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51章女賊
小說:| 作者:| 類別:

0051章女賊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將柳瑩給他的睡衣放在了床頭柜上,他不想穿她老公留下的衣物。他合著衣服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卻怎麼也睡不著。

「我拿下了悅動體育的長期合作的大訂單,可如果悅動體育的自動衝浪板上市之後銷量火爆的話,以雷馬工作室現在的能力根本就沒法滿足悅動體育的需求。如果我將訂單分出一部分外包的話,質量又沒法保證。看來,我得再添人添設備了。我與一個公司合作,工作室顯然不夠檔次,我得去註冊一家公司,找一個更大的場地……」夏雷的腦海里全是這些問題,這些問題讓他興奮,也讓他擔憂。

,一個輕微的響聲忽然傳到了夏雷的耳朵里。他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一眼窗戶,他的房間的窗戶是半開著的。窗外夜空繁星點點,暗藍色的天幕顯得深邃遙遠。窗外也沒有風,窗帘垂直垂落,很安靜的樣子。可是,剛剛那個響聲確實是從窗戶外面傳到他的耳朵里的,很像是有什麼東西動了窗戶,外面沒有風,窗戶為什麼會動呢?

夏雷從床上爬了起來,左眼微微跳了一下,阻擋在眼前的牆壁瞬間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之中。窗戶外面什麼都沒有,沒有調皮的貓,也沒有老鼠什麼的。他跟著將視線移到了隔壁,牆壁消失,一幕景象也進入到了他的視線之中。

隔壁房間里,柳瑩正躺在她的床上睡覺。她似乎沒有穿睡衣睡覺的習慣,身上僅有一套紫色的蕾絲內衣,上面高高隆起,撐衣欲裂呼之欲出的火辣視覺,下面卻堪堪遮掩住重要的部分,線條隱約顯露,誘人遐想。她的睡姿很優雅,也很安靜。

夏雷的視線從柳瑩的身上移開,快速掃過整個房間,然後忽然倒轉回來,停落在了床邊。

床邊竟然趴著一個人!

黑色的緊身衣,與房間里的黑暗的環境融為一體,如果不是夏雷的眼睛能捕捉到非常細微的光線明暗的變化,他恐怕還不能發現那個人!

黑衣人靜靜地趴在床邊的地毯上,屁股高高地翹著,剛好對準夏雷的方向。那隻屁股豐滿挺翹,腰肢因此而顯得越發的纖細柔軟。這個身體曲線的特徵時候說明了黑衣人的性別,她是一個女賊。

毫無疑問,剛才那一個輕微的響聲便是這個穿黑色緊身衣的女賊弄出來的。她撬開了柳瑩的房間的窗戶,然後悄悄地潛入了房間。她趴在床下,很有可能是剛才柳瑩翻了一個身,或者說了一句什麼夢話,嚇到了她。

柳瑩沒有醒來的跡象,女賊小心翼翼地爬了起來。她的臉上蒙著黑色的蒙巾,可是這根本就擋不住夏雷的視線,夏雷一眼便看到了她的面貌。她很年輕,瓜子臉,大眼小嘴,看上去很漂亮。不過她的胸部很平坦,這似乎是她身上的唯一的缺憾。

女賊躡手躡腳小心翼翼地向牆角的大衣櫥走去。

看到這裡,夏雷頓時明白女賊想偷什麼東西了。他跟著從床上爬了起來,連鞋也顧不上穿,赤著腳就衝出了門。

夏雷眨眼就衝到了柳瑩的房間門前,他抓住門把想將門打開,可門是反鎖的了。他使勁用肩頭撞了一下,可房門還是穩穩地擋在他的身前,結實得很。

房間里,柳瑩被那些弄出來的巨大響動驚醒了,她忽然從床上爬了起來,緊張地看著門口,「誰?」

「是我!夏雷1

「你想干……幹什麼?」柳瑩下意識地抓過放在床頭柜上的衣服擋在胸前,彷彿夏雷隨時都會破門而入把她那什麼了似的。

「有個賊在你的房間里1夏雷著急地吼道。

「你開什麼玩——」柳瑩的話沒沒有說完,一把鋒利的小刀便從她的肩頭上繞過來,貼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的聲音戛然而止,身體也繃緊了,一動不敢動。

「告訴他,賊已經跑了。」女賊在柳瑩的耳邊低聲說道。

柳瑩的冷汗從額頭上冒了出來,她顫聲說道:「你……你想幹什麼?」

「快說,不然我割你的喉1女賊的聲音有點而沙啞,也有點兒妖氣,是一個很奇怪的聲音。

夏雷的聲音又從門外傳進來,「你別害怕,我馬上來救你1

「快說1女賊的手上帶上了一點力道,鋒利的刀刃割開了柳瑩的皮膚,一絲血絲頓時從刃口下流了出來。

柳瑩的大腦已經無法思考了,她顫聲說道:「賊、賊……賊已經跑了1

如果是別人,沒準會拔腿往樓下追,可女賊要騙的人是夏雷,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此刻做的任何事情都沒能逃過夏雷的眼睛!

夏雷退後兩步,然後猛地前沖,一腳踹向了房門。

砰!門還立著,夏雷卻被反震的力量摔倒在地。

有錢人家的門都是好門。夏雷鬱悶得想撞牆了。

房間里女賊一把將柳瑩從床上扯了下來,拽著她的頭髮將她拖到了大衣櫥前,惡狠狠地道:「打開保險箱,快點,不然殺了你1

「你……你想幹什麼?」柳瑩心裡怕得要死,可她卻沒有照做的意思,保險柜裡面的東西有多重要,她比誰都清楚,更何況那是她老公生前的心血!

「想想你女兒吧,你想讓她變成孤兒嗎?」女賊又將小刀架在了柳瑩的脖子上。

「你……究竟是誰?」

女賊忽然在柳瑩的脖子上劃了一條小口,窮凶極惡地道:「快點!我只給你一次機會1

鮮血和疼痛,再加上對女兒的擔憂,柳瑩的心理防線一剎那間就崩潰了,她顫抖著擰了一下衣櫥的把手,衣櫥移開,露出了保險柜的門。

門外,夏雷又猛衝了一次,用肩頭狠狠地撞了一下門。這一次,門板連帶門框都劇烈地顫動了一下,差點就被他撞開了。

「快點1女賊也有些慌了。

柳瑩伸手在鍵盤上輸入了密碼,保險柜的門打開了。

女賊一把將柳瑩推倒在地上,伸手抓住了放在保險柜裡面的公事包。

砰!房門突然被撞開,夏雷整個人穿過門框,撲倒在了地上。

女賊轉身就跑,奔到窗前,嗖一下便越過窗戶跳了下去。

夏雷想都沒有多想,爬起來便追了上去。追到窗戶邊的時候,他也越過洞開的窗戶,跳到了樓下的花台中。花台中的泥土和花草充當了一個減震的作用,但慣性和地心引力還是讓他摔了一個夠嗆。

女賊從地上爬起來,撒腿就往一側柵欄牆跑去。

夏雷從花台中爬了起來,發瘋似的追了上去。

柳瑩從而二樓窗戶口探出了頭來,她剛好看見在前面飛奔的女賊和赤著腳追的夏雷,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她哭喊道:「抓住她!抓住她1

女賊眨眼就跑到了小區的柵欄牆邊,她速度不減,借著速度的慣性嗖一下躍起,抓住柵欄的頂端,然後雙手一撐,整個人便靈巧地翻越了過去。

夏雷沒有她那份靈巧,但柵欄牆不過兩米多高,他奮起一躍便抓住了頂端,然後手腳並用居然也很快就翻越了柵欄牆。

「我日1女賊罵了一句,又開始往前逃。

「站住1夏雷吼了一聲,繼續追趕。他的腳早在跳進花台里的時候便被枝條刺破了,鮮血從他的腳掌上的傷口冒出來,地上留下了一串殷紅的腳櫻每一步跑動都會帶來鑽心的疼痛,可是他咬著牙堅持著。

這份堅持,有著少許的正義,有著對繼承丈夫遺願艱辛創業的柳瑩的同情,卻也有著他自己的考慮——如果這個賊將自動衝浪板的設計圖紙賣給悅動體育的競爭對手,他辛辛苦苦簽下的大單豈不是泡湯了?說什麼也要追回來!

凌晨的街道空曠無人,兩人一個在前面跑,一個在後面追。

女賊的身體有著很強的靈活性,可在速度上並沒有什麼優勢,她始終無法擺脫夏雷。六七分鐘后,她的體力也出現了問題,速度明顯慢了許多。她其實不知道,夏雷這個時候也全憑一股意志力在支撐著,隨時都有可能趴在地上。

「可惡1女賊罵了一聲,轉身奔進了一條小巷。她想利用小巷的陰暗環境擺脫夏雷。

夏雷也折身追進了小巷。小巷裡沒有路燈,兩側是很高的牆壁,光線陰暗得很。可是,他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小巷裡的一切的情況,包括那個在前面翻動一雙腳丫子狂奔的女賊。

往前跑了兩百米,一座三層高的氯ヂ貳K蠻橫無理地出現在了小巷的盡頭,一眼便可以看出是一座違章建築。

「法克!誰家的樓房這樣修啊?啊1女賊停下了腳步,發神經似的吼了一句。

夏雷也停下了腳步,雙手撐著膝蓋,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

女賊轉過身來,冷冷地看著夏雷,她也喘氣,緩過氣來之後才指著夏雷罵道:「你個傻.逼,你有病嗎?我偷人家東西,關你什麼事啊?你這麼不要命地追我,你究竟想幹什麼?」

夏雷也緩過了氣來,他站直了身體,慢慢地向女賊逼迫過去,「你把東西還給我,我就放你走,我說到做到。」

「放我走?好大的口氣1女賊伸手去摸刀,摸了幾下才發現她的小刀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弄丟了。

夏雷厲聲吼道:「把東西給我1

「看來你是打算一矗你會後悔的。」女賊一邊說話,一邊扭脖子,聳肩,抬腿,似乎是在做熱身運動。

夏雷警惕地盯著女賊,防備著她突然從身邊溜走,也防備著她突然偷襲他。可是,他的視線突然落在了女賊的喉結上,她居然有喉結冒出來!

喉結是男人才有的特則,女人根本不可能有。

夏雷的視線跟著又移到了女賊的胸部上,剎那間的透視,他突然就被噁心到了,鬧了半天,這傢伙居然是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