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62章美之美髮沙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0062章美之美髮沙龍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猶豫了半響也沒能決定往左還是往右,他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這會兒已經是晚11點了。

算了,再追下去我也不可能找到那個傢伙,還是回去吧。夏雷放棄了。

就在這時,一輛雅馬哈摩托車呼嘯而來,擦著他的polo車駛過。他跟著移目過去,緊緊地盯著那輛摩托車。他現在對摩托車特別敏感,一路過來,他所留意的摩托車已經不下百輛了。

雅馬哈摩托車並沒有駛遠,騎手側身做了一個炫目的漂移動作,摩托車便傾斜著擦著地面衝上了街邊的步行道。騎手又做了一個急停的動作,摩托車的後輪頓時高抬了起來,然後重重地砸落在地面上。

騎手下了車,架好摩托車,然後摘下了頭盔。

便在這個時候,夏雷驟然緊張了起來。

這個騎手不是別人,正是那晚潛入柳瑩的家裡偷專利資料的娘娘腔!

豐滿的翹臀,纖細的腰身,再加上一張漂亮的臉蛋和一身花哨的中性化衣服,他就差在臉上紋上「人妖」兩個字了。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這個時候,他幾乎已經可以肯定這個娘娘腔便是潛入他家裡的賊了。

娘娘腔似乎中途改變了方向,或者去了別的地方,所以夏雷才會先他一步來到這裡。如果夏雷剛才選擇一個方向繼續追蹤下去,他沒有可能發現娘娘腔。如果夏雷中途也改變了方向,他也沒有可能在這裡碰到娘娘腔。這事就是這麼奇怪,這麼巧合,就像是買彩票中了五位數一樣!

妖男提著頭盔進了路邊一家美容美髮店。

夏雷看了一眼店招,那上面用美.體字寫著「美之美髮沙龍」。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名字。

夏雷下了車,快步向美之美髮沙龍走去,一邊走,他的心裡也在想著一個問題,「那幾乎是去燙頭髮還是幹什麼?」

不過他很快就否定了前者,就算是變態的人妖,愛美愛到了極致,也不太可能晚上十一點去燙頭髮吧?

美之美髮沙龍的門開著,不過夏雷並沒有立刻進去,而是站在落地窗外看著走進工作區的妖男。

工作區里還有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化著很濃的妝,穿著一條緊身皮短褲,屁股被勾勒得又圓又翹。上身穿著一件露臍短背心,肚臍上嵌著一隻指環。曝露在外的胸口上著一朵黑色的玫瑰,這讓她整個人都顯得很邪氣。

妖男,邪氣的女人,這個美髮沙龍都顯得不正常了。

夏雷靜靜地盯著兩人的嘴唇,用唇語解讀著兩人的對話。

「你怎麼這個時候才回來?」女人問。

「有點事,你別問了,我媽怎麼樣了?」妖男說。

「情況有些糟糕,醫生讓你明天去交錢,簽字,然後他們才會安排手術。」女人說。

「我知道了。關門吧,這個時候沒客人了。」妖男說。

「我要是不等你回來,我早就關門了。」女人說。

夏雷移開了視線,轉身走進了美之美髮沙龍的大門,然後進了工作區。

女人忽然發現了走進來的夏雷,她警惕地道:「你是誰?」

妖男忽然回頭,他看到了夏雷,一臉的驚詫,不敢相信的樣子。

夏雷的臉他是看過的,但他的臉夏雷卻從來沒有看過,他一直認為夏雷就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更別說是在這裡找到他了!

「你這人怎麼回事?問你話呢,你想幹什麼?」女人兇巴巴地道。

夏雷指了一下妖男,笑著說道:「我找他。」

妖男的神色變了變,但很快就鎮定下來了,他說道:「你找我幹什麼?我們認識嗎?」

夏雷說道:「讓這位小姐迴避一下吧,我要和你談一點私密的事情。」

這已經是一個很明顯的提示了。

妖男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阿蘭,你先回去吧,我和他談談。」

被稱作阿蘭的女人說道:「好吧,那我回去了,明天一早來開店。」

被稱作阿蘭的女人搖曳著一隻電臀走了,美髮沙龍里便只剩下了夏雷和妖男。

夏雷的視線落在了一面牆壁上,那面牆壁上掛著一張營業執照。他的左眼微微一動,上面的照片和小字便清晰地進入了他的視線。

照片上是一個光頭男人,五官精美,漂亮得有些過分。照片上的男人便是眼前的妖男,營業執照上還有他的名字——秦香。

人長得妖,名字都帶著妖氣。

夏雷只是沒想到,這家美髮沙龍居然是秦香開的。剛才用唇語解讀兩人的對話的時候,他還以為這家美髮沙龍是那個女人開的。

秦香直直地看著夏雷,眼神冰冷,「這裡已經沒別人了,你想說什麼就趕快說,說完就給我滾蛋1

夏雷的視線落在了秦香的臉上,直直地看著他的眼睛,「今晚,是你潛入我的家裡的吧?」

秦香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夏雷冷笑了一下,「裝也沒用,我還知道,那天晚上潛入柳瑩的家裡持刀威脅柳瑩的人也是你吧?」

秦香冷笑了一下,「你有證據嗎?」

「沒有證據我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夏雷說道:「我的家裡到處都是你的腳印,還有你的爪子印,你要多少證據?」

秦香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其實,夏雷用左眼看到的那些痕,警方的痕專家不一定能採集到,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夏雷說道:「相信你也知道,我的隔壁就住著一個警察局的局長,她和我是很要好的朋友,只要我一個電話,她立馬就會帶著人過來抓你。」

「你想要什麼?」

「是誰讓你在我妹妹的照片上畫一把叉的?你們想幹什麼?」

「有人想讓你放聰明點,不要插手你不該插手的事。」秦香說道。這樣,等於是默認他潛入夏雷的家中並幹了一些什麼了。

夏雷壓制著心中的怒火,「如果我不答應呢?」

秦香說道:「那我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我只是幫人做事,我和你其實無冤無仇。」

夏雷說道:「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在幫古可文做事,你現在就給她打電話,我要和她談談。」

「你要找她談,直接去群英會所就行了,你找我幹什麼?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你是狗嗎?」秦香譏諷地道。

夏雷將手機掏了出來,「我現在打電話讓我的朋友帶人過來,你還有點時間做決定。」

秦香笑道:「報警抓我?我最多不過是入室盜竊,更何況我沒有偷什麼東西,就算警察抓了我,也只能拘留我幾天。你以為你能用報警威脅到我嗎?」

夏雷說道:「拘留你幾天,誰去給你母親交手術費?誰給你母親簽字做手術?」

「你——」秦香的神色頓時變了,「你怎麼知道我母親的情況?」

夏雷沒有回答,他開始在屏幕上撥號。按鍵提示音在他和秦香之間回蕩,每一個聲音都顯得特別響亮。

按鍵提示音響了七下之後,秦香突然揮手將手中的摩托車頭盔砸向了夏雷。

撥號的時候夏雷其實一直在用眼角的餘光觀察著秦香,秦香乍動,他便發現了秦香的意圖,及時地橫移一步,剛好躲開那隻狠狠砸向他的頭盔。

「你去死1秦香一個跨步前沖,飛躍起來,上身後仰,右腿怒踢出去,整個人就像是一支箭矢,而箭頭便是他那隻穿著硫化鞋的小腳。

夏雷側身躲開,不等秦香落地,探手便抱住了秦香的右腿,然後奮力一甩。秦香身體頓時被甩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一面鏡子上。

嘩啦!鏡子碎了,滿地都是玻璃渣。

秦香落在了地上,屁股上扎滿了玻璃渣子。

打架的時候眼明手快的人往往能佔到上風,夏雷的左眼是任何人都無法想象的奇,它的反應有多快,那還真是無法測算的事情。再加上上次與秦香交過手,有了經驗,所以這一次夏雷一點都不擔心他打不贏秦香。這不,這次一出手,秦香就很狼狽了。

「Fuck1秦香一個滾身從地上爬了起來,屁股上已經開始流血了。他伸手抓住了一把剃鬚刀,飛快地往夏雷的胸前割去。

夏雷往後一跳,躲開了那把鋒利的剃鬚刀。這一刀把他嚇了一跳,也不敢靠近秦香攻擊他。

秦香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被染紅的屁股,忽然尖叫了一聲,「我要宰了你1他揮舞著剃鬚刀撲向了夏雷。

夏雷往後急退,一把旋轉椅擋住了他的去路。他想都沒想,抓起那把旋轉椅便砸向了秦香。

秦香來不及躲閃,旋轉椅的鐵底座頓時砸在了他的肩頭上,他手中的剃鬚刀也掉在了地上。他慌忙伸手去抓剃鬚刀,但還沒等到抓到手中,又一把旋轉椅飛了過來。他被嚇了一跳,急忙躲開。

旋轉椅飛了過去,撞在了一個工作台上。剎那間,玻璃碎了,吹風扁了,護髮液的瓶子也破了,一片狼藉。

呼!一隻電推子飛向了秦香,然後便是椅子、瓶子,不管是什麼東西,夏雷抓起來就往秦香砸過去。

「夠了——」秦香快崩潰了,「不要再砸了1

夏雷這才停手,他冷冷地看著秦香,「古可文究竟給了你什麼好處?你這麼替她賣命?」

秦香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澀的笑意,「你很聰明,但你沒弄清楚一個最簡單的問題。古可文是京都人,我他媽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我們之前沒有見過面,我怎麼可能認識她?還有,她那種高高在上的女人,是我這種人能結交的嗎?她要多少手下沒有,還用得著找我來對付你?」

夏雷覺得他的思維都快被秦香攪亂了。

秦香聳了一下肩,「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因為那天晚上我確實是去柳瑩的家裡偷東西。不過,指使我的人不是古可文。雖然是在為古可文做事,但我就是一個小兵而已,我連古可文的面都沒資格見到。」

「那人是誰?也是他讓你在我妹妹的照片上畫叉威脅我的嗎?」夏雷迫切想知道那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