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68章詠春新手,撂倒和尚!
小說:| 作者:| 類別:

0068章詠春新手,撂倒和尚!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好,半個小時。」魯勝狠狠地瞪了夏雷一眼,轉身向木人樁走去。

一個學員說道:「勝哥,待會兒好好教訓一下他。」

「對,得好好教訓一下他,他太裝逼了。」一個學員說。

這些話夏雷假裝沒有聽見,他也沒心上,他畢竟是新來的,而魯勝在這裡待了三年,朋友當然很多。

魯勝走到了木人樁前打起了木人樁,每一下擊打都發出懾人的響聲。他的肌肉就像是鐵塊,他的韌帶就像是鋼繩,他的骨骼就像是鋼筋,他整個人都強大到了極限。

這顯然是在給夏雷下馬威。

然而夏雷的心中卻已經沒有半點畏懼,他走到牆邊,坐到一隻椅子上休息。他閉著眼睛,看樣子似在睡覺,但他的腦海里卻不斷里呈現著梁正春打詠春時的畫面,他的左眼為他提供著最精確的分析,一個動作,梁正春的骨骼是怎麼運動的,肌肉和韌帶是怎麼發力的,而他就像是一塊海綿一樣吸收著這些最精華的東西

「喝杯水吧。」一個好聽的聲音忽然傳來。

夏雷睜開了眼睛,他看到了梁思瑤,還有她手裡的一杯紅色的果汁。

梁思瑤將杯子遞到了夏雷的手裡,「這是胡蘿蔔汁,喝了吧,它能幫助你快速恢復體力。」

「謝謝。」夏雷說了謝謝,然後喝了那杯胡蘿蔔汁。

梁思瑤坐到了夏雷的旁邊,「魯勝很厲害,你真的要和他打嗎你要是放棄的話,我可以幫你去跟魯勝說。」

夏雷說道:「不,我跟他打,正好也驗證一下我學到了的東西。」然後他笑了笑,「大不了被他揍一頓吧,我不怕疼。」

「那好,你休息吧。」梁思瑤拿著夏雷喝空的杯子離開了。

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魯勝來到了一片空地上,學員們也都紛紛讓開,站成一圈,等著看好戲。

魯勝向夏雷招了招手,「小子,半個小時的時間到了,你休息好了嗎」

夏雷起身走了過去,然後站到了魯勝的對面。站定之後,他開馬,擺了個詠春拳最著名的起手式,問路手。這個起手式,兩隻手,一隻為問手,是攻。一隻是護手,是守。問手和護手隨時切換,攻防兼備。這也是他在半個小時之前從梁正春的身上學到的。

「還真有點高手的風範。」魯勝嘲諷地道:「不過,打你我根本不需要用詠春拳,散打就夠了。」

話音剛落下,魯勝突然後仰出腿,一腳側身踢攻向了夏雷。

夏雷輕輕一跳,橫移半步,問手後撤,護手變拳,一拳轟在了魯勝的大腿與膝蓋之間的韌帶上。

一拳,魯勝蹬蹬退了兩步,驚訝地看著夏雷。韌帶中了一拳,雖然沒讓皮糙肉厚的他受傷,但也疼得厲害。不過他沒有表露出來,暗暗地忍了下去。

圍觀的學員們也都顯得很驚訝,就在魯勝出腿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學員都認為夏雷會被魯勝一腳踹倒在地,但眨眼之間卻變成了魯勝被夏雷一拳轟了回去

「爸,好奇怪。」也在圍觀的梁思瑤對升春說道:「剛才,我感覺是你在和魯勝打呢。」

梁正春輕嘆了一聲,「這小子讓人琢磨不透埃之前我覺得他只是在模仿,可是現在他似乎已經掌握長橋發力和短橋發力的竅門了,是個真正的會詠春的人了。可是,你不覺得這太快了嗎」

長橋發力和短橋發力是詠春拳的兩種發力方式,前者是長距離攻擊,後者是短距離攻擊方式。夏雷剛才打退魯勝的一拳便是短橋發力,他能將遠比他強壯的魯勝一拳打退,這已經說明了一個問題他已經掌握了詠春拳發力的訣竅,能將自身的力量放大數倍

空地中間,魯勝已經收起了輕視夏雷的心,他也擺出了一個詠春圈手的起手式。

夏雷突然搶到魯勝身前,一拳掏向了魯勝的心窩。

夏雷居然敢主動進攻,圍觀的學員們再次吃了一驚

砰砰砰,砰砰砰

魯勝和夏雷纏鬥在了一起,兩人的攻防速度非常快,看得人眼花繚亂。兩人的打鬥就像是經過後期剪輯的功夫影片一樣,非常精彩。

「不可能啊,和尚學了三年多了,是我們這裡最厲害的人,他怎麼就打不倒那小子呢」一個學員說。

「是啊,那小子真的只是學了幾天嗎我怎麼看都不相信氨一個學員說道。

「邪門了,難道那小子真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跑來扮豬吃虎可為什麼氨有人迷惑不解。

一片議論聲,他們都為夏雷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感到驚訝,覺得不可思議。

梁正春忽然說道:「不好,魯勝要敗了。」

「不會吧」梁思瑤不敢相信梁正春的話。

場中,夏雷突然切入魯勝的空門,一記重拳轟在了魯勝的心窩上。這一拳又快又狠,力量巨大,魯勝那起碼一百八十斤重的身體竟然被轟離了地面,然後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夏雷順勢而下,用膝蓋壓住剛剛倒地的魯勝,一拳照著魯勝的面門轟了下去。

魯勝閉上了眼睛。

夏雷的拳頭卻在他的面門之上停了下來,沒有打下去。

整個拳館里都鴉雀無聲,安靜極了。

一個學詠春拳三年多的退伍特種兵,職業保鏢,居然被一個剛學詠春幾天的小子打敗。這樣的結果,誰願意相信呢

夏雷站了起來,他向魯勝伸出了一隻手。

魯勝愣了一下,不過最終還是抓住夏雷的手從地上爬了起來。

「承讓了。」夏雷客氣地道。

魯勝說道:「客氣什麼我輸了就是輸了,我可沒讓你。」

夏雷笑了笑,他向魯勝伸出了手,「交個朋友。」

這次魯勝沒有猶豫,伸手便握住了夏雷的手,然後咧嘴笑道:「我很少服人,但你是一個。」

魯勝其實是一個爽直人,心裡藏不住事。一旦他看不慣某個人,他會針對某個人。而一旦他喜歡某個人,佩服某個人,那麼那個人就會得到他的友誼。

不打不相識,這句老話用在魯勝和夏雷的身上正合適。

魯勝和夏雷說說笑笑,這邊梁正春將梁思瑤拉到了沒人的角落裡,小聲說道:「你之前讓我收夏雷為關門弟子,我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你去探探他的口風,看他是個什麼意思。」

梁思瑤咯咯笑道:「爸,我早就跟你說了嘛,你撿到寶了,可你自己沒發現而已。要說你去說,我才不去呢。」

梁正春瞪了梁思瑤一眼,「死丫頭,你成心氣我是不是我去說,你讓我一張老臉往哪裡放你老爹我可是詠春一系最正統的傳人,面子事大,我要是親口提出來,人家拒絕了,傳出去,我還有臉見人嗎」

梁思瑤笑著說道:「好啦,這種事情就交給女兒去做吧,但你得給我做糖醋排骨吃。」

梁正春沒好氣地道:「就知道吃,也沒見你長胖。」

「我天生就有這樣的口福,怎麼吃都長不胖,咯咯。好了,我這就去探探他的口風,你等我好消息吧。」梁思瑤向夏雷走了過去。

梁正春摸了一下下巴,嘴角忍不住浮出了一絲笑意,「這小子簡直就是武俠小說之中描寫的練武奇才啊,我要是收他為關門弟子,我們詠春一脈就有了一個很好的傳人了,沒準,再出一個葉問大師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現在雖然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但功夫這種國粹的傳承卻還是沿襲著古老的傳統,拜師是少不了的步驟。夏雷已經展現出了讓人驚艷的天賦,梁正春心動了,想讓夏雷成為他的衣缽傳人,但前提卻是夏雷要拜他為師。

「夏雷,能幫我一個忙嗎」梁思瑤打斷了夏雷與魯勝的交談。

「當然可以。」夏雷問道:「我能為你做什麼」

「嗯,跟我來吧。」梁思瑤沒說要讓夏雷幫她做什麼,卻向一道門走了過去。

夏雷跟著梁思瑤進了門。門后是梁正春辦公的地方,他有時候也會在這裡居住,所以也有廚房和寢室。

梁思瑤將夏雷帶到了梁正春的辦公室里,她笑著說道:「請坐。」

夏雷說道:「不是讓我」

「呃,我想請里幫我把水桶換了。」梁思瑤說。

夏雷看了一眼牆角的飲水機,那上面還放著一隻滿滿的水桶。他又看著梁思瑤,很無語的樣子。

梁思瑤乾笑了一聲,「哎呀,原來都換上了,真不好意思,我太粗心了。也好,不用換水桶了,我們聊聊吧。請坐請坐,我去給你倒杯水。」

「不用不用,坐坐就好。」夏雷坐在了一隻椅子上,心裡也好奇地道:「她想跟我聊什麼呢神神秘秘的樣子。」

梁思瑤搬過一隻椅子坐到了夏雷的對面,直盯盯地看著他,「能冒昧地問一下,你是幹什麼的呢」

夏雷說道:「我有一個工作室,給一些企業加工零件什麼的,小生意而已。」

「以前沒學過武嗎」

「沒有。」

「家裡還有一些什麼人呢」

「一個妹妹,她去京都讀大學了。」回答了這個問題,夏雷忽然笑了,「梁小姐,你問這些幹什麼呢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不用繞彎子。」

「那個如果全心全意學武,放棄你的工作室,你願意嗎」梁思瑤試探地道。

夏雷說道:「這怎麼行學武只是我的愛好,我沒想過要在這方面取得多高的成就,我學武的目的也只是想有自衛的能力而已。」

「這樣氨梁思瑤的眼眸中浮現出了一抹失望的神色。

就在這時夏雷的手機忽然想了,他掏出了手機看了一眼,是馬小安打來的電話。

夏雷接了電話,「喂,是我。」

「雷子,你快回來」馬小安的聲音很焦急。

夏雷的心裡頓時生出了一種不祥的預感,「發生什麼事了」

「有人來砸我們的店,你」手機里突然沒聲了。

夏雷起身就走,「梁小姐,我有點急事,下次再聊吧。」

「喂,需要幫忙嗎」梁思瑤問。

夏雷卻已經跑出了門。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