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40章刁鑽的丈母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0040章刁鑽的丈母娘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確實是相親性質的家宴,東方重工雖然也有一些高層和工程師出席,但都被寧遠山安排在了遠遠的地方,他這邊安排了一個雅間,而且只有他和寧遠海,還有寧靜的老媽張慧蘭,加上夏雷和寧靜,一張大圓桌就他們五個人,也不嫌浪費。

夏雷第一次見到寧遠海和張慧蘭。寧遠海和寧遠山長得很相像,也是五十多歲的年齡。張慧蘭看上去還比較年輕,外貌年齡看上去最多四十齣頭,一點都不顯老。她和寧靜很相似,雖然上了點年紀,但也絕對是一個大齡美女,是那種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的類型。

「沒想到寧姐的老媽這麼年輕,寧姐到了她媽這個年齡大概也是這個樣子吧?」夏雷的心裡冒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爸媽,二叔,夏雷來了。」寧靜說。

事實上,不用寧靜介紹,從夏雷一進雅間那一刻起,寧遠海和張慧蘭的視線就落在了夏雷的身上,將他從頭看到了腳,然後又從腳看到了頭上。就憑寧靜挽著夏雷的手這一個小小的細節,他們也猜到了夏雷的身份。

被寧靜的父母用審犯人似的眼光直盯盯地瞧著,夏雷頓時緊張了起來,愣在那裡,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了。

寧靜用手肘碰了一下夏雷的腰,小聲地催促道:「你還愣著幹什麼啊,快上埃」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趕緊走了上去,「伯父伯母好,柳叔好,不好意思,來遲了一點,讓你們久等了。」

寧遠海說道:「年輕人,時間觀念很重要。」

張慧蘭也說道:「是啊,第一次見面你就遲到。」

夏雷想解釋,可又說不出口,尷尬得很。他料想這件事不會輕鬆過去,會很困難,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難,一開始寧靜的父母就給他設置難關了。

寧靜幫腔道:「阿雷也是忙著去給你們買禮物才遲到的嘛,你們就別說了。」

夏雷跟著將禮物遞了上去,「伯父、伯母,小小意思,請收下。」

寧遠海拿著禮物倒是看了一眼,但張慧蘭卻連看都沒看一眼便放桌下了。這兩口子似乎是一早就商量好了,不給夏雷好臉色看,想用這種方式試探出夏雷的脾氣。

夏雷的心裡嘆息了一聲,「快點開飯吧,然後離開這個地方。以後,就算是寧姐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會陪她演這種戲了。」

這時寧遠山往雅間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你們先聊著,我去催催廚房上菜。真是的,這個時候了都還不上菜,這速度也太慢了。」

夏雷看了雅間的門口一眼,心想,「五星級酒店會有這種問題嗎?別騙我了,你們一早就給廚房打了招呼延遲上菜了吧?」

寧遠海看著夏雷,眼神倒比較親切,不難看出來他對夏雷的陽光帥氣形象還是很滿意的。

「嗯嗯,咳。」張慧蘭莫名其妙地咳嗽了一聲,然後說道:「夏雷,你和我家靜子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寧靜說道:「半年前,我們在一家書店認識的。我愛看書,他也愛看書。」

「你閉嘴,我又沒問你。」張慧蘭瞪了寧靜一眼。

寧靜也閉上了嘴巴,她看上去很怕張慧蘭,而張慧蘭似乎才是她們家掌舵的那個人。

夏雷硬著頭皮道:「嗯,是的,我們是在半年前認識的,在一家書店。」

「哪家書店?」

夏雷想了一下,「新華、新華書店。」

「半年了,你們在一起半年了居然都瞞著我們。」張慧蘭有些生氣的樣子,「夏雷啊,你是當我們二老不存在呢,還是只是想和我們家靜子逢場作戲呢?你這樣做,可不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的表現。」

夏雷的頭皮已經開始發麻了,他硬著頭皮說道:「對不起,伯母,我絕對沒有那個想法,我……」

張慧蘭打斷了夏雷的話,「今年多大啦?」

「二十五。」

「父母呢?」

「我母親早年去世了,我爸……也不在了。家裡只剩下我和妹妹,妹妹考上了京都大學,過幾天就要去學校了。」夏雷乾脆把這些情況一股腦地說出來,免得張慧蘭繼續問。

張慧蘭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她和寧遠海對視了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不難看出來她對夏雷的年齡、外貌、氣質、家庭成員情況這些條件還是很滿意的。

「二叔呢,他怎麼還沒回來?怎麼還不開飯啊?」寧靜催促道:「我肚子都餓了。」

「沒規矩。」張慧蘭又瞪了寧靜一眼。

寧靜跟著又閉上了嘴巴。

張慧蘭的視線又落在了夏雷的身上,彷彿要看穿他的內心,「夏雷啊,有房嗎?」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有,父母留下的,不過很小,只有七十五平方。」

張慧蘭介面說道:「確實太小了,要是我們靜子嫁過去的話,那麼小的房子怎麼能住下你們倆還有你妹妹呢,以後你們帶小孩了,那就更擠了。你得努力賺錢啊,再買一套大房子,至少要一百五十平方的。」

夏雷,「……」

「車呢?現在買車了嗎?」

夏雷搖了搖頭,「沒有。」

「這也不行,你至少得買一輛五十萬左右的車,最好是七座的城市SUV,以後我們一家子出去都能坐下。」

夏雷,「我現在還沒有買種車的資……」

夏雷還沒有說完,寧靜就偷偷地在他的腳背上踩了一腳,夏雷跟著就閉上了嘴巴,尷尬得很。

兩人的小動作沒能逃過張慧蘭的眼睛,她的柳眉頓時皺了一下,「對了,夏雷,你是什麼學歷?」

夏雷想也沒想,隨口答道:「高中。」

「高中?」張慧蘭的眉頭皺得更高了,「你怎麼只是一個高中生?」

寧遠海的眉頭也皺起來了,他顯然也不滿意夏雷的學歷。

張慧蘭的口氣和寧遠海的眼神讓夏雷的心裡有些不舒服,可一想到這是在配合寧靜演戲,他也就忍了,面上也保持著對長輩應有的尊敬,「阿姨,我也想讀大學,可是我要去讀大學的話,妹妹就沒有人照顧了。不過我不後悔。」

張慧蘭和寧遠海對視了一眼,兩人似乎有些猶豫不決。老兩口對夏雷的其它條件都還算滿意,可是就學歷這一條不滿意。

「我們家靜子可是博士生,你們在一起有著文化上的巨大差異,你們現在倒是能相處,可是結婚過日子那是一輩子的事情,你有把握適應這種文化上的差異嗎?」張慧蘭看夏雷的眼神已經沒有了剛才的親切感。

這個問題夏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因為他壓根兒就沒想過要和寧靜過日子。

張慧蘭又說道:「還有你們的孩子,從遺傳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家靜子的基因是最優秀的基因,而你的……」

「媽,你在說什麼啊?」寧靜臉紅了,也不高興了。夏雷是來幫她忙的,卻沒想到她老媽如此刁難夏雷。

就在十分尷尬的時候寧遠山走了進來,他呵呵笑道:「馬上就上菜了。」

寧遠海起身將寧遠山拉到了雅間角落裡說話,張慧蘭也起身走了過來將寧靜拉到另一個角落裡說話。四個寧家人嘀嘀咕咕,顯然是在討論夏雷。夏雷坐在那裡,很孤獨的樣子。他就像是選秀節目上的選手,表演完了,等待幾個評委給他評分,晉級,或者被淘汰。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這個世界還真是現實啊,幸好我不是真的與寧靜談戀愛,給她老媽當女婿,早晚會被逼瘋。」

四個寧家人還再嘀嘀咕咕。

這邊,寧遠海對寧遠山說道:「遠山,這事不成埃夏雷只是一個高中生,跟我們家靜子差太遠了。以後生的孩子不是AA基因,是AB基因。」

寧遠山說道:「我說哥,你腦子也糊塗了?學歷能說明什麼問題?我手下一大票大學生、研究室什麼的,有些是倉庫保管員,有些是寫文案的,他們連夏雷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了。你知不知道,就憑夏雷的那手藝,全國也找不出幾個?」

「不就是燒焊和車床加工嗎?說得那麼神秘。」寧遠海顯然不太認同寧遠山的觀點。

寧遠山嘆了一口氣,「哎,隨便你們吧,靜子要是我親生的,我肯定舉雙手贊成她和夏雷在一起。」

「我其實也不是很反對,只是靜子他媽不同意,我也沒辦法。」寧遠海說。

那邊,張慧蘭小聲地在寧靜的耳邊說道:「女兒,你們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寧靜的臉微微地紅了一下,「媽,你問這個幹什麼?」

「媽問你你就說。」張慧蘭試探地道:「你們上床沒有?」

寧靜的臉更紅了,「我們還沒有發展到那一步,我們只是拉拉手,有時候……也親一下嘴什麼的。」

「你們真沒上床?」

「真沒有1

「沒有就好,沒有媽就放心了。」張慧蘭鬆了一口氣。

寧靜偷偷地看了夏雷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她此刻的眼神裡帶著點淡淡的失落。

張慧蘭湊嘴道寧靜的耳邊又說道:「女兒,其實吧,媽是不反對你自由戀愛的,如果這個夏雷很優秀,我和你爸也樂意接受他。只是,他只是一個高中生啊,高中生怎麼能和博士生在一起呢?」

「你們不喜歡,那就算了吧。」寧靜說。反正是假的,這樣結束也行。

「你還記得小時候和你一起玩的那個小男孩嗎?」

「誰啊?」

「你胡阿姨的兒子,任文強,他從美國回來了,他在那邊拿到了商業管理的博士學位。他一回國就被萬象集團聘請為風能發電項目的項目主管,未來也會成為這個項目的負責人。」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文強那孩子從小就喜歡你,我這個當媽的還能看不出來?今天我碰到了他,他聽說你要來,他便說他也要來和你二叔談談風能發電項目的事情。我知道,他其實是想見見你。」說到這裡,張慧蘭看了一下手上的腕錶,「這會兒也應該到了吧?」

「這、這不好吧?」寧靜忽然好後悔請夏雷幫她這個忙了,她覺得這會讓夏雷受到傷害。

張慧蘭瞪了寧靜一眼,「有什麼不好的?你和文強那孩子也是從小玩到大的發小,你們也算是青梅竹馬的一對,如果你們好上了,呵呵,那才是天造地設的一雙呢,待會兒你對人家好一點,記住了嗎?」

寧靜咬著下唇,她沒想到事情會有這樣的變化,她想和夏雷離開這裡了。

就在這時,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出現在了雅間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