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41章只會英語算個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0041章只會英語算個屁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正裝登場的青年便是張慧蘭口中的任文強。一米八的身高,修長的身材,五官端正俊郎,眼神成熟深邃,身上有著一種博覽群書的儒雅氣質,也有著一種商場精英的睿智和果斷的氣質。他一出現,頓時成了一個吸睛的所在。

人的氣質是環境養成的,任文強身上的氣質與他的留學經歷有關,與他的家庭有關,也與他現在所取得的不俗的成就有關。夏雷的身上就沒有任文強身上的這種一看就很高大上的氣質,夏雷身上的氣質是大多數普通老百姓身上所具備的樸素、友善和踏實的氣質,雖然能給人很親切的感覺,可一點都不高大上。

「哎呀,文強,快請坐。」張慧蘭跟著就迎了上去。

「蘭姨好,山叔好,海叔好。」任文強風度翩翩地打了一個招呼,然後又看著寧靜,臉上帶著陽光的笑容,「靜子,好久不見了,你好。」

「你……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寧靜莫名緊張了起來。

任文強跟所有的寧家人都打了招呼,唯獨沒跟夏雷打招呼。他看了夏雷一眼,目光淡淡。

「哎喲,真是有禮貌,快請坐。」親切地拉著任文強的手把他往餐桌邊帶,還親自給他拉開了一隻餐椅請坐。

張慧蘭給任文強安排的座位居然就在寧靜的座位旁邊。

夏雷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心裡暗暗地琢擬青年難道也是寧家的人?寧靜怎麼也不事先跟我說一下還有親戚要來?他不和我打招呼,是個什麼意思?」

寧靜回到了她的座位上,她的左邊是夏雷,右邊是任文強。兩個男人都很帥氣,也各有各的特點。她的心卻亂透了,不敢看夏雷,也不敢看任文強。

寧遠山和寧遠海也入座了,張慧蘭走到雅間門口將一個服務員招呼了過來,「可以上菜了。」

夏雷忽然明白了過來,剛才一直不上菜,原來是等剛剛進來這個青年。從張慧蘭的種種反應里,他似乎也猜到了什麼。他忍不住看了寧靜一眼,可寧靜埋著螓首,不敢看他。

「文強。」寧遠山打破了短暫的沉默,他笑著說道:「你在萬象集團工作還順利吧?」

任文強微笑著說道:「還行,申屠小姐待我還不錯,我也適應了萬象集團的工作環境。」

寧遠山說道:「那就好,我知道風力發電項目是你在負責,在申屠小姐那裡還請你多多美言幾句啊,如果能拿下萬象集團的訂單,我們公司今年的任務就算是提前完成了。」

任文強的臉上還是保持那溫和而迷人的微笑,「山叔你放心吧,我一定找機會在申屠小姐的面前為貴公司說好話的。我相信申屠小姐也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的,畢竟貴公司是大型國有企業,信譽和實力都是沒話說的。」

寧遠山也露出了笑容,「那我就先謝過了。」

「山叔你客氣了。」任文強很有禮貌的樣子。

張慧蘭笑著說道:「悄悄,文強這孩子還是這麼有禮貌,我是看著你長大的,你小的時候我就知道你這孩子將來一定會很有出息,這不,我還真是看準了。」

任文強微笑了一下,「蘭姨,你也客氣了。」

寧遠海說道:「靜子,你和文強幾年沒見了,待會兒你給文強倒杯酒和他喝一杯吧。」

寧靜猶豫了一下,輕輕地點了點頭。

幾個人說得熱鬧,夏雷頓時變成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物,成了陪襯。

事情進行到這裡,夏雷也總算是明白了過來。這事,寧靜本來是找他來演戲,應付她的父母的。卻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任文強,而寧靜的父母明顯更喜歡這個小子。寧靜的父母把任文強約來,目的也是很明確的,那就是讓他這個現任「男朋友」自慚形愧,知難而退。

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后夏雷的心裡也有些不舒服了,雖然他不是寧靜的真正的男朋友,可是寧靜的父母這樣做卻真的有些傷人。

夏雷正想離開,任文強忽然看著他,笑著說道:「不好意思,這位先生是誰?怎麼不介紹一下。」

「他是……」寧靜欲言又止。

張慧蘭搶著說道:「是你山叔的朋友。」

寧遠山介面說道:「對對對,他叫夏雷,我朋友,和靜子也認識。」

任文強站了起來,伸出了一隻手,「夏先生,你好。」

夏雷也站了起來,與許文強握了一下手,「任先生,你好。」

握了手,任志強笑著說道:「夏先生的手真結實,繭皮很厚埃」

開始是好的,任志強顯得很有風度,也很有禮貌,可轉眼就不是那麼回事了。他說夏雷的手很結實,繭皮厚,這明顯是一種嘲諷。他這樣的海歸學子,企業高管,怎麼會看得起夏雷這樣的普通工作者呢?

「.e,n?」任文強看著寧遠山問道。

寧遠山的英文早就還給老師了,他搖了搖頭,表示沒聽懂。不過,他卻能看出來,任文強是不想讓夏雷聽懂他的話。

任文強很溫柔地看著寧靜,又用英語說道:「他是你的男朋友嗎?」

寧靜看了夏雷一眼,硬著頭皮用英語說道:「不,不,我們只是很好的朋友。」

她說的是實話,她和夏雷確實是很好的朋友,並不是戀人。

任文強笑了,又用英語說道:「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他是你的男朋友呢,他不適合你。你如此美麗,只有最優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你。」

他的意思也很明顯,夏雷配不上寧靜,要非常優秀的男人才配得上她。他雖然沒說什麼樣的男人才是非常優秀的男人,但言下之意肯定是他這樣的了。

寧靜悄悄地看了夏雷一眼,眼神之中充滿了愧疚。

炫耀英語?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不屑的意味,他也用英語說道:「他的英語說得不錯,這大概就是他所謂的非常優秀的男人的標準。他的意思大概是想說他很適合你,你可以認真考慮一下。」

任文強頓時愣住了,一張俊俏的臉龐也多了一抹豬肝的顏色。他炫耀英語,是認為夏雷這樣的干粗活的人根本就聽不懂,可是他沒想到夏雷不但聽懂了,而且還能說得一口如此流利的英語,且還把他諷刺得體無完膚!

寧靜羞慚地避開了夏雷的眼神,她知道夏雷已經很不舒服了,而這都是因為她的原因。

夏雷看著任文強,接著用法語說道:「任先生,不要以為從美國留學回來就有多了不起,也不要看不起別人,因為你並不比誰更優秀,每個人都有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而你給我的印象過於自大。」

任文強驚訝地看著夏雷,臉上的那一抹豬肝色也更明顯了。他不懂法語,他不知道夏雷說了什麼,但從夏雷的口氣和不屑的眼神里他卻還是能猜到那絕對不是什麼好話。他想反駁,可是這一瞬間他又猶豫了,是他最先顯擺英語能力的,夏雷懂英語,夏雷不但用英語反駁了他,現在又用法語說話,他又該用什麼外語應對呢?讓他難堪的地方也就在這裡,因為他只懂英語!

寧遠海和張慧蘭夫妻倆也目瞪口呆地看著夏雷,老兩口怎麼也沒想到,一個他們看不起的高中生居然會說兩門外語,而且還如此順溜!

寧遠山倒不顯得有多驚訝,他尷尬地垂著頭,心裡暗暗地道:「我要不要告訴他們,夏雷還懂德語呢?」

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了起來。

好在這時一個服務員推著一輛餐車走進了雅間,上菜了。

張慧蘭趁著這個機會打破了雅間里的沉默的氣氛,她乾笑了兩聲,「呵呵,你們年輕人說什麼外語啊,我們又聽不懂,我那個時候學的英語都交給老師了。我們都用國語說話,好不好?」

「對對對,我們說國語。」寧遠海也說了一句。

卻不等服務員將餐車裡的菜都端上餐桌,夏雷便起身用俄語說道:「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

所有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夏雷的身上,驚訝、困惑、不解。

「夏雷,你這是什麼意思?」張慧蘭不滿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沒什麼別的意思,我是說我有點急事需要去處理一下,改日再陪,再見。」

「夏雷,你……」寧靜欲言又止。

夏雷拍了一下她的肩頭,「改日再聊吧,再見。」說完,他大步走出了雅間。

寧靜目送夏雷的背影消失,心中充滿了愧疚。

任文強輕蔑地道:「一個干粗活的而已,這麼牛氣,靜子,你還是少和這種人來往吧。」

「對對對,我們吃吧,別管他了。」張慧蘭笑著說。

寧遠山給任文強倒了一杯酒,「文強啊,我們倆干一杯吧。」

這時寧靜忽然站了起來,「對不起,我不舒服,你們吃吧,我走了。」

「你……」張慧蘭頓時怒了,「你給我坐下1

「我已經不是小孩了1寧靜很大聲地說了這句話,然後快步離開了雅間。

雅間里的四個人頓時愣在了當場,半響都沒能回過神來。

寧靜走出雅間,四下尋找夏雷的身影,可哪裡還有夏雷的影子。這時她的手機響起了簡訊提示音,她打開手機看了一下,卻是夏雷發來的簡訊:不好意思,沒能幫上你的忙。照顧好你的父親吧,多順著他的意思,不要惹他生氣。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寧靜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擦乾眼淚,又向剛才離開的雅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