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57章讓人臉紅的誤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0057章讓人臉紅的誤會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虧得夜晚路上車少,夏雷總算是平安地將柳瑩的車開到了黃金海岸小區。不過,僅需要半個小時的車程,他用了一個多小時。

柳瑩已經睡著了,呼吸沉穩,沒有明顯的受葯反應。也正是因為這個反應,夏雷才沒有將車開到醫院,而是她的家裡。根據柳瑩的反應,他估計那個中年男子下的大概是安眠藥粉,或者帶著迷幻性質的藥粉,不會有生命危險。

夏雷將柳瑩抱進了她的寢室里,然後脫掉了她的鞋子,將她抱到了床上。

這個時候,柳瑩卻突然有了醒轉的跡象,她嘟嘟囔囔地道:「老公……我要你抱抱……」

三十齣頭的女人還會撒嬌,而且她的聲音嬌滴滴軟綿綿,一點也不輸於那些十八.九歲的小女生撒嬌的味道。再加上一張白裡透紅的漂亮臉蛋,一身的細皮嫩肉和誘人曲線,夏雷差點就沒忍住給她抱抱了。

不過夏雷最終還是忍住了,將柳瑩放在床上之後,他從她的手包里找到了她的手機。那條簡訊還在,他回撥了發來簡訊的號碼。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手機里傳來了系統提示音。

這個情況夏雷並不意外,對方不可能拿可以追查到他的身份的手機發這樣一條簡訊來。

夏雷坐在床邊,心裡有些拿捏不定,「我是報警,還是等對方下一次聯繫?」

對方給柳瑩發這樣一條威脅的簡訊,肯定會預料到柳瑩報警的可能性,但對方還是發了,這說明對方一點也不怕柳瑩報警。可是,如果不報警的話,只是等對方下一次聯繫的話,那就太被動了。

猶豫再三,夏雷還是拿出了他的手機,準備給江如意打一個電話。江如意雖然沒有負責這件案子,但她終究是一個分局的,有她幫忙的話情況會好很多。

卻就在夏雷剛剛打開聯繫人頁面的時候,他的背上突然多了一個人。後背被柔軟的物體緊緊壓住,一雙手也從他的脖頸上繞了過來,緊緊地將他抱祝他的耳邊也多了一隻櫻桃小嘴,吐著熱氣對他說,「老公……你怎麼還不睡啊?你要人家等到什麼時候呢?」

這一剎那間,夏雷周身的神經都繃緊了,褲子的布料也彷彿變小了。

「老公……」柳瑩的櫻桃小嘴幾乎就要貼著夏雷的耳垂了。

夏雷再也堅持不住了,後背一仰便將趴在他背上的柳瑩放倒在了床上,然後他雙手反撐了一下,逃脫了柳瑩的手腳纏繞大陣。

柳瑩在床上蠕動著,就像是一條沒有骨頭的魚。她的嘴裡嘟嘟囔囔地說著話,不過她說了什麼,恐怕連她自己都不清楚。蠕動間,裙擺大開,春光大現,說不出的一種成熟撩人的味道。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拿著手機離開了她的房間。他不敢在她的房間里待下去了,她一直將他當成她的老公,死活要他上床,萬一沒把持住,真做了她老公可就麻煩了。

夏雷在走廊里撥通了江如意的電話,「是我,如意。」

「什麼事啊?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我都睡著了……呵欠……又被你吵醒了。」江如意打著呵欠說道,很不高興的樣子。

夏雷說道:「報案。」

「咯咯,是投案自首吧?」

夏雷說道:「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是這樣的……」

他將整個事件簡單地述說了一遍,從那個娘娘腔飛賊一直到今晚柳瑩收到威脅簡訊並被人下藥的事情。

「對方也太囂張了吧?居然對她下藥1江如意氣憤地道。

夏雷說道:「是啊,你們警方趕快破案吧,照這樣下去我擔心對方真會做出傷害柳姐和她的孩子的事情。」

「我這就打電話問問負責這件案子的同事。」江如意說道。

夏雷說道:「謝謝,那就這樣,我等你消息。」

「等等……」江如意忽然說道:「你現在在柳瑩的家裡嗎?」

「是啊,我送她回來的。」

「你不會……」

夏雷無語地道:「你胡思亂想什麼呢?在你眼裡,我是那種下作的人嗎?」

江如意咯咯笑了笑,「你那麼著急幹什麼?我的話還沒說完你就往那個方向想了。我想說的是,不會是你開的車送她回家的吧?」

「當然是我,對了,明天把我的車還我,我現在能開車上路了。」

「喂?怎麼聽不清楚你在說什麼?喂?這什麼信號啊?明天我投訴電信公司1江如意忽然掛斷了電話。

夏雷站在走廊里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返回柳瑩的寢室,夏雷頓時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床邊的地上滿是柳瑩扔掉的東西,她的晚禮服,她的絲襪,她的……她在床上滾來滾去,一邊叫著老公老公,那情景刺激得他想流鼻血。顯而易見,她的幻覺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弱,反而是更強烈了。

夏雷趕緊走過去將被子蓋在她的身上,然後隔著被子死死壓著她的肩頭,不然她亂動。

柳瑩掙扎了幾下沒能擺脫開,慢慢的力氣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最後她安靜了下來。

夏雷跟著又去了浴室,打濕毛巾給柳瑩冷敷,隨後他又去廚房給她沖了一杯橙汁飲料,喂她喝下。這一通鬧騰下來,柳瑩倒是呼呼睡了過去,他卻被折騰得筋疲力荊最後他也困了,趴在床邊便睡著了。

他做了一個夢,夢見了申屠天音,她拉著他的手在一塊柔軟的白雲上,那塊白雲飄啊飄啊,飛過高山,飛過大海,最後降落在了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她和他摟在一起打滾,滾呀滾呀,一會兒他在上面壓著她,一會兒她在上面壓著他,好親密的樣子。一個時候里,她湊過小嘴來,在他的耳邊呢喃地說著話,她的臉頰磨蹭著他的臉頰,那感覺痒痒的……

「雷子?」女人的聲音。

「呵呵,不要這樣啊,很癢,呵呵……」夏雷嘟囔地說。

「我衣服是你脫的嗎?」女人的聲音。

「你不還穿著衣服嗎?」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穿著衣服了?」女人的聲音。

這是一段夢裡與夢外的莫名其妙的對話。

夏雷忽然清醒了過來,睜眼便看見坐在床上的柳瑩。她正用被子遮掩著胸部,被子的一角下面露出了一條白花花的大白腿,順著上去能看到她的一段小蠻腰。她的身上,就連一條繩子都沒有,更別說是衣服了!

柳瑩正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他,直盯盯的,連眨都沒有眨一下,彷彿要洞穿他的內心,找到她沒有衣服的真相。

四目對視,好長一段沉默,寢室里的氣氛也尷尬到了極點。

「雷子,你……」柳瑩打破了沉默,「你對我做了什麼?」

夏雷頓時緊張了起來,連忙解釋道:「柳姐你別誤會,我什麼都沒做,真的。」

「那我怎麼會躺在床上,還有我的衣服……難道它們是自己飛走的?」很奇怪,柳瑩懷疑她被那個了,但她的反應卻很平靜,沒有大吵大鬧,也沒有哭鼻子流眼淚。

夏雷哪裡還有心思去觀察這些細微的環節,他硬著頭皮解釋道:「你還記得林博文帶你去見一個人嗎?那個中年男人給你下了葯,他要帶你走,我制止了他。我把你帶回了家,你有些受葯的反應,那個……衣服是你自己脫的,我不敢給你穿上。」

柳瑩皺著眉頭,她似乎在努力回想著昨晚所發生的一切。

夏雷接著說道:「我用毛巾給你冷敷了一下,然後又給你餵了一杯鮮橙汁,後來我也困了,就趴在床邊睡著了。你要是不相信,你、你……你可以檢查。」

終究是沒碰過女人的初哥,說到「檢查」這個字眼的時候,夏雷的臉都紅了。

柳瑩忽然露出了笑容,笑盈盈地地道:「你告訴我,我要檢查什麼地方呢?」

「檢查……」夏雷說不下去了。

「逗你呢。」柳瑩嘆了一口氣,「昨晚還多虧了你,要不是你,我就落他們的手中了。那些傢伙真可惡,偷不到就來搶,他們的眼裡還有國法嗎?」

夏雷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我已經幫你報警了,警方會介入的。」

「沒有證據,警方能幹什麼?」柳瑩並不看好警方能解決她的問題。

夏雷說道:「要是能抓住那個娘娘腔就好了,他一定能供出指使他的人。可是這太難了。」

「我沒想到林博文居然串通別人來害我!我一定要開除他1說到氣憤處,柳瑩的情緒有些失控了,她恨恨地砸了一下床墊。卻就在她握拳去砸床墊的一剎那,她胸前的被子便嘩啦一下掉下去了……

夏雷趕緊移開了眼睛。

柳瑩的臉也一下子紅了,慌忙拉起被子遮在胸前。

兩個人又陷入了尷尬了沉默之中。

保姆的聲音忽然從門外傳來,「老闆,有警察來找你,說是要了解一下情況。」

柳瑩這才回過神來,「你讓他們等一下,我馬上下來。」

夏雷趕緊起身閃身,邊走邊說,「我出去等你。」

「等等……」柳瑩忽然叫住道。

夏雷莫名緊張,「還有什麼事嗎?」

柳瑩紅著臉指了一下掉在地毯上的一條蕾絲花邊,支吾地道:「把、把那個遞給我一下。」

夏雷,「……」

來的警察還是上一次的警察,不是江如意分局的,但他們的到來卻與江如意有關。昨晚接到夏雷的電話之後,江如意便給負責這個案子的同事打了一個電話,對方一早便派人來了解情況了。

兩個警察分別給夏雷和柳瑩做了筆錄,然後便告辭離開了。

「調查,調查。」送走兩個警察,柳瑩不滿地道:「他們就會說這一句話,一點實際行動都沒有。」

夏雷說道:「柳姐,你那邊得快一點完成專利申請,另外林博文確實要炒掉,我這邊也加緊給你生產零件,爭取完成專利申請的同時讓第一批產品上市銷售。只要完成專利申請,你的產品也上市了,他們做什麼都沒有用了。」

柳瑩皺著眉頭說道:「我也想快點完成專利申請,可是那個過程需要時間。」

就在這時,柳瑩的手機忽然響了。

接了電話,柳瑩忽然癱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