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67章透視與功夫應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0067章透視與功夫應用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能在短短几天的時間裡掌握一門外語,學習的能力不可謂不逆天。學習外語和學習功夫誰更難一些顯然是前者。所以,學習一門功夫對於夏雷而言並不難。他能快速記住教學材料,也能快速記住教練的所有動作,他的身體也很強壯,他所欠缺的只是經驗以及一些竅門。

一旦他掌握了這些,他會變得多厲害

這個問題恐怕就連浸淫詠春拳一輩子的梁正春也不知道答案。

不過這次比試的結果卻是梁思瑤贏了,夏雷輸了。輸的原因,卻只有夏雷自己知道。

「你沒事吧」梁思瑤關切地道,她向夏雷伸出了一隻手。

夏雷也沒有拒絕她的好意,抓著她的手爬了起來,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著說道:「沒事,我早說我打不過你,這下你信了吧」

「你學詠春真的只有幾天的時間嗎」梁思瑤的眼裡充滿了試探的意味。

夏雷聳了一下肩,「真的只有幾天,我為什麼要騙你呢」

撒謊需要動機,可他沒有任何動機撒這種謊。

梁思瑤似乎相信了夏雷的話,她走到了梁正春的身邊,湊到她父親的耳邊說道:「爸,你好像撿到寶了,要不把他收作你的關門弟子,讓他為我們詠春一系爭光。」

梁正春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只是看著夏雷,眼神裡帶著點猜疑的意味。

魯勝聽到了梁思瑤的話,他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在這裡學拳三年多,他的目的便是拜梁正春為師,可是梁正春卻從不點頭。這事梁思瑤也是知道的,可她從來沒有幫他梁正春的面前說過一句好話。現在,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夏雷來了,梁思瑤居然開口為夏雷說好話,讓梁正春收夏雷為關門弟子。他的心裡哪裡還能平衡

「哼」魯勝冷哼了一聲,大步向夏雷走去。

「和尚。」梁思瑤一把拉住了魯勝,笑著說道:「我很久沒有和你對練了,陪我練練怎麼樣」

魯勝回頭看著梁思瑤,沒有說話,很不高興的樣子。

梁思瑤搖了搖魯勝的胳膊,甜甜地道:「勝哥,你就陪我練練吧。」

魯勝這才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好吧,我陪你練練。」在他看來,收拾夏雷的機會多的是,但陪梁思瑤對練的機會卻是難得有一次的。

這時更多學員走了進來,梁正春去招呼學員,指導他們練習。幾個看熱鬧的學員也散了,繼續捉對對練。

夏雷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剛才魯勝向他走來的時候,那眼神很可怕,他知道那意味著什麼。他也很清楚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是魯勝的對手,如果和魯勝打的話,那下場肯定會很慘。

魯勝已經和梁思瑤對練了起來,黐手、黐腳,偶爾也輔以拳腳手肘對抗,動作雖然慢,但看上去很專業。

夏雷的心中一動,暗暗地道:「剛才我想看到梁思瑤的肌肉和骨骼的發力情況,可那是實戰之中,她根本就不會給我透視她的機會,現在我閑著,正好可以觀察一下她的肌肉和骨骼發力的情況。掌握了這方面的訣竅,我的實力應該有所提升。」

這個念頭一動,他的左眼便微微跳了一下,他的左眼就像是灼熱的氣焰一樣,瞬間焚化了梁思瑤身上的衣服,然後又是她的皮膚。在他的左眼裡,梁思瑤不再是一個正常而完整的人類,她就像是生物課上的半解剖人偶,沒有皮膚、頭髮和別的什麼,只有肌肉、韌帶、骨骼和血管

但在夏雷的右眼裡,梁思瑤卻又是一個長腿美女,每一個動作都讓人感到賞心悅目。這個世界上,也只有夏雷能欣賞到如此奇景。

左眼透視,右眼正常,這正好給了夏雷一個比較和分析的條件。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梁思瑤做了一個寸拳直擊的動作,夏雷的左眼裡看到的是肌肉和韌帶,還有骨骼的運動,它們積聚能量,然後釋放能量。而在夏雷的右眼裡,他看到的則是掌變拳,瞬間進擊的動作。如此一來,左眼和右眼的配合,詠春拳的如何發力的秘密便毫無保留地呈現在了他的面前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呵呵」夏雷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他看著梁思瑤和魯勝的對練,他也忍不住學著梁思瑤的動作比劃了起來。

這一次模仿動作,他模仿的可不僅僅是形似,還有內在的內容

「那個小子在幹什麼」一個學員看到了在模仿梁思瑤動作的夏雷,很好奇的樣子。

與他對練的學員也停了下來,好奇地看著夏雷,半響才說道:「那傻瓜在玩模仿秀嗎思瑤做什麼動作,他就做什麼動作。」

很快,更多的學員也發現了夏雷的奇怪舉動。議論也起來了,有嘲笑的,有好奇的。

梁正春的視線也移到了夏雷的身上,他觀察了一下,忽然張大了嘴巴,驚得合不攏嘴了。學員們看的熱鬧,夏雷像一個模仿別人的傻瓜,但在他這行家的眼裡看到的卻是門道

就在剛才,夏雷打木人樁的時候很多人說夏雷學了至少一年的詠春拳,但在他這個行家眼裡,夏雷這個初學者其實是無所遁形的,因為夏雷只學會了一些動作,根本就不會發力。不會發力,拳打得再好看也是花架子,半點威力都沒有。所以,他認為夏雷只是一個聰明的模仿者,是個急功近利的人。梁思瑤讓他收夏雷為關門弟子的時候,他的心裡其實並不願意。練武的人,不喜歡急功近利的人,他也不例外。可是,看著此刻模仿梁思瑤動作的夏雷,他震驚了,也心動了

梁正春向夏雷走了過去。

夏雷看見梁正春向他走來,跟著結束了對梁思瑤的透視,也停止了模仿。他的眼前出現了輕度的幻覺,不過很快就消失了。

梁正春直盯盯地看著夏雷,讚歎地道:「雷子,你學得很快埃」

夏雷笑了笑,客氣地道:「梁師傅,我只是記性有點好而已。」

「看我打,學我打。」梁正春說道。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跟著就點了點頭,「好。」

他來拳館的這幾天,梁正春只教他一些最基本的東西,正式的高級內容的指點卻是一次都沒有。他不知道梁正春為什麼突然改變了主意,但這是一個學到真功夫的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

其實,他剛才選擇透視梁思瑤而不是魯勝也是有原因的,在他看來,梁正春這種嚴詠春的嫡系後人肯定是有東西不會傳授給外人的。但梁思瑤不是外人,她是梁正春的女兒,梁正春肯定會毫無保留地將一些密不外傳的東西交給梁思瑤的。所以,他選擇透視梁思瑤,研究和學習梁思瑤的詠春拳,而不是魯勝。

現在,梁正春親自出手,透視他肯定要比透視梁思瑤好,也能學到更高級的東西

梁正春擺了一個起手式,問道:「準備好了嗎」

夏雷也學著梁正春的樣子擺了一個起手式,「梁師傅,我準備好了。」

他準備的其實是他的眼睛。

梁正春清喝了一聲,踏步出拳,收步壓肘,有板有眼地打起了詠春拳來。

夏雷的左眼再次進入了透視的模式,死死鎖定梁正春。剛才是怎麼研究學習梁思瑤的,現在就怎麼研究學習梁正春。

梁正春果然厲害,他的動作更準確,快時如奔雷閃電,慢時猶如楊柳隨風。他的發力收放自如,進攻時猶如洪流衝擊,收時猶如海潮退去。轉換也快,簡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包括梁思瑤和魯勝也都停止了對練,移步到了梁正春和夏雷這邊觀看。

「梁師傅在幹什麼他在教那小子詠春拳嗎」有人說。

「這還用問嗎」有人說。

「這小子才來幾天,梁師傅就親自教他,真不知道那小子有什麼好。」有人說。

「模仿得好。」有人說。

「呵呵呵」有人笑了起來。

一片議論,幾乎所有的人都還是認為夏雷只是模仿的能力很強而已,並沒有什麼了不起。

魯勝的臉色也越來越陰沉,心裡也越來越不高興了。剛才梁思瑤讓梁正春收夏雷為關門弟子的時候,梁正春並沒有答應,可是這才十分鐘不到的時間,梁正春居然親自教夏雷打詠春了。而且,他發現,梁正春此刻教夏雷打的詠春拳,有些招式就連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哼」魯勝越看越生氣。

梁思瑤卻沒有發現魯勝的情緒變化,她看著跟隨父親梁正春打詠春的夏雷,眼神之中充滿了欣喜與好奇。

幾分鐘后,梁正春收住了拳腳,他的視線移到了夏雷的臉上,直直地看著夏雷的眼睛。

夏雷卻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氣,額頭上、脖子上滿是汗珠,身上的衣服也都被汗水打濕了一半。

持續使用左眼的透視能力,他的身體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堅持到這個時候他已經累壞了。

他癱坐在地上的時候,幻覺也出現了。這個拳館變成了幼稚園,牆上貼滿了卡通圖案,向日葵、紅太陽和熊什麼的。周圍看熱鬧的學員也變成了一個個可愛的小朋友,他們都好奇地看著他,額頭上的小紅點分外醒目。然後他看到了梁思瑤,她居然穿著開襠褲,小屁股毫無遮掩地露在外面。最離譜的是梁正春,他變成了幼稚園的阿姨,梳著一條烏黑的大辮子

「雷子,你沒事吧」梁正春走到了夏雷的身邊,夏雷的樣子像是犯病了,這讓他稍顯緊張。

夏雷使勁地搖晃了一下腦袋,眼前的幻覺這才消失,他支撐著身體爬了起來,一邊說道:「沒事,沒事我只是有點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真沒事」

「真沒事,梁師傅你不用管我。」夏雷笑了一下,「謝謝你教我詠春拳,我學到了很多東西。」

梁正春試探地道:「那你告訴我,你學到了多少」

夏雷想了一下,「我不知道,一點點吧,或許多一點。」

梁正春的似乎並不滿意這樣的模糊的回答,他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

「哼」魯勝冷哼了一聲,「你大概是想說你學到了很多東西了吧我們打一場吧,讓我看看你學到了多少。」

這一次,梁正春和梁思瑤都沒有出言制止魯勝。

夏雷露齒一笑,「好啊,不過給我半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半個小時之後我和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