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74章我們下輩子還做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0074章我們下輩子還做兄弟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夏雷宴請了周偉和姜鑫,馬小安和周小紅等人也都參加了。周小紅、陳阿嬌等人的文化都不高,身上帶著泥土的氣息,但夏雷並不在乎周偉和姜鑫對她們的看法。他不會因為他現在取得了什麼成就而輕看她們。事實上,周偉和姜鑫也沒有半點輕看馬小安等人的意思,大家有說有笑,一頓飯吃得熱熱鬧鬧。

下午送走了周偉和姜鑫,夏雷和馬小安去海珠市工商局註冊公司。

「雷子,公司的名字你想好沒有」車上,馬小安問道。

夏雷說道:「還用想嗎雷馬製造。」

「那個把馬字去了吧,公司是你的,我的名字在裡面感覺彆扭。」馬小安說道。

夏雷笑了一下,「公司是我的,但你也是我的兄弟,我說過我們有難一起當,有福一起享。公司成立以後,你也要幫著管理。以後生意走上正軌之後,你就別幹活了,幫著管理就行了。就工作室里的那幾個人肯定不行的,我們還要招一些文化程度更高,技術更好的工人。總之一句話,我賺得多,我就給給你多分點,我賺得少,就給你少分一點。」

「雷子,我」馬小安心中一片感動,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安,我們從小一起玩到大,只有這輩子兄弟,哪有下輩子兄弟,我不是那種發了財就把兄弟撇開的人。」

馬小安說道:「什麼只有這輩子兄弟,下輩子我還和你做兄弟。這輩子你混得好,我跟著你混,下輩子就輪到我了,我肯定混得比你好,下輩子你就跟著我混吧。」

夏雷呵呵笑了笑,「好,下輩子我就跟著你混。」

說說笑笑就到了工商局,夏雷在停車場停好了車,與馬小安一起進了工商局。

實施行政手續簡化之後,註冊公司其實並不複雜。夏雷填了一些表,遞交了資產證明,第一步就算完成了,只等工商局審批下來,雷馬製造就誕生了。

從公司出來,夏雷開著車又往雷馬工作室走。

「雷子,你也該找個女人了。」路上,馬小安不知怎麼的想到了這事,他說道:「你現在都是公司老闆了,沒個女人在身邊伺候著,和你的身份不符埃你看那些公司老闆,哪個每個幾個女人,家裡老婆,外面情人,秘書小三一大堆女人。」

「你了解我的,我不是一個隨便的人。」夏雷說。

「那你就正正經經地找一個,娶回家,讓她給你洗衣做飯生孩子,晚上和你嘿嘿,江如意就不錯,她跡我都能看出來,就你這傻瓜看不出來。」馬小安笑著說。

夏雷說道:「別亂說,我和她只是朋友,再說了,她那種脾氣,我要是娶了她,她會騎到我頭上的,我不喜歡。」

馬小安愣了一下,又笑了起來,「也倒是的,她現在就已經騎到你的脖子上,從換你的車就可以看出來,要是你們結婚了,她一準從你的脖子上爬到你的頭上,哈哈,你命苦,你就認了吧。」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不想再聊這個話題了。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忽然又浮出了申屠天音的容貌,冷艷絕倫,貴氣逼人。他的心裡一聲嘆息,暗暗地道:「我一定是病了。」

一輛滿載沙土的運渣車突然從後面衝上來,夏雷嚇了一跳,趕緊變道。

運渣車擦著polo車的側邊駛了過去,輪胎所攪起的風竟讓polo車一陣晃動。

「媽的你趕去投胎氨馬小安從車窗里探出了頭罵道。

運渣車的司機顯然聽不到馬小安的咒罵聲,眨眼就駛遠了。

夏雷心有餘悚,「大白天的怎麼會有運渣車在路上跑呢」

馬小安說道:「可能是工地上的小子開出來找樂子的吧,要不,就是獲得了許可,加班運渣土的。」

夏雷也沒有多問,繼續開車。幾分鐘后,polo車來到了雷馬工作室所在的街道。

夏雷放緩了車速,滑行了一段之後將車子停在了路邊。還沒下車他便看見池靜秋站在工作室的門口,他心裡暗暗地道:「池靜秋這次來難道是來下訂單的如果是的話,該接我還得接,生意畢竟是生意。雷馬工作室升級成公司之後,我需要更多的客戶,即便是池靜秋這樣的客戶也不能拒絕。」

雷馬工作室升級成了雷馬製造公司,員工多了,工資要錢,五險一金也要錢,還有獎金、勞保什麼的,如果僅靠他與神州工業集團的精加工生意那顯然是不行的,而且那種精加工的零件只有他一個人能做,別人根本就做不了,他總不能憑一己之力養活一個公司吧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普通的生意才是最重要的,也只有普通的生意才能養活更多的工人。

池靜秋看見從車裡走下來的夏雷,跟著就向夏雷招了招手,臉上也帶著笑容,「雷子,我等你好久了。」

夏雷也笑著打了一個招呼,「靜秋,好久不見。」

卻就在這時,馬小安突然一聲驚呼,「小心」

夏雷剛要回頭,馬小安卻已經猛撲過來,一掌將他推開。

便在那一瞬間,一輛從對向車道斜切過來的運渣車狠狠地撞在了馬小安的身上。他的身體被高高地拋飛了起來,還有他口中所噴出的鮮血,就像是雨點一樣在空中飄飛。

砰馬小安的身體砸落在polo車的車頂上,運渣車卻沒有停止,轟一聲將polo車撞翻,直到衝上人行道,撞在花台上才停下來。

馬小安躺在人行道上,身上滿是polo車的碎片,玻璃渣子,他的口鼻之中不斷冒血。

「小安」夏雷發瘋似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撲到了馬小安的身邊。

「我們是兄」一句話沒說完,馬小安便沒了聲音,他的嘴巴里只有出來的氣,沒有進去的氣。

「不」夏雷一聲怒吼,眼淚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雷馬工作室里的人也都跑了出來,圍著馬小安,周小紅和陳阿嬌兩個女人也忍不住哭泣了起來。

夏雷忽然從馬小安的身邊爬了起來,沖向了撞停在花壇前的運渣車。

運渣車的司機剛掀開變形的車門從車上跳下來。運渣車的司機很年輕,二十來歲,身子比較壯實,身上有很多紋身。撞擊也讓他受了一些傷,不過只是一些皮外傷,並不礙事。

運渣車司機跳下車,只是看了躺在地上的馬小安一眼,臉上沒有半點愧疚的神色。倒是看見夏雷沖向他的時候,他的神色顯得有些驚訝。

夏雷沖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運渣車司機的領口,憤怒地吼道:「你他媽.的,你陪我小安」

運渣車司機說道:「你別亂來啊,你打我,我就不賠錢。」

夏雷一腔怒火已經沒法控制了,運渣車司機的話就像是一根導火.索,一下子將他整個人都點燃了。他一拳就抽在了運渣車司機的臉上,運渣車司機的半邊臉在他的拳頭下頓時變形,兩顆牙齒也脫口飛了出去。

「錢老子讓你提錢」夏雷一腳踹在了運渣車司機的小腹上。

運渣車司機一聲慘叫,整個人都被踹飛了起來。

夏雷又撲了上去,一腳狠狠地踢在了運渣車司機的雙腿之間。

「氨運渣車司機疼得直冒冷汗,臉上沒有半點血色。剛才他還囂張,可這個時候滿眼都是恐懼了。

夏雷還要撲上去毆打他,王有福和崔勇卻衝上來抱住了他。

「雷老闆,你不能再打了,你會打死他的。」崔勇焦急地道:「打死他,你也要坐牢,為了這種人坐牢,不值得埃」

周小紅也一瘸一瘸地跑了過來,擋在了那個運渣車司機的前面,哭哭啼啼地道:「雷子哥,不要再打了小安哥也不想你這樣啊別打了,求求你別打了」

夏雷總算是冷靜了一點下來。他忽然回想起了什麼,說道:「這傢伙之前就想撞我,他是故意的報警,這傢伙是蓄意謀殺」

運渣車司機跟著說道:「你別亂說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撞過來了,一定是車子失控了,我都不認識你們,我謀殺誰啊你沒證據可不要亂說,我會告你誹謗」

夏雷的眼神一下子變得陰冷了起來,「你是何老七派來的」

「何老七是誰」運渣車司機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要殺了你」夏雷又失控了,要撲上去。

周小紅忽然撲了上來,死死地將夏雷抱祝夏雷推開她,她乾脆一把抱住夏雷的腳,一邊哭喊道:「雷子哥,你冷靜點氨

運渣車司機突然爬起來,撒腿就跑。

王有福一把抱住他,將他摔倒在了地上。

工作室的陳阿嬌等人也跑了過來,七手八腳地將運渣車司機摁祝

池靜秋走了過來,她的神色也很慌張,「雷子我我打了急救車的電話,還有報警的電話,你冷靜一點,為了這種人不值得。」

夏雷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淌。

夏雷的腦海里不斷浮現出馬小安一把將他推開的情景,那個時候他還站在路邊,身後本來就有很多車輛行駛,根本就無法留意到突然斜切過來的運渣車,倘若不是馬小安一把推開他,那麼被撞的人就是他了。馬小安救了他,但馬小安此刻卻躺在了地上,連呼吸都不會了。剛才馬小安還和他有說有笑,說什麼下輩子還做兄弟,可轉眼間他卻去了另一個世界,再也見不到他了。

夏雷的腦海里又浮現出了他與馬小安小時后的一些情景,他和馬小安在河裡游泳,往女同學的書包里放青蛙,掏鳥窩

馬小安走了。

「氨夏雷仰天怒吼。

天公沒有半點回應。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