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38章冰山美人的控制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0038章冰山美人的控制力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申屠天音的保鏢徑直向那輛勞斯萊斯幻影走了過去。他的速度並不快,神色也顯得很緊張。能被申屠天音帶在身邊的人,忠誠度肯定是沒有問題,可這次他面對的是一顆遙控炸.彈,隨時都有可能被炸的得粉身碎骨,就算是職業保鏢也難免緊張害怕。

就在那個保鏢走向停車場的時候,夏雷卻早就將那輛勞斯萊斯幻影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在他的左眼之下,距離不是問題,車身也不是問題。他雖然沒有看到那個女人,但卻看到了那個女人貼在車底盤上的東西。

「不要過去1夏雷大聲提醒道:「炸彈就在車下,你會被炸死的。」

那個保鏢頓時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夏雷一眼。他也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剛剛走出車間的申屠天音一眼。他似乎想得到申屠天音的指示,可是申屠天音只是站在那裡,面無表情。

那個保鏢只是看了一眼,然後繼續向那輛勞斯萊斯幻影走去。

申屠天音沒有指示便是指示,別說是前面有一顆炸彈,就算前面是一座正在噴發的火山,他也會跳下去。

夏雷說道:「明知道有炸彈也要去嗎?」

這一次那個保鏢卻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寧遠山大步走到了夏雷的身邊,緊張地道:「小雷,這是怎麼回事?什麼炸彈?哪有炸彈?」

夏雷說道:「真有一個炸彈,就在那裡勞斯萊斯下面。」

「這怎麼可能?」寧遠山不敢相信。

池靜秋說道:「夏雷,你是在開玩笑嗎?現在這個世道,還有誰這麼沒大膽,在大白天給申屠小姐的車子安炸彈?你不覺得是危言聳聽嗎?」

夏雷看了她一眼,「如果你認為我是危言聳聽,那好,你去把那個保鏢換下來,你去檢查那輛車子,或者你還可以將那個炸彈拆下來。」

「我……」池靜秋本來想說去就去,可跟著就轉口了,「我才不會去呢1

夏雷瞪了她一眼,「那你在這裡唧唧歪歪幹什麼?」

池靜秋卻一點都不生氣的樣子,她小聲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想認識申屠天音嗎?我偏要搞破壞。」

夏雷沒興趣跟她說話了,他將視線移到了停車場上。

那個包包已經走到了那輛勞斯萊斯幻影旁邊,他小心翼翼地趴了下去。

夏雷的心緊張得幾乎提到了嗓子眼上。他用眼角的餘光看了申屠天音一眼,申屠天音的臉上還是沒有半點緊張的神色,她看上去非常冷靜。彷彿為她排除險情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拆彈機器人。

「她這麼年輕,內心卻已經如此強大,這不正常吧?還有,她的心裡還有感情嗎?」夏雷的心裡悄悄地想著。

這時那個保鏢將貼在勞斯萊斯幻影底盤上的炸彈取了下來,然後雙手捧著,小心翼翼地來到空地上。

這個時候,如果那個安裝炸彈的女人一撥炸彈上的手機號碼,他就會被炸成碎片。

「真……正有炸彈啊?」池靜秋被嚇了一跳,她本不在爆炸的範圍之中,但她還是快速地後退了不少的距離。

寧遠山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了。他的膽子很小,他也慌慌張張地退到了一根柱頭後面。

申屠天音身邊的三個保鏢擋在了申屠天音的身前,站成了一道人牆。

唯一沒動的只有夏雷和申屠天音。

申屠天音看著夏雷,眼神有些特別,「你不害怕嗎?」

夏雷心道:「你身家幾百億的人都不害怕,我還會害怕嗎?」心裡這樣想,他的嘴上卻說道:「我覺得你更應該關心一下你的保鏢,你打算就這樣讓他捧著那塊炸彈嗎?」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你覺得想殺我的人會在這種情況下幹掉我一個保鏢嗎?」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

那個女人的目標是申屠天音,現在申屠天音發現了她安裝的炸彈,她的行動其實已經失敗了。如果她引爆炸彈炸死申屠天音的一個保鏢的話,那麼這次刺殺行動不僅傷害不到申屠天音,反而對申屠天音有利!

突然明白了申屠天音為什麼如此淡定的原因,夏雷的嘴角也不禁浮出了一抹苦笑。他在這邊替她和她的保鏢擔心,可人家早就吃定了那個殺手的心思,成竹在胸。這樣的智商,這樣的掌控能力,哪裡還需要他瞎操心呢?

停車場上,那個保鏢終於將那個炸彈放在了地上。

申屠天音輕輕地招了一下手,那個保鏢這才快步離開停車常

申屠天音看著夏雷,「那個女人長什麼樣?」

「很年輕的一個女人。」夏雷將那個女人的長相和身高等特徵簡單地描述了一下。

「謝謝你。」申屠天音看著夏雷,「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我會讓人給你報酬的。」

夏雷本來是想說出自己的名字的,可一聽申屠天音的最後一句話,他頓時有了一種被侮辱的感覺。他冷笑了一下,「好啊,你要是真想給我錢的話也行,隨便給一家敬老院捐一百萬吧。」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你會收到捐款收據的。」

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場,他本來是隨口說說,卻沒想到申屠天音會這樣回答他。他看著申屠天音,可申屠天音卻已經不再看著他。

夏雷也不想說什麼了,他的心裡有些不舒服。

寧遠山終於克服了恐懼,他來到了夏雷的身邊,「雷師傅,真有炸彈,你……你是怎麼看到的?」

夏雷說道:「只是碰巧罷了,現在沒事了,寧叔我走了。報警吧,讓警方來處理。」

寧遠山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拿出手機報警。

夏雷向大門方向走去,沒有回頭看一眼。報警之後警方會來處理,他也已經將那個女人的長相特則告訴了申屠天音,警方會做後續處理,他留下來也沒什麼作用了。不過他卻不知道,就在他離開的時候,申屠天音的視線一直停留在他的背影上。

走出大門的時候,夏雷便受到了池靜秋的一條簡訊:別忘了我們的交易,一個星期之內,我會給你帶來一份可觀的訂單。

看到這條簡訊,夏雷的第一反應卻是有些反感,他想到了池靜秋剛才的冷嘲熱諷,他也想拒絕了事,可是轉眼一想,他卻給了一個簡短的答覆:好。

生意就是生意,池靜秋能帶來大訂單,能帶來他無法結識到的大客戶,這對他的事業都有著很大的推力,為什麼要因為一點厭惡而拒絕呢?那不是明智的做法。美國與華國打過仗,可現在不還是最大的貿易夥伴嗎?

東方重工在郊區沒有計程車,夏雷沿著專用公路往港口的方向走。十分鐘后,計程車沒看到一輛,警車倒是看到了一長串。

前面的幾輛警車拉著警.燈飛速駛過,最後一輛警車卻一個急剎車停在了夏雷的身邊。夏雷一眼便看見了坐在駕駛室里的江如意,他笑著說道:「怎麼,江局,你這是帶隊去斗地.主嗎?」

「你這傢伙1江如意下車,一上來就給了夏雷一粉拳,兇巴巴地道:「你就不知道說具體一點嗎?我都不敢提那條簡訊的事,要是被領導知道了,我肯定會被訓的!你也不許提1

夏雷聳了一下肩,「你放心吧,我也不會提那條簡訊的。」

江如意這次放鬆下來,她的臉上也多了一絲笑容,「這麼說,你是看見了那個放炸彈的人了?」

夏雷說道:「看見了。」

「那你給我描述一下那個女人的長相,我好在領導面前掙個表現。」江如意很激動的樣子。

夏雷說道:「我都給申屠天音說了,這個時候你的領導和你的同事恐怕正在和申屠天音交談,你再不去現場,別說是表現了,恐怕還會挨一頓訓吧?」

「啊?你這傢伙真不夠意思!我走了1江如意著急地上了車,打燃火,開著車子就走了。

夏雷目送江如意開著車走遠,這才冒出一句話來,「我本來是第一個告訴你的,你不當真還來怪我,活該。」

快到港口的時候夏雷總算是叫到了一輛計程車,打車來到市區的時候,他去工商銀行將兩張支票兌了現。他將東方重工支付給他的一百萬存進了他的賬戶之中,留下了五萬現金。他在東方重工掙了錢,他不會忘記留在工作室幹活的馬小安和周小紅。

走出銀行的時候,夏雷接到了寧遠山的電話。

「小雷。」手機里,寧遠山改變了對夏雷的稱呼,很親切的感覺,「我原想和你好生聊聊的,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夏雷笑著說道:「寧叔,沒什麼,你不用為此感到抱歉。」

寧遠山說道:「這怎麼行?你幫了我那麼大的忙,我卻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說。」

夏雷轉移了話題,「對了,寧叔,炸彈的事情是怎麼處理的?」

寧遠山說道:「炸彈是真的,而且是威力巨大的軍用**,想起來我就感到害怕。警方查看了我們的監控錄像,可是沒有找到那個女人。一個姓江的局長主動請纓,說要負責這個案子。結果,她的領導沒同意這事。」

「沒人提到我吧?」夏雷知道寧遠山說的是江如意,這結果他也不感到意外。

「申屠小姐事先打過招呼,不讓提到你。不過我想這也是好事,不然會給你帶來一些麻煩的。」寧遠山說道。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原來是申屠天音打了招呼,她也是不想給我帶來麻煩嗎?」想到這裡他忽然又笑了,「我想多了,她那種身份的人怎麼會在乎我什麼呢?」

寧遠山的聲音又從手機里傳來,「對了小雷,晚上一起吃頓飯吧,我給你慶功。」

夏雷忙說道:「不用這麼麻煩,寧叔,真不用。」

「這像什麼話?我不管,你一定要來。」寧遠山很霸道,「我把寧靜也叫上,我聯繫好酒店之後給你發地址和時間,就這麼說定了。」

也不管夏雷答應不答應,寧遠山那邊說完便掛斷了電話,夏雷想拒絕也沒機會。

夏雷也沒多想,攔下一輛計程車回雷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