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76章給姐把襪子穿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0076章給姐把襪子穿上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大海在視線里翻滾著,永不停息。

夏雷和秦香坐在一塊礁石上,兩人的腳下扔了一大堆啤酒罐。

「告訴我,你今晚真的想殺了何老七嗎」扔掉手中的一隻喝空的啤酒罐,秦香看著夏雷問道。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說道:「你沒來之前,我真的很想潛入他的家裡,幹掉他。」

「然後呢」秦香又問。

「然後」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我沒想那麼多,馬小安因為救我而死,我如果不為報仇的話,我還算是男人嗎」

秦香說道:「你沒想那麼多,我來幫你說吧。如果你剛才真的潛入何老七的家裡殺了他,你也完了。古可文不過是死了一條狗,卻消滅了你這個對手。只要你殺了何老七,以古家的能量,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都沒用。一旦你被抓住,你會被判死刑。你死了,你妹妹怎麼辦那些跟著你討生活的人怎麼辦你想過他們沒有」

夏雷氣憤地道:「他想殺我啊,馬小安因為救我而死了,難道就這麼算了。」

秦香嘆了一口氣,「你是一個聰明人,報仇的方式又很多,為什麼非要選擇同歸於盡呢」

報仇的方式又很多,為什麼非要選同歸於盡呢這句話在夏雷的腦海里迴響著,他的情緒也慢慢地平靜了下來。是啊,闖入何老七的家中殺掉何老七,這是一個同歸於盡的復仇方式。何老七那種惡人壞事做盡,死有餘辜。可他呢,他要是死了,夏雪怎麼辦雷馬工作室里的那些苦哈哈的工人又怎麼辦他們眼見過上了比以前好一些的日子,難道還要回到工地上去討生活嗎

「想想吧。」秦香輕輕地道:「我相信你一定能想到別的辦法的。」

夏雷忽然想到了龍冰,他的心裡暗暗地道:「我要是給龍冰打電話,告訴她何老七想殺我,她會幫我嗎可是,我沒有證據啊,如果有證據那就好了。」

龍冰或許會幫忙,可前提是他得用證據來證明。

何老七非常狡猾,幹壞事的時候從來都是指使手下去做,他自己站得遠遠的撇開關係。要想找到他的犯罪證據,談何容易

秦香似乎是感覺到了夏雷心中的痛苦,他柔聲安慰道:「你也別太傷心了,更不要著急,以後千萬別干今晚這樣的傻事了,要多想想,計劃好。」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會的,謝謝。」

秦香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你跟我客氣什麼我們是朋友。」

夏雷又點了一下頭,「對,我們是朋友。」

秦香說道:「對了,今天我終於從一個朋友那裡查到了何老七的真實身份。」

「真實身份」夏雷頓時愣了一下。

秦香說道:「何老七非常狡猾,從來不對別人說他的真名字,更不會將他的身份證拿出來示人,道上的人只知道他的綽號叫何老七,可真名卻很少有人知道。我查到了,他的真名叫黃一虎。」

「等等。」夏雷有些糊塗了,「這是兩個名字啊,一個姓何,一個姓黃,怎麼會扯到一個人身上呢」

正常人的理解便是這樣的,就算何老七的真名不叫何老七,那也應該叫何某某,而絕對不是黃一虎。華國人名字有時候會改,但姓氏卻幾乎是不會變動的。

秦香說道:「我當時的反應和你是一樣的,可我那個朋友很確定何老七的真實姓名就是黃一虎。」

夏雷迷惑不解地道:「可是,之前你給我的資料,何老七的兒子名叫何家豪,他如果姓黃的話,他怎麼會給他的兒子取一個何姓的名字」

秦香聳了一下肩,「我也不知道。我沒有騙你,真的。」

夏雷說道:「我沒那個意思,這事很蹊蹺現在送我回去吧。」

「你要去幹什麼」秦香有些擔憂的樣子。

夏雷說道:「你放心吧,今晚之後我不會再干任何傻事了。我想去找江如意,她是北拱區警局的局長,她有進入戶籍系統的許可權,我想找她幫幫忙查查黃一虎名下有一些什麼資產。」

秦香心中一動,「你想從他的真實身份入手」

夏雷點了一下頭,「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何老七就是一個虛構的人。他為惡那麼多年,賺了那麼多錢,那些資產肯定會在黃一虎這個名字下。他用這種方式將他的髒錢洗白,在黑道,他是讓人畏懼的何老七,而在陽光下,他卻是一個沒有任何犯罪記錄的正當商人。」

秦香呵呵笑了起來,「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好,我現在就送你回去。」

回到小區,夏雷從摩托車上跳了下來,「你回去吧,我查到什麼,我會告訴你的。」

秦香說道:「我這邊有什麼新的發現,我也會第一時間聯繫你。還有,小心一點。」

夏雷點了一下頭,「你也小心一點。」

「再見,雷。」秦香騎著摩托車走了。

雷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這樣親切的稱呼他還真是有些不習慣。不過,既然已經和秦香做了朋友,那麼秦香的一些讓人不自然的習慣就得去適應了。

夏雷沒有回家,而是直接來到了江如意的門口。站在門前的時候他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這個時候已經是午夜十飧鍪奔淝靡桓齙ド人的門,總歸有些不合適。他舉起的手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敲了下去。

他以為江如意睡了,可是他剛敲了三下門,門裡便傳出了江如意的聲音,「誰氨

夏雷壓低了聲音,「是我,夏雷。」

門很快就打開了,江如意出現在了門口。她的身上僅穿著一條薄薄的睡裙,燈光一照便顯得很通透,裡面所穿著的文胸和蕾絲花邊便隱隱約約地顯露了出來,別有一種朦朧的美感。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呢」

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小安走了,我心情差,又擔心你干出什麼傻事來,所以怎麼也睡不著。這不,我剛想睡了,你又來敲門了,你是不是誠心不讓我睡覺氨

夏雷沒等她說完便繞過她的身子走進了她的家裡。

江如意訝然地道:「深更半夜的,你怎麼沒經我允許就進我的家啊,你想幹什麼」

夏雷說道:「別嚷嚷,快把門關上,左鄰右舍要是聽見這個時候我還和你鬥嘴,人家會說閑話的。」

「你都敢這個時候來我的家裡,你還怕左鄰右舍說閑話嗎」江如意嘴上不饒人,但關門的速度卻還是很快的。

「我們去你的房間吧。」夏雷說。

「啊你還真是不要臉氨江如意的臉一下子就臊紅了,「我、我都還沒想好呢,這太突然了。」

夏雷說道:「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我是想讓你幫我查一下一個人的資料,你的電腦不就在你的房間里嗎」

江如意忽然抓起身邊沙發上的一隻抱枕就給夏雷砸了過去。

夏雷接過抱枕,放在了另一隻沙發上,「別鬧了,這事非常重要,不然我也不會這個時候來你家裡。」

江如意這才收拾起想歪了的心思,「你想讓我幫你查誰」

「黃一虎。」夏雷說道:「你幫我查查這個人的資料,還有他名下都有些什麼資產,總之,你能查到多少就給我多少。」

「黃一虎雷子,你查這個人幹什麼」江如意顯然也第一次聽說到這個名字。夏雷所認識的人她幾乎都認識,所以這事她感到有些奇怪。

夏雷將從秦香那裡得到的情報說了出來。

「你怎麼還不死心氨江如意說道:「你怎麼還要查那個何老七呢你想給小安報仇,這個想法太危險了,我不惺隆!

夏雷忽然上前抓住了江如意的一雙香肩,直直地看著她的眼睛,「如意,我們這麼多年了,這點忙你都不幫嗎」

「不是我是在保護你你怎麼就不明白呢」夏雷那充滿侵略性的眼神讓江如意好一陣心慌。

夏雷說道:「何老七想殺我,這一次馬小安為了救我而死,下一次我還能有那麼好的運氣逃脫嗎你怎麼就不明白呢不是我想找他報仇,而是他不會罷休,如果我什麼都不做,那和等死有什麼區別我要是死了,以後誰和你吵架氨

「去去去,別動不動就說死呀死的,不吉利。」江如意說道:「不過這事我還是覺得交給我們警方來處理最」

夏雷打斷了她的話,「幫我,我把車過戶給你。」

江如意愣了一下,忽然抿嘴笑了,「你早說嘛,真是的」頓了一下,她又補了一句,「再請我吃一頓義大利菜。」

夏雷有些無語地道:「你個吃貨好吧,成交。」

「快去幫我把房間里的制服拿來,我們得去警局,家裡的電腦是沒法和警局的電腦聯網的。」江如意坐在了沙發上,一副等伺候的千金大小姐的派頭。

夏雷真想一腳踢她屁股上,不過他還是乖乖地去了江如意的房間,將她的制服和鞋襪都拿了出來。

江如意翹起了一條腿,雪白的玉足輕輕地弓起,「給姐把襪子穿上。」

夏雷沒好氣地道:「你能不能別鬧了氨

「穿還是不穿」江如意把腳伸到了夏雷的膝蓋上,碰了夏雷一下。

夏雷嘆了一口氣,鬱悶地蹲了下去,給她的腳上穿上了襪子。

江如意又把另一隻腳伸了過來,擱在了夏雷的膝蓋上。伸直的,睡裙下的蕾絲花邊便毫無遮掩地曝露在了夏雷的視線之中。他被弄得緊張兮兮的,但江如意卻一點都不在乎他看到什麼的態度,全程都很享受。

萬幸江如意沒有讓他幫她穿上褲子和衣服什麼的。

幾分鐘后,江如意帶著夏雷出了門,上了長城h6,然後駛出小區,直奔北拱區警局而去。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