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66z章長腿詠春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0066z章長腿詠春女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從門口走進來的女人二十齣頭,拖著一隻行李箱,身高腿長,年輕漂亮。尤其是短褲下的一雙大長腿,白皙玉潤,長度佔去了她的身高的一半以上,特別醒目。就憑這樣一雙腿,她完全成為一個一流的腿模。

女人的胸非常堅挺,一件白色的圓領體恤被撐得高高的,緊緊的,那形狀就像是兩發大口徑火炮的炮彈。再加上一張精美秀氣的臉蛋和一頭烏黑的長發,她就像是好萊塢大片之中的安吉麗娜朱莉,性感嫵媚卻又帶著點男人的英勇無畏。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女人,夏雷心裡想著。不過他來的這幾天的時間裡從來沒有見過她,但從她跟魯勝說話的口氣來看,她並不是新學員。

「梁思瑤,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魯勝跟著就迎了上去,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

梁思瑤?夏雷看了一眼梁正春,又看了一眼走近的梁思瑤,他突然發現梁思瑤和梁正春長得有些相像。

梁思瑤說道:「今天早晨才下飛機。爸,我回來了。」

梁正春的表情卻還很嚴肅,「你回來也不打個電話,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當爹的?」

梁思瑤笑著說道:「爸,我是不想你去機場受累嘛,女兒心疼你不好嗎?」

「這次回來待多久?」梁正春問。

梁思瑤說道:「我這次回來就不走了,爸,我已經把那邊的工作辭了。以後,我天天陪著你,好不好?」

「好好,呵呵。」梁正春頓時露出了笑容。

人老了,就想兒女在身邊,不圖別的,天天能看見便是一種福分,一種舒坦。

魯勝笑著說道:「思瑤,你回來當助教,拳館的新學員肯定會增加很多的。」

梁思瑤也報以微笑,「我去把行禮放下,回來再跟你們聊。」她托著行李箱往裡間的門口走去,路過夏雷的身邊,她說道:「別跟和尚計較,他是粗人一個。」

和尚是魯勝的外號,好些與他要好的學員都叫他魯智深。

夏雷微笑了一下,「不會,我們鬧著玩的。」

梁思瑤托著行李箱走進了裡間,小腰翹臀大長腿,她的背影特別漂亮。

夏雷移開了視線,其實,他只要稍微動一下念頭,這個長腿的詠春女便會毫無遮掩地進入他的視線,但他不想這麼干。別的男人想看到一個女人的最原始的身體千難萬難,所以才神秘,但他卻是太容易了,一個念頭便可以達到目的,所以那些神秘對他而言早就失去了神秘感,沒那麼大的吸引力了。另外,他也不想在這方面墮落下去,所以往往能保持克制。當然,江如意是一個例外。

「小子。」魯勝看著夏雷,「你以前練過詠春?」

夏雷搖了搖頭,「沒有。」

魯勝不相信,「你騙人的吧?我剛才看你打木人樁,你打得不錯,我當年學了八個月才打到你這種程度,你敢說你沒練過?」

「真沒練過。」夏雷不想解釋。

這時梁正春走了過來,他指了一下木人樁,說道:「雷子,你再打一次我看看。」

「好的。」夏雷走到木人樁前,沉腰吸氣,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打了下去。

這一次打木人樁,他的左眼仍然向他的大腦輸送之前梁正春打木人樁的影像,他也仍然是學著來打的。不過這一次較之剛才那一次又要熟練一些,也要快一些。其實,這不是他的領悟能力有多強,而是他已經開始學會適應左眼的輸送速度,而他的身體也越來越適應這種「模仿秀」似的模式,能更快更准地模仿梁正春的動作。

這個過程看似複雜,神奇,但其實和廣場上跳廣場舞的大媽照著DVD學習舞蹈動作是一個道理。只是大媽們的DVD是擺在花台上的,而夏雷的「DVD」是他的左眼,是他身體的一部分。這也是他所擁有的得天獨厚的優勢,別人無法超越。

砰砰砰,砰砰砰……

夏雷越打越快,越打越准。他完全沉浸在了詠春拳的世界里,忘記了身邊的一切事物。

幾個老學員紛紛停下了練習,湊了過來,看夏雷打木人樁。

一大群人,包括梁正春在內都被眼前的詭異景象驚呆了。在他們的眼裡,夏雷並不是一個剛剛學習詠春拳幾天的菜鳥,而是一個浸淫詠春拳起碼十年的老手,深藏不露,扮豬吃虎。

「不可能吧?這小子是才來的新學員嗎?」一個學詠春一年的老學員張大著嘴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因為就算是他上去打木人樁也打不到夏雷現在這種程度。

「肯定不是,這小子心機好深,裝菜鳥,他不會是別的派系派來找事的吧?」一個老學員說道。

「他該不是來泡妞的吧?」有人說。

「有可能哦,梁世界那麼正點,保不準這小子就是這樣的心思。」有人說。

「你們胡說什麼啊?梁師姐在美國工作,一年也難得回來兩次,這小子連她的面都沒見過,他會是這樣的心思?扯蛋,我看啊,他肯定是別的派系派來找事的。」有人說。

幾個學員嘀嘀咕咕,議論得熱鬧,卻也小聲。

魯勝的臉色越來越黑,他湊到了梁正春的身邊,附耳說道:「梁師傅,他說他只學了幾天詠春,你看這身手,那是學幾天詠春的人嗎?」

梁正春若有所思地搖了搖頭,他伸出了三根手指,「照我看,起碼練了三年。」

魯勝說道:「梁師傅,你練了一輩子的詠春拳了,你說三年,那肯定就是三年,那這小子為什麼撒謊?」

「不像,像……」梁正春皺著眉頭,他忽然又覺得拿捏不準了。在他的眼裡,夏雷渾身上下都是看不透的迷霧。

這時梁思瑤走了出來,也站在梁正春的身邊看夏雷打木人樁。看著看著,她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爸,這學員叫什麼名字?我以前怎麼沒見過?」

「他叫夏雷。」梁正春說道:「他剛來幾天,你當然沒見過。」

「他以前練過?」梁思瑤說。

梁正春搖了搖頭,「沒有,他說他是第一次學詠春。」

梁思瑤的小嘴頓時張大,很驚訝的樣子,「不可能吧,這身手都這麼熟練了,他能是才學了幾天詠春的人嗎?」

梁正春說道:「他倒是實誠人,不像是會說謊話的人,不過他又確實不像是剛學詠春的人。我也拿捏不準了,我看不透他。」

梁思瑤說道:「這還不簡單,我和他練練不就知道他的底細了?」

魯勝說道:「思瑤,讓我去吧,我和他打一常」

「去去去,你脾氣爆,下手不知輕重,還是我去好一些。」梁思瑤說,她向夏雷走了過去。

夏雷剛好打完最後一個動作,收了拳腳。

這一趟木人樁打下來他累了個夠嗆,額頭上和身上滿是汗珠,手腳也酸疼得要死,好些地方也紅腫了。拳腳所打的畢竟是堅硬的木頭,他的手上雖然有老繭,但不斷擊打木樁肯定是會受損的。

這一趟木人樁打下來,夏雷對詠春拳的發力的訣竅有了新的理解,這也算是收穫了。

「夏雷是吧。」梁思瑤面帶笑容,「打得不錯。」

夏雷這才發現梁思瑤走到了他的身邊,他也笑了一下,客氣地道:「梁小姐見笑了,我就是瞎練練。」

「瞎練練也這麼厲害?」

夏雷笑了一下,沒說什麼。

「有沒有興趣和我對練?」梁思瑤說道。

夏雷跟著搖了搖頭,「我才學幾天,很多地方都不懂,我不是你的對手,還是不要了吧。」

梁思瑤忽然搶步上前,一記寸拳便打向了夏雷的胸膛。

夏雷根本沒料到她會突然偷襲,反應不及時,頓時被梁思瑤一拳打中。別看梁思瑤是一個嬌嬌氣氣的女人,她拳上的力量一點也不輸男人。這一拳頓時把他打得退了兩步,胸口也火辣辣地疼。

不等夏雷站穩腳跟,梁思瑤又逼到了夏雷的近前,一腳踢在了夏雷的腿彎之上。橫掃的力量頓時將夏雷掀翻在地,摔得很狼狽。

幾個看熱鬧的學員頓時起鬨叫好,魯勝還誇張地鼓起了掌來。

「莫名其妙偷襲我,下手還這麼狠,可惡1夏雷的心裡暗罵了一句,翻身爬了起來,跟著也擺了一個起手式,準備和梁思瑤打一場了。

「你早該這樣了。」聲音落下,梁思瑤身形一動,眨眼又逼到了夏雷的身前,一拳掏向了夏雷的心窩。

這一次夏雷早有防備,右手一撥,順勢將梁思瑤的拳頭撥到了旁邊,右肘也順勢撞向了梁思瑤的腰部。

梁思瑤左手下落,按住夏雷的右肘,奮力往前一推,兩人眨眼間便完成了各自的攻防動作,誰得沒能打到誰。

兩人對視了一眼,瞬間又纏鬥在了一起。

梁思瑤跟隨梁正春從小學習詠春拳,經驗和層次都不是夏雷這個初學者所能比擬的,但夏雷也有他的優勢,那就是他的左眼。梁正春的速度再快,只要無法快過他的左眼,在他這裡就不算快。所以,一旦他用左眼鎖定梁思瑤,梁思瑤在進攻之前他便有了一個預判,這讓他每每都能躲開梁思瑤的狠辣攻擊。

兩人你一拳我一腿,你一掌我一肘,打得難解難分。隨著時間的推移,夏雷挨了幾拳幾腳,梁思瑤也挨了夏雷幾拳幾腳,算是鬥了個不分上下。

打著打著夏雷的心中便冒出了一個念頭,「我一個男人,我的力量肯定比梁思瑤大,但她打在我身上的拳頭卻好像比我的力氣還大,這肯定與發力技巧有關。我的左眼能捕捉到她的動作,她再快也快不過我的左眼,可我能看到她發力的情況嗎?如果我能看見,我就能快速地掌握詠春拳發力的訣竅,一旦掌握了,我就不怕魯勝那樣的對手了1

這個念頭一動,左眼微微一跳,梁思瑤身上的體恤衫和文胸什麼的嘩啦一下就不見了,他的視野里白花花的一片,白的地方宛如陽春白雪,粉的地方宛如三月桃花。那誘人的景象頓時讓他呆了一下,反應也慢了半拍。

「嘿1一聲嬌喝,梁思瑤一粉腿踹在夏雷的小腹上

砰一聲悶響,夏雷捂著肚子倒在了地上。

「你沒事吧?」梁思瑤趕緊去扶夏雷。

夏雷也趕緊閉上了眼睛,心裡暗罵了一聲,「活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