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44章有人打腫他的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0044章有人打腫他的臉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傅傳福一說是申屠家的管家的時候,夏雷便猜到路邊卡車上裝著的設備是申屠天音送來的了。他正在阿里巴巴上訂購設備,申屠天音送來的設備是非常先進的數控車床,價值不菲,雷馬工作室非常需要這樣的設備。收下申屠天音送來的設備的話,他還可以撤掉訂購設備的資金,用在別的方面,比如買一輛更好的車什麼的。然而,他卻做出了不一樣的決定。

「謝謝,傅老先生,請向我轉告申屠小姐,她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不會收下她的東西的,你拿回去吧。」夏雷說。

「這是為什麼?」傅傳福不解地看著夏雷,他顯然沒想到夏雷會拒絕。

夏雷說道:「不為什麼。」

男人就應該有一個男人的骨氣,這種施捨性質的贈送他不想要!

「哦,我想起來了,你說過的,如果我們家小姐要感謝你,就隨便給一家養老院或者孤兒院捐一百萬,你放心,這事我早就辦好了。」傅傳福笑著說道,然後掏出了一張收據向夏雷遞去,「這是一百萬捐款的收據,是以你的名義捐的。」

拿著收據,看到上面的捐款人「夏雷」,夏雷卻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家小姐兌現了她的承諾,那輛卡車上的設備是我家小姐的一片心意,還請夏先生收下吧。」傅傳福很有誠意的樣子。

夏雷還是搖了搖頭,「這張收據我收下,當作紀念。車上的設備你還是拿回去吧,我不會收下。」

「夏先生,你……」傅傳福很為難的樣子,不過他沒有半點生氣的樣子。

任文強冷笑道:「傅老,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賤骨頭,你給他好肉他不要,他偏要在垃圾堆里刨食,我看還是算了吧。」

傅傳福忽然抬頭,怒視著任文強,「你這傢伙在這裡嘰嘰歪歪什麼?你怎麼對夏先生說話的?」

「我……」任文強頓時有些犯懵了,他想不明白,他明明是在幫傅傳福說話,但傅傳福卻突然對他發火,而且是一點面子都不留!

這時夏雷笑了笑,「傅老先生,你也聽見了,我只會在垃圾堆里刨食,差不多是個乞丐吧,我怎麼能接受申屠小姐這種高貴人士的禮物呢?你還是拿回去吧。」

傅傳福跟著說道:「夏先生你別誤會,我家小姐從來不會輕看任何人,她也絕對沒有半點不尊重你的意思。」

夏雷聳了一下肩,「傅老先生,你還是別說了,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車上的東西我是不會要的,你拿回去吧。」

傅傳福又看著任文強,「你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給夏先生道歉1

「我……」任文強說不出口,他的臉青一陣,紅一陣,羞憤到了極點。他剛才把夏雷說成在垃圾堆里刨食的乞丐,可轉眼卻被人呵斥,要他給他眼中的乞丐道歉!

夏雷還在考慮該怎麼拒絕申屠天音送來的設備,一旁的馬小安卻插嘴說道:「這位老先生,這小子缺教養,剛才很囂張,你讓他給我們道歉,我們就收下外面的設備。」

夏雷本想制止馬小安,可馬小安嘴快,眨眼就把話抖出去了。

傅傳福似乎看到了交差的希望,他跟著對任文強說道:「文強,你沒聽見嗎?快點給夏先生道歉1

任文強漲紅了臉,張大嘴巴,可半響都沒吐出一個字來。

馬小安卻還在旁邊火上澆油,「我以為有些人天下第一,卻沒想到還有這種慫的時候,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你——」任文強怒視著馬小安,如果傅傳福沒在身旁,他一準會一腳踹過去。

「你想打我?來啊1馬小安故意搗亂。

夏雷說道:「小安,別鬧了。」

馬小安這才閉上嘴巴,他誰的話都不聽,但夏雷的話卻是要聽的。

傅傳福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了,「任文強,你想讓我回去告訴小姐,是因為你的原因,夏先生才拒收她的禮物嗎?」

一聽這話,任文強的臉色頓時白了一大片,他看著夏雷,心中十萬個不甘心,但也只能低下頭顱,規規矩矩地說道:「夏先生,對不起,剛才是我不對,請你見諒。」

夏雷淡淡地道:「以後你得學會禮貌,這是做人的最基本的一條。」

任文強咬著牙齒,恨恨地道:「知道了。」

「還有我呢?」馬小安說道:「他還沒有向我道歉。」

任文強的眼神陰冷得想殺人了。

傅傳福說道:「任文強,快點1

任文強跟著又面向馬小安,神色陰冷地道:「對不起1

「哈哈哈1馬小安笑得很開心。

任文強又面向周小紅,說道:「這位小姐,剛才不好意思,對不起,請你原諒。」

周小紅連忙說道:「沒關係,沒關係……不用說對不起。」

傅傳福說道:「夏先生,可以了吧?我這就讓吊車師傅卸貨。」

夏雷說道:「傅老先生,我真的不……」

傅傳福打斷了夏雷的話,「你讓我做的我都做了,我家小姐從來不喜歡辦事失敗的人,你總不能讓我回去交不了差吧?」

「這……」夏雷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傅傳福跟著出了門,大聲對吊車師傅說道:「卸貨1他生怕夏雷又找出什麼借口拒絕,那樣的話,他真就沒法向申屠天音交差了。

吊車將平板卡車上的貨物都卸了下來,前後也就幾分鐘的時間而已。卸下來的設備擺放在雷馬工作室門前的空地上,都是嶄新的,當下最先進的設備。幾樣設備的總價值加起來差不多要一百萬。

這些先進設備,夏雷剛才在阿里巴巴平台上都捨不得買,但申屠天音卻就這樣送給他了。一百萬對於夏雷來說,那絕對是一筆巨款,相當重要,但對於申屠天音那樣的人物來說,一百萬有可能是是一隻腕錶,也可以是一套私人訂製的衣服,或者是一筆可以隨手撒掉的零花錢,僅此而已。夏雷幫她解決了一次暗殺危機,她給夏雷送幾台設備,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夏先生,就這樣吧,再見。」傅傳福打了一個招呼,一秒鐘都不想多留,趕著回去交差去了。除了讓任文強給夏雷三人道歉,他離開的時候再沒有和任文強說哪怕一句話。

傅傳福是申屠家族的老管家,伺候過申屠家族的三代家主,他早就是申屠家族的一員了,任文強在他的眼裡根本就不算什麼,更沒必要打什麼招呼了。

「寧靜,你還要留在這裡嗎?」任文強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溫柔的氣息。他已經顏面掃地,現在只有將寧靜帶走才能挽回一點可憐的顏面。

「我……」寧靜欲言又止,她用眼睛的餘光偷偷地看了夏雷一眼,似乎是想聽到夏雷的挽留。

夏雷沒有挽留,卻說道:「寧姐,如果你想留在這裡,沒人能強行帶走你。」

這句話是說給任文強聽的。

如果沒有發生剛才的事情,任文強對這樣的話語會不屑一顧,可現在不同了,在沒有弄清楚夏雷和申屠天音的關係之前他根本就不敢再惹惱夏雷。不過,他仍然有逼迫寧靜就範的法子。他掏出了手機,說道:「寧靜,我現在就給伯父打電話,我讓他勸勸你。」

「我、我跟你走還不行嗎?」寧靜的眼淚從眼角滾落了下來。

任文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他伸手去拉寧靜的手,寧靜卻躲開了他,氣沖沖地出了門。

任文強笑著說道:「三位,再見。」

馬小安啐了一口,「老子就沒見過你這麼臉皮厚的人。」

任文強假裝沒聽見,轉身也離開了雷馬工作室。

傅傳福走了,寧靜和任文強也走了,工作室里頓時安靜了下來。夏雷獃獃地看著堆在門口的設備,馬小安和周小紅卻獃獃地看著夏雷,兩人的眼神彷彿是第一次認識夏雷一樣。

發了好大一會兒呆,夏雷才自言自語地說道:「真是霸道啊,哪有硬送人禮物的?」

「哥,你不要的話,送給我吧。」馬小安接了一句嘴,「我拿去賣了娶媳婦。」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笑了,「滾蛋,如果不是你多嘴,我說什麼都不會要這些設備,都是因為你多了那句嘴,我才收下的。」

馬小安很鬱悶的樣子,「雷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你什麼時候認識了申屠家的女人,我怎麼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人家會送這麼貴重禮物來?更讓我想不通的是,你居然還不要,有你這麼傻的人嗎?」

周小紅也插了一句嘴,「是啊,雷子哥,你為什麼不要呢?我們不正需要這些設備嗎?」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解釋。有些事情是解釋不清楚的,因為他無法告訴馬小安和周小紅他是怎麼看見那個女殺手放炸彈的,他也無法告訴馬小安和周小紅,他是因為不想被申屠天音那樣的女人輕看才決定拒收禮物的。第二個原因,在正常人的眼裡其實就是一個字,傻。

「你說話呀,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馬小安催促道,他的好奇心很重。

夏雷說道:「被廢話了,過段時間我再告訴你們吧,現在我們得把這些設備拿進來安裝好。」

馬小安不滿地道:「你不告訴我我也猜得到,申屠家的女人向你借種了吧?」

夏雷一腳就踢了過去,「借你個頭,幹活去1

「幹活就幹活。」馬小安嘟嘟囔囔地往外走。

周小紅跟在他身後,一張蘋果臉紅撲撲的,一邊走還一邊自言自語,「雷子哥的種子真貴啊,城裡的女人真捨得。」

夏雷,「……」

PS:新的一周開始了,請大家把票給我吧!書還在新書期,需要你們的支持!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