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55章出去我和你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0055章出去我和你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阿雷,你怎麼會在這裡?」寧靜走到了夏雷和柳瑩的跟前,臉上帶著親切的笑容,一點也不掩飾她心中的高興。

夏雷也報以微笑,「我是跟著柳姐來的。」他跟著介紹道:「這位便是柳瑩,柳姐,這位是寧靜,她是考古專家,很有學問的。」

柳瑩和寧靜握了一下手,寒暄了一句。不過柳瑩似乎沒有與寧靜結交的興趣,隨口聊了兩句之後她便說道:「你們聊吧,我去找朋友。」

「嗯,你去吧。」她這樣說,夏雷也不好跟著。

柳瑩離開之後,寧靜才說道:「她是誰呀?」

夏雷說道:「生意上的朋友,她有一家體育用品公司,我現在是她的零件供應商。」

「厲害啊,我就知道你會成功的。」寧靜笑著說道:「真為你感到高興。」

夏雷說道:「對了,你怎麼會來這裡呢?」

寧靜說道:「我是跟著我二叔來的,我……我沒想到任文強也會在這裡。」

夏雷很快就明白了,寧遠山之所以要帶著寧靜來參加這個聚會,一方面恐怕是受了寧靜的父母的囑託,給寧靜和任文強製造相處的機會,一方面恐怕是為了東方重工與申屠家族的風力發電站的合作項目。一箭雙鵰,為什麼不帶著寧靜呢?

「能陪我出去走走嗎?」寧靜看著夏雷,「我不喜歡這裡的氣氛。」

「好啊,我們去外面走走。」夏雷其實很想留在這大廳里,多結實一些商界的人,不給他不想拒絕寧靜的請求。

卻不等寧靜和夏雷離開,任文強便走了過來。筆挺的西裝,帥氣的臉龐,充滿自信的眼神,任文強的身上有著一種精英的氣常夏雷在他的面前輸了一些氣質,但夏雷身上所特有的沉穩和堅毅卻又是他所沒有的。如果用車來比喻這兩個男人,任文強就像是在高速公路上賓士的法拉利跑車,而夏雷就像是在戈壁灘中艱難前行的Jeep牧馬人。不同的環境,不同的男人,屬於男人的魅力也是不同的。

「喲,這不是夏總嗎?你來了,也不過來聊兩句?」任文強面帶笑容地說著話。他稱夏雷夏總,可這看似恭維的話里卻充滿了輕蔑的意味。

夏雷淡淡地道:「我們之間好像沒什麼好聊的吧?」

「你怎麼會在這裡呢?」任文強看著夏雷,眼神之中帶著點挑釁的意味。

夏雷說道:「我沒必要跟你解釋吧?」

任文強笑道:「哦,我倒忘了,你是跟著柳瑩來的嘛。柳瑩的老公去世不久,你就和柳瑩成雙成對了,真厲害埃不過,你和她在一起倒是挺般配的。你們都是草根創業者嘛,有很多話題的。」

夏雷的心中頓時火起,「你說話給我注意點,你針對我可以,但不要針對柳姐。她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女人,不是你這種嘴巴抹了屎的人能說三道四的。」

任文強的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姓夏的,我不知道你從哪裡來的底氣與我叫板,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人趕你出去。你這種身份的人居然也能來這裡,這一屋子的人都會感到丟分1

寧靜聽不下去了,生氣地道:「文強,阿雷是我的朋友,你怎麼能這樣跟他說話?」

任文強冷笑道:「有些人不值得尊重,我是在保護你,不要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給騙了。」

「阿雷從來不曾騙過我什麼,你誤會他了。」寧靜很惱火的樣子,與任文強在一起,她就沒有一分鐘是快樂的。

夏雷說道:「不用跟他解釋,有些人認為這個世界都是圍繞他在運行的,自以為是,你跟他解釋再多都沒用,他一個字都不會聽你的,更別說是理解你了。」

任文強嘲諷地道:「我自以為是?好吧,我自以為是。不過,我也好過一些靠女人往上爬的人好吧?你敢說你沒有陪柳瑩睡覺,伺候那個寡婦?你沒伺候人家,人家會把你帶到這裡來見世面?」

夏雷忽然將手中的半杯紅酒潑到了任文強的臉上,紫紅色的酒液在任文強的臉上開了花,一部分濺到了任文強的白襯衣上,非常醒目。

任文強的反應也非常之快,就在夏雷將紅酒潑到他的臉上的時候,他幾乎在同一時間出拳,一拳轟在了夏雷的胸膛上。一聲悶響,夏雷被轟得退了一步。不過,比起任文強此刻的一眼可見的狼狽,他要好得多。

任文強還要動手,寧靜卻擋在了他的前面,「你要幹什麼?」

「你讓開1任文強兇巴巴地道。

夏雷說道:「出去吧,出去我和你打。」

大廳里的賓客紛紛移過目光來,看著任文強、寧靜和夏雷三人。有些賓客竊竊私語地議論,有些賓客只是看著。

「出去,我會打殘你1此刻的任文強就像是原始森林裡的野獸。

夏雷冷笑了一下,「別太自以為是了,別說你是柔道八段,就算是九段,我也不怕你。」

柔道八段,那真的是一個很厲害的層次,夏雷其實沒有半點把握打贏任文強,不過他的心裡沒有半點畏懼。

「你們……」寧靜急得哭了,眼淚一下子就從眼角滾落了下來。

這時一個身材魁偉的男子陪著一個年輕的女人走了過來。她一出現,整個大廳都安靜了下來。

這個年輕的女人便是古家的二小姐,古可文。高挑而勻稱的身材,前凸后翹,曲線誘人。牧車按釓渚致小巧的五官,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東方版芭比娃娃,漂亮得讓人懷疑是PS過的。

「古小姐……」看到古可文,任文強頓時顯得有些緊張起來,臉上也多了一絲愧疚的神色。

打架這種事情,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在這樣的場合里都是說不過去的。

古可文看了任文強一眼,又看了夏雷一眼,然後才淡淡地道:「給我一點面子,你們都走吧。」

不愧是京都古家的二小姐,趕人走這樣的話從她的嘴裡說出來卻顯得彬彬有禮,讓人感到體面的同時也能感受她身上的威嚴與霸道。

「古小姐,你聽我解釋一下。」任文強紅著臉說道,這個時候的他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古可文出現之前,他是一隻狼,現在他是一隻小白兔。

古可文卻沒有再說第二句話。她身邊的保鏢突然上前一步,鐵塔一般站在任文強和夏雷的面前。

夏雷轉甥不會像任文強一樣死皮賴臉地請求留下來。被人趕走,這是讓人難堪的事情,可比起他以前在工地上賺錢供夏雪讀書的那幾年歲月里所遭受的冷眼白眼,這其實不算什麼,他能坦然面對。

寧靜看了看任文強,又看了一眼夏雷的背影,她不知道該留下還是跟著夏雷離開。她是一個缺乏主見和勇氣的女人。

卻不等夏雷走出大廳門口,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擁簇著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大步往外走的夏雷看見她的面孔,他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

姍姍來遲的女人是申屠家族的掌門人,申屠天音。她還是那麼冷艷絕倫,高不可攀。

申屠天音只是淡淡地看了夏雷一眼,然後移開了視線,徑直向古可文走去。在她的眼裡,夏雷彷彿只是在街邊遇見的一個陌生人。

任文強跟著彎腰致禮,「大小姐好。」

申屠天音只是淡淡地點了一下頭,連一句話都沒有。

古可文迎了上去,面帶笑容,「天音姐姐,你就不能早來一會兒嗎?我都等你半個小時了。」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公司開會。」

「我哥在天音閣等你,我帶你過去。」古可文似乎早就習慣了申屠天音的這種冰山般的性格,她一點都不介意,親熱地挽著申屠天音的胳膊往大廳里走。

申屠天音的名字裡面有一個天音,古家的私人會所里也有一個天音閣,這裡面時候有一點故事。

夏雷收回了視線,轉身走出了大廳門口。就算有什麼故事,這也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他也沒興趣。

走出大廳夏雷才想起他是搭柳瑩的車來的,柳瑩還在大廳里,他琢磨著要不要給柳瑩打個電話讓她送一下他,不過他想了想還是改變了注意,準備給江如意打電話,讓她來接一下。

「先生。」身後忽然傳來聲音。

夏雷回頭便看見了剛才那個準備趕他和任文強離開的古可文的保鏢,他說道:「有什麼事嗎?」

古可文的保鏢說道:「先生,你不用離開了。我家小姐讓我告訴你,你可以留下來。」

「這是為什麼?」夏雷不解地道。剛才古可文的態度並不是這樣的。

古可文的保鏢說道:「抱歉,我不知道。」

夏雷心裡暗暗地道:「申屠天音一來,古可文便改變了態度,這可能是申屠天音的意思吧。任文強也沒有出來,可能也是看在他是申屠天音的人的緣故吧。我是留下來,還是離開呢?」

「先生,請進。」古可文的保鏢很客氣地道。

夏雷還在猶豫,拿不定主意。

這時柳瑩的身影出現在了大廳門口,她看到了夏雷,跟著就向夏雷招了一下手,「雷子,快過來,我有新的發現了。」

夏雷心中一動,走了過去。

古可文的保鏢也轉身走進了大廳,他只是一個傳話的,夏雷是走是留,他一點都不關心。

夏雷剛一走近,柳瑩便將他拉到了一邊,緊張兮兮地道:「我剛剛收到一條簡訊,有人威脅我。」

「呃?誰威脅你?」夏雷吃了一驚。

「不知道,你看看吧。」柳瑩將手機遞給了夏雷。

夏雷看到了那條簡訊:一千萬買斷你老公留下的東西,不然我不敢保證你的兒子會不會出點什麼意外!

看完這條簡訊,夏雷的心中頓時冒起了一股怒火,「這傢伙,偷不到就用這種手段強買,太無法無天了。柳姐,你報警了嗎?」

柳瑩一臉的猶豫,「還沒有,我在想,我要是報警的話,他們要是真的對我兒子下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