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30章假裝是我男朋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0030章假裝是我男朋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說道:「我沒開玩笑。」

池靜秋看著夏雷,眼神之中充滿了鄙夷的意味,「雷同學,你什麼時候變成這種人了?」

「我變成什麼人了?」

「騙子。」池靜秋又補了一句,「而且,是那種連自己都要欺騙的騙子。」

夏雷也看著她,但他只是笑了笑,什麼都不想說了。這次碰面純屬意外,他早已經不是高中時代的那個他,而她卻似乎還是高中時代的那個她,驕傲無情。面對她的質疑,她的冷嘲熱諷,他卻沒有半點生氣的感覺,因為不值得。現在,他連話都不想與她,多說一句都會覺得累,覺得多餘。

夏雷沉默,池靜秋卻認為戳中了夏雷的痛處,她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我說對了是吧?雷同學,我給你半分鐘的時間離開這裡,去你應該待的地方,這裡不是你能待的地方。如果你半分鐘后還坐在這裡,我就叫保安過來,你不想我那樣做吧?」

夏雷說道:「池同學,我真不想和你說太多話,累得慌。我這麼跟你說吧,如果我現在走了,而且是被你趕走的,你們寧董肯定會訓你的。」

「看來我真得叫保安了。」池靜秋掏出了手機準備打電話。

夏雷也懶得跟她解釋,隨手拿起了一本雜誌翻看。

這時從門口走進來一個中年男子,個子不高,不到一米七的樣子,胖臉再加上一隻啤酒肚,看上去便是那種事業小有成就,生活毫無節制的人。

「親愛的,發生什麼事了?」中年男子一進來便稱呼池靜秋親愛的,一點也不掩飾他對池靜秋的愛。

這稱呼把夏雷嚇了一跳,他的腦海之中忽然又浮現出了池靜秋在他寫給她的情書的那句話:我喜歡吳奇隆那樣的男生,請問雷同學,你是那樣的男生嗎?

這位仁兄就是她心目中的吳奇隆那樣的男生嗎?

夏雷忽然笑了,他實在忍不住了。如果有誰說這位仁兄是吳奇隆而不是吳孟達,他一定會打瞎那人的狗眼。

「你是誰?」中年男子看著莫名其妙發笑的夏雷,不客氣地問道。

夏雷還沒有說話,池靜秋便搶著說道:「老公,他叫夏雷,是我高中同學,我覺得他今天是來給我帖賴在寧董的會客室里不肯走。」

中年男子的一張胖臉頓時陰沉了下來,他指著夏雷,「滾出去1

夏雷笑著說道:「吳奇隆先生,請你說話客氣一點。」

「吳奇隆?」中年男子愣了一下,「吳奇隆是誰?」

夏雷看著池靜秋,一副驚訝的樣子,「你的愛人不是吳奇隆嗎?」

中年男子狐疑地道:「親愛的,這是怎麼回事?吳奇隆是誰?什麼時候冒出一個吳奇隆來了?」

池靜秋氣得跺腳,「吳奇隆是台灣的歌星,你真給我丟臉1

「我……」中年男子的一張胖臉頓時變成了豬肝色,他也這才明白過來是夏雷故意調戲他的,他向夏雷走去,準備動手攆人了。

就在這時寧靜忽然從門口走了進來,隨後一個身材高大,氣質不俗的老人也走了進來。

一見寧靜和老人,池靜秋和中年男子跟著就點頭致意,「寧董。」

這位身材高大的老人便是東風重工的董事長寧遠山。池靜秋和她老公如此恭敬,但他只是輕描淡寫地點了一下頭。

寧靜說道:「二叔,這就是我跟你說的夏雷夏師傅。」然後她又說道:「雷師傅,這是我二叔寧遠山。」

夏雷跟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主動伸出雙手去與寧遠山握手,一邊說道:「寧董,你好。」

寧遠山也伸出了一隻手與夏雷握了一下,夏雷是晚輩,他是沒有必要伸出雙手的。與夏雷握了兩下手,寧遠山便說道:「雷師傅,寧靜跟我說起你的時候,我就對你很感興趣了,你來來這裡我很高興,我們坐下談吧。」

夏雷說道:「好的,寧董你請上坐。」

寧遠山笑了笑,夏雷的禮貌讓他很受用,然後他看了站在旁邊目瞪口呆的池靜秋一眼,眉頭也微微地皺了一下,「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給雷師傅上茶。」

池靜秋這才回過神來,趕緊去泡茶。她的臉頰一片臊熱,想起剛才她用那種口氣跟夏雷說話,這個時候卻被人呵斥去給夏雷泡茶,這臉打得可真是疼啊!她的心裡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當年她看不上的窮小子,他怎麼就出息了呢?

寧遠山看了一眼池靜秋的老公,說道:「柳帥,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你不用做事了嗎?」

「我……我去做事了,寧董。」被稱作柳帥的中年男子閃得比風還快。

池靜秋端著三杯茶過來,先在寧遠山的面前放了一杯,然後在寧靜的面前放了一杯,最後才在夏雷的面前放了一杯。放茶杯的時候,她看著夏雷,那眼神複雜得很。

夏雷淡淡地道:「謝謝。」

「不……不客氣。」池靜秋很尷尬地道。

夏雷與她再也沒有話說了。

寧遠山說道:「池秘書,你拿紙筆記錄一下談話的內容,給我做個備忘。」

「是,寧董。」池靜秋轉身去取記錄本和筆。她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很多事情一猜就能猜到,可是這一次她卻覺得她的智商不夠用了,根本就猜不到堂堂的寧董會與夏雷那小子談什麼事情。

池靜秋還沒有就位,寧遠山便說道:「雷師傅,我做事喜歡直接了當,我希望我們之間的談話也是這個樣子。」

夏雷笑了笑,「沒問題,寧董,有話你請直說。」

「好,我就直接說了。」寧遠山說道:「相信在你來之前寧靜已經告訴你一些情況了,我也就不多重複了,我就想問問你,如果我將非常重要的訂單交給你來做,你有能力完成嗎?」

夏雷想了一下才說道:「那要看加工件的質量要求,還有數量,我的工作室很小,目前只有三個人,大訂單是沒法完成的。」

寧遠山笑道:「你倒是實在人,我遇到很多人談生意張嘴就說我的公司有多大,我手下有多少員工什麼的,你卻說你只有三個人。不過,我喜歡你這樣的實在人。」

夏雷禮貌性地笑了笑,只是聽著,沒插嘴。

這時池靜秋拿著一隻記錄本和筆坐在了寧遠山的身後,她看了夏雷一眼,嘴角含著一絲笑意,很文靜的樣子。

雖然知道她是什麼樣的女人,但拋開那些負面的東西,她絕對是一個氣質型的美女。當年,夏雷也是被她身上的古典氣質所吸引的。不過,他已經不是當年的他,她再美好,他也找不到當年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了。他甚至沒有一點感覺,一點都沒有。

「雷師傅,其實你不必擔心這些。」這邊,寧遠山繼續說道:「精密加工件從來就沒有大訂單,以前我們從歐美國家進口我們需要的精密加工件,那個時候還沒有現在這麼嚴格的技術封鎖,現在那邊執行了非常嚴格的技術封鎖政策,我們已經沒法買到我們需要的東西了。同時,國內的精密加工產業卻處在非常落後的狀態下,這對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和國防建設很不利……」

寧靜忽然打斷了寧遠山的話,「二叔,你又開始講大道理了,這些話,你對我就說了三次了。」

寧遠山呵呵笑了笑,「你這丫頭,都被我和你老頭子慣壞了,沒禮貌。」

「二叔。」寧靜不滿的樣子。

寧遠山笑道:「好了好了,說不得你。我還是說正事吧。雷師傅,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急需要一批精密加工件,數量不多,但質量和精度的要求非常高。我們已經找了很多家機械製造企業,他們有設備,卻沒人能加工出來。就算是勉強做出來了,也不合格。你如果有這份能力的話,我們公司會為你提供你所需要的加工設備和材料,另外還有樣品,你不需要了解這些加工件用在什麼地方,你只需要照著做一批出來就行了。怎麼樣,願意試一試嗎?」

夏雷說道:「沒問題,我願意試一試。」

「好,我喜歡有魄力的年輕人。」寧遠山說道:「現在提提你的要求吧,你需要些什麼?」

夏雷說道:「如果我行的話再說吧,我想去加工的原件,還有你們的加工設備,可以嗎?」

寧遠山說道:「沒問題,我現在就帶你去。」他起身就走,又對池靜秋說道:「池秘書,不用記了,你去車間讓他們準備一下。」

「好的寧董,我馬上去。」池靜秋不敢有半點遲疑,趕在寧遠山出門之前便快步離開了會客室。

出了門,寧遠山走在前面,夏雷和寧靜跟在他的身後向一個車間走去。

寧靜小聲地道:「雷師傅,池秘書看你的眼神好奇怪,怎麼,你們認識嗎?」

她的觀察力還真是可以,夏雷小聲地道:「認識,她是我讀高中時的同學。」

「原來如此。」寧靜的臉蛋上露出了一抹狡猾的笑容,「她用那種眼神看你,我猜,你們之間一定有什麼故事吧?」

夏雷笑了笑,他不想談這個話題,他轉移了話題,「對了,寧姐,你二叔怎麼不問我有什麼資質,他應該問一下的,這麼大的事情,他隨隨便便就相信我了,這不正常埃」

一方是國有大型企業,一方是街邊小作坊,這兩者談生意而且一下子就談成了,這種事情恐怕只有電視劇裡面才有。放在現實世界之中,這一點都不正常。

寧靜沉默了一下才說道:「你真想知道?」

夏雷訝然地道:「當然,你二叔對我態度那麼好,剛才我一直再想這個問題,可是我想不明白。」

寧靜忽然抿嘴笑了一下,「好吧,我告訴你原因。我二叔本來是不答應的,說我胡鬧。不過我告訴他你是我的男朋友,他就答應了,然後還主動約你見面。」

夏雷,「……」

寧靜的臉有些紅了,「那個,我是騙我二叔的,你別當真埃」

夏雷還能說什麼呢?

PS:感謝一怒拔劍兄的打賞,你們這些老書友還是很給力的。謝謝。另外在這裡推薦一下朋友的新書,書名《我若征天》,書號463052,是一本玄幻類別的新書。我看過,還不錯。我推薦大家去看看,當然,我是過的,不會出現duang一聲不好看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