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71章二十萬買個賊
小說:| 作者:| 類別:

0071章二十萬買個賊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女人做好了頭髮便離開了美之美美髮沙龍,她應該是秦香今天的最後一個客人,她走之後秦香便關了門。

「香香,你是回家還是去醫院」阿蘭問了一句。

「我去醫院看看我媽,然後再回去。」秦香說。

「手術費湊夠了嗎」阿蘭又說了一句。

秦香皺了一下眉頭,「還差一點,不過我會想辦法的。這事你就別管了,回去吧,明天一早來開店。」

「好吧,再見。」阿蘭騎上一輛電瓶車離開了。

秦香也上了他的雅馬哈摩托車,駛入車道往左邊的馬路駛去。

一輛紅色的polo車打燃火跟了上去,幾百米的距離眨眼就過,它也駛入了左邊的馬路並縮短了與雅馬哈摩托車的距離。

雖然縮短了距離,但夏雷還是將polo車與雅馬哈摩托車的距離保持在兩百米左右,遠遠地跟著。秦香是一個飛賊,警惕性很高,經驗也遠比常人豐富,跟蹤他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約十公里的路程之後,秦香來到了一家醫院。

醫院的大門柱上掛著招牌,上面寫著「海珠市春田醫院」。夏雷聽說過這家醫院,這是一家私營醫院,收費比公營醫院要貴得多,放服務卻要比公營醫院好得多。他並沒有將車子開進醫院,秦香停下摩托車往醫院大樓走的時候,他也將車子停在了大門旁邊,然後下車進了醫院大門。

秦香走進了醫院的大廳,接待處一個穿著護士裝的小丫頭老岳:「秦姐姐,你來啦,這次帶了什麼禮物」

「沒有啦,下次吧,下次我給你買好吃的。」秦香笑著說道:「你個小饞貓。」

小護士翹起了小嘴,「那你等下能不能給我弄一下頭髮」

小護士很難纏,但秦香卻保持著客氣,他說道:「你明天來我店裡,我親自給你弄,免費,好不好」

「好啊,秦姐姐你真好。」小護士露出了笑容。

秦香穿過大廳,進了電梯。

夏雷走進了大廳,看著電梯門邊的數字跳動。電梯停在五樓。

夏雷走到了接待處,面帶笑容地道:「護士小姐,秦香來過嗎」

「你認識秦香」小護士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夏雷。

夏雷點了一下頭,「是啊,我們是朋友,你能告訴我他來過嗎我打他電話他關機。我有點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談談。」

小護士說道:「他去看他媽媽了,五樓201病室,你去那裡就能找到他。」

夏雷說道:「謝謝。對了,他媽媽得了什麼病我問他,他從來不肯告訴我。」

小護士說道:「他媽媽得了子宮癌,需要化療,然後手術。」頓了一下,她又說道:「你應該多安慰安慰他,這種病及時治療的話是能治癒的,只是費用有些高而已。」

「那要花多少錢」夏雷隨口問了一句。

「五十萬。」小護士說。

「哦,謝謝,我先上去了。」夏雷離開了接待處。

小護士目送夏雷走進電梯,自言自語地道:「這麼帥一個男人卻和秦香在一起,這個世界怎麼了」

幸好夏雷沒有聽見這句話,不然的話他的背皮上一定會起一層雞皮疙瘩。出了電梯,面前是一條走廊,走廊兩側是一間間病房,頭頂的日光燈投下清冷的光,沒有一個人,這裡顯得特別冷清,處處都透露著一股陰冷的氣息。

夏雷很快就找到了201室病房,病房的門是關著的,不過這根本不是障礙。他的左眼微微一跳,病房裡的景象便進入了他的視線。

病房裡面放著三張床,兩張有人,一張空著。靠近門口的病床上躺著一個女病人,五十左右的樣子,她正捧著一隻水杯喝水。病房最裡面的窗戶下的病床上特躺著一個女人,看上去比較年輕,也就四十來歲的樣子,但她卻是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秦香便站在窗戶下的病床邊看著那個女病人。那個女病人顯然就是他的母親。

「秦香,你媽剛睡著。」喝水的女病人說。

「趙阿姨,我媽今天怎麼樣」秦香的聲音比女人還溫柔。

被稱作趙阿姨的女病人說道:「不是很好,她很擔憂她的玻你其實應該好好勸勸你媽,多開導開導她,這種病需要一個樂觀的形態去面對,如果天天憂愁恐懼,病情反而會惡化。」

秦香說道:「我會開導她的。」

「你也真是的,你應該多陪陪你媽,你那個理髮的店暫時關一段時間吧,你媽在這裡連一個陪伴的人都沒有,她的心情能好嗎」

秦香的臉上多了一抹愧色,他說道:「治病要花那麼多錢,我不賺錢的話,我拿什麼給我媽治玻」

「哎。」被稱作趙阿姨的女病人嘆了一口氣,放下水杯,鑽進被窩裡睡覺了。

看到這裡,夏雷讓左眼恢復了正常狀態。他伸手推開了病房的房門。

秦香看到出現在門口的夏雷,他的臉色頓時變了,然後他向夏雷走來,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夏雷往後退了兩步,貼著走廊的牆壁站著。

秦香走出病房,伸手關上了房門。突然轉身一腳踢向了夏雷的胸膛。

夏雷探手一撥,輕描淡寫地化解了秦香的攻擊,然後擒住秦香的腳踝往前一扯,秦香頓時被他扯到到了牆壁下,險些撞上。

秦香驚訝的看著夏雷,他想不明白夏雷突然就變得這麼厲害了。不過他的驚訝眨眼就被他的怒火給覆蓋了,他反手一肘撞向了夏雷的面門。

夏雷抬手扶住他的手肘,以力卸力,再次化解了秦香的攻擊。這之後他退開一步,出聲說道:「你想打架的話,我陪你,我們去外面打,這裡是醫院,你母親還在病房裡面。你想吵醒她,讓她看見我們打架嗎」

這句話很管用,秦香頓時冷靜了下來,沒有動手了,不過他的眼眸里還是充滿了憤怒,「混蛋你怎麼敢到這裡來你想幹什麼」

夏雷說道:「我們出別的地方談吧。」

秦香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跟著夏雷往樓梯間走去。

夏雷在樓梯間里停下了腳步,開門見山地道:「你認識陳傳虎嗎」

秦香說道:「我聽說過他,不太熟。」

夏雷說道:「今天何老七派他帶人去砸我的店。」

秦香冷笑了一下,「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你早該知道與何老七作對是個什麼下常更何況,你還得罪了比何老七更可怕的古可文。怎麼,你的店被砸了吧陳傳虎的小弟多,我早有耳聞。」

夏雷搖了搖頭,「陳傳虎被拘留了,他的小弟都在醫院裡躺著,我的店還好好的。」

「什麼」秦香訝然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我來這裡找你是想向你了解一下何老七的一些情況,他住在什麼地」

沒等夏雷說完,秦香便打斷了夏雷的話,「你可以走了,我不會告訴任何關於何老七的情況的。我也警告你,如果你再跟蹤我,或者來這裡騷擾我媽,我要你的命」

夏雷卻沒被他嚇道,淡淡地道:「這次何老七派的是陳傳虎,下次沒準就是你了,你有的是和我交手的機會。上次我放過了你,下一次我就不會那麼仁慈了。」

以前他要打贏秦香很困難,但是現在他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秦香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從剛才的交手便可以看出來。

秦香的臉色陰晴不定。

夏雷說道:「我知道何老七手裡握著你的把柄,如果他繼續讓你為他做事,你根本就沒法拒絕他。上一次你還能僥倖逃脫,我也沒有舉報你。但是下一次,我會讓你有來無回。你要是去坐牢了,或者是死了,你媽怎麼辦」

秦香咬著牙齒說道:「我警告你,別拿我媽來威脅我」

「你放聰明一點。」夏雷厲聲說道:「你想過沒有,何老七可以拿著你的把柄要挾你一次,他就能要挾你第二次、第三次,一直到你完蛋為止你想一輩子都活在他的陰影下嗎直到某一次你被幹掉,或者被警察抓妝

秦香沉默不語,夏雷戳中了他的痛處。

「何老七要整死我,我和他是死對頭,你沒聽過這樣一句話嗎,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夏雷說道。

「你什麼意思」

夏雷說道:「你幫我,我搞垮何老七,毀掉他手裡的你的把柄,你覺得怎麼樣」

秦香忽然笑了起來,「就憑你也想搞垮何老七你別逗了。」

夏雷說道:「你大可以笑我自不量力,但我其實是在給你一個機會。就算你不幫我,我也可以從其它渠道得到我想要的東西,而你,你會淪為他的炮灰,直到被他玩死。我就說這麼多,你好自為之吧。」說完,他順著樓梯往下走。

「等等。」秦香忽然叫住道:「你給我二十萬,我和你一起對付他。」

「二十萬」夏雷愣了一下。

秦香說道:「我急需要這筆錢給我媽化療,我已經把所有能賣的東西都賣了,卻還是不能湊夠治療的費用。你給我二十萬,我幫你一起對付何老七。」

「二十萬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你要二十萬,你能為我做什麼」夏雷手裡有六百多萬,拿二十萬出來完全沒問題,可那筆錢是他準備用來開公司的,而且他現在還沒到那種隨隨便便可以給人二十萬的土豪境界。

秦香看著夏雷,「你想我為你做什麼」

這句話是一個暗示,他什麼都可以為夏雷做。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他為何老七做過事,應該很了解何老七,或許也知道何老七有什麼弱點,一些見不得光的事二十萬雖然有點多,但是倒是能接受,更何況這筆錢是拿去給他媽媽治病的」

「你考慮一下吧,你知道在哪找我。」秦香說,然後轉身離開。

「等等。」這次換夏雷叫住他了,「成交,我明天給你錢,我們在什麼地方見面」

「你等我電話吧。」秦香說,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很嫵媚的樣子。

「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你穿什麼牌子的內褲我都知道,知道你的電話號碼有什麼奇怪的」秦香說。

夏雷一下就沒有語言了。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