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53章撕逼大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0053章撕逼大戰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腳上的傷並不重,休息了一個晚上之後便好得七七八八了,第二天早晨,夏雷便可以下地走路了,只是稍微有點瘸而已。他在柳瑩家裡吃了早飯,然後柳瑩開著車子將她送到了雷馬工作室。

小小的雷馬工作室讓柳瑩有些擔憂她和夏雷簽訂的那份長期供應的合同,可夏雷提到東方重工曾經請他出馬加工重要精密加工件之後,懸在她心裡的一塊石頭就落地了。她一直想跟東方重工這樣的國企合作,可的東方重工卻還要請夏雷去幫忙完成訂單,夏雷的技術實力還需要擔心嗎?

「柳姐,我知道你是擔心我們工作室的生產能力,將來無法滿足你們的生產需求,是嗎?」故意提說了東方重工請他幫忙的事情之後,夏雷說道。

柳瑩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雷子,不瞞你說,我確實有點擔心。你的工作室這麼小,我們的產品上市之後肯定會大量生產的,那需要很多零件。以你們現在的生產力,你根本沒法供應我們埃」

夏雷笑著說道:「柳姐,這個你就更不需要擔心了。拿下你的訂單,我下一步就是添人添設備。我還想註冊一家公司,找一塊場地,將我的工作室變成一個機械加工廠。那個時候,你們悅動體育需要多少零件我都能供應。」

柳瑩呵呵笑了,她拍了一下夏雷的肩頭,滿眼讚許的神光,「好啊,姐昨晚便看出你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你有技術上的實力,還有我們的長期訂單,你一定會成功的。我覺得呀,你現在還只是池塘里的一條小蚯蚓,假以時日,你一定會變成大蟒的。」

夏雷笑著說道:「我們都會獲得成功的。」

柳瑩說道:「這樣吧,你先給我加工三千套,我讓工人趕製出第一批產品。我現在回公司,我讓財務給你打50萬過來,完成訂單之後再個你打剩下的。」

夏雷爽快地點了點頭,「行。另外,柳姐,專利申請的事情你得加緊了,已經有人想偷你們的技術了,你得小心一點。」

「我這就去專利局,下次再聊,再見。」柳瑩說走就走,她是一個幹練的女人。

夏雷將柳瑩送到路邊,目送柳瑩開著車子遠去。

馬小安從後走來,「哥,你昨晚**給這個富婆了嗎?」

夏雷看著馬小安,沒好氣地道:「你這傢伙,大清早的胡說八道些什麼呢?」

馬小安笑道:「別當我是傻瓜,我剛才都聽見了,她說你的小蚯蚓進了她的池塘,然後變成蟒蛇了,不是嗎?」

夏雷,「……」

馬小安還沒完,他嘖嘖地道:「不簡單啊,這女人年齡是稍微大了一大點點,但有料啊,胸大屁股圓,皮膚水嫩嫩的,嘖嘖……昨晚一定很舒服吧?」

「滾1夏雷一腳踢了過去。

馬小安往旁邊跳開,一邊逃,一邊笑。

夏雷走進了工作室,說道:「悅動體育要三千套零件,我們有一段時間要忙了。等一下我會把樣品拿給你們看,你們一定要按照樣品的標準來加工,慢點沒關係,我們要保證質量,就算報廢件多一點也沒關係。你們都記住了嗎?」

「記住了。」雷馬工作室的員工們紛紛回應。

安排了工作,夏雷帶頭幹活。幹活的時候,他的心裡也在琢磨註冊公司,尋找場地的計劃。

他有技術,有人,有訂單,將雷馬工作室變成一家小型的機械加工企業看起來並不難,可是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卻讓他犯愁了,那就是——錢。

租賃場地需要錢,購買設備需要錢,招工需要錢,另外還有臨時住宿、食堂和保險等等,一大堆需要花錢的項目,少說也得五百萬,而他根本就拿不出這麼多錢。

午後,池靜秋驅車來到了雷馬工作室。她似乎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一臉的怒容。

「雷子,你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一來,池靜秋便直接對夏雷發火了。

夏雷倒是一副心平氣和的樣子,他說道:「什麼怎麼回事?」

「什麼事你自己清楚!你這個卑鄙的傢伙1池靜秋的唾沫星子都快噴到夏雷的臉上了。

夏雷不想跟女人吵架,但陳阿嬌卻不是省油的燈,她破口罵道:「哪來的潑婦,想吵架是吧?老娘陪你1

「你才是潑婦1池靜秋鄙夷地白了陳阿嬌一眼,「鄉下女人,我懶得跟你說話。」

「俺是鄉下女人,你是城裡女人,俺長一個逼,你是城裡女人,難道你長兩個逼嗎?老娘今天倒你這個城裡女人是不是長了兩個逼,就算是兩個,老娘今天也要給你撕爛1陳阿嬌蹬蹬走來,還真有撕逼的架勢。

池靜秋都快被氣瘋了,可卻罵不出陳阿嬌那樣的粗話。見陳阿嬌向她衝來,她也害怕了,趕緊躲到了夏雷的身後。

夏雷可不想兩個女人工作室里打起來,他擋住了陳阿嬌,「陳姐,少說兩句。你去給超市給大夥買一幾隻冰激凌回來吧。」不等陳阿嬌答應,他跟著又對馬小安說道:「小安,你和陳姐一起去吧,幫她拿一下。」

「好的,我們這就去。」馬小安拉著陳阿嬌的手便往外走。

陳阿嬌一邊走,一邊嘀嘀咕咕地罵人,「爛貨,你以為你是誰啊,在俺們村還沒人敢和俺吵架呢。敢找俺們雷老闆的茬,俺用口水淹死你!哼1

馬小安拉著陳阿嬌離開之後,周小紅和王有福、揚本才等人也走出了工作室。

池靜秋冷笑道:「這就是你請的員工?沒素質1

夏雷說道:「陳姐是一個豁達的女人,她罵人雖然難聽一點,但她比很多人都要光明磊落。」

「你什麼意思?你是在說我不光明磊落嗎?」池靜秋怒氣沖沖地道:「夏雷你別忘了,今天是我來找你算賬的1

「算什麼帳?」

「我給你拉客戶,你居然背著我去見我的客戶,把我撇開,你這麼做就夠光明磊落了嗎?我不該找你算賬嗎?」池靜秋氣勢洶洶,她覺得她占著道理。

夏雷冷笑了一聲,「柳總給出的價錢是三百一十塊,你暗扣五十,只給我二百六。你還好意思找我算賬?你把價錢壓那麼低,我這邊自然要壓低成本,用上次等的原料。人家柳總願意嗎?你這樣做,人家還能和你合作嗎?」

「我……」池靜秋無言以對。

夏雷說道:「柳總昨天打聽到這裡來,我們一談,你暗扣五十塊錢的事情就暴露了,人家不願意與你合作了,要直接跟我合作,我是不是要拒絕她才能讓你滿意?」

「我……」池靜秋的臉都被臊紅了。

夏雷說道:「你走吧,我不想和你吵架。你回去冷靜一下,等你想明白了我們再談。」

「你就這樣想把我打發走?」池靜秋瞪著夏雷。

「那你還想怎麼樣?」

「給我二十萬我就走。」

夏雷笑道:「我為什麼要給你二十萬?」

「如果不是我,你能拿下悅動體育的訂單?」

夏雷說道:「看來我還是叫陳姐跟你談好了,我跟你沒法聊。」

「你……好,我們走著瞧1池靜秋怒氣沖沖地離開了雷馬工作室。

夏雷暗道:「你還真是敢開口,二十萬,你還真是想錢想瘋了。」

事情鬧到這個地步,與池靜秋的合作關係暫時也就終結了。對池靜秋這個人,夏雷沒有愧疚,也沒有感激。他與她合作,從一開始就是純粹的商業行為。他需要訂單,池靜秋想賺差價和提成。池靜秋把他當作可以吸血的牛,而他把池靜秋當成引路的人。就是這麼簡單。

雷馬工作室的員工陸續走進了工作室之中,馬小安和陳阿嬌也回來了,兩人一個提著一大包冰激凌,一個提著一大包瓜子花生之類的零食。

陳阿嬌給夏雷遞了一隻娃娃頭冰激凌,一邊說道:「幸好她溜得快,不然俺撕爛她的逼。」

夏雷苦笑道:「陳姐,人家崔勇還沒找對象呢,你就別說這些話了。」

崔勇尷尬地笑了笑,他其實很愛聽。

陳阿嬌說道:「好,俺以後就不說那個字了。小崔,你好好乾,存夠十萬塊,姐帶你去俺們村裡談對象。」

崔勇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雷子,這一鬧,池靜秋肯定不會再給我們拉訂單了吧?」馬小安說道。

夏雷說道:「這個你就放心好了,她的眼裡只有錢,如果遇到別人吃不下的活,她肯定還會來找我們,這個你就放心好了。」

「雷子哥,你還要跟那種女人合作啊?」周小紅擔憂地道看著夏雷。

夏雷笑著說道:「生意歸生意,人歸人。美國和我們國家打過仗,現在不也和我們國家成了最大的貿易夥伴了嗎?」

周小紅靦腆地笑了一下,「這些大道理我不懂,但我相信雷子哥你做的決定肯定是對的。」

夏雷說道:「池靜秋的事情你們就別操心了,我會處理好的。吃了冰激凌就幹活吧,好好乾,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我要讓你們都變成有錢人。」

工作室里頓時一片笑聲。別人要是說這話他們不會相信,但是夏雷說這樣的話,他們卻沒有半點懷疑。夏雷在他們的心中,早就樹立起了相當的威望和誠信。

叮鈴鈴,叮鈴鈴……

剛將手中的娃娃頭冰激凌幹掉的時候,夏雷便接到了柳瑩的電話。

「雷子,今吐穡俊瑩的聲音很親切。

「有空,柳姐,你有事嗎?」夏雷客氣地道。

柳瑩說道:「是這樣的,晚上有一個聚會,我想讓你陪我一起去。」

「什麼聚會呢?」夏雷問。

柳瑩說道:「都是一個圈子裡的朋友,我本來不想麻煩你的,可昨晚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擔心那個賊會再來找我的麻煩,所以……」

夏雷笑著說道:「沒問題,幾點?」

「晚七點,我在家等你。」柳瑩很高興地道。

夏雷說道:「好,我七點前來你家。」

PS:感謝愛閑魚兄弟的打賞,呵呵,你是個老朋友啦,看名字就知道是自己人,你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