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39章金雕玉琢的一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0039章金雕玉琢的一對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剛到雷馬工作室的時候夏雷便收到了寧遠山發來的簡訊,地點是寶來登大酒店,時間是晚七點。

「寧叔也真是的,也不問一下我的意見。算了,去就去,以後沒準還會合作,他這樣的人物還是不得罪為好。我把小安和小紅帶去,也讓他們見見世面。」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

馬小安在燒焊,周小紅在給他打下手。馬小安熱出了一身大汗,周小紅也一樣,汗水打濕了她的工裝褲,布料被汗水打濕緊緊地黏貼在了她的翹臀上,越發顯得豐腴飽滿,讓人充滿幻想。

「歇歇吧。」夏雷拍了一下手掌。

馬小安和周小紅這才發現夏雷回來了,馬小安放下了手中的焊鉗,周小紅則起身往飲水機走去。

「不用倒水。」夏雷叫住了她,「你都累得渾身是汗了,還給我倒什麼水啊?歇著吧。」

「雷子哥,我不累,讓我給你倒杯水吧。」周小紅用手背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白凈的額頭上頓時多了一片污痕。

夏雷本來不渴,不過周小紅將一杯水遞到他的手中的時候,他還是一口氣將那杯水喝了下去。

馬小安也洗了手走過來,「雷子,東方重工那邊完工了嗎?」

「完工了。夏雷說道:「東方重工董事長寧遠山請吃飯,說是給我慶功,我一個人去沒意思,我想帶你們兩個一個去。」

馬小安跟著就搖了搖頭,「雷子,那麼重要的場合我還是不去了吧,你帶小紅去就行了,你就說小紅是你的秘書。」

夏雷說道:「平時你膽子挺肥的,今天怎麼就膽怯了?不就是寧遠山嗎?他還能把你吃了啊?」

馬小安說道:「寧遠山是大人物,我是小人物,我和他一桌吃飯,不自在,我還是不去了。」

「雷子哥,我、我也不去……」周小紅看上去更緊張,更膽怯,她有些結巴地說道:「我一個山裡女人,我從來沒見過什麼什麼世面,雷子哥你帶我去的話,我會給你丟臉的,我不去,我不去。」

夏雷苦笑道:「你們兩個真是的,不就是吃一頓飯嗎?你們至於害怕成這樣嗎?」

馬小安說道:「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去。小紅,你當一回秘書,充充場面,你跟雷子去吧。」

周小紅將一顆漂亮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我不去,我也不是秘書。」

見勸說沒用,夏雷將五紮現金放在了桌上,「你們不去就算了,這是五萬塊,我當獎金髮給你們,你們拿去隨便買點什麼吧。」

「雷子,你這是幹什麼?」馬小安驚訝地看著夏雷,沒有伸手拿錢。

周小紅也緊張地道:「雷子哥,你能收留我我就已經很開心了,我來這裡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你怎麼一下子給我發這麼多獎金啊?我不能要。」

夏雷笑著說道:「這次我在東方重工掙了一百萬,本來是想給你們多發一些獎金的,可我想到我們工作室升級要錢,所以就只給你們五萬。你們別嫌少,收下吧。」

「少你個頭啊!算了,你別說了,這話我不愛聽,錢我手下了還不行嗎?」馬小安拿了兩紮錢,然後又說道:「小雪就要動身去京都讀書了,我去你家吃飯,順便看看她還缺點什麼,我給他買。」

夏雷皺起了眉頭,「你又給她花錢,你這樣會慣壞她的。」

「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你是她哥,我也是她哥,我買點禮物給她有什麼不對嗎?」馬小安有他的道理。

夏雷說道:「隨便你吧,總之你注意點分寸,不要讓她養成大手大腳花錢的習慣,那樣不好。」

馬小安笑道:「好啦好啦,你比我媽還嗦。」

這時周小紅說道:「馬大哥,你也帶我去吧,我也去雷子哥家吃飯。那個,我也想給小雪買一點禮物。」

「好啊,不過你把桌子擦了再去吧。」馬小安一臉的壞笑。

「嗯。」周小紅擰著抹布就去擦桌子去了。

「把錢拿上,放好了,不要掉了。」夏雷將錢塞到了周小紅的手裡,一邊叮囑她。

周小紅的眼睛紅紅的,感動得說不出話來了。她從老家出來打工,最大的夢想便是存夠一萬塊錢給老家郵去,而她估計她需要努力一年才能達到這個目標,但是現在她才來雷馬工作室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夏雷便給了她兩萬塊錢的獎金。這兩萬塊錢的意義對她來說非常重大,她怎能不感動呢?

「去吧去吧,好好乾。」夏雷不想看她流眼淚。

「嗯。」周小紅將兩紮錢塞進了褲兜,賣力地擦起了桌子。她的手嘩啦一下過去,嘩啦一下過來,飽滿的胸部也顫動不休,幾乎就要砸中桌面了。

馬小安的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周小紅的胸部,眨都不眨一下。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他走到馬小安的身邊,壓低聲音說道:「我可告訴你,人家姑娘老實,你別害人家。」

馬小安也壓低了聲音,「哥,你把我看成什麼人了?我這德行和她不合適,我不會害她的,我只是看看,看看又不犯法,也不會懷孕是不是?」

夏雷一巴掌拍在了馬小安的後腦勺上,「你這傢伙1

挨了一下馬小安也不生氣,只是盯著擦桌子的周小紅呵呵地笑。

傍晚時分,夏雷叫了一輛車直奔寶來登大酒店。

還沒趕到寶來登大酒店,寧靜便打電話來了。

「寧姐,什麼事?」夏雷很熱情地打了一個招呼。

「哎喲,壞事了。」電話里,寧靜的聲音顯得有些焦急。

「出什麼事了?你別急,慢慢說。」

「我二叔把你的事情給我爸說了,我爸今晚也要來赴宴。」

「啊?」夏雷也被嚇了一跳。

寧靜說道:「我二叔把你吹得神乎其神,就差說你是完美女婿了,我爸一聽還得了啊,一邊笑,一邊把我臭罵了一頓,說我這麼大的事情居然瞞著他,你說……你說我該怎麼辦啊?」

夏雷一聽頭都大了,「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我從來沒遇過這樣的事情。」

「我也完全沒經驗啊,哎,都怪我,事先沒跟你商量便跟我二叔說你是我男朋友。」寧靜懊惱死了。

夏雷安慰道:「你別急,你也是想讓你二叔見我,幫我拿下那筆訂單而已,我怎麼能怪你呢?」

「算了,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爸心臟不好,不能生氣,我們合起來再騙他一次就行了。」

夏雷硬著頭皮道:「好吧,我們再演一次戲。不過,我不太會演戲,萬一演砸了,你可別怪我埃」

「不會不會,你隨機應變就行了。好了,就這樣,我在酒店等你。」寧靜掛了電話。

夏雷這邊卻還握著手機,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原以為這只是一場慶功宴,卻沒想到這其實是相親性質的家宴。他不是寧靜的男朋友卻要以寧靜的男朋友的身份去見寧靜的父親,這樣的事情想想就讓他感到頭疼。

「哥們,見女方家長啊?」的哥回頭看了夏雷一眼,笑著說道。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你怎麼知道?」

「我聽見了。」的哥說道:「你不能就這樣去啊,你得買一些像樣的禮物。」

夏雷的頭本來就夠頭疼的了,被的哥這麼一說,他的心更亂了,「哪有那麼複雜,我其實……算了,前面超市停一下,我去買點禮物。」

的哥笑著說道:」這就對了嘛。」

計程車在沃爾瑪超市門前停了車,夏雷大步流星地往超市趕。他空著手進去,出來的時候左手提著一隻大包,右手提著一隻大包。寧靜沒說她媽來不來,但他想這種情況,寧靜的老媽豈有不來看「未來女婿」道理,所以他準備了兩份禮物,一份是給寧靜的爸爸的,一份是給寧靜的媽媽的。

「哥們,厲害啊,你這樣去就體面了,一準能討到未來老丈人和丈母娘的開心。」的哥打趣地道。

夏雷沒心思開玩笑,沒說什麼,只是催促的哥開車。

來到寶來登大酒店,夏雷付了車錢進了大廳。他一眼就看見了在大廳里等候的寧靜。

今天的寧靜顯然是特意打扮了一番,穿著一襲民族風格的青花瓷裙裝,上搭一件小巧可愛的藏青色小褂,腳上也是一雙樣式古樸雅緻的半高跟帶攀皮鞋,這麼一搭配,她身上的書卷氣就更濃厚了。大廳里不乏很多盛裝艷麗的女人,但她卻是最特別,最顯眼的一個。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他的心裡也忍不住一聲讚美,漂亮。

夏雷提著兩大包禮品走了上去,笑著打了一個招呼,「寧姐,不好意思,來晚了一點,沒讓你久等吧?」

寧靜小碎步迎了上來,神色緊張,「別叫我寧姐了,我二叔告訴我爸媽,你二十五歲,今晚你就叫我小名吧,叫我靜子。」

夏雷點了一下頭,「嗯,記住了。」

「你……你叫一下試試。」寧靜有些尷尬地道。

夏雷張開了嘴巴,墨跡了好半響才叫出來,「靜……靜子。」

「還行,再叫的時候自然一點,別這麼生硬。」寧靜就像是戰場上的軍師,「還有,我爸叫寧遠海,我媽叫張慧蘭。我爸倒是好對付,你多敬他兩杯酒,他喝高興了什麼都好說。我媽比較難對付,她會問你很多問題,你得放機靈點,不然會被她識破的。」

夏雷頭暈暈地道:「你媽會問我些什麼問題?」

寧靜搭口就道:「房啊車啊,工作情況和收入啊,還有家庭成員的情況啊什麼的。你最好現在就想一下怎麼回答,不要回答錯了。」

夏雷苦笑道:「你好像不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吧?」

寧靜露出了一副無可奈何的事情,「我媽.逼著我相了十幾次親,她問什麼問題我能不清楚嗎?」

夏雷忽然覺得寧靜其實也挺可憐的。

「走吧,我挽著你的手。」寧靜接過了一隻禮品袋,然後挽住了夏雷的一隻胳膊。

挽手的一剎那兩人都莫名緊張,也都很尷尬的樣子,不過兩人都故作自然,然後一起向餐廳走去。

雖然是假裝的情侶,可是當兩人手挽手的時候,看見的人都會一聲暗贊——真是金雕玉琢的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