哪呢。」

「你不會是想在這裡過夜吧?」

「你這裡連一張床都沒有,就算我想也沒地方睡呀。」

夏雷正想說有一張鋼絲床的,可話到嘴邊他忽然覺得這個話題會讓人產生誤會,他改口說道:「寧姐,我送你回去吧,你是回家還是回考古局?」

寧靜笑盈盈地看著夏雷,「你送我回家,然後我再開著車送你回家嗎?」

夏雷這才想起他是一個沒車的人,他尷尬地笑了笑,不再提送人的事情了。

寧靜說道:「陪我去考古局吧,我需要你的幫助。」

夏雷說道:「你想在今晚就組裝它並讓它動起來嗎?」

寧靜點了點頭,「它是一個奇,我迫不及待想解開它的秘密。」

夏雷也沒有多想便說道:「那好吧,我陪你去考古局。」這隻羅盤究竟是什麼來歷,它又蘊藏著什麼秘密,他也想知道答案。

半個小時后,夏雷又跟著寧靜來到了考古局。這一次沒有去那間陳列室,寧靜將他帶進了一間考古工作室之中。

這個工作室很大,不過擺滿了等待處理的瓷器、石雕等文物,以至於空間顯得很狹校寧靜將工作台清理了一下,騰出空間,然後小心翼翼地將羅盤和夏雷修復好的部件以及用車床加工的部件放在了工作台上。

夏雷說道:「寧姐,你不打個電話給黃教授嗎?」

寧靜想了一下說道:「這麼晚了就算了吧,反正他明天一早就會過來。雷師傅,我不太會擺弄機械,你能不能幫我把這隻羅盤裝上?」

「當然沒問題。」夏雷爽快地答應了。

「那我去給你泡杯茶。」寧靜說。

夏雷笑著說道:「寧姐,不用這麼客氣的。」

「我給你泡杯茶解解困,你先忙著,我很快就回來。」寧靜往外走去。

夏雷從她的窈窕的背影上收回了視線,開始動手組裝羅盤。

這大概是他第一次干這種類似鐘錶匠的活,毫無經驗可言。不過他有著他的優勢,通過左眼,他能回憶起所有的零部件的正確位置。通過他的左眼,他也能輕易看見別人不能看見的地方,將零部件正確安放。所以,雖然是第一次干這種活,他剛起來卻顯得輕車熟路,嫻熟流暢。

寧靜端著一杯普洱茶返回工作室的時候,夏雷已經將最後一個部件裝在羅盤上。

很詭異,羅盤一裝上,錶盤上的金色指針便轉動了起來,然後指向了正北的方向。

夏雷拍了拍手,笑著說道:「搞定了。」

寧靜快步走了過來,直盯盯地看著工作台上的羅盤,驚喜地道:「怎麼這麼快啊?」

夏雷笑了笑,沒說什麼。事實上,為了穩妥起見,他還故意放緩了組裝羅盤的節奏,如果他想快的話,寧靜還在燒開水的時候他恐怕就完成組裝了。

「它動了,你用的是修復好的部件吧?」寧靜扶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可還是沒法看清楚夏雷選用了哪種性質的部件完成了組裝。

夏雷說道:「我用的是修復好的部件,我覺得先裝上原來的部件試試,然後再裝上我加工的部件試試,然後由你來判斷哪種結果是最好的。」

「你真細心,哎喲,我都忘了給你茶了。」寧靜這才想起手中的普洱茶,她將茶杯塞到了夏雷的手中,然後就迫不及待地去研究組裝好的羅盤去了。

夏雷其實也不渴,他喝了一口茶湯之後便把茶杯放在一邊,然後湊到了寧靜的身邊,看著她擺弄羅盤。

寧靜的身上香香的,那香味很好聞。她並沒有察覺到身邊的夏雷,更沒有發現她前傾的姿勢下,V形領口裡面曝露出了一條雪白的深溝。

雪亮的燈光,年輕漂亮的女博士,迷人的芬芳,誘人的美色,還有一隻神秘羅盤,這些元素混合在一起,夏雷的心中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身體裡面蠢蠢欲動,難以形容。

「雷師傅,你再幫個忙把你加工的零件換上去試試吧,或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寧靜說道。

「沒問題。」夏雷跟著又換上了他加工的零部件,這一次速度比剛才還要快。

可是,裝上新加工的零部件之後羅盤卻一動不動。

寧靜觀察了半響才說道:「真奇怪,怎麼會這樣呢?雷師傅,麻煩你再換一下原來的部件好不好?」

夏雷的心裡其實也很奇怪,不過他也沒問什麼,直接動手換上了原來的部件。這一次,羅盤再次運作了起來,金色的指針指向了正北的方向。

寧靜讚歎地道:「我想,這羅盤看上去是鑄鐵打造的,但裡面肯定加了什麼特殊的材料,它太神奇了。」

夏雷笑著說道:「這就需要你們去研究了,我的工作算是完成了。」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人推開,一張熟悉的面孔也出現在了夏雷和寧靜的面前。

來的是龍冰,面無表情,渾身上下都冷冰冰的。她看了夏雷和寧靜一眼,然後她的視線就移落到了那隻羅盤上。

「你怎麼來了?」夏雷打破了怪異的沉默。

「你完工了,我當然要來。」龍冰走到了工作台前,伸手抱起了那隻羅盤,然後轉身就往外走。

寧靜急了,慌忙上去擋住龍冰,「龍小姐,你幹什麼?這羅盤你不能帶走1

龍冰冷冰冰地道:「我能不能帶走這隻羅盤你說了不算,你們局長說了也不算,讓開吧,別妨礙我工作。」

「不行不行,你不能帶走它,你得把話說清楚1寧靜死活不讓路。

龍冰忽然一掌砍在了寧靜的脖子上,寧靜一聲悶哼,仰頭就往地上倒去。

夏雷趕緊上前抱住寧靜,這才沒有讓她摔倒在地上,他驚訝地道:「你怎麼能這樣做?她對你根本就沒有半點威脅1

龍冰淡淡地道:「一刻鐘之後她就會醒來,你照顧一下她吧,這次合作就到此為止,下次需要你做什麼的時候再聯繫你。」

夏雷鬱悶地道:「你也不問一下我同不同意?還有,你讓我修好這隻羅盤,我修好了,你能告訴我它是幹什麼用的嗎?」

「不該你知道的你就別問,再見。」龍冰轉身出了門,多餘的話都沒有留下一句。

夏雷抱著昏厥過去的寧靜,看著空蕩蕩的門口,好半響都沒有動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