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33章請我喝豆漿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0033章請我喝豆漿吧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辦公室里,寧遠山親自倒了一杯紅酒遞給夏雷,然後才給他自己和寧靜倒了一杯。以他的身份而言,這樣的舉動已經是很尊敬夏雷的了。

「謝謝寧叔。」夏雷這邊也很有禮貌,一副吞。

寧遠山呵呵笑道:「還客氣什麼?早晚是一家人,以後啊,你也得管我叫二叔。」

這話夏雷就不敢隨便介面了,他知道這是寧靜為了幫助他拿下這筆生意才謊稱他是她的男朋友的,這本來就夠尷尬的了,如果他再添言搭語的話,那還不的尷尬死?

「二叔1寧靜不樂意了,「你能不能不說這事啊?你不是要和阿雷談正事嗎?快談吧。」

寧遠山苦笑了一下,「好吧,小雷,我們談正事吧。」

夏雷也暗暗鬆了一口氣,「好的,寧叔你請說。」

寧遠山說道:「這次你幹得非常漂亮,看見那些頑固的老頭子吃癟我就感到高興,他們也真是被你鎮服了。這一批精密加工件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它們關係著……算了,有些事情你就沒必要知道了,我也不能說。這樣吧,材料和設備我們出,你負責加工,完成之後我們給你一百萬。小雷,你看行不行?」

「一百萬?」夏雷驚得合不攏嘴了。

寧遠山試探地道:「怎麼,嫌少了嗎?」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夏雷本想說有點多,但跟著改口說道:「錢多錢少都無所謂,主要是完成這份訂單,嗯,我這邊沒問題,我同意。」

「哈哈,爽快,我就喜歡你這種性格的年輕人。為我們的見面和合作,干一杯。」寧遠山舉起了酒杯。

三人碰杯,各自喝掉了杯中的紅酒。夏雷主意到了酒櫃里的紅酒,那不過是國產的長城牌紅酒,最貴的也才兩百多一瓶。從這點便不難看出,這個寧遠山不是那種利用手中的權利為自己謀私利的人,他是那種真心為國做事的人。

其實,寧遠山開出這一百萬的工錢也沒有半點照顧夏雷這個「侄女婿」的成分在裡面,這種精密加工件國外已經無法購買到,國內又沒人能加工出來,就憑這點夏雷要更高的報酬的話也是沒問題的。不過夏雷也是一個實在人,他不會在這種時候敲人的竹杠。如果他那樣做的話,寧靜還能當他是朋友嗎?

寧遠山果然是一個雷令風行的人,他很快就讓池靜秋草擬好了合同,隨後又與夏雷簽了合同。

「小雷,這段時間你就留在這裡吧,我讓池秘書給你安排住處,你需要什麼都可以讓池秘書給你置辦。」簽了合同,寧遠山高興得。

夏雷說道:「非要住在這裡嗎?我其實可以一早過來的。」

寧遠山攀著夏雷的肩膀,湊到夏雷的耳邊低聲說道:「我的好侄子,這事上面催得緊埃實不相瞞,我給上面立了軍令狀,半個月就要解決問題。這幾天里辛苦一點,加點班,就算幫你二叔一個忙。將來,你和寧靜結婚的時候,我多喝你們幾杯喜酒。你們有孩子的時候,我……」

沒等他說完,夏雷便趕緊打斷了他的話,「好吧,寧叔,這幾天我就住這裡,儘快完成訂單。」

「哈哈,果然是自家人好埃」寧遠山給了夏雷一個熊抱。

寧靜看著抱在一起的寧遠山和夏雷,臉上帶著一抹尷尬的笑意。她雖然沒有聽見寧遠山跟夏雷說了些什麼,但聰慧的她卻是猜得到的。

「寧靜,你自己回去吧,我把小雷留下了,借他幾天。」寧遠山生怕寧靜將夏雷帶走似的,跟著就對寧靜下逐客令了。

寧靜笑了笑,「真是我的好二叔啊,過河拆橋,不過誰讓你是我二叔呢,好吧,我走了,人我留這裡了,你可得給我看好,不要讓人偷走了。」

「誰敢啊?」寧遠山瞪著眼說。

寧靜和寧遠山不過是開玩笑,不過站在旁邊的池靜秋卻是一副怪怪的神情,也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夏雷送寧靜離開,一邊走一邊說話,「寧姐,這次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

寧靜抿嘴笑道:「你謝我幹什麼?你是憑你的本事賺錢,我只不過是牽條線而已,真不用謝我。」

夏雷說道:「話是這樣說,也沒錯,不過我知道要是沒有你,我連東方重工的大門都進不了,更別說見你二叔,還談成了這筆生意。」

「好啦好啦,你真要謝我嗎?」寧靜說道:「那就趕緊完成這筆訂單吧,它對我二叔很重要,對這個國家也很重要,你完成它便算是謝我了,這比什麼禮物都重要。」

「真不要禮物啊?」夏雷真想送她點什麼。

「嗯,你實在想送的話我也不反對,這樣吧,你完成訂單之後請我吃一頓吧。」寧靜說。

夏雷說道:「好啊,等我完成訂單之後我請你去最好的西餐廳。」

寧靜笑著說道:「我不喜歡吃西餐,我喜歡吃川菜,事成之後你請我去川菜館吧。」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後才點了點頭。

寧靜笑著離開了,夏雷卻還站在那裡看著她的背影。他想起了江如意,他想吃西餐的時候江如意死活拉他去吃川菜,他想請寧靜吃西餐的時候,寧靜卻要去吃川菜。真是不同的女人,不同的菜埃

「雷子,人家都走遠了,你還捨不得嗎?」一個女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夏雷回頭便看見了池靜秋。站在眼前的池靜秋端莊秀氣,她的身上也有著一種成熟誘人的氣息,這樣的女人無論走到哪裡,她都不會缺少男人的關注。可是,這個他曾經暗戀過的女生卻再也引不起他半點興趣了。

「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呢?」池靜秋似乎對夏雷和寧靜的「愛情史」很感興趣。

夏雷隨口說道:「半年前吧,半年前認識的。」

池靜秋嘖嘖地道:「真看不出來啊,你居然泡上了寧家的千金。下一步,你大概會藉助寧遠山的關係來東方重工上班吧?」

夏雷看了她一眼,「靜秋,你不要把所有的人都看成和你一樣好不好?」

池靜秋卻沒有半點生氣的意思,她的臉上還是帶著那討人喜歡的笑容,「我們其實是一樣的人,不是嗎?讀書的時候,我家裡也沒錢,我看到別的女同學穿漂亮的裙子,我就想給自己也買一條。我看到別的同學去肯德基,去星巴克的時候,我也想去嘗嘗味道,可是我沒錢啊,我只能把這些願望都藏在心裡。你不也一樣嗎?我是班裡最漂亮的女生,你想得到我,你也想得到最好的東西,可是你沒有那個條件。你知道嗎,當年如果你直接請我去星巴克,而不是給我寫一封亂七八糟的情書的話,我就跟你去了。我們現在也許不是這個樣子,你覺得呢?」

夏雷沉默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問題。他的心裡也莫名其妙地多了一絲淡淡的憂傷,不管眼前這個女人變成了什麼樣子,但她都是他曾經喜歡過的女生。她的性格,還有她做的事也許讓人反感,可每個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權利。一個女人想過得更好,這難道有錯嗎?這是一個充滿**的世界,富人想更富,窮人也想變得有錢,男人想得到漂亮的女人,女人想要最優秀的男人的一切。人一生下來便活在這樣那樣的**之中,誰又能擺脫呢?

「雷子,你說,如果時光回到從前,你會換一種方式追求我嗎?」池靜秋的眼眸里蕩漾著溫柔的氣息,「你會請我去星巴克嗎?」

夏雷想了一下,然後笑著說道:「我請你去喝豆漿,你去嗎?」

池靜秋搖了搖頭,「我討厭那股腥味。」

夏雷聳了一下肩,「這不就得了,如果時光回到從前,我還是一個窮小子,我只能請你去喝豆漿,你也不會去,我們的故事還是這種結局。」

池靜秋咯咯笑了起來,「不過那是以前的我,我現在口味變了,你現在要是請我喝豆漿的話,我一定去的。雷子,你請我喝一杯豆漿吧。」

她的笑容顯得天真而甜美,豐盈的胸部在笑聲里微微顫動,宛如池塘里的漣漪一般。

雷子,你請我喝一杯豆漿吧。

還有比這更曖昧更明顯的暗示嗎?

她想要的恐怕不是一杯豆漿,而是一台豆漿機。

夏雷的心彷彿被她拽回到了高中時代,那個時候他憧憬著得到這個女人,哪怕只是拉著她的小手走一段路他也滿足了。她拒絕了他,可是現在她卻又給出了一個很明顯的暗示,只要他願意,他現在可以輕易地得到她的一切,那個高中時代的願望也會得到滿足。說不心動其實是假的,但他卻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他了。

「我們還是別提以前那些陳年往事了吧,帶我去住的地方看看吧。」夏雷說道。

池靜秋的眼眸里頓時閃過了一抹失望的神色,她有些尷尬地聳了一下肩,「好吧,跟我來吧。」

夏雷跟著她往住宿區走去,他與她保持著兩步的距離。一路上他都沒有再與她說一句話,池靜秋也沒有在主動搭訕,兩人之間始終保持著沉默。

住宿區有普通職工的倒班宿舍,也有中層幹部的值班住舍,不過池靜秋卻將夏雷帶到了一幢單獨的別墅前。別墅有兩層,前後有花園,二樓還有一個非常寬闊的觀景陽台,站在陽台上可以遠眺到一片海景。

「這是什麼地方?」夏雷終於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

池靜秋俏媚地白了夏雷一眼,「我還以為你永遠不會和我說話了呢。」

夏雷笑道:「怎麼會呢?我們是同學,又不是仇人。」

池靜秋這才說道:「這是公司接待高級貴賓的臨時住處,寧董特意吩咐我把你安排到這裡居住,他對你很好埃」

夏雷打斷了她的話,「我自己進去就行了,你去忙你的吧。」

池靜秋卻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往別墅里走,一邊走一邊說道:「這可不行,你現在是寧董眼裡的大紅人,我得把你伺候好了,不然他是不會饒過我的。」

夏雷暗叫了一聲麻煩,這裡不是他的家,他也不好強行阻止人家進去。人家要進去,他也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