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56章老公,你去哪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056章老公,你去哪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再強的女人始終是女人,有些時候始終需要一個男人來依靠。

柳瑩已經徹底沒主意,在她的眼裡,夏雷便是那個她可以依賴的男人。

夏雷想了一下,「你越是這樣,他們越是肆無忌憚,你想過沒有,現在他們還只是派個賊,發一條威脅你的簡訊,萬一他們失去耐心,傷害你和你的孩子,你又怎麼辦呢?除非你把他們想要的東西賣給他們。」

「我死也不會賣1

夏雷說道:「那就報警吧。」

柳瑩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拿出了手機,「好,我現在就報警。」

這時林博文向這邊走了過來,老岳:「柳總,我有一個朋友想認識一下你,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見他一面?」

夏雷跟著給柳瑩遞了一個眼色,柳瑩也心領神會地將手機收了起來。

林博文又說道:「他就在那邊,柳總,我帶你過去吧。」

「他是做什麼的?」柳瑩並不想去。

林博文很會察言觀色,他跟著解釋道:「他是做零售業的,在全國各地都有連鎖超市和品牌店。我覺得你和她認識的話,對我們公司也是有好處的。」

聽他這麼一說柳瑩便有些心動了,她看了夏雷一眼,似乎是在徵求夏雷的意見。

夏雷說道:「柳姐你去吧,不用管我。」

「那你等我,我很快回來。」柳瑩留下這句話便跟著林博文走了。

與柳瑩交談的是一個身材發福的中年男子,四十齣頭的年齡,戴著名貴的百達翡麗手錶,脖子上也戴著一串價值不菲的翡翠項鏈,給人的印象便是一個有錢有勢的人物。夏雷移目過去的時候,林博文離開了那張桌子,走向了一個年輕女人。

那個年輕女人的長相與林博文的長相有些相似,穿著一條鏤空的長裙,性感漂亮,是一個非常引人眼球的女人。

夏雷的心中一動,「難道那個女人便是林博文的妹妹林雅茹?兩人會聊些什麼呢?」

心中好奇,夏雷的視線鎖定在了林博文和那個年輕女人的身上,用唇語解讀著兩人的對話。

「哥,柳瑩身邊跟著的那個小子是誰?」果然是林博文的妹妹林雅茹,她往夏雷這邊看了一眼。

夏雷及時避開了她的視線,然後又換了一個角度繼續鎖定她和林博文,用唇語解讀兄妹倆的對話。

林博文說道:「一個窮小子而已,有一間工作室,柳瑩與他簽訂了長期供應零件的合同。」

「就是他幫柳瑩搶回設計資料的?」林雅茹說道。

「就是他,如果不是他,我們也不會這麼被動了。」林博文說道。

解讀了林博文的這句話,夏雷的心中頓時一下震動,這個林博文果然有問題!

「他已經在催我們了,得趕快搞定,這次不能再失敗了。」林雅茹說道。

「放心吧,一個寡婦,一個毛頭小子,他們不是我們的對手。」說話的時候,林博文的視線一到了柳瑩和那個中年男子的身上。

夏雷心中一動,也移過了視線去,落在了那個中年男子和柳瑩所在的角落裡。柳瑩是背對著他坐著的,看不見她的面孔,也就無法解讀她的唇語。那個中年男子正對著他這邊,剛好能看見他的面孔,也能解讀他的唇語。

「……柳總,不是我誇海口,你的產品要是交給我來賣,憑我現在所擁有的銷售渠道,大賣根本就不是問題。實話告訴你,我現在正在明昆市和蜀都市修建大型購物中心,開發西部市場,你的產品到時候也會在西部地區暢銷的……」中年男子夸夸其談,說得口沫橫飛。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道:「這傢伙,悅動體育最重要的產品是衝浪板,那東西能在西部暢銷嗎?消費者買回去在山溝里衝浪嗎?這是一個破綻,柳姐怎麼沒發現呢?」

這時中年男子給柳瑩倒了一杯酒,臉帶笑容地道:「柳總,我們再干一杯,為了我們的合作。」

夏雷看不見柳瑩的面孔,也聽不到她的聲音,但卻看見她舉起了酒杯。他的心中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他的左眼跟著落在了柳瑩舉起的酒杯上,那隻酒杯瞬間便「傳送」到了他的眼前,然後被放大。

猩紅的酒液之中含帶著一些肉眼難見的淺色粉末,它們正在快速溶解,沒有溶解的則沉澱到了高腳杯的底部,形成了一層薄薄的沉澱物。葡萄酒也是有沉澱物的,不過色澤是紫紅色,而不是類似白色的淺色。顯而易見,酒是被下了葯的。

一個被下了葯的女人,無論別人對她說什麼,她的反應都不會正常。

夏雷快步走了過去,可是還沒等他走到那個角落,柳瑩便將那杯紅酒喝了下去。

中年男子起身來到了柳瑩的身邊,伸手去扶柳瑩,一邊說道:「柳總,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柳瑩被中年男子扶了起來,嘴裡嘟嘟囔囔地說著什麼,可是聽不清楚。

旁邊幾個體面的賓客投來鄙夷的目光,在這種高檔的酒會上喝醉酒,那是很丟臉的事情。

林博文忽然發現了快步走來的夏雷,他跟著迎了上來,笑著說道:「夏先生,我正著你呢,我們去那邊聊聊吧。」

夏雷腳下一動,靈巧地從林博文的身邊繞了過去。林博文伸手去拽他,可惜慢了半拍。就這麼一眨眼的時間,夏雷已經走到了柳瑩的身邊,他伸手拉住柳瑩的另一隻手,不讓中年男子將柳瑩帶走。

中年男子驚詫地看著夏雷,臉色也瞬間陰沉了下來。

夏雷笑著說道:「這位先生,把她交給我吧。」

「你是誰啊?」中年男子陰測測地道。

夏雷面色如常,面上也保持著和氣,「我是她弟,我們一起來的。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去,有問題嗎?」

「你……」中年男子當然不願意,可是他卻沒有說得出帶柳瑩走的借口。

一個女人喝醉了,人家的弟弟要帶她回家,這是正常的事情。一個將她灌狀她離開,那就不正常了。

中年男子有些不甘心地鬆開了柳瑩的手,卻看了林雅茹一眼。

林雅茹和林博文都走了過來。

林雅茹看著夏雷,臉上露出了一個嫵媚的笑容,「這位便是夏雷夏先生吧?我常聽柳姐提起你。你難得來參加這樣的酒會,你也不想這麼早離開吧?這樣吧,你把柳姐交給我,我帶她去休息室休息一下,我順便給她弄點酸梅湯什麼的醒醒酒。」

說著,林雅茹便要來攙扶柳瑩。

這時柳瑩嘟囔了一句,「我要回家……咯咯……好多星星……」

夏雷說道:「聽見了嗎?柳姐說要回家,就這樣吧,我帶她回家,這個酒會我也不想待了。」說完,他攙扶著柳瑩往大廳門口走去。

林博文、林雅茹和中年男子對視了一眼,三個人此刻真的恨不得將夏雷砍死,剁成肉醬。可現實里他們卻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夏雷攙扶著柳瑩離開,慢慢地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走出大廳,夏雷的心中頓時放下了一塊石頭。

事情出現這樣的變化,他已經肯定柳瑩身邊的叛徒便是林博文,而且林博文並不是一個人在行動,他的妹妹林雅茹也參與其中,還有一個目前還不知道身份的中年男子,以及那天晚上的娘娘腔飛賊。可這還不是全部,林雅茹提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多半便是這四個人的幕後主使。可是,林雅茹和林博文都沒有提到那個人的名字。

「我沒有證據,那個娘娘腔也沒有露面,我就算揭穿林博文的叛徒身份,他大可以否認了之,我也拿他沒有辦法。我還是先穩住,不打草驚蛇的好,先把柳姐送回去再說吧。」夏雷的心裡暗暗地想著。

「我要睡覺……」柳瑩忽然冒出了一句話來。

夏雷將思緒收拾了起來,扶著她往停車場走去,一邊說道:「我這就帶你回家。」

「老公……我好想你……這段時間你去哪兒啦?」柳瑩迷迷糊糊地看著夏雷。

夏雷的心中頓時一酸,他不忍破壞她的幻覺,他輕輕地說道:「我哪也沒去,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

柳瑩忽然摟住了他的腰,一口吻住了他的唇。

柔軟而濕潤的櫻唇,笨拙而魯莽香舌,前所未有的敏感感覺,夏雷的身體頓時僵住了,他想推開她,可是卻不忍心。不過他最終還是扭開了頭,他不是那種趁人家被下藥了就想占人家便宜的人。

柳瑩還要往他的臉上湊,夏雷卻將她攔腰抱了起來,他說道:「我帶你回家。」

「我們回家睡覺吧,老公……」柳瑩含混地說道,她蜷縮在夏雷的懷裡,安靜得像一個孩子。

夏雷抱著柳瑩走到了她的那輛奧迪q7旁邊,他從柳瑩的手包里找到了車鑰匙,打開車門,然後將柳瑩放進了後座沙發上。走到駕駛室前的時候他忽然停住了,他看著駕駛室里的方向盤,眉頭皺得高高的,他才想起一個問題——他不太會開車。

林博文、林雅茹出現在了大廳門口,還有那個中年男子,三人直直地看著夏雷這邊。

夏雷沒有遞眼去看,但眼角的餘光卻及時地發現了三人。就在發現林博文三人出現之後,他硬著頭皮鑽進了駕駛室,打燃火,小心翼翼地將車駛出停車場,然後進入下山的道路。

剛開始的時候他非常緊張,車速比步行快不了多少,可開了一段路之後他漸漸就適應了,心裡也不那麼緊張了。稍微熟悉之後,他將車速提到了四十碼,往著黃金海岸的方向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