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078章道理不值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0078章道理不值錢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梁思瑤還真來了,而且這麼及時。

夏雷迎了上去,打了一個招呼,「梁小姐,你好。」

梁思瑤也和夏雷打了一個招呼,然後說道:「我看你皺著眉頭,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夏雷說道:「我昨天遞交了申請,用雷馬製造公司的名字註冊了公司,昨天都沒問題,可剛才這裡的人告訴我有人已經用這個名字註冊了,讓我換一個名字。這個公司的名字對我來說有著很重要的意義,我不想換名字。」

梁思瑤想了一下說道:「這肯定是有人在刁難你,給你找麻煩。你就算換一個名字,沒準人家還是會告訴你,這個名字有人已經註冊了。」

夏雷忽然想到了古可文,還有黃一虎,這兩個人無論是哪一個都有這樣的能力。

「你打算怎麼辦」梁思瑤問道。

夏雷說道:「我想去找他們局長談談,我就不相信他們連一點道理都不講。」

梁思瑤說道:「我在美國的時候學的是商業管理,我在好幾家公司工作過,幹得最多的便是秘書,我有一些經驗,讓我和你一起去吧,或許我能幫到你。」

「你還真是不簡單,好吧,我們一起去。」夏雷正需要一個她這樣的「行家」來幫助他。

兩人上了二樓,夏雷一眼便看見了局長辦公室的牌子。他和梁思瑤走了過去,卻見辦公室的門是關著的。

夏雷的心中一動,左眼微微一跳,辦公室的門外便成了空氣一般的存在。

辦公室里有一個男人和女人,兩人正低聲交談著,面上帶笑,談得很是愉快的樣子。

夏雷的左眼的視線移到了那個女人的臉上,突然便明白是誰在背後搞鬼了。

坐在那個男人對面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黃一虎的妻子李玉蘭,海珠市商會的理事之一。

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就是工商局的局長,廖德生。辦公桌上有他的名牌。

李玉蘭是1980年出生的人,三十五歲,但看上去只是三十齣頭,很年輕,也頗有點姿色和氣質。能被黃一虎看上的女人,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

廖德生是一個很普通的中年男人,鬍子颳得很乾凈,挺著一隻大肚腩,看上去有點官架子。這樣的人,看上去白白胖胖,很乾凈,很隨和,但其實一肚子肥腸,滿腦子的壞心思。

梁思瑤說道:「怎麼不敲門」

夏雷低聲說道:「等一下。」

梁思瑤好奇地看著夏雷,不過她沒說什麼,也沒有伸手敲門。

夏雷的左眼鎖定了廖德生和李玉蘭的嘴唇,用唇語解讀著兩人的談話。

「我先生請廖局周末打高爾夫球,不知道廖局有沒有空呢」李玉蘭面帶笑容,很親切,很嫵媚的樣子。

廖德生呵呵笑道:「哎喲,我就是幫一點小忙,舉手之勞而已,還請我打什麼高爾夫球啊,不用不用。」

李玉蘭說道:「廖局你這麼說就見外了,你和我先生是很好的朋友,就算沒有夏雷這件事,他請你打高爾夫球也很正常呀,你就不賞光嗎」

廖德生笑道:「不要這樣說嘛,我去,我去還不成嗎黃會長的面子,我說什麼也要給。」

「那就這麼說定了。」李玉蘭笑著說道。

廖德生又說道:「對了,我聽說黃會長最近很想拿下三環線旁邊的一塊地,有這回事嗎」

「嗯,是的,這是真的。」李玉蘭說道:「那塊地的位置很好,兩公里範圍里有醫院和學校,還有大型的購物中心,是一個安家生活的好地方,用來蓋樓的話最合適。怎麼,廖局你提到了這事,難道你有什麼路子嗎」

廖德生呵呵笑了笑,「路子談不上,但認識幾個能說得上話的人,如果黃會長願意的話,我倒是可以從中牽線搭橋。」

「那好啊,我先謝謝你了。周末你和我先生好好談談吧,這次我們就談到這裡了,我先走了。」李玉華站了起來。

廖德生也站了起來,「李女士,請轉告黃會長,夏雷那小子就別想在海珠市註冊什麼公司,我隨便找個借口也能讓他的公司一直處在申請的階段,他就做他的公司夢去吧。」

李玉蘭只是笑了笑,「嗯,再見,廖局。」

「我送你。」廖德生走前去開門。

就在這時,夏雷收回了視線,伸手推開了門。

門口的一剎那,廖德生和李玉蘭幾乎同時停下了腳步,驚訝地看著夏雷和梁思瑤。梁思瑤兩人是不認識的,但夏雷的照片卻是見過的,所以兩人知道站在門口的青年是誰,甚至也能猜到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廖德生很快就回過了神來,他板起了一張面孔,用不客氣的聲音說道:「你是誰進來也不敲門,你是怎麼回事」

夏雷露出了笑容,「不好意思,我沒留意,一不小心就把門推開了。」

「沒教養。」廖德生嘀咕了一句。

他說得很小聲,但夏雷和梁思瑤還是能清晰地聽見,而他似乎也不擔心夏雷和梁思瑤聽見,甚至是故意的。

廖德生又對李玉華說道:「李女士,我送你離開吧。」

李玉華說道:「不,我不急。我還想和你談談,不過你先和這位先生談吧,我等你。」

廖德生看了李玉華一眼,有點不解的樣子,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李玉華的心思,跟著說道:「好吧,那你等等。」然後他看著夏雷,「你有什麼事」

廖德生在演戲,李青華在看戲,看戲的同時也想了解她丈夫的對手,這就是這個女人的聰明之處。

夏雷開門見山地說道:「廖局長,我來問一下你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昨天遞交了註冊公司的申請,你的下屬還用電腦檢索過我所申請的雷馬製造公司的名字,沒有重名,我也順利地遞交了申請,可我今天來問的時候,你的下屬卻又告訴我這個名字已經有人註冊了,打回了我的申請。就這事,我想問問你,這究竟是什麼原因」

廖德生冷哼了一聲,嘴角帶著一絲輕蔑的笑意,「我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原來是這樣的芝麻綠豆的小事。你申請的公司名有人註冊了,你就重新取一個名字再來遞交申請。走吧走吧,要是還有問題,你去找諮詢台,我忙得很,沒時間跟你聊。」

夏雷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隨時都要發作的樣子。

李玉華站在旁邊靜靜地看著,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

這時梁思瑤插嘴說道:「作為為人民服務的公務員,這位局長,你的態度是否有些欠妥呢」

廖德生瞪著梁思瑤,「你是誰你是怎麼說話的我是什麼態度還需要你來說嗎如果你不滿意,下面大廳里有投訴箱,你儘管去投訴我。」

梁思瑤氣道:「就是因為投訴沒用,才會有這樣的人坐在這個位置上專橫跋扈」

「你給我出去」廖德生火了,他指著辦公室的門口喝道。

梁思瑤的火氣也上來了,「你憑什麼讓我出去這是人民公用的地方,又不是你一個人的。你可以報警抓我,去埃」

廖德生怒極反笑,「我看你們是誠心來鬧事的,妨礙公務,很好,我現在就讓警察來抓人。你們準備好在看守所里待半個月吧,這沒得商量。」

「你」梁思瑤有些害怕了。

夏雷說道:「還是讓我來跟他說吧。」他對廖德生說道:「廖局長,你也不用拿報警來嚇唬我,我朋友不過是和你吵兩句嘴,也不至於抓起來關半個月吧我也不想耽擱你的時間,我就問一句,我申請的雷馬製造公司,它是沒法通過的,是吧」

廖德生說道:「肯定沒法通過。」

夏雷說道:「我換別的公司名字,你們也會用同樣的理由不通過吧」

廖德生笑了,「我說你這個年輕人是怎麼回事,你重新申請,要是沒同名的,我們當然要給你通過。但如果你喜歡用別人公司的名字,一直同名,我就沒辦法了。」

夏雷說道:「看來你是真不想讓我開公司了。」

廖德生和李青華的嘴角都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意。

夏雷掏出了手機,打開聯繫人頁,直接撥了一個電話號碼,然後對著手機說道:「周先生嗎我是夏雷,我遇到一點麻煩,你們能過來幫我一下忙嗎」

「夏先生,你遇到什麼麻煩了」手機里傳來了周偉的聲音。

夏雷說道:「我在海珠市工商局,我註冊公司,一個局長故意刁難我,不然我通過。我道闊人家就是不通道理,你說這事怎麼辦我是沒辦法了。」

「居然還有這種鳥人你等著,我們馬上過來。」周偉很氣憤地掛了電話。

夏雷將手機收了起來,然後平靜地看著廖德生,他的嘴角居然也浮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

廖德生本來還算是沉得住氣的,可看到夏雷幸災樂禍地沖他笑,他的心裡竟有些心虛了,他試探地道:「剛才你給誰打電話」

「朋友。」夏雷淡淡地道。

「什麼朋友」廖德生又問。

夏雷沒好氣地道:「你管那麼多幹什麼」

「你」廖德生頓時被氣得吹鬍子瞪眼的。

李玉華笑著說道:「廖局,現在的年輕人火氣大,也愛吹牛,你是大人了,就讓讓人家吧。這事有趣,我也想看看這位年輕人請來什麼朋友幫忙。」

李玉華這麼一說,廖德生似乎又得到了什麼保證,膽氣也大了,他冷笑道:「好,我也想看看這小子請了什麼朋友來幫忙,也不想想,你請你朋友過來,我就會讓你的不符合規定的申請通過嗎白日做夢」

夏雷卻連話都不想跟廖德生說了,他對梁思瑤說道:「梁小姐,我們坐著等吧。」

梁思瑤心裡其實也非常好奇夏雷請了什麼朋友來幫忙,如此胸有成竹的樣子。她輕輕應了一聲,然後和夏雷坐到了辦公室里的一隻沙發上。

辦公室里的氣氛一下變得沉悶了起來。