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70章溫馨治療
小說:| 作者:| 類別:

0070章溫馨治療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也去了警局。雖然是自衛,但事情的來龍去脈卻是要交代清楚的,誰的責任是要認定的,事情也需要有一個初步的處理結果,該送醫院的送醫院,該拘留的拘留。這些都需要時間,他從警局出來的時候天色都已經有些晚了。

夏雷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開著車來到了雷馬工作室。

雷馬工作室沒有關門,還亮著燈。夏雷下車的時候一眼便看見了正在工作室里打掃垃圾的周小紅。路邊的垃圾桶邊已經堆了好大一堆磚頭瓦礫,還有一些被砸爛的東西以及玻璃碎片。

燈光下,周小紅拿著掃帚和簸箕很仔細地清掃著工作室的地面。她站著的時候看不出有什麼異樣,可移動的時候便一瘸一瘸的了。

夏雷忽然想起了她被一個小青年用鋼管抽中了大腿,心中不由擔憂起來。他快步走進了工作室,關切地道:「小紅,你腿上有傷,你怎麼還幹活氨

直到夏雷說話周小紅才發現夏雷來了,她趕緊放下掃帚和簸箕,「雷子哥你來啦,我沒事我去給你倒杯水。」

夏雷拉住了她,將她摁在了一隻椅子上,「你坐著,我不渴。你休息一下,我來打掃。」

周小紅跟著說道:「那怎麼行啊這種粗活應該我來干。」

她要站起來,夏雷又將她摁了下去,他笑著說道:「我什麼活沒幹過以前我和你一樣,只要能掙錢,我什麼臟活累活都干。你老實坐著,我來打掃,不然我就生你的氣了。」

這招管用,周小紅變老實了,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眼巴巴地看著夏雷打掃衛生。

其實夏雷來之前周小紅已經打掃得差不多了,就只還剩下一些角落沒打掃,夏雷用了十分鐘的時間便打掃乾淨了。

夏雷來到周小紅的身邊,溫聲問道:「小紅,你去看過醫生嗎」

周小紅搖了搖頭,「我沒去看醫生,大城市裡的醫院收費很貴」她窘迫地笑了笑,「我捨不得那錢。」

夏雷皺起了眉頭,「你這傻瓜,是錢重要還是人重要你的傷勢要是嚴重,耽誤了治療,命都沒有了,你還要錢幹什麼」

「給我爸媽過日子,給我弟弟讀書。」周小紅倒顯得很開朗。

「你就不會為你自己考慮一下氨

「我沒事,雷子哥,我真」說道這裡,周小紅動了一下,扯動了腿上的傷勢,一下子就疼得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有些緊張地道:「怎麼,疼得很厲害嗎」

周小紅想否認,可一張嘴便成了痛吟了。

「不行,我送你去醫院看看。」夏雷說。

「不去,我真哎喲」周小紅似乎疼得更厲害了。

夏雷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看著周小紅的被鋼管擊中的左腿,那層藍色的工裝褲布料瞬間便消失了,一段豐盈圓潤的大腿頓時曝露在了他的左眼的視線之中。

周小紅的左腿靠近根部的地方紅腫了好大一片,被鋼管直接擊中的地方破了皮,傷口紅紅的,有明顯的發炎的跡象。這一看,夏雷的眉頭皺得更高了。這樣的傷本來不危險,但如果不處理的話,很有可能會發炎潰爛,甚至化膿,最危險最糟糕的情況也有可能出現,那就是肌肉壞死和破傷風。

「你都傷得這麼重了還說不嚴重」夏雷責備地道。

「你都沒看我受傷的地方,你怎麼知道氨周小紅好奇地看著夏雷。

夏雷這才發現他說漏了嘴,他跟著說道:「你的樣子這麼痛苦,我猜也猜得到。這樣吧,這時候也晚了,外科醫生恐怕都下班了,我去藥店買點雙氧水和紗布幫你處理一下,嗯,還有阿莫西林,你還得吃一點消炎的葯。」

周小紅更好奇了,「雷子哥,你怎麼懂這些呢」

「當然是從書上學的,你沒事也多吧,多學點有用的知識。好了,你等我一下,我去附近的藥店去給你買葯。」夏雷離開了雷馬工作室,往最近的一家藥店走去。

他的醫療知識確實是從書本上學到的,不過都只是一些簡單的醫療知識。他沒有想過要當一個醫生,現實里也沒有那個條件,所以就沒有深入。

現在的藥店什麼葯都有售,給錢刷卡都能買到需要的藥物。夏雷很快就買到了所需要的藥物,不過他回到雷馬工作室里的時候周小紅卻不見了。

夏雷來到了裡間門口,說道:「小紅,你在裡面嗎」

「嗯我在你進來吧。」周小紅的聲音有些奇怪。

夏雷推門走了進去。狹窄的小房間里燈火昏黃,周小紅躺在那架簡陋的鋼絲床上,一條薄薄的毯子蓋在她的腿上,但露出來的腳卻是光潔可人,沒有襪子。燈光下的她臉紅紅的,很羞澀很緊張的樣子。

眼前的景象讓夏雷微微呆了一下,拿著一大包藥物的他反而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雷子哥,你說你要幫我處理傷口,我、我想我總不能在外面脫褲子讓你治療吧所以、所以我就進來了。」周小紅越說越臉紅,說完的時候臉上已經沒有一塊不紅的皮膚了。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乾咳了一聲,然後來到了鋼絲床邊。人家山裡姑娘面淺,當然不能在外面脫褲子,所以人家進房間脫了褲子,病人都做好了接受治療的準備,他這個「醫生」還有什麼好墨跡的呢

夏雷輕輕地揭開了蓋在她腿上的毯子,一雙白嫩的好腿便毫無遮掩地進入了他的視線。左腿上的傷口很醒目,傷得也有些不是地方,快靠近她的三角小褲了。他的視線落在了她的傷口上,卻也避免不了看見那成熟的地方。他有些尷尬了起來,有些後悔說幫她處理傷口,他應該把她帶到醫院去才是最正確的做法。這樣,多尷尬啊

「雷子哥」周小紅的脖子都紅了,她懷疑夏雷在偷看她的什麼地方。

「呃,不好意思,我在想應該怎麼處理。」夏雷尷尬地道。

「你想好了嗎」周小紅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她其實並不介意。

「好了好了。」夏雷拿出一瓶雙氧水,對著周小紅的傷口便噴了兩噴。

黃色的雙氧水打濕了周小紅的大腿,打濕了她的傷口,打濕了她的布料。

「哎喲,哎喲,好疼,好疼。」雙氧水鑽肉,周小紅的眼淚都疼出來了。

「你這麼大個人了還怕疼啊忍忍,很快就好了。」夏雷一邊安慰她,一邊用棉簽給她清理傷口。

周小紅咬緊了銀牙,眼淚花花地看著夏雷為她處理傷口,她的心裡一片感動。

清理傷口,夏雷有在她的傷口上灑了一些白藥粉,然後才用紗布將她的傷口連帶她的大腿一起包起來。給紗布打結的時候,他稍微使勁地勒了一下,結果大腿的肉往下一陷,上面的布料便露出了一條縫隙來

這一剎那間,兩個人都沉默了,氣氛也變得詭異起來。

「呃,好了,我回去了,你休息吧。我給你放幾天假,傷好了再幹活。」夏雷說,這個地方他不敢再待下去了。

「雷子哥,我能幹活,真的,我不用休假。」周小紅有些著急。

夏雷將毯子拉過來蓋在了她的身上,然後拍了一下她的肩頭,「又不聽我話了休息吧,日子總會越來越好的。」

夏雷離開了,周小紅捂著被子咯咯地笑了。

日子總會越來越好,每次聽到夏雷對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她都覺得好開心。

拉上捲簾門,夏雷上了車,開著車子往家的方向開去。不過,在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他突然改變了主意,調轉車頭往美之美美髮沙龍的方向駛去。

陳傳虎是何老七派來的,陳傳虎被拘留了,何老七會就這麼算了嗎

「我在何老七那種人物的眼裡大概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可是我今天打傷了陳傳虎那麼多手下,他還會當我是小人物嗎他再對我下手的時候,還會派陳傳虎這樣的垃圾嗎肯定不會。他想整我,而我卻連他的底細都不知道,這可不行」一邊開車,夏雷的心裡一邊琢磨著這些事情。

關於何老七,他到目前為止只知道一個名字,這肯定是不夠的。

何老七是誰家住什麼地方身邊都有些什麼人這些問題夏雷都想弄清楚,可是他又不可能在街上隨便找個人問人家這些問題,想來想去便只有秦香最合適了。

秦香的美之美美髮沙龍夏雷來過一次,那次雖然是碰巧找到的,但路線他卻記得非常清楚。半個小時后,他所駕駛的polo車便悄悄地靠近了美之美美髮沙龍。在距離美之美美髮沙龍還有五百米的時候,他將車子停了下來,然後從車窗里探出了頭,遠遠地看著美之美美髮沙龍的情況。

五百米的距離對於普通人的視力來說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景象,但對於夏雷而言卻猶如近在五米之前。他能清晰地看到五百米遠距離的一切目標,哪怕是美之美櫥窗里放著的美容產品,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很快,夏雷就看到了秦香,他正在給一個女人做頭髮。他的搭檔阿蘭則在給那個女人修剪指甲。三個人有說有笑,那個女人顯然是秦香的老顧客了。

夏雷捂住了右眼,增加了左眼的視距,然後鎖定在了秦香的嘴唇上,秦香的嘴唇上的動作隨即進入他的視線,非常清晰。

「花姐,不是我誇你,你這皮膚真的很棒呀,比我的皮膚還好許多,要是你把眼袋去了,一準年輕五歲,你老公肯定會狼一樣撲向你。」秦香說著討好顧客的話,然後又說道:「我剛從韓國進了一批美容產品,要不你試試」

唇語解讀到這裡,夏雷鬆開了捂住右眼的手,懶得去解讀了。他也讓左眼恢復到了正常狀態,讓左眼得到休息。

這種情況下,監聽秦香沒有一點作用,得另找機會。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