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28章青春的味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0028章青春的味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轉眼又是一個星期過去了。

開張以來,雷馬工作室的生意一日.比一日好。這與運氣無關,與手藝有關。夏雷的手藝有多好,沒人能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但找他的人都能心滿意足地離開。有一句老話說得好,酒好不怕巷子深,夏雷的雷馬工作室的位置雖然不好,但隨著夏雷的名聲越傳越遠,生意就自然接踵上門了,就連廣告都免了。

周小紅也開始學手藝了,燒焊和車床加工。她沒基礎,也僅僅是初中畢業,不過她腦袋好用,很多地方只要夏雷和馬小安給她說一下,然後她再實際操作一下便懂了。就她的勤奮好學的勁頭,夏雷和馬小安都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能接手一些簡單的活了。

一忙又是一整天,夏雷和馬小安都累出了一身大汗。看著紙箱里的一大堆加工件,夏雷和馬小安相視一笑。累是累了點,但值得!

「累死了,雷子,晚上我們去吃燒烤吧,我請你。」馬小安用毛巾擦了一把汗,臉上的油污沾在了毛巾上,一張白色的毛巾頓時髒兮兮的了。

夏雷笑了笑,「好吧,不過我來請客。」這幾天的時間又有七八千塊的純收入進賬,他心裡高興。這點錢肯定比不上他在澳門賭場贏的那筆錢,可這錢他用起來踏實,也更有滿足感。

周小紅端著一隻洗臉盆走了過來,一邊利索地擰乾泡在水裡的毛巾遞給夏雷,一邊說道:「雷老闆,擦把臉吧。」

夏雷接過周小紅遞來的毛巾,擦了一把臉,然後說道:「小紅,今晚你也去吧,我請你吃燒烤。還有,以後別叫我什麼雷老闆了,叫我雷子哥就行了。」

「好啊,雷子哥。」周小紅好開心的樣子,「我要吃烤雞翅膀,還有肥腸和牛肉,可以嗎?」

夏雷笑了,「當然可以,你想吃什麼都可以。」

馬小安打趣地道:「小紅啊,你這麼好吃,怎麼不見你長胖呢?」

周小紅翹了一下嘴,不滿地道:「馬大哥你又開我的玩笑,我是山裡人,我們那個地方哪有什麼燒烤啊,我還是在讀初中的時候吃過一次,到現在都沒吃過呢。」

馬小安的嘴向來油滑,可這時也不說話了。他不會拿周小紅的貧困開玩笑。

「你們等我一下,我洗個臉,我可不想你們帶著一隻大花貓出去。」周小紅沒有察覺到夏雷的心情的變化,她還是那麼開心。

夏雷看了看她腳上的解放鞋,忽然說道:「小紅,這幾天我們忙著幹活,沒照顧好你,你別往心裡去。」

「我……」周小紅以為她說錯了什麼話,頓時緊張了起來。

夏雷拍了一下她的肩頭,笑著說道:「去洗臉吧,然後我和小安帶你去逛街,吃燒烤的事情押后,我們先去給你買幾件衣服,嗯,還有鞋子。」

「不不,你們對我夠好的了,我怎麼還能要你們給我買衣服呢?我、我拿了工資自己去買。」周小紅說。

夏雷說道:「你成天穿著這雙鞋,你不覺得臭啊?」

周小紅頓時一窘,一張蘋果臉也臊紅了。她下意識地把腳往後挪,可她沒有辦法將一雙腳藏起來。

夏雷笑著說道:「去吧去吧,時間還早,你還可以洗個澡,我和小安去外面等你。」

馬小安也說道:「快去快去,我們帶你去逛商場,買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鞋子,回來你就是一個大美女了。」

「嗯……」周小紅的眼眸紅紅的了,轉身向裡間跑去。

「她是一個好姑娘。」夏雷說。

馬小安說道:「我去看看熱水器是不是好的。」

夏雷一巴掌拍在了馬小安的後腦勺上,「你給我老實點,小紅是一個善良淳樸的女孩子,你別欺負人家,還有,她不適合你。」

馬小安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夏雷,「那什麼樣的女人才適合我啊?」

這時門外走過一個濃妝艷抹的妖艷女人,大白腿,前凸后翹,走路的時候那小腰扭來扭去,勾人得很。好些男人在看她,但她卻對那些男人不屑一顧,就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高傲得很。

夏雷笑著說道:「看見了嗎?這樣的女人才適合你。」

馬小安的一雙眼睛頓時落在了摩登女郎的翹臀上,無法移開了。

夏雷也站在他的身邊看著那個摩登女郎,打望美女是每個男人愛乾的事情,也就是那麼一點點的欣賞的心思,他忽然就看到了更多的內容。美麗的景色在眼裡呈現,珠圓玉潤,豐腴挺翹。別的男人費盡心思才能看到的風景,他隨隨便便一眼就能看見,這種感覺真的讓人很爽。

看多了,身體的某個地方便有了不適的感覺,夏雷收回了視線,他拍了一下馬小安的肩,「小安,你記住了,只有這樣高傲的女人才配得上你。」

「那我得多看一眼,她的屁股真性感,哈哈1馬小安追了出去。他對著摩登女人的背影吹了一聲口哨。

摩登女郎回過頭來,然後沖馬小安甩出了一根中指。

馬小安沒有半點生氣,反而笑了,一副賤皮子的樣子。

一輛紅色的POLO車忽然停在了雷馬工作室門前的馬路上。車門打開,一身制服的江如意從駕駛室里走了下來。

看見江如意,夏雷忽然想起了那件讓他跳進黃河都洗不清的事情,他跟著就蹲在了門邊的柱頭後面,一邊對馬小安說道:「如果她找我,就說我不在。」

「你們這是什麼情況啊?」馬小安很好奇的樣子。

夏雷瞪了他一眼,「你別問了,照我說的做。」

這時江如意已經走到了店門口。

「嫂……」馬小安跟著又改口說道:「這不是江局嗎?什麼風把你老給吹來了啊?」

江如意白了他一眼,「少跟我油嘴滑舌的,小心我抓你進局子。雷子呢?」

「雷子他、他不在。」馬小安偷偷地看了躲在柱頭後面的夏雷。

江如意一把推開馬小安,直接走到柱頭後面將夏雷給逮了出來,一邊說道:「你這是做賊心虛吧?現在連見都不敢見我了?」

夏雷苦笑道:「哪有,我剛才系鞋帶而已。」

江如意哼了一聲,「我是看著你長大的,你撒謊的樣子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夏雷,「……」

「不過你放心吧,這次我不是來追究那件事的。」

夏雷暗暗鬆了一口氣,「那你是來幹什麼的?」

江如意說道:「一個賣菜的大爺騎著他的三輪車撞了我的車,還沒錢賠,我都快被氣瘋了。車門凹下去一塊,你趕緊幫我弄一下。」

夏雷和馬小安走到馬路邊看了一下,還真是的,POLO車的車門被撞凹下去好大一塊。

「快點啊,我還趕著去局裡開會呢。」江如意催促道。

夏雷說道:「我這裡沒噴漆的設備啊,就算我幫你把凹坑拉起來,你還得去修車店噴漆。」

江如意說道:「我當然知道要去修車店噴漆啊,不過你幫我把凹坑拉起來,他們會算便宜一點。」跟著她又催促道:「快點快點,姐還趕著去開會呢。」

夏雷看著馬小安,「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幫江局搞定。」

馬小安嘟囔道:「不給錢還這麼囂張,真當自己是老闆娘啊?」抱怨歸抱怨,他還是拖來一台焊機,調低電壓,用焊條將凹下去的地方一點點地拉起來。

馬小安幹活的時候江如意將夏雷拉到了一邊,湊到他的耳邊說道:「你還記得指紋的事嗎?」

夏雷驟然緊張了起來。

「比對的結果快出來了,你不想說點什麼嗎?」江如意說。

夏雷哭笑不得,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弄好了,江局你可以開走了。」馬小安說道。

江如意伸手在夏雷的腰肢上擰了一把,「回頭再跟你算賬,我先走了。」

夏雷和馬小安站在馬路邊一起看著江如意上車,又一起看著江如意開車走遠,最後消失在視野之中才對視了一眼。

「雷子,她好像沒給錢吧?」馬小安說。

夏雷沒好氣地道:「你怎麼不問她要啊?」

馬小安看著夏雷,「你想害我也不用下這麼狠的手吧?找她要錢?你還不如現在就殺了我。」

這時周小紅從裡間走了出來,一頭黑色的秀髮濕漉漉的。她的身上還是那一套土得掉渣的衣服,不過裡面的內衣卻是換上了乾淨的,腳上也穿上了一雙白色的襪子。她怯怯地看著夏雷和馬小安,「我好了,我們……可以走了嗎?」

夏雷笑著說道:「我們走吧,逛街去1

三人關上門,沿著人行道往前走。夕陽的餘暉撒落在三人的身上,好一幅青春的畫面。

「小紅,你喜歡什麼樣的衣服?待會兒哥幫你挑。」馬小安說。

「牛仔褲,白汗衫。」馬小紅說。

「那多土啊,不符合現在的流行趨勢,哥幫你挑一套超短裙吧,你穿上一定漂亮死了。」馬小安慫恿道。

周小紅一顆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醜死了,我不穿。」

「雷子,你說句話啊,你想給她買什麼衣服啊?」

「這個……」夏雷想著。

周小紅說道:「雷子哥給我買什麼我都穿。」

「啊?為什麼啊?」馬小安不樂意了。

周小紅說道:「因為雷子哥是好人,他不會騙我。」

路上頓時揚起了一片笑聲,這笑聲,也滿滿的青春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