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64章你有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0064章你有種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一天的時間裡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直到第二天來到雷馬工作室,夏雷的心神都還有些恍惚。

周小紅給夏雷泡了一杯茶,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雷子哥,喝茶。

髒兮兮的棉質汗衫,敞開的領口曝露出一抹白皙嬌嫩,豐滿的臀部將藍色的工裝褲撐得滿滿的,合著從門窗里照進來的陽光,還有紅撲撲的蘋果臉,山裡女人所特有的淳樸自然美便自然而然地進入了夏雷的視線。他的心情也不由好轉了起來,他笑著接過了她遞來的茶,說了一聲謝謝。

雷子哥,昨天我加工了好些悅動體育的零件,可是……周小紅有些緊張,報廢了很多,你、你扣我工資吧。

夏雷說道:沒關係,你就當是練手好了,練得多了,你的手藝自然就好了。

那怎麼行啊?工作室的材料也要錢去買,我報廢那麼多……

夏雷笑著說道:你這人這麼老實,以後會吃虧的。我說沒關係就沒關係,你聽不聽我的話?

我聽,雷子哥你說的話我都聽。周小紅的臉蛋紅了,與夏雷說話的時候,她總會莫名其妙地緊張,害羞。

好好乾吧,日子總會越來越好的。

嗯。周小紅用力地點了一下頭。

這時馬小安和陳阿嬌等人走了進來。

馬小安說道:雷子,悅動體育的零件不好加工,沒你壓陣,我們不行。

陳阿嬌也說道:是啊,悅動體育要那麼多,你不壓陣的話,我們可怕沒法完成訂單。

夏雷說道:不用完成了,悅動體育其實已經不存在了。

啊?這是怎麼回事?馬小安驚訝地道。

其他的人也都驚訝地看著夏雷,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夏雷說道:悅動體育的柳總已經將她的公司轉手給別人了,她與我簽訂的合同已經沒有意義了。

那我們加工的這些零件怎麼辦?馬小安說道。

夏雷說道:你們不需要操心這些問題,你們累了好幾天了,也該好好休息一下了,今天我給你們放假,你們好好玩一天吧。

沒人說話,好端端的一樁生意泡湯了,他們的心情並不好受。

誰說悅動體育的訂單沒有意義了?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

夏雷移目過去,他一眼便看到了林雅茹,還有林博文。林家兄妹倆衣著光鮮,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馬小安等人也都看著林家兄妹倆,他們並不認識林家兄妹倆。不過聽到林雅茹說悅動體育的訂沒有泡湯,他們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林雅茹眼神輕蔑地掃過眾人的臉龐,最後看著夏雷,我代表悅動體育而來,之前柳瑩代表悅動體育與你簽訂了一份合同,並支付了五十萬的定金,請你們履行合同,按時交貨。

林博文也說道:「你們已經加工了多少?先拿給我們帶回去。」

老實巴交的王有福說道:「有一百多套。」

林雅茹皺起了眉頭,「才一百多套?這樣的速度怎麼行?我們那邊已經通過了專利申請,現在正加班加點地生產,我們付了錢,你們才加工了一百多套,實在是太慢了。」

林博文接著嘴說道:「以後我便是悅動體育的副總經理,主管生產和採購,你們加工的零件都將由我來驗收。我先給你們提個醒,我是一個要求非常嚴格的人,只要有一點不合格的地方,我是拒收的。」

「我們的質量是很好的,老闆你放心好了。」周小紅小心翼翼地陪著笑臉,然後又說道:「兩位老闆請坐,我去給你們泡茶。」

夏雷說道:「不用給這種人泡茶。」

周小紅頓時愣在了當常馬小安等人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為什麼客戶來了夏雷卻是這樣冷淡的態度

「你們先出去吧,我和他們談。」夏雷說。

「好,我們都出去吧。」馬小安是最了解夏雷的人,從夏雷的態度里他已經隱約猜到了什麼。

雷馬工作室的工人們都出去了,屋子裡就只剩下了夏雷和林家兄妹倆。

林博文冷笑道:「你不喜歡我們也沒辦法,生意歸生意,你和悅動體育簽了合同,你就得履行合同。不然,我們一紙訴狀就能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林雅茹走到了夏雷的辦公桌前,也不要夏雷請,她直接就坐在了夏雷的對面。她直直地看著夏雷,眼神之中充滿了挑釁和輕蔑的意味。

顯然,林家兄妹倆來這裡有兩個目的,那就是索要生產自動衝浪板的零件,讓雷馬工作室完成之前與柳瑩簽訂的合同。另外一個目的便是戲謔和刁難夏雷,以勝利者的姿態。

夏雷心裡很清楚,不過他卻還是一副毫不在乎的姿態,他淡淡地說道:「你們兩個見過那份合同嗎?」

「沒見過我們會來這裡嗎?」林雅茹公事包從裡面取出了一份合同,然後直接翻到了簽字頁。

簽字頁上有夏雷的名字,也有柳瑩的名字,還有悅動體育器材公司的專用公章。

夏雷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不用看我也知道裡面的內容。這份合同是我與柳總簽的,你們從她的手裡奪走了她的公司,從法律的角度上來講,你們確實有權利來要求我履行這份合同。你們對質量有更高的要求,這也沒錯。」

「哼!你知道就好。」林博文冷笑道:「你早有這麼識相不是很好嗎?」

夏雷看了他一眼,「什麼時候狗也學會說人話了?而且還裝出了主人的氣勢,你不覺得你很逗嗎?」

「你——」林博文頓時氣紅了臉。他這次來就是來刁難夏雷的,就是來找麻煩的,卻沒想到夏雷根本就沒將他放在眼裡。

林雅茹冷聲說道:「夏雷,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辭,給我客氣一點1

「行了,拿著這份合同滾蛋吧,不要再出現再我的面前。」夏雷說道。

林雅茹猛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沖著夏雷吼道:「你收了錢不給貨,還敢趕我們走,你是誠心想站在被告席上嗎?」

夏雷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那好,你能代表古可文嗎?」

「當然1林雅茹說道:「我現在是悅動體育的總經理,代古二小姐負責全面工作1

夏雷說道:「難怪你們兄妹倆這麼算計柳姐,好吧,既然你能代表古可文,那倒也有資格和我談。我就直說了吧,我和柳總簽訂的是長期合同,合同上規定,除非我們雷馬工作室無法加工生產的零件,否則你們沒有權利找別的供貨商。你們要我履行合同,我就要履行這份合同的全部條款。那麼,以後你們就只能從我這裡拿貨,如果你們從別家拿哪怕一顆螺絲,我也要你們,讓你們賠償。」

林雅茹和林博文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兄妹倆有一個眼神的交流。

林雅茹跟著說道:「這份合同的內容我們看過,知道這是一份什麼性質的合同,不過,我們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要你們完成那五十萬定金的零件。你收了我們公司的錢,就得給我們貨,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夏雷冷笑了一聲,「你們心裡想什麼我很清楚,拿我五十萬的貨,然後將這份合同棄之如履。我一個小老百姓要想你們履行這樣一份合同,你們到時候肯定會百般刁難,然後鬧上法庭。你們有錢請最好的律師,古可文也手段通天,我沒有一點打贏官司的勝算。你們覺得,我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傻嗎?」

林博文指著夏雷的鼻子,「姓雷的,你是想賴掉那五十萬是吧?」

就在這時,夏雷的手機響起了簡訊提示音。他滑開手機屏幕點進了那條簡訊。

簡訊是銀行系統的提示簡訊,他的賬戶收到了五百萬的現金轉款。給他轉款的人是柳瑩。

不知道這麼回事,夏雷的眼角竟然有些濕潤了。五百萬,這不是一筆小數目,絕大多數人一輩子也賺不了這麼多錢。柳瑩其實沒必要給他這筆錢,可是她還是給了,兌現了她的承諾。卻就是這麼善良誠信的一個女人,她被古可文奪走了她的公司,奪走了她丈夫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才研究出來的專利產品。

「喂?我在跟你說話,你沒聽見嗎?」林博文兇巴巴地道:「你這傢伙居然還有心情玩手機嗎?」

夏雷卻彷彿沒有聽見他的聲音,柳瑩的容貌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他的心中也浮起了一股暖暖的感覺。就在林博文凶他的時候,他打開了聯繫人的界面,準備給柳瑩打一個電話過去。不過沒等他點擊撥號,他又收到了第二條簡訊。

仍然是柳瑩發來的簡訊:雷子,你收到這條簡訊的時候,我已經離開銀行去機場了。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我怕忍不住流淚。不知道為什麼,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忍不住想起我的丈夫。他和你一樣,是個善良而正直的人,工作起來就不要命……哎,不提了,我又想起他了,心裡酸酸的。我就要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了,記得想我,記得給我打電話。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希望你帶著你的老婆孩子。

還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我估計有人會拿著我和你簽訂的合同來找你的麻煩,你不用擔心,那份合同規定了雙方的義務和權利,如果他們來找你的麻煩,你也可以用合同上的獨家供應這一條來要求他們。另外,我之前給你打的那筆五十萬的貨款,打款的憑條我沒要,扔銀行垃圾桶了。我相信你,我沒想過留著什麼憑條。

再見,不許來送我。

看完簡訊,夏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用雙手捂住了臉,他不想讓林博文和林雅茹看見他為柳瑩流下的眼淚。因為他覺得,林雅茹和林博文這樣的人不配。

「姓夏的,你是在黑道上有人罩著呢,還是在白道上有著罩著?」林雅茹已經失去了耐心,「我告訴你,這五十萬定金的貨你得按時交付,不然我們法庭上見。那個時候,我就不止是要你五十萬的貨了,我還要你賠償耽誤我們公司生產的損失!你就是傾家蕩產也賠不起1

夏雷抬起頭,「什麼五十萬?」

「柳瑩打給你的五十萬1林博文厲聲說道:「這筆錢還是我從財務取出來交給柳瑩的,怎麼,你想賴賬嗎?」

「你確定你把錢交給柳瑩,她就把錢給我了嗎?」夏雷說道:「我從來沒有收到過什麼五十萬的打款,你們有打款的憑條嗎?拿出來我看看。」

「你他媽——的1林博文破嘴罵道。

夏雷突然站了起來,一耳光抽在了林博文的臉上。

啪一聲脆響,林博文的身子一個踉蹌,險些倒地。他的臉上頓時冒出了五根指痕印,又青又紅。

林雅茹似乎害怕夏雷下一個就會打她,她慌忙躲閃,結果撞翻椅子,狼狽地倒在了地上。雙腿大開,露出了一條白色的丁字褲,什麼草啊水的,半遮半掩地露了出來,狼狽得很。

「你敢打我1林博文捂著臉,快要爆炸的樣子。

夏雷冷冷地道:「下次你再來這裡,老子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別以為你們替古可文做事,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你們想對付我的話,放馬過來就是,我通通接著1

「你給我等著1林博文指著夏雷的鼻子。

林雅茹從地上爬了起來,臉色鐵青,那眼神就像是毒蛇。

「雅茹,我們走,有人會收拾他的1林博文拉了一下林雅茹的手。

夏雷將桌上的合同抓起來砸到了林雅茹的臉上,「把你們的合同拿走,別以為你們能它來敲詐我。我不怕告訴你們,我完全可以將你們所需要的零件全部外包,你們刁難的質量問題,我也可以轉嫁給別的公司。我勸你們,你們要是想正常生產的話,就別來煩我——滾1

「你有種,你有種……」林雅茹恨恨地看了夏雷一眼,轉身離開,頭也不回。

那份合同掉在了地上,現在它只是幾張廢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