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45章新來的員工
小說:| 作者:| 類別:

0045章新來的員工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寧靜跟著任文強離開之後再沒出現,也沒打電話來。夏雷有些擔心她,但也沒給她打電話。他有他的顧慮,寧靜的父母很喜歡任文強,也一心想撮合寧靜和任文強在一起,他要是再攙和進去的話,那不成了第三者了嗎?他可不想被寧靜的母親視為敵人,如果再把寧靜的父親的心臟病引發了,那可就變成壞事了。便是這些原因,他暫時將寧靜忘記了。

夏雷最終還是撤銷了在網上訂購設備的訂單,因為申屠天音讓傅傳福送來的設備足夠給雷馬工作室升級了,再買設備的話也是浪費。錢節省下來了,買車的資金也就有了。他買了一輛長城H6,一輛長城皮卡。長城H6留給他自己開,長城皮卡留給馬小安開,順便也充當送貨車,給客戶送加工好的加工件。

第四天,新招的五個工人也來,都是以前在工地上一起干過活的,一個是五十齣頭的老師傅揚本才,一個是性格敦厚老實的來自蜀地的打工仔王有福,一個是本地的中年師父劉學兵,一個是年僅十九歲的剛從技校畢業的毛頭小子崔勇,最後一個是來自北方的女人陳阿嬌,二十八.九的年齡,性格豁達。這五個工人,除了崔勇是揚本才介紹來的外,都是與夏雷在一起干過活的人,彼此都很熟悉。

「雷子啊,真沒想到這才多久一點時間,你自己就做老闆了。」老師傅楊本才一臉笑容,「以後,還得多多關照一下我們這些老戰友埃」

夏雷笑著說道:「一定的,以前你們關照我,現在我關照你們,有錢一起賺。」

「嘿嘿嘿……安逸,巴適1老實厚道的王有福就這麼一句話,黝黑的臉龐上滿是樸實的笑容。

一旁的周小紅看著他,心裡暗暗道:「這老鄉,哈兒樣,瓜得很。」

最年輕的崔勇還戴著一副近視眼鏡,他有些拘謹,不過還是鼓起勇氣跟夏雷打了一個招呼,「雷老闆,以後請多多關照。」

夏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著說道:「不用客氣,我大不了你多少,以後叫我雷子哥就行了。」

崔勇跟著就叫了一聲,「雷子哥。」

「好好乾,這個工作室就是我們大家的家。」夏雷說。

「雷子,出息啦,你咋這麼厲害呢?俺家那死鬼連你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折磨俺。」陳阿嬌咯咯笑著,語速也機關槍似的快,「你這裡缺老闆娘不?一定缺個老闆娘,咯咯,俺琢磨著……」

馬小安打斷了陳阿嬌的話,「阿嬌姐,得了吧你,你該不是想當我們的老闆娘吧?」

「去去去1陳阿嬌做了一個趕蚊子的動作,一點都不尷尬害羞,「要是雷子看得上俺,俺現在就敢跟他上床干,雷子,你敢不敢?」

夏雷,「……」

工作室里頓時一片笑聲,工地上這樣的玩笑話很常見,男人女人什麼都說,有時候女人比男人還放得開。他們從工地過來,工地上養成的習氣不可能一下子就改變了。

「雷子,你敢不敢啊?」本地的師傅劉學兵慫恿地道。

夏雷的面色微窘,「別鬧了,這樣的玩笑開開就算了。」

陳阿嬌說道:「就是,俺一個結了婚帶了孩子的女人,哪裡還配得上咱們雷子,俺說的是俺們村裡的燕子,那姑娘美一個美啊,皮膚就像是麵皮似的,屁股又大又圓,那奶……」

滴滴——滴滴——

一串汽車喇叭聲打斷了陳阿嬌的話。

按喇叭的人是江如意,她開著一輛嶄新的長城H6。那輛車便是夏雷的座駕,他現在還不敢開車上路,只敢在小區的空地上練習,平時他不開的時候便讓江如意開去磨合。江如意自然是一百個願意,前提是夏雷加油。

江如意放下車窗,大聲叫道:」雷子,快點,沒時間了1

夏雷說道:「我妹妹今天去京都讀書,我得去送她。小安,你帶著大夥幹活吧,晚上一起吃一頓好的,我給大夥接風。」

「好埃」楊本才幾人笑著回應。

馬小安說道:「雷子,替我給小雪帶句話,好好讀書,一定要有出息。」

夏雷拍了一下馬小安的肩膀,「我一定會轉告給小雪的,諸位我先走了,晚上見。」

幾人將夏雷送出了門口,江如意又催促道:「快點啊,墨跡。」

夏雷說道:「你催什麼催,我這不是來了嗎?」

江如意欠身給夏雷打開了車門,夏雷上了車,她又打燃火駛進了車道。

「這車開著沒什麼問題吧?」夏雷問。這車是他這輩子買過的最貴重的東西,生怕它出點什麼質量問題。

江如意說道:「沒問題,別聽那些人吹噓合資車有多好,這車比我的POLO好開,空間也大,性價比很高的。」

夏雷這才放下心來,他瞧著江如意換擋踩油門,有些手痒痒了,「你別顧著自己開,你得教我開埃」

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有駕照不會開車,真有你的。那個龍冰她就不怕你撞著人?竟然敢直接送你一本駕照。」

「你到底交不交啊?」

「教,把手放檔桿上,我教你在什麼時候換擋。」江如意說,一邊放慢了車速。

凌霄將左手放在了檔桿上,有些緊張地等著江如意的指令。

江如意突然伸過右手來,一把握住了夏雷的手。

她的手綿軟無骨,皮膚也滑滑的,夏雷的神經頓時變得敏感了起來,有些尷尬地道:「你抓著我的幹什麼?」

「教你開車啊,你以為我想幹什麼?」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腳下一踩離合,然後握著夏雷的手往前推,「現在是3檔,車子跑起來的時候就要加檔,記住了嗎?」

「記住了。」夏雷的視線卻落在了江如意的大腿上,腦子似乎也變得敏感起來了,多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想象。

就這樣,一個教,一個學,長城H6在車道上忽快忽慢,惹惱了不少有車怒症的司機……

一段半個小時就能走完的路程,江如意和夏雷用了足足一個小時。回到小區,夏雷領著江如意進了他家的門。客廳里的沙發上放著一隻大行李箱,夏雪已經做好了出發的準備。看見夏雷和江如意進門,她跟著便站了起來,「哥,如意姐,你們這麼這麼才回來啊?我都等一個多小時了。」

「你哥要學車,我路上順便教教他。」江如意笑著說道:「你不知道,你哥笨得像一頭大笨牛。一個簡簡單單的加減檔,他學了半天都沒學會。」

夏雪看了夏雷一眼,神神秘秘地笑了。

夏雷白了江如意一眼,「走吧,嗦,將來你一定會變成一個大嘴婆。」

江如意說道:「大嘴婆就大嘴婆,要你管1

「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你們都吵了二十多年了還沒吵夠啊?快送我去機場吧,不然就趕不上飛機了。」夏雪催促道。

兩人這才停止鬥嘴,幫夏雪拿行李,然後離開了家。

到了機場,夏雷一直將夏雪送到了檢票口,「小雪,到了京都記得給龍小姐打電話,她會照顧你的。」

「哥,你放心吧,我記住了。」夏雪的眼裡泛著淚花。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離開她的哥哥,心裡捨不得。

「來,小雪,如意姐抱抱。」江如意湊了上去,將夏雪緊緊地摟在懷裡。

「如意姐,我捨不得你和我哥……」夏雪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從眼眶裡流了出來。

江如意溫柔地安慰著她,「傻丫頭,你又不是不回來了,寒假不就回來了嗎?你要是想我和你哥了,你就給我們打電話,還可以用QQ的視頻聊天嘛,不就見面了嗎?」

夏雪哽咽地道:「可是……」

夏雷的心裡也好生捨不得,可這個時候他卻板起了面孔,「哭哭啼啼成什麼樣子?你始終要學會**,快進去,到了給我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夏雪這才止住眼淚,拖著行李箱進了檢票口。走進登基通道的時候,她走幾步就回頭看一眼。那情景讓夏雷的心裡好一陣心酸。

直到看不見夏雪了,夏雷才轉身離開。

回去的路上夏雷繼續學車,比較偏僻的路段上江如意讓夏雷開車,她坐副駕駛座上指揮。學車是件好事情,不過夏雷覺得江如意像個女色狼,不僅摸他的手,還摸他的大腿。

「踩剎車,踩剎車1

「又來了……」

果然,話音還沒落下,江如意的手就落在了他的大腿上,摁著他的大腿讓他踩剎車。她摁的還是靠近大腿根部的地方,非常敏感。這讓夏雷非常緊張,他擔心江如意隨時會將手移上去一點點,嘩啦一下把他的手剎拉起來。

回到小區,江如意開著夏雷的長城H6去了警局,臨走之前還問夏雷要了四百塊的加油的錢。

夏雷鬱悶得很,「開我的車,還要用我的錢加油,這什麼人啊?」

回到家裡,屋子裡冷冷清清的。夏雪走了,夏雷的心裡空蕩蕩的。他走到了電視櫃前,看著那張全家福。照片里,他和夏雪都笑得很開心,爸爸和媽媽也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可是,那段幸福的日子再也不會回來了。

然後,他又看見了那隻放在全家福後面的玻璃瓶,還有裝在玻璃瓶中的藥丸。他剛想拿出來看看的時候,手機鈴聲就響了。

電話是池靜秋打來的。

「雷子,喜田賓館,201號房,我等你。」池靜秋開門見山地道。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你在賓館里……等我幹什麼?」

「等里上床呀。」池靜秋笑著說。

夏雷皺起了眉頭,「別開玩笑了,我今天真沒心情。」

池靜秋說道:「好吧,是正事。我不是跟你談過嗎,我有訂單給你。」

夏雷說道:「那好,我馬上過來。」

PS:感謝一怒拔劍為自由兄弟的打賞,你豪邁!這裡也求一下票,新書期間沖榜,票很重要,所以把你們的票讀給我吧!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