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25章撿到一個好姑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0025章撿到一個好姑娘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龍冰出現,龍冰離開,來無影去無蹤,夏雷似乎已經適應了她的這個特點。羅盤是龍冰讓他去修的,他修好了,他的工作也就完成了,事情也就與他無關了。至於那隻羅盤究竟是幹什麼用的,龍冰為什麼會拿走它,這些他其實並不是很關心。至於考古局如果與龍冰接觸,討要什麼說法,這些他就更不關心了。

羅盤事件之後,夏雷將全部精力都投進了雷馬工作室之中,三天後雷馬工作室開張了,生意不及想象中的好,但也不差。一般的活馬小安出手,有難度的夏雷出手,兩人的分工明確。幹了一天,一算賬,除了材料費、水電和房租費凈賺1400元。

「有點少。」夏雷說,心中微微有些不滿意。

馬小安卻很開心,「雷子,知足吧,我們沒幹多少活就賺了1400元,以前我們在工地上打工要工作一個星期才能賺到這麼多。」

兩人在工地上打工的時候平均工資是一天一百,確實需要工作一星期才能賺到1400元。現在一天就賺到了這麼多,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

夏雷想想也釋然了,他說道:「如果考古局的人把那五萬塊給我們,我們算起來便賺了五萬多了,以前我們要賺這麼多,我們兄弟倆起碼要干差不多一年。」

「考古局屬於政府機構,不會賴賬的,早晚會給。」馬小安說道。

這時店門口出現了一個女人,她很年輕,二十齣頭的樣子,一張蘋果臉,眼睛大大的。她上身穿一件花格子短袖襯衣,碩大的胸部將布料撐得高高的,緊緊的,那紐扣彷彿隨時會被擠爆似的。下身穿著一條廉價的牛仔短褲,臀部被勾勒得圓圓的,頗為誘人。女人的肩頭挎著一隻包袱,那包袱是藍色布料,舊兮兮的樣子。從包袱的一角露出了一截白色的毛巾,毛巾看上去也髒兮兮的。就這身裝束,讓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從農村來的。

夏雷試探地道:「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我……」女人顯得有些緊張,「請問誰是這裡的老闆?」

她的話帶著蜀音,多半是從蜀地過來的了。

夏雷還沒說話,馬小安便指著夏雷笑著說道:「妹子,這就是我們老闆,你找他幹什麼呢?」

女人似乎是鼓足了勇氣,她看著夏雷,笨拙地鞠了一個躬,「老闆,我、我……你們這裡要人嗎?我什麼都能幹,洗碗、端盤子、打掃衛生、煮飯……」

夏雷笑著說道:「我們這裡不是餐館,不需要人端盤子洗碗。抱歉,你去餐館問問吧。」

女人咬了一下嘴唇,也沒再糾纏,轉身便離開了。

夏雷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腳上,她穿的是一雙解放鞋。這種鞋即便是在農村也很少有女人會穿了。也許是被這雙鞋所觸動了,夏雷心中一軟,跟著又叫住了女人,「等等,你能告訴我為什麼找工作嗎?」

女人看了夏雷一眼又避開了夏雷的眼神,小心翼翼地道:「父親老了,干不動活了,弟弟要讀書,沒錢,我不想他綴學,所以出來打工。」說到這裡,她的眼眸里泛起了淚花,「可是、可是我沒什麼手藝,問了幾家餐館人家都滿人了,現在又不是工廠招工的季節……我身上的錢都用光了,今晚也不知道住哪裡,我……」

夏雷打斷了她的話,「你留下吧,我給你三千一個月,管吃祝」

「啊?」發出這個驚訝的聲音的卻不是來找工作的女人,而是馬小安。

女人感激地看著夏雷,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

馬小安將夏雷拉到了一邊,嘀咕道:「我說雷子,你幹嘛收下她啊?我知道你是同情她的處境,可是這個世界上需要同情的人太多了,就咱們這點實力能幫幾個啊?還有,就算你要收下她,也不必開那麼高的工資啊,她這樣的農村女孩,管吃住的話給她一千五她就滿足了。」

夏雷說道:「人家不是要供養弟弟讀書嗎?我們少賺點,多給她一點,她們一家人都好過一點,這有什麼不好?」

馬小安嘆了一口氣,他知道夏雷突然改變主意並給這個女人這麼高工資的原因,那是她的情況和夏雷有些相似。他不贊成招人也是為了節省開支,不過這個工作室的老闆是夏雷,夏雷做出了決定,他也無話可說。

女人這才說出話來,「老闆,大哥,我、我現在就開始幹活,有什麼讓我做的?」

馬小安沒好氣地道:「你怕老闆會反悔嗎?你放心吧,你老闆是個好人,心善得很,他答應收下你就不會再趕你走的。」

女人鬆了一口氣,連忙說道:「謝謝老闆,謝謝大哥。」

夏雷笑著說道:「被道謝了,不用這麼客氣。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呢?我叫夏雷,他叫馬小安。」

女人說道:「我叫周小紅。」然後她又想起了什麼,跟著又補了一句,「雷老闆好,馬大哥好。」

馬小安的心裡本來是不太舒服的,可這個周小紅左一句老闆,又一句大哥,小嘴甜得讓人沒話說,他的心裡也就舒暢了。更何況人家周小紅還是一個年輕漂亮的農村姑娘,他一個大男人總不能老針對人家吧?那樣太沒風度了。

「你沒地方住嗎?」夏雷問。

周小紅輕輕地埋下了頭,窘迫地道:「嗯,我的錢……用完了,旅館老闆今天早晨就把我趕出來了。」

夏雷想了一下,「要不今完里吧,店裡有一架鋼絲床。待會兒我給你叫一份外賣,你湊合著吃吧。等你安頓下來的時候我再幫你想想辦法。」

「雷老闆你人真好,謝謝,謝謝你。」周小紅又不停地道謝。

夏雷笑道:「你看你又來了不是,以後真別這麼客氣了。」

周小紅尷尬地笑了一下,然後又說道:「不用給我叫外賣,給我、給我一盒速食麵就行了。」

夏雷說道:「那怎麼行?小安,你去對面街的那家川菜館給她叫一份外賣,我幫她鋪床。」

「哦。」馬小安應了一聲,卻湊到夏雷的身邊,低聲說道:「你家不是有空屋嗎?帶你家去吧,嘿嘿。」

夏雷一腳就踩在了馬小安的腳背上,「胡說八道什麼,滾蛋1

馬小安齜牙咧嘴地跑去給周小紅叫外賣去了。他其實也就是隨口開個玩笑,他知道夏雷根本就不是那樣的人。他也不是那樣的人,不然他和夏雷也不會成為朋友。

夏雷將鋼絲床打開,鋪上了棉絮和毯子。這架鋼絲床是前店主蔣大爺留下的,他置辦了新的床上用品,本來是打算有時候加班在這裡睡的,卻沒想到工作室開張的第一天就添了一個農村姑娘,也正好給她使用了。

「雷老闆,怎麼能讓你給我鋪床呢,還是我來吧。」夏雷整理床鋪的時候,周小紅將他擠開了。

夏雷看著她手腳麻利的樣子,心裡也在琢磨著明天給她安排些什麼工作。三千塊錢包吃住,這雖然有同情她的成分,但他也不能白白給她,她也要付出勞動才行。他的心裡暗暗地道:「接待客人的活以後肯定是交給她來做了,不過只是干這活的話也太少了,不如教她手藝,她這麼年輕學起來也快,用不了兩月就能**操作了。對,先讓她干點接待客人和打掃衛生什麼的活,閑著的時候就讓她學燒焊和車床加工。」

「雷老闆,這些都是新的呀,我怎麼好意思睡呢?」周小紅整理好了床鋪,卻不敢上去睡的樣子。

夏雷笑著說道:「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暫時住在這裡吧,等條件好點的時候再做別的打算。」

「嗯,雷老闆你真是個好人。」周小紅跟著又說道:「我……我沒說謝謝。」

夏雷唄她的淳樸的舉動逗笑了,他說道:「就算說了也沒什麼,我只是不想你太客氣了。對了,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

「什麼想法?」周小紅莫名緊張了起來,她下意識地拉了一下半開的領口,想把什麼秘密遮掩起來的樣子。

一個還算陌生的男子突然提出什麼想法,還問願不願意,她有這樣的反應倒也正常。夏雷倒是越來越覺得她有趣了,他笑著說道:「我想讓你學手藝,燒焊和車床加工,只要你認真學,以後就算回老家了也有一個謀生的手藝,你願不願意呢?」

「原來你說的是這樣啊?」

「你以為我在說什麼?」夏雷笑呵呵地看著她。

周小紅的臉頓時漲紅了,急忙說道:「沒、沒什麼,我當然願意,我一直想學個手藝,可沒錢交學費。我老家在山裡,我們家也沒什麼又本事的親戚,所以一直都沒如願。雷老闆你願意教我,我一定會好好學的。」

夏雷說道:「那就這樣決定了,明天有客人來的時候你招呼一下,倒杯水,問一下對方要做什麼,沒事的時候就跟著我和馬小安學手藝。」

「馬、馬大哥願意教我嗎?」周小紅怯怯的樣子,」我有些怕他。」

這時馬小安端著一份外賣走了進來,「你怕我什麼?我會吃了你嗎?」

周小紅這才看見馬小安進來,她慌忙擺手,「不不不,馬大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馬小安將外賣遞到了周小紅的手中,笑著說道:「你放心吧,只要你肯學,我絕不留一手,什麼都教你。」

「謝謝你,馬大哥。」周小紅這才放鬆下來。

馬小安笑著說道:「還有,我是比你的雷老闆還要善良可愛的人,往後你就會發現我身上的優點數都數不完。」

周小紅看了看馬小安,又看了看夏雷,她抿著嘴什麼都沒說,但她的心裡顯然不這麼認為,這點從她看馬小安和夏雷的眼神就能區別出來。

安頓好周小紅,夏雷和馬小安離開雷馬工作室的時候已經天黑了。馬小安騎著他的破爛的摩托車將夏雷送回了家,然後又騎著摩托車走了。

回到家裡,夏雪已經做好了飯菜等著他吃飯了。

吃了晚飯,夏雷打開電視,選了一個英語頻道看了起來。

收拾碗筷的夏雪好奇地看著夏雷,「哥,你什麼時候喜歡看英語頻道了?你能聽懂嗎?」

夏雷笑了笑,「當然能聽懂。」

夏雪切了一聲,「我才不信呢,我都聽不太懂,你怎麼可能聽懂?」

夏雷卻沒有解釋,一邊看電視,一邊學著電視里的播音員說英語。他已經記住了所有的英語單詞,還有相關的語法,他所欠缺的只是口語能力。一旦他突破口語這道難關,毫無疑問,他將是一部人形翻譯機。當然,這個秘密他是無法跟夏雪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