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34章你老公真的在這裡
小說:| 作者:| 類別:

0034章你老公真的在這裡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果然是接待高級貴賓的住所,別墅里的裝修和家私都非常有檔次,人在裡面隨處都能感受到它的奢華的氣息。最讓夏雷喜歡的卻不是那個看上去很誇張的室內溫泉池,而是它的書房,書房裡收藏了好幾百本書籍,各種類別的書都有。

「住在這裡也不錯,不趕工的時候我可以看看這裡的書,我能學到更多的知識。」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

「喜歡這裡嗎?」池靜秋斜靠著書房的門框,很優雅很懶散的樣子。OL制服短裙下曝露出了一雙圓潤的長腿,合著那細膩光滑的絲襪,別有一番誘人的味道。

夏雷移開了他的視線,「還不錯,我喜歡看書,這裡的書這麼多,夠我看很久了。」

「你還是那麼愛看書。」池靜秋說道:「對了,我非常好奇,幾年不見,你怎麼就成了這麼厲害的人物了呢?你的手藝居然比這裡的高級工程師還厲害,就連我公公都非常佩服你。」

那個柳工果然是她的公公,夏雷本來已經不打算追究她暗自讓人動手腳的事情了,可她居然又提到了為她背黑鍋的柳工,他的心裡也就有些不舒服了,「靜秋,我知道是你讓人故意將那台車床的精度調低的,我也想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做呢?」

「不為什麼。」池靜秋的臉上沒有半點不自然的神色,「我只是想知道曾經追求過我的男人現在有多出色了,我給你增加一點難度,一點點難度,但你卻收穫了所有人的掌聲,說來你還要謝謝我呢。」

「你還是這麼自以為是。」夏雷說道:「算了,事情已經過去了,我說過不追究就不會追究。你走吧,我換了衣服也要去車間了,有什麼需要的話,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你對我就沒有任何想法了嗎?」池靜秋的眼眸裡面多了一絲挑逗的意味,她離開了門框,側對著夏雷站著,修長的身姿,誘人的S形曲線,她將她身上最美好的部分都自然而然第展現了出來。

不可否認她確實是一個漂亮的女人,誘惑人的功夫也有獨到之處,可她卻不知道她如此賣力地施展媚功,但在夏雷的眼裡卻是毫無秘密可言。她身上有多少顆痣,夏雷都看得清清楚楚,更別說是別的什麼了。這樣的誘惑,對於夏雷而言又有什麼殺傷力可言?

欣賞了半響,夏雷淡淡地說道:「你走吧,我想一個人待一會兒。」

夏雷的話猶如一瓢冷水澆在了池靜秋的頭上,她有些羞惱地道:「我走了,你可別後悔1

夏雷沒說什麼,心裡卻在暗暗地說道:「對你,我這輩子就沒後悔過。」

池靜秋轉身離開了,氣呼呼的樣子。

夏雷在書房裡看了一會兒書,然後來到觀景陽台上。他是準備欣賞一下遠處的海景的,第一眼看到的卻是正往這邊走來的柳帥。

「這傢伙來這裡幹什麼?」夏雷的心裡有些好奇。

「雷師傅,你看見靜秋了嗎?」柳帥進了前院,仰著頭問夏雷。

夏雷說道:「她走了有一會兒了,你來遲了一步,你給她打個電話不就知道了嗎?」

柳帥皺了一下眉頭,「她手機打不通,算了,由我說也一樣,我爸他們已經把要加工的材料都準備好了,你需要的工具和設備也都準備好了,你隨時可以開工。」

「好的,我換件衣服就去。」夏雷離開了觀景陽台,去室換池靜秋給他準備的工裝。

柳帥卻沒離開,他猶豫了一下,進了別墅的前院。

「早一天完成訂單就可以早一天拿到那一百萬,拿到這筆錢我可以干很多事情,買更好的設備,或許我還可以買一輛車……」夏雷快步往室走去,他的心裡塞滿了計劃,臉上滿是興奮的笑容。然而,推開室的房門,看到室里的景象,他臉上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池靜秋並沒有離開,而是躲在他的室里。她正躺在他的床上,她的身上蓋著他準備換上的工裝,但蓋得不是很嚴實,僅蓋住了重要的部位。她身上的神秘風景遮遮掩掩,朦朦朧朧,別有一番撩人的滋味。地上散落著她的OL制服裝,還有她的絲襪,她的蕾絲。看似隨意丟棄在地上的,但仔細去看的話,不難發現它們是被人精心擺放過的,看見它們就忍不住去想象它們在她身上的樣子,還有它們所遮掩的好地方。

「池靜秋,你這是幹什麼?」如果是在五年前,池靜秋這樣躺在他的床上,夏雷一定會覺得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可是現在他對池靜秋卻產生了一種發自內心的厭惡。

池靜秋輕輕地抬起了一隻雪白的藕臂,向著夏雷招了招,然後用甜膩的聲音說道:「雷子,我知道你還喜歡著我,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從你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不是一直想得到我嗎?我現在就是你的,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你已經結婚了,幹嘛還這樣?」

「柳帥?」池靜秋的聲音裡帶著厭惡的意味,「你覺得我會愛他嗎?我們的婚姻是一個悲劇,我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只有你能救我逃出苦海,你難道忍心看我一直這麼痛苦下去嗎?」

「你老公雖然長得普通一點,可他對你還算不錯,我能看出來。他的家庭也不錯,你應該滿足了。」夏雷說。

「在你出現之前我確實很滿足,也應該感到滿足,可是今天你出現之後,我才發現我還深愛著你,我不能再失去你了。你是我的,你這輩子都是我的。」池靜秋說得很動情。

夏雷搖了搖頭,「讀書時的事情你別太認真,過去就過去了,不要再提了。還有,你老公剛才來過這裡,他在找你,你別犯傻了,回家吧。」

「你騙我,那個傻瓜我說什麼他就信什麼,他是不會來這裡的。」池靜秋掀開了蓋在身上的工裝,下了床,然後一步步向夏雷走了過來,「我不相信你不愛我,我更不相信你不想得到我,你們男人都是一樣的,表面上是一套,心裡想的又是一套,做起來的時候更又一套,你敢說你不此刻就沒有半點心動嗎?不想嗎?」

夏雷從門口退了出來,「別這樣,我真不是你想的那種男人。」

「你就別裝了,我池靜秋想要的東西還從來沒有得不到過。」池靜秋邁著一雙玉雕般的長腿走出了門口,臉上帶著迷人的笑容,「你是哪種男人我不知道,但我會讓你做最幸福的男人。」

夏雷退到了欄杆處,無路可退了,他攤開了一雙手,「你老公真在這裡,你別這樣。」

「別再提那個豬一樣的傢伙了,我噁心,這裡只有你和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池靜秋逼到了夏雷的跟前,可她的話卻嘎然而止了。

樓梯口正站著一個中年胖子,他不是別人,真的是她老公柳帥。

氣氛一下子就變得詭異了,也安靜到了極點。

被逼到欄杆處的青年,沒有衣服的長腿美女,還有目瞪口呆的胖子。三個人彷彿是畫家筆下的人物,永遠定格在了畫布上。

「老……老公,我……」池靜秋最終還是忍不住出聲了,可她卻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柳帥一言不發,一雙小眼睛瞪得滾圓,眼神也兇悍得很。他現在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千依百順的丈夫,倒像是一隻即將發怒進攻的野豬。

夏雷聳了一下肩,「我跟你說過你老公在這裡,你偏不相信我。」他繞過赤果果的池靜秋走進了室,拿起池靜秋掀落在地上的工裝,然後又往樓下走。

池靜秋卻還和柳帥對視著,一言不發。

卻就在夏雷從身邊走過的時候,柳帥忽然伸手擋住了夏雷的去路,「你不能走1

夏雷看著他,「你想幹什麼?你老婆的衣服又不是我脫掉的,我連她的手指頭都沒碰一下,你有什麼問題去問你老婆,別來煩我。」

「我……」柳帥舉起了拳頭。

夏雷淡淡地道:「你要是想打架的話我倒是可以陪你,不過你得找兩個幫手來,就你的話,你會很慘。」

「你……」柳帥的拳頭又慢慢地放了下去。

「我去車間了,回見,兩位。不要吵架,有話好好說。」夏雷留下一句話揚長而去。

池靜秋忽然發瘋似地吼道:「夏雷——你混蛋1

夏雷沒回頭,只是往後比了一根中指。

池靜秋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這一坐,她身上什麼秘密都顯露出來了,可她一點都不在乎。

她這樣的女人不會愛任何人,更別說是相隔五年才見面的夏雷了。她這麼做只是一顆好強的心在作祟,夏雷無視她,她偏要夏雷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柳帥看著她,她的身體讓他的喉嚨有些發乾,他沉默了好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他、他沒碰你吧?」

「碰了,我身上所有能碰的地方他都碰了1池靜秋不屑地道:「就連你沒碰過的地方,他也碰了1

「你——」柳帥怒不可抑。

池靜秋抬起頭看著他,「你打我吧。」

柳帥卻搖了搖頭。

池靜秋又說道:「你罵我吧。」

柳帥又搖了搖頭。

池靜秋沖柳帥吼道:「你還是不是男人啊?我池靜秋怎麼會嫁給你這種男人啊1

柳帥又沉默了,一言不發。

別墅前院里,夏雷心裡道:「柳帥雖然丑點,年齡大一點,但還算是一個好男人,她應該知足了。不過,她這樣的女人,恐怕就是嫁給最優秀的男人也不會滿足吧?哎,想想這個柳帥其實也挺可憐的,不知道他已經戴了多少頂綠帽子了。」

別墅在身後越去越遠,別墅里的那個曾經暗戀過的女人也被夏雷徹底拋在了腦後,他連想都懶得去想一下了。他大步向車間走去,那裡才是他施展才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