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69章毆群
小說:| 作者:| 類別:

0069章毆群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詠春拳館距離雷馬工作室並不遠,十分鐘車程便到了。

還沒停車,夏雷便看見一群小青年拿著鋼管和棒球棍圍在雷馬工作室的門口,馬小安等人則拿著榔頭扳手之類的工具守在工作室裡面。

工作室門前的地上滿是磚頭瓦礫,還有玻璃碎片,雙方之前顯然已經有過衝突了。

夏雷一腳急剎,停下車子之後連鑰匙都來不及拔下便跳下了車,他快步走去,大聲吼道:「你們想幹什麼」

一大群小青年頓時移目過來,一個個面色兇悍。

這時從人群之中走出一個人來,理著光頭,脖子上戴著拇指粗的金項鏈,正是陳傳虎。

「哎喲,這不是夏雷夏老闆嗎」陳傳虎陰陽怪氣地道:「前一陣子還在我工地上搬磚,一轉眼你就成老闆了,你行埃」

夏雷冷冷地看著陳傳虎,「你怎麼會在這裡」

李青華被抓之後,陳傳虎也被抓了,那之後他就沒有在關心過兩人的事情,也不知道兩人被關在什麼地方,卻沒想到陳傳虎忽然出現在他的眼前,而且還帶著一群小青年來砸他的工作室

馬小安等人見夏雷出現,要從工作室里出來,但幾個小青年蠻橫地擋住了門口。

陳傳虎嘿嘿冷笑了一聲,「你以為他們能關我多久十年還是八年你大概想我一輩子都被關在監獄里,然後里欠我的那一萬塊錢就可以不還了吧」

「這麼說你是來要錢的」夏雷說。

陳傳虎說道:「一萬塊我還沒放在眼裡,我打一局麻將輸贏也是五萬起。我來這裡,是因為你得罪了你不該得罪的人,小子,你知道你得罪了誰嗎」

夏雷想到了兩個人,古可文和何老七。不過,以古可文的身份她不可能與陳傳虎這樣的垃圾接觸,她要是想砸他的工作室的話,她大可以讓她的保鏢來做,根本就不需要指使陳傳虎。不是古可文,那就是何老七了。陳傳虎雖然也是混社會的,但在何老七那樣的人物眼裡,他卻還只是小頭目嘉錚何老七派陳傳虎來鬧事便沒不奇怪了。

想到這裡,夏雷試探地道:「是何老七」

「媽的七爺的名字也是你叫的」陳傳虎手一揮,一群小青年頓時涌過來將夏雷包圍了起來。

工作室里的馬小安等人見夏雷被圍,一起玩外沖。雙方頓時起了衝突,結果周小紅被一根鋼管敲中了大腿,倒在了地上。

一個小青年用鋼管指著馬小安,惡狠狠地道:「你們都給老子老實一點,不然打殘你們」

工作室里的人除了馬小安面前能打幾下,其餘的人都是老實巴交幹活討生活的人,他們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頓時膽怯了,不敢再往外沖了。

夏雷大聲說道:「小安,你們就留在裡面,不要出來。」

馬小安氣得跺腳,「媽的,我報警了,但警察還沒來」

「報警哈哈哈」陳傳虎冷笑道:「警察局是你們家開的啊你讓來就來放心吧,他們早就接到報警電話去抓嫖客去了,一時半會兒來不了這裡。」

夏雷說道:「原來你把什麼都計劃好了,說吧,你想要什麼」

陳傳虎說道:「很簡單,你的工作室還有你的腿,你任選一項。你選你的腿,我就讓小弟們砸了你的工作室。你選工作室,我就親自砸斷你的腿。你選什麼」

夏雷說道:「我兩樣都想要,怎麼辦」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這也好辦,我兩樣都要。」陳傳虎忽然吼道:「上」

一群小青年瘋狗一般撲向了夏雷,鋼管、棒球棒一股腦地向夏雷的身上招呼過去。

夏雷探手抓住一根當頭砸來的鋼管,用四兩撥千斤的手法輕描淡寫地一撥,頓時撥開那根鋼管,封堵住后一秒鐘砸過來的棒球棒。然後,他順勢將拿著鋼管的小青年往省身前一扯,用小青年的身體擋住從後面攻擊他的鋼管棍棒。

後面的攻擊一瓦解,夏雷突然搶前一步,一拳轟在了一個小青年的心口上。中拳的小青年慘叫了一聲,捂著心口就蹲在了地上。

夏雷跨步一躍,一腳踩在心口中拳的小青年的肩頭,然後借力一蹬,整個人飛躍起來,一腳就將一個小青年踹倒在地。

砰砰砰砰砰砰

夏雷左右騰挪,如魚穿水,所過之處小青年們被他打得東倒西歪,鼻青臉腫,倒地不起。

本應該是一個群毆的場面,但卻顛倒過來了,變成毆群了。陳傳虎雖然帶來了一群小青年,這些人平時里沒少打架,但欺負的都是普通人,像夏雷這樣的會功夫的卻還是第一個。夏雷能將練了三年多詠春拳的退伍特種兵魯勝撂倒,這些小青年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對方的人多,卻沒人能快過他的左眼

砰一記長橋刺拳,擋在陳傳虎身前的一個小青年被擊中小腹,捂著肚子往地上蹲去。夏雷探手抓住他的頭髮,將小青年的腦袋往他的膝蓋上一按,,又是一聲悶響,滿臉飆血的小青年倒在了地上,捂著臉在地上打滾哀嚎。

對這些人就不能心軟,他們狠,他就要比他們還要狠

對方找上門來鬧事,如果不把他們打怕了,他們以後會沒完沒了

陳傳虎目瞪口呆地看著夏雷,額頭上冒出了一片冷汗。他所認識的夏雷不是眼前這個夏雷,他坐牢的這段時間裡,夏雷簡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陳傳虎還剩下的手下便只有幾個堵著雷馬工作室門口的小青年了,他們也都用驚悚的眼神看著夏雷,還有夏雷身後的一大片倒在地上的同伴。在他們的想象里,夏雷應該像一條狗一樣被打得半死才對,可夏雷卻偏偏好端們的面前。

夏雷向陳傳虎走去,眼神冰冷。

陳傳虎慌忙後退,一邊吼道:「媽的,你們還愣著幹什麼,給老子上氨

一個小青年硬著頭皮沖了上去,舉起手中的棒球棒抽向了夏雷的腦袋。

一秒鐘之後,他倒在了地上,棒球棒也掉在了地上。他的褲襠上多了一隻四十一碼的腳印,他的傳宗接代的工具起碼一個月不能正常使用了。

「你上」陳傳虎抓著一個小青年的胳膊將小青年推向了夏雷。

夏雷揚了一下手,小青年剛剛舉起來的鋼管當一聲就掉在了地上,轉身就跑。

剩下兩個小青年對視了一眼,突然同時扔了手中的武器撒腿就跑。陳傳虎給他們的錢也不過是一點抽煙喝酒泡網吧的錢,這點錢還不足以讓他們為陳傳虎賣命。

現在,就只還剩下陳傳虎一個人了。他也退到了雷馬工作室的門口,他身後是一群怒以對的雷馬工作室的員工,他們的手裡拿著扳手榔頭,隨時都有可能往他的身上招呼。

後有群狼前有猛虎,陳傳虎無路可退了。

「你媽.的」馬小安一直都記著陳傳虎的仇,他罵了一句,舉起手中的扳手就向陳傳虎的後腦上抽去。

夏雷搶前一步,一腳踢出,他的腳擦著陳傳虎的臉頰,一腳便將馬小安手中的扳手踢飛了。

「雷子,你」馬小安不明白夏雷為什麼這麼做。

夏雷說道:「這是我和他的事,不要你插手。」

他不讓馬小安動手,不然雷馬工作室的人動手,那是不想他們與陳傳虎這樣的人結仇。他們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上有老下有小,如果陳傳虎以後報復他們,他們承受不起。這也是他一開始便讓馬小安他們留在工作室里不要出來的原因,這樣的事情,他要一個人扛

陳傳虎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起來,「不敢打我怕我報復」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夏雷一耳光就抽在了他的臉蛋上。

啪讓人心驚的脆響聲里,陳傳虎一個踉蹌,然後倒在了地上。

夏雷一腳踢在了陳傳虎的小腹上,陳傳虎又一聲慘叫,蝦米一樣蜷縮了起來。

「小安,再報警。」夏雷交代了一句。

馬小安跟著去找手機,卻發現他的手機之前被一個小青年用鋼管敲碎了屏幕。

崔勇跟著將手機摸了出來,撥打110。

夏雷蹲在了陳傳虎的身邊,伸手抓住了陳傳虎的頭髮,「陳傳虎,你剛才說我不敢打你是嗎」

「我」

啪夏雷根本就沒給陳傳虎往下說的機會,一耳光就抽了過去。兩耳光,一邊臉一耳光,陳傳虎的一張圓臉變得更圓更有肉了。

「告訴我,是誰讓你來的」夏雷說。

「是」陳傳虎突然伸手捂住了臉,生怕夏雷又一耳光抽過來。

這一次夏雷沒有再抽陳傳虎。他雖然猜到了是何老七,但那只是猜測,他想得到正確的答案。

「說」夏雷舉起了手。

「是我自己」陳傳虎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變橫了,「是我自己你能把老子怎麼樣打死我來啊,你敢不敢打死我」

夏雷突然伸手,用手指摳住陳傳虎的胸腔的最下面一根肋骨,然後往上提。

「氨陳傳虎頓時慘叫了起來。

夏雷並沒有停止,他繼續將那根肋骨往上扯。

陳傳虎疼得滿頭冒汗,臉上也沒有半點血色,他忍了不到十秒鐘便崩潰了,哀嚎道:「是、是何老七」

果然是何老七。

夏雷鬆開了陳傳虎的肋骨,看著狗一樣蜷縮在地上的陳傳虎,他的心裡卻沒有半點痛快的感覺。

上次,林博文和林雅茹來雷馬工作室找茬之後,他就擔心古可文和何老七會來找他的麻煩。所以,他才去了梁正春的詠春拳館學詠春拳。現在看來,這是一個非常明智的決定,假如他沒有學到詠春拳的精髓竅門,沒有突然增強的實力,此刻倒在地上哀嚎的人恐怕就是他了。

然而,陳傳虎畢竟只是一個小人物,真正的大人物還沒露面。何老七和古可文這兩個人,無論是哪一個都給他帶來了空前巨大的壓力。這樣一種情況,他如何能痛快得起來

警察最終還是趕來了,問了情況,將陳傳虎和被打傷的小青年們押上了警車。不過,夏雷卻猜得到結局,用不了半個月,陳傳虎這樣的人又會在某條街上螃蟹一般地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